慕初笛恨不得馬上撲到霍驍身上狠狠地給他幾個吻,只是張姨站在一旁看著,慕初笛強忍著心中的激動,含情脈脈地看向霍驍。

「這不是很正常?」

霍驍不以為然,他抬眸看了眼張姨,「暫時應該沒太大的差別,後面你看著辦。」

根據霍驍目前的了解,慕初笛這次懷孕跟上次懷上牙牙的時候胃口差不多,喜歡的口味也差不多。

張姨興奮地接了過去,「看來這次我們霍家又要添一名小少爺了。」

懷的是男是女胃口都會有差別的,所以慕初笛這次跟上次差不多,懷著男孩子的可能性很大。

老一輩都是根據這個來判斷。 昨晚見牙牙突然勤奮起來,張姨擔心牙牙出什麼事,去問了牙牙,這才得知慕初笛又懷孕了。

這對霍家而言,簡直就是大喜事。

要知道霍家這麼多年,就沒哪個夫人能夠懷上第二個,基本霍氏的每一家都是獨生子。

她也只有在慕初笛這邊有聽到懷上第二個,要知道當時的張姨有多震驚,她根本就不肯相信。

若不是後來給霍錚打電話確認,張姨還真不會當一回事呢。

現在得知慕初笛真的懷孕,張姨肯定把她當成比生命還要重要的事。

因為霍家,要懷第二胎很難,生第二胎更是難上加難。

不過這些,張姨並沒有說,畢竟只是古老那一代的傳說。

慕初笛充滿愛意地看著霍驍,「老公,吃這個,這個好吃。」

「這個也多吃點,你每天都那麼忙,一定要補充營養的。」

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吃的都給霍驍,自己碟子上只剩下幾個乾澀的包子。

她正想啃包子,跟前的碟子被調換了。

霍驍的與自己的換了。

自己跟前的碟子裝著滿滿的食物,各種各樣不同口味的。

「別鬧了,再鬧時間趕不上。」

慕初笛冤枉,她哪裡鬧了。

她只是把自己所有好的東西都給他而已,霍先生竟然說她鬧,過分。

哼。

在霍驍眼中就是看著她玩,因為最後,裝滿食物的碟子肯定是給她的。

慕初笛知道霍驍很忙,這段時間霍驍在醫院,喬助理已經不停地拿著各種資料過來,還不停打電話過來跟霍驍約定會客的日期。

她快速地消滅掉碟子里的食物,還讓張姨把幾樣霍驍喜歡吃的給霍驍添上。

懷孕后,她的胃雖然偶爾不舒服,可是胃口卻很好。

慕初笛把碟子里的食物全都消滅掉后,擦擦嘴才跟霍驍離開。

車廂內

「開慢點。」

霍驍上車便叮囑了小張。

小張爽快地嗯了一聲,轎車開動引擎,轎車緩緩地開了上路。

車窗半降,車速不快,清風徐徐吹進,撲在臉上,十分的舒服。

慕初笛半靠在霍驍的身上,腦袋枕在他的肩膀,半眯著眼睛,像只偷閑的小媽咪。

「真舒服。」

靠在霍先生的身上,太有安全感,慕初笛又有點困了。

懷孕后,她越發的嗜睡,特別是在霍驍身邊,安全感讓她徹底的淪陷了。

幾分鐘不到,慕初笛又睡了過去。

一點都不像剛睡醒的模樣,反而像徹夜沒睡的人。

小腦袋微微的擺動,隨著拐彎而身子移動。

霍驍一隻手拿著IPAD,另一隻手摟著慕初笛的肩膀,好讓她安穩地睡在他懷裡。

目光雖然沒有抬起,可注意力一直放在慕初笛的身上。

小張接了通電話,沖霍驍道,「林律師他們已經在等著。」

那份協議,就等著霍驍和慕初笛簽字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很快他們便來到了霍氏集團的辦公大樓。

「少爺,少夫人她還沒醒呢。」

車裡睡得不舒服,慕初笛扭動著身子,似乎想要尋找一個舒適的位置。

「開門。」

簡單堅定的命令。 小張下車給霍驍打開車門。

霍驍抱著慕初笛,小心翼翼地走下車。

男人強壯的身軀護著懷裡的女人,凌厲的目光看向前方。

前方好幾個霍氏集團的人見到霍驍,張口準備向霍驍問候,然而碰觸到霍驍冰冷的眸色后,停頓了片刻。

小張緊跟在身後,做出個噓的姿勢,然後指了指懷裡的慕初笛。

員工們馬上明白過來。

很快,總裁辦公室的通知便下達到每個員工身上,員工們手機里都收到一條簡訊,今天早上看到霍總都必須保持安靜。

慕初笛並不知道,她這一覺在整個霍氏集團內部引起很大的轟動。

給員工平靜的生活整添了一絲生活樂趣,同時讓不少女員工各種嚮往和羨慕。

當慕初笛翻了個身,神智漸漸清醒的時候,已經過去好幾個小時。

她隱隱的聽到男人說話的聲音。

「霍總,不知這份協議有沒有錯漏,如果有的話,我們可以及時更改的。」

律師們早就在一旁候著,等待霍驍的審批。

其實定稿霍驍早就看過,不過他們覺得還是再問一次而已。

因為這協議實在是,有點寵愛過分了。

慕初笛並沒聽到熟悉的聲音,只是那陌生的男人們的聲音越發的清晰了。

「霍總,我覺得其實這裡……」

啪的一聲,阻止了男人接下來的話。

斬春 慕初笛也被這一聲給驚到了,於是睜開眼睛,看到熟悉的景物內心那警惕才放鬆下來。

她此時就在霍驍辦公室的卧室里,曾經不知多少次在這床上醒過來的。

慕初笛下了床,穿著拖鞋走了出去。

那朵瓊花有妖氣 眼利的律師第一時間喊道,「霍太太。」

這聲霍太太,使霍驍渾身散發的低氣壓緩和了不少。

霍驍轉過身,沖慕初笛招了招手。

「過來。」

慕初笛快步小跑過去,走到霍驍的跟前停了下來,被霍驍一把抓了過去。

按在他的辦公椅子上。

「有勞夫人簽個名字。」

男人彎著腰,低沉的聲音在耳畔迴響,溫熱的氣息撲在慕初笛的耳垂上。

霍驍的聲音充滿磁性,使慕初笛大腦暫時短片,他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能夠使人順著他的意思去做。

慕初笛差點就簽名了。

若不是瞄了一眼,被上面所填的數字給驚到,慕初笛還真的會簽了。

這是一個國外銀行的戶口。

這份協議就是與國際某著名的投資所簽訂的幾十年的合約。

這投資所的名字她也聽過,名聲響噹噹,只是非常低調,他們會選定客戶,並非有錢有權就能夠成為他們的顧客。

他們只認可能力比他們強的,所以他們的客戶少而精。

「這是?」

為什麼這份協議是跟她簽訂?

而且這金額也太巨大了吧。

這使慕初笛想起一個廣告,環繞地球幾圈。

這個金額還真是能夠煥然地球赤道幾圈呢。

「霍先生,這……」

她完全不敢簽好嗎?

霍驍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髮絲,寵溺道,「乖,簽了吧。」

「這是聘禮!」

「什麼聘禮啊?」

「娶你的聘禮!」 他們的婚姻一開始是建立在強取豪奪的基礎上,什麼結婚儀式都沒有走一遍。

不過對慕初笛而言,他們都是老夫老妻了,不追求這個,而且這聘禮也太大了吧,她不敢下手啊。

「不,不必了。」

怪不得剛醒來的時候慕初笛好像聽到那些律師企圖在說服霍驍,換了是她,她也會說服的,畢竟這也太誇張。

霍驍稍稍抬眸,律師們便挺直身子,他們知道現在不應該有他們的存在,於是連忙說道,「霍總,我們先出去等候,如果有什麼事請叫我們。」

剛才企圖說服霍驍的律師走第一,若不是慕初笛醒過來,也許他已經被霍驍處理了。

他剛才被那金額給驚到了,差點忘記霍驍最討厭就是別人企圖改變他的決定。

律師們離開后,室內只剩下霍驍與慕初笛兩人。

「霍先生,我覺得現在好好的,不需要什麼聘禮。」

霍驍牽起她的手,十指緊扣,「所有的儀式,我都想跟你走一遍。」

相愛,相戀,交往,結婚,這一切都需要儀式感的。

以前沒有給她,現在他想給她這一切。

「可是,這個錢也太多了。」

霍驍遽然把她摟入懷裡,低沉而堅定的話語在耳畔響起,「你是無價的。」

無價,根本不能用錢來定義。

這些錢根本就不算什麼。

慕初笛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霍驍吻了下去。

男人的吻強勢而霸道,深情如同兇猛的潮水,迎面而來。

似乎略帶懲罰的味道,慕初笛被吻得喘不過氣來,男人也沒有鬆開她的意思。

直到她覺得自己快要熬不住的時候,才被鬆開。

「再拒絕就吻你,吻到簽下為止。」

強勢卻又略帶幼稚。

慕初笛深感無奈。

與霍驍對視的那一剎那,她看出了男人眼底的無奈和焦急。

那抹焦急,似乎還有別樣的情緒。

到底是什麼?

慕初笛想要捕捉,那抹情緒便已經消失不見。

想了想,這錢她不會動,以後等霍驍需要或者直接轉到牙牙和未來寶寶的名義下吧。

如此想,慕初笛便簽下了合同。

她沒有看到,見她簽下名字的那一刻,霍驍眼底的那抹複雜的情緒。

「好,我簽好了。」

話才剛落下,便再次落入那溫暖的懷抱里。

這次更奇怪,霍驍摟得她很緊,似乎她很快就要消失一般。

不知怎麼的,現在給她的感覺很不舒服,她覺得心臟有點抽痛。

「今晚陪我去個宴會。」

頭頂上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慕初笛點點頭,「好。」

乖巧地靠在他的胸膛,好像這是她的歸屬,她的港灣。

心裡患得患失的,慕初笛沒有離開霍氏集團,一直在辦公室陪著霍驍,累了困了就到卧室里睡一會。

這種陪伴的感覺,才能讓她心裡那抹不安消失。

房門半開著,她遠遠就能看到霍驍辦公。

男人沉穩的氣場,英俊的五官,指點江山的氣勢,全都是最美的風景線。

直到後面喬安娜走了進來,慕初笛才收回視線。

「霍太太,我們的化妝師和服裝師來了,請問在哪裡裝扮呢?」 慕初笛怔住了片刻,她當然不可能在總裁辦公室影響霍驍工作,於是決定在樓下。

樓下會議室里。

喬安娜推開門,慕初笛走了進去,入眼便是一排排衣物,各種各樣的都有。

服裝師有三名,化妝師五名。

仗容無比的強大。

慕初笛不是第一次被喬安娜安排宴會的服裝,只是以前沒有那一次能有這次那樣浩大。

「這,不需要這麼多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