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嫣點了點頭.示意明白了.

「你說你.好好在家繡花不好么.」方回抱怨道.「非要當捕頭..我認識你多久了.兩年了吧.一年受傷一次啊.這個職業危險性太高了.你們六扇報銷醫藥費嗎.帶薪休假有沒有.意外傷亡有撫恤金嗎…都沒有.那你還在這做什麼.趕快辭職吧..對.等你傷好了就辭職.總捕頭不同意你跟我說.我去找皇上.這點面子皇上還是會給我的.」

方回喋喋不休的嘮叨著.卻聽慕容嫣微弱道:「來不及了.」


「怎麼會來不及呢.別說傻話.」方回趕緊打斷.道.「我這就讓人去神都找我師傅..我跟你說.我師傅表面上看起來是個見錢眼開的老神棍.可能耐著實不小..被箭都穿成透心涼了也能救的回來.何況你這內傷了.」

正說著.慕容嫣眉頭一皺.急促的咳嗽了起來.看的方回嚇了一跳.驚呼道:「喲.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咳起來了.葯呢.吃藥了嗎.秦歌.去找郎中啊.戳在著當柱子是幾個意思…咦.你這是什麼表情.」

「來不及了.」秦歌搖搖頭.臉色如霜.

「來不及了.」慕容嫣咳了一陣.抬了抬手.方回會意.輕輕的拉住了她的手.

「方回.你..」說著.慕容嫣臉上染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紅.跟迴光返照似的.眼神也多了幾分神采.「方回.你願意娶我嗎.」

方回都快哭了.都這時候了.還說這個做什麼.先把命保住再說啊.

方回這一猶豫.慕容嫣的表情迅速黯淡了下去:「我就知道.你一直就沒想過要娶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方回一張臉糾結的都快擰出水來了.語氣盡量放到最溫柔.道.「你先好起來.好起來咱們再談這個好不好.我不是答應過你先談戀愛么.等你好起來.咱們先談個戀愛怎麼樣.」

「來不及了.」慕容嫣再次重複了這句話.神色黯然.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方回聽.「自從進了六扇門.我就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還沒來得及嫁人..」

秦歌聽的一臉不耐煩.嘩啦一聲拔出腰刀.冰冷的刀鋒架在了方回的脖子上.狠聲道:「姓方的.我慕容姐姐不欠你什麼.只是想了卻一樁心愿.你磨嘰個什麼勁兒.還是男人嗎.信不信老娘一刀砍了你.別說男人.讓你連人都做不成.」

「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啊.」方回伸出一根手指頭.小心翼翼的扒拉開刀鋒.咬牙猶豫了一下.轉頭看著慕容嫣.柔聲說道.「你剛才問我願不願意娶你.」

說著.方回深吸了一口氣.心道.既然要滿足你最後的心愿.索性就給你來個深刻點的吧.

「曾經..」方回抬頭看向天花板.而天花板的高度卻遮擋不住他此時深邃如X光一般的雙眼.秦歌也把刀收了回去.豎著耳朵做傾聽狀.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方回聲音低沉道.「直到快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還記得當年在金陵街頭.那一鞭的風情是多麼的深刻.山洞中.你緊閉的雙眸和長長的睫毛是多麼迷人.」

慕容嫣臉色再次潮紅.雙眼水波流轉.抓著方回的手也更緊了些.

「只可惜.我沒有珍惜..」方回聲音如在遠山間徘徊一般.「如果上天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錯過.我只想對那個女人說三個字..我愛你.」

慕容嫣在抖.秦歌也在抖.方回被自己說的也在抖..有點肉麻.

暗中咬了咬呀.肉麻就肉麻吧.這是最後的願望了.

「如果非要在時間上加個期限.」頓了頓.方回聲音充滿著期許.「我希望是..一萬年.」

無疑.方回的表演是成功的.無論是表情.聲音.還是說話時停頓的間距.就算摩根弗里曼和肖恩康納利來了都得佩服的五體投體.

再看慕容嫣和秦歌.到底還是女人.這種直白大膽又感嘆動地的話聽的兩人淚眼婆娑.

方回深吸了一口氣.正要說話.肩膀卻是一沉.被秦歌一把拉開.

毒羅剎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給慕容嫣嘴裡塞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小藥丸.變哭邊笑:「慕容姐姐.我說什麼來著.這種賤人就得用狠招..你聽聽他說的那些話.我這輩子都沒聽過.」

慕容嫣吃過那小藥丸.臉色迅速紅潤了起來.剛才的蒼白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抹著眼淚.雙頰血紅:「我..我也沒聽過.」

秦歌笑的跟鑽進雞窩的黃鼠狼一般得意:「行啦行啦.這下跑不了了..老鐵.老鐵.快進來.把東西都拿進來.」

嘩啦一聲.門被人推開.鐵如風一張酷酷的臉上全是笑容.把一個紅色的大包裹丟給秦歌.一巴掌把方回拍的矮了半截.哈哈笑道:「兄弟.早幹嘛去了.」

鐵如風一巴掌把方回拍的跟被人按了暫停似的.目光獃滯.嘴巴張的老大.

似乎..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www.方回覺得自己也受傷了.傷的比慕容嫣還重.

腦子再缺根弦.這個時候哪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更何況方回又不傻.只是..蠢了些.

儘管方回很不想承認.可事實就這麼眼睜睜的擺在眼前.

受傷了.真的受傷了..

被人算計后的內傷.外加鐵如風一巴掌拍出來的外傷.傷的太重.無葯可醫..

啪啪啪..

方回左右開弓.一巴掌一巴掌的抽自己的臉.


叫你丫不長記性.幾次了.這是第幾次吃了秦歌那小娘們兒的虧了.明明知道這小娘們兒叫毒羅剎.玩的一手好毒.自己還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說了那麼多肉麻到死的話不說.還一頭扎進了這個大坑.

要說不是提前算計好的.打死他他都不信.你看鐵如風帶進來的那個大包裹.紅彤彤的.多喜慶.裡面是..方回抻著脖子看了半天.見秦歌幫著慕容嫣打開那個大包裹.從裡面一件一件的往外掏東西.兩件大紅色的喜服.大紅花.還有一塊比唱二人轉用的還大的紅手絹..我靠.這是蓋頭.難不成打算現在就成親.

方回大驚失色.被鐵如風一巴掌拍的矮了半截的身體倏的站直.掉頭撒丫子就往門外跑.啟動的速度不亞於航母上裝了彈射器的艦載機.兩條腿恨不得掄成卡通片里的任務跑時候的那種一圈圈的虛影.

這小院不算大.從大門口到屋裡不過十幾步的距離.方回乘其不備玩兒命逃竄.兩隻手伸的長長的.像是落水之人發現前面不遠出就有一塊漂浮的木板.伸著抽奮力去抓一樣.

五十厘米啊.只有五十厘米.方回就覺得自己身體一輕.后脖領子被人抓住拎了起來.兩條腿懸空還在使勁兒倒騰.雙手離那門閂只有短短不到五十厘米的距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天天在你眼巴前晃悠.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也不是明明想對你說我愛你.最後出口的卻是恭喜你..在方回看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明明只有五十厘米的距離.卻像是隔著馬里亞海溝..他現在終於明白華萊士在被送上斷頭台砍頭時還要高呼自由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了.

事實證明.鐵如風的外號叫鐵金剛.這絕對不是個悖論.身材高壯如金剛.行動迅速疾如風..可他的存在真的是個悖論啊.身材這麼高大的人動作怎麼能如此敏捷呢.比姚明也低不了多少.你再看姚明.要了親命也沒這麼快.

方回身高不算矮了.凈身高都快一米八.被鐵如風拎在手裡就跟家長拎著調皮搗蛋.大半夜還不跟回家的熊孩子一樣.任憑他使勁兒掙扎蹬腿.就是掙脫不了.想伸手去撓鐵如風的胳肢窩逼他放手.結果老鐵同學只是把胳膊平伸.搞的自己跟個長臂猿似的.方回就一點招都沒有了.

砰.砰.

兩聲砰.第一聲是方回被鐵如風丟進屋裡.按在凳子上的聲音.第二聲是秦歌一個后掃堂腿把門踹上的聲音.

方回還不死心的想站起來繼續掙扎一下.卻是被鐵如風蒲扇般的大手給按了下來.

「你們不能這樣啊..」方回聲音顯得極其絕望.回過頭.眼巴巴的看著鐵如風說道.

鐵如風露出一臉貌似忠厚.看在方回眼裡卻是幸災樂禍的笑容.瓮聲瓮氣道:「兄弟.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坐著吧..六扇門四大神捕有三個都在這裡.你還能跑到哪去.若不是剛才我沒留神.你連這屋子的門都跑不出去..我年長你幾歲.聽哥哥一句話.得過且過吧.」

方回不信邪.反唇相譏.道:「六扇門怎麼了.四大神捕怎麼了.放開我.再不放我叫救命了啊.」

秦歌眯著眼睛笑嘻嘻的看著方回.語氣像個邪惡的邪教聖姑:「你叫啊.這周圍的院子都是些老弱婦孺.你叫的再大聲也沒人來救你..就算有.我們六扇門捉賊緝兇.他們管的著嗎…你叫吧.叫破喉嚨也沒人救的了你.」

方回臉一誇.弱弱道:「破喉嚨.破喉嚨..」

幾人大眼瞪小眼.被方回幾聲破喉嚨給喊的目瞪口呆.

半晌.秦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隨手把喜服丟在方回臉上.喝道:「少廢話.趕緊穿起來..老鐵.我讓你準備的紅蠟燭準備了嗎.」

鐵如風嚯嚯的笑道:「早準備好了.」

方回都快哭了.看著臉色還微微羞紅.已經把喜服套在身上的慕容嫣.哭喪著臉道:「慕容大人..慕容祖宗.成親不是這麼個成法的啊..光聽說逼良為娼了.還沒聽說過逼漢為夫的.不是說好了先談戀愛嗎.」

慕容嫣臉色一黯.沒等說話.秦歌一巴掌拍在方回的後腦勺上.叉腰瞪眼的喝道:「告訴你少廢話了..你家裡還有個突厥小姑娘眼巴巴的等著你.瞎子都看的出來她對的情義..你娶幾房媳婦老娘管不著.年紀輕輕官位高.爵位高.多娶幾房媳婦也是應該的.」

「可是.其中必須得有我慕容姐姐.」秦歌抖了抖眉毛.道.「前兩個老娘就不說了.我慕容姐姐絕對不能排到第四.」

方回眼角直抽抽.不能排第四.那就是第三.小三嗎.

「趕緊換衣服.」見方回不動.秦歌不耐煩的催促道.

方回像個還沒完成任務的戰士一樣.做著臨死前最後的努力:「成親可以.可不得三姑六聘.準備生辰八字.再找算命的選個吉時嗎.這樣太兒戲了吧.」

秦歌一隻腳踩在凳子上.刷啦一聲拔出腰刀:「江湖兒女不拘小節.」

方回一縮脖子.他拘的不是小節.是丫手裡的刀啊.

方回很清楚.這小娘們兒絕對是那種你不順她心意她就敢拔刀剁了你的主.

「不用請賓客嗎.」方回聲音顫抖道.

慕容嫣隨手一指:「我和老鐵不是嗎.」

「那虧大了啊.」方回拍著大腿.一臉肉疼道.「你想想看.我現在什麼身份.我要成親.滿朝文武不說都來吧.至少得來一大半吧.還有那些富商巨賈.沒個四五十桌都坐不下.這得少收多少禮錢.」

「嘿.老娘這脾氣..」秦歌只當方回是在掙扎.腰刀回鞘.捏住方回另一邊肩膀.威脅道:「趕快換衣服.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再不痛快點老娘可誰的面子也不給.給你喂上半斤蝕骨xiaohun扔進豬圈.」

方回臉色頓時就變了.低著頭苦笑道:「買賣不成仁義在嘛.有話好好說.何必呢.」

秦歌杏眼一瞪.還想說話.卻被慕容嫣拉住了.身上大紅色的喜服不知道什麼時候脫了下來.臉上也沒了剛才的紅潤.面無表情道:「秦歌.算了.既然方公子不願意.就不要勉強了.」說完.抬眼正視著方回.眼神中閃過一抹凄楚.「方公子.把你騙來這裡.我向你道歉.請回吧.」

方回心裡一喜.正要走.卻是看到了慕容嫣眼中那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凄楚.心裡頓時一顫.

從順序上來說.慕容嫣才是他穿越到這裡后第一個認識的女人.按照穿越小說的規律.第一個必定是女主角.可奈何自己跟她不來電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兩人畢竟也算同生共死過的人.要說感情么.比普通朋友肯定是要深的.可要說愛情.完全沒有啊.其實說白了.慕容嫣是美女不假.可不是方回喜歡的類型.

倏的.方回突然想起了一位愛情專家說的話..愛情是什麼.愛情就是一坨屎.不拉.它撐的你難受.拉完.肚子里又空落落的.而且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然想上廁所.

現在想想.這話不是沒道理啊.

方回開始有點想明白了慕容嫣為何非他不嫁了.


匪窟中的共患難.雨夜山洞中的同生死..或許這些事情在他看來很正常.可女人心這東西.從人類可以直立行走以來就是全世界都無法攻克的難題.不要多.只要這兩件事.就完全可以讓一個女人心生他意.慕容嫣畢竟是女人.就算她武功再高.她也是個女人..哪怕是個拉拉呢.內心深處還是渴望有人疼有人愛有人保護的.方回在衝出包圍之下還冒險回來救她.這就足夠在她心裡種上一顆已經生出萌芽的種子了.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這話說的一點也不錯.不說是救命吧.或許請她吃一串烤腰子.她都能愛上自己.

女人的心.就是這麼奇怪.


方回暗恨.恨自己怎麼就這麼心軟呢.

眼珠子轉悠了半天.深深的嘆了口氣.方回抬起頭.眼帶真誠.看著慕容嫣道:「大丈夫一口吐沫一顆釘.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娶你.」

慕容嫣頓時愣住了.想說什麼.卻聽方回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不是現在啊.得回神都才成..那麼多的禮金呢.不收虧大了.」 從小院中出來.方回才發現真如鐵如風說的那樣.這小院地處不算偏僻.但也不是鬧市區.住的一般都是普通家庭.一家老小隻要是男人基本都出去做活養家.女人也不閑著.在家接一下縫縫補補洗衣服的的活貼補家用.除去拄拐棍和含奶嘴的.他真是叫破天也不可能有人來打理他.

一二三.方回掰著手指頭數了數.算上慕容嫣.他都娶了三個媳婦了.這是好事.也是壞事..每一個男人的終極夢想不都是如此么.可媳婦多了也頭疼.畢竟他就兩顆腎啊.

是的.方回決定回神都后就把慕容嫣給娶了.再這麼下去他可受不了了.當然.他也不吃虧.畢竟是人家倒追的.而且看這架勢是非他不嫁了.這回是三大神捕.下回鬧不好還得加上花闌珊.四大神捕一起行動.天下賊子都聞風喪膽.更別說他了.這裡面他最怕的就是秦歌.鐵如風扮演的是類似打手的角色.花闌珊么.頂多也只算個幫凶.秦歌就是主謀.更可怕的是這小娘們兒玩的一手好毒.神不知鬼不覺的給你下點什麼葯你都不知道.簡直防不勝防.

方回心裡感嘆的不行.同時又有點心酸.娶媳婦是好事.要是爹媽知道自己娶了三個媳婦.還有一兒一女.不知道要高興成什麼樣呢.只可惜這輩子算是見不到了.要是穿越到晚清還行.玩命的活一活.還能見到襁褓中的爹媽也說不定呢.

想著想著.方回兀自嘿嘿的傻笑了起來.娶了三個媳婦.也多虧他是穿越了.要放沒穿越那會.三次婚禮足夠讓他辦婚禮辦到沒朋友.最普通.平時都不來往的朋友還得搭三百塊的禮金呢.關係好的八百一千.甚至三千五千的都有..不說婚禮的事.這要是讓人舉報了一準是重婚罪.

一路胡思亂想.出門時也忘了騎馬.路上雇了輛馬車.這才回了會所.

太平公主和馮素雲依舊不在.方回到奶媽的住處跟自己的一雙兒女逗弄了好一陣.見快到飯點了.就溜溜達達的準備去找劉德化和石武三人弄點燒烤.喝點小酒瀟洒瀟洒.

剛出了院子.迎面便走來一人.那人見到方回明顯一愣.接著微微彎著腰.沖方回討好的笑了笑.

「你..有事.」方回也笑.眼前的人正是馮三德.雖然跟馮素雲已經算是和解了.可讓方回喊一句爹.他還是開不了口.

好在馮三德也不在乎這個.一臉小心翼翼的說道:「姑爺這是準備吃晌飯去…也沒別的事情.就是想跟姑爺商量商量.看看還不能在這會所里謀個差事.」

方回奇怪的看著馮三德.道:「這話是怎麼說的.這會所的後勤不是你管著呢嗎.」

「不是不是..」馮三德連連搖頭.猶豫了一下.訕笑道:「是這麼回事..我有個老友.家裡有個兒子.今年二十齣頭了.」

方回更驚訝了:「你還有朋友.」隨即覺得這話有點過分.連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就是奇怪馮三德之前那濫賭鬼缺德帶冒煙的貨色.居然還有朋友.

「理會得.我理會得.」馮三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也知道方回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陪著笑解釋道:「算是以前的賭友吧.關係還不錯..這不.家裡.嘿嘿..家裡窮的什麼都沒有了.兒子這麼大連房媳婦也娶不上.就託人找到我.想給他兒子在這謀份差事.」

「差事嘛..」

見方回猶豫.馮三德連忙解釋:「苦點累點都沒關係.那孩子我見過.挺好的一孩子.不嫖不賭的.姑爺盡可放心.」

方回想了想.點頭道:「行.明天叫來我先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