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慢慢的,距離又只剩下一米了,接着是半米,貞子的身體再次慢慢的變小了,一點一點的,在變小,一身白色的衣服,此時彷彿就只能看到是白色的了,分不出那到底是衣服,還是,還是其它的什麼東西。

“呃~”,“額”,看到碟仙它又打嗝了,衆人的臉上,那真的是滿臉的黑線,“這丫的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怎麼老打嗝,你說你,打一個嗝嘛,那也就算了,嗎賣批,你特麼的又來一個,驚喜我們可不想要,你還是。”

“你還是快點把貞子它吃掉吧,這樣我們看着心累,一到關鍵時候,你就掉鏈子,一次我們還原諒你,可你不知道感恩啊,又來一次,到底是個啥玩意,嫌給我們帶來的驚喜還不夠多嗎”,李天在心裏是恨死碟仙了。

怎麼自己有個這麼坑的前生啊,特別旁白:看到這裏,大家有沒有發現什麼,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李天他也有今天啊,他自己之前老是坑李肅和陳婷等人,現在,終於輪到他被他“自己”坑了。

雖然說,現在心裏面最煩的人是李天他,但,陳婷等女生們,此時也很無奈,對碟仙它感到無奈,無可奈何。

她們可能在心裏面想,莫不是李天他這麼坑,那他的前生原來也是坑的,哎,真的是,坑的不僅僅只是李天他這個人,而是,“啊~”,這次女生們都大聲叫了,都被貞子它給嚇到大聲的叫出來了,至於上次到底是什麼情況。

那就不知道了,也許是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忘記要叫了吧,沒錯,這個可能性還是蠻大的,那麼,接下來。 再次得到了自由,可貞子它還是沒有好好的利用這個機會,它依舊是選擇再“飛”向李天等人,碟仙反應過來之後,立馬口中出現吸力,貞子再次被吸住了,突然感覺,碟仙它有點戲弄貞子的嫌疑,不知道它是不是認真的。

三番兩次的打嗝,給貞子帶來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可最終,又把希望破滅,這無疑是,對貞子內心造成了深深的打擊和戲耍,當然,碟仙它肯定不是故意的,它只是真的不小心打嗝了而已,畢竟之前吃得飽飽的了嘛。

這次,碟仙它沒有再打嗝了,很順利的就把貞子給吞進肚子裏了,李天等人這時也終於看到了自己內心中想看到的一幕,“終於完了”,李天在心裏暗暗說道,這碟仙,可以吞噬鬼物,那它自己到底是什麼,應該屬於,什麼鬼。

碟仙並不是真的仙,這個我們都是知道的,只是那樣叫它,對它是一種尊重,總不可能叫它碟鬼吧,關鍵是不好聽。

“哇,前生你好厲害啊”,見危險都排除掉了,李天這時也來了興致,還真的是從來沒有見他誇過別人,旁白:等等,好像這句話有點不對,他誇他的前生,好像也不算是在誇別人吧,特別旁白:額,額,額。

就知道這李天,他沒那麼好,他纔不會去誇別人,他特麼的,要誇他也只誇他自己,前生不也就是他自己嗎。

“嗯嗯,今世你也好厲害”,碟仙突然這麼來一句,李天瞬間就有點懵了,“自己很厲害,前生它在說今世厲害”,李天實在是沒想到,自己到底有哪裏厲害了,剛纔吞貞子,救大家的,又不是我,是碟仙你啊。

其實嘛,碟仙它就是還之以禮,是李天他自己給誤會了,哎,古代人啊,禮儀是比現代人要多得多啊。

“肅哥,肅哥,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求你了,你就看一眼,哪怕就是一眼,我也心滿意足了”,薛美美喜歡李肅,怕是喜歡得都要瘋了,這表現,很明顯就是精神病患者要形成的趕腳。

“薛美美,李肅他還沒有死,如果他死了,我們也得跟着他一塊死,你看我們現在不是還沒有死嗎,所以,你不用擔心,不用那麼的傷心,你的肅哥還沒有死呢”,危險已經排除了,大家的心情也就沒有之前的那麼緊張和害怕了。

見薛美美還是在抱着李肅,李肅還沒有醒過來,劉美熙她出於好心的提醒薛美美道,李肅當然是還沒有死啊。

“任務參與者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李天,只需要在四百八十寺中待到任務時間結束,便可回到原來的世界”,劉美熙纔剛剛說完沒多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又出現了,不過,這次它帶來的是好消息。

三個小時的時間,現在也過去了不少的時間,從剛開始的進寺,到貞子的出現,再到陳婷等女生們去尋找召喚碟仙的道具,然後是李天他亂進房間引出古裝蘿莉鬼,接着到李天他召喚出碟仙,碟仙吞了那隻古裝蘿莉鬼。

再到後來的,把貞子也吞了,這其中,衆人也用去了不少的時間,但現在離任務時間結束,那還是也有一些時間的,如果是沒有危險的話,那麼,就這樣子過下去,倒也很快,就會過完,但接下來的這些時間裏。

難道真的就沒有一丁點的危險嗎,“任務中召喚出來的碟仙,現在立刻回收”,本來衆人聽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只要待到任務結束就可以回去了,心裏是瞬間就高興了起來,結果,現在又聽到了這個消息。

正所謂,天有不測風雲,好消息和壞消息竟然同時都來了,有碟仙在,就算是真的再遇到厲鬼,那麼也不怕了,碟仙它那麼厲害,連貞子都是說吞就吞,其它的厲鬼,根本都不夠碟仙它看的,只可惜啊,現在碟仙沒了。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說沒了就沒了,到底還講不講道理了,辛辛苦苦召喚出來的,結果你一個回收,就給弄沒了,我,此處省略不雅語言,當然,都是來自李天他的,聽到碟仙馬上就要被回收了,李天在心裏面,還真不是滋味,不發泄一下。

都不能平靜了,最無奈的是,連聲說再見的時間都沒有給自己留下,那不僅僅是碟仙,那也是自己的前生啊。

李天憤怒了,但他也只能是憤怒,他的生死,此時都不能自己決定,那麼,他拿什麼和“它”鬥,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沒法相提並論,造物主何曾又給過人類的機會,“它”一樣是,只管設定一次次的任務,“它”不需要。

“它”不需要經過任務參與者們的同意,不管任務參與者是否同意,他都得乖乖的進入到任務世界裏去。

這就是,命,被選中之後的人生,李肅、陳婷等人,他們何嘗不是無辜的受害者,但俗話說,既來之則安之,以後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現在既然被選中了,那麼,就要好好的活下去,還有任務世界倉庫裏的東西沒有看過呢。

“那我們現在去哪裏”,碟仙消失了之後,劉美熙提出了這個問題,接下來,自己等人去哪裏纔好,是繼續留在原地,還是到處去看看,接下來還會不會有危險,碟仙的消失,無疑是給衆人又帶回了之前的緊張、害怕中。

碟仙就好像是個掛一樣,現在掛沒了,那麼接下來的一切,就又得小心翼翼的了,四百八十寺裏面,可以說是,處處都有危險,處處都有“驚喜”,不怕嚇不死你,就怕你不經嚇,一下就嚇暈過去了。

薛美美抱着李肅,還是老樣子,沒有打算要離開的意思,甚至就是,他們倆動都不想動一下,當然,李肅他是不能動,他昏迷了,他怎麼能動,而薛美美則是,她要抱着她的肅哥,她的肅哥去哪裏,她就去哪裏。

如果她的肅哥沒有走,那麼她就不走,花癡到這種地步,估計也就只有薛美美她一個人了,李肅你快點醒過來吧。 其實對李天他來說,碟仙是不是自己的前生,有沒有及時的說再見,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碟仙它不回收就好了,現在來個回收,到底是幾個機吧意思,要玩死我們,你直接玩死不就好了,現在整這出,我日,再次省略。

李天他不甘心,碟仙就這樣的被輕而易舉的回收了,發出那個詭異恐怖聲音的主人,它到底有多強大,碟仙已經看似不弱了,可爲何在它的面前,卻顯得這麼的不堪一擊,甚至,它可以隨時讓碟仙它魂飛魄散。

劉美熙她提出接下來大家去哪裏,李天他沒有說話,蘇姍她也沒有回答,陳婷更是話本來就少,所以,也沒有出聲,但並不是說,大家都沒有聽到劉美熙她說的話,只是,大家心裏面也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是該去哪裏好。

要是現在李肅他醒着,那就好了,他一定會有主意的,李肅此時還一直被薛美美她給抱在懷中,一副不省人事的樣子,當然,也還從來沒有見過昏迷過去的人,有一副省人事的樣子,這不能怪李肅他。

要真說起來,要不是有他拖住貞子那麼長的時間,衆人或許此時早就已經團滅了,李肅他功不可沒,他現在困了,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覺,但就連這麼小的心願,衆人也是不會滿足他的。

“怎麼了,李肅他還沒有醒過來嗎”,李天這時走近一點說道,他也很關心李肅接下來到底會不會醒過來。

聽到李天問起,薛美美她搖了搖頭,表示李肅現在還沒醒,陳婷此時也看向李肅這邊,她眼神中好像有些不同,但又說不出是爲什麼不同,不過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到,現在應該是沒有危險的,因爲她不是很害怕。

這期間,蘇姍她也是,差不多嚇傻了,都嚇到不會說話了,平時她的好奇心和話,都不少的,但此時都沒怎麼見她說話了,她既沒有李肅他那般的強大第六感,也沒有陳婷她那般極強感知危險的能力,她唯有的是,她的背景。

但在任務世界裏,任何的背景,它都救不了你,一旦到了有危險的時候,那還是自身能力強的人要佔據優勢,現在說這些,或許還太早了,以後任務參與者和任務參與者之間的較量,到那時候,隊友強則能活。

激情燃燒的歲月 “李肅這小子,竟然也學會偷懶了,想一直不起是不是,看我不把你”,李天邊說着,一邊就要過來將李肅他搖醒,可薛美美哪會讓他那麼容易就得逞,見李天要過來騷擾自己的肅哥,薛美美她連忙將李肅放下。

接着,便準備出手好好的教訓李天他一番,李天見狀,馬上就轉身逃走,可能是看到李肅他到現在都還沒醒,薛美美她本來的心情就不是很好,現在又加上李天他還好死不死的往槍口上撞,那麼,薛美美她不追你追誰。

看到李天想跑,薛美美也趕緊快速的跑了起來,她要追到李天,然後胖揍他一頓,也好給自己發泄一下,還正愁無處發泄呢,有這麼好的人自己送上門來,那麼不給他這個面子,還真的是對不起他了。

李肅現在又沒醒,也就沒有人能夠再阻止薛美美她了,之前在大巴車上,那是李天他運氣好,李肅那時沒昏迷。

現在,只能自求多福了,默默的爲李天他祈禱吧,希望薛美美下手別太重,打死就不好了,打殘就行了。

一眨眼的功夫,薛美美和李天他們二人,就跑出去很遠了,在任務世界裏還這麼任性,真得爲薛美美和李天他們兩個人祈禱了,別遇到厲鬼了,千萬別遇到厲鬼了,要知道,碟仙它現在可不在這裏。

不再是像之前那樣,輕輕鬆鬆的就解決掉了兩隻厲害的厲鬼,薛美美和李天二人“走”後,陳婷和蘇姍還有劉美熙三人,留下來看着李肅,大家畢竟都是同學,現在又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可以說是,命連着命。

其實,在之前李天他看到的那些房間裏,還有五隻不同的厲鬼,一共是六間房間,古裝蘿莉鬼所在的那一間,是第一間,第二間裏面的厲鬼,那可要比第一間裏面的那隻古裝蘿莉鬼要恐怖得多,也要嚇人得多。

最重要的是,要想在它手上活下去的難度也要高得多,它可不會像古裝蘿莉鬼那樣,只要你陪它玩玩遊戲就好了,第二間房間裏的那隻厲鬼,它要聰明得多,雖然也限制了它,但要想在它的面前活下去,那麼。

那麼,李肅等人中不管是誰,都得找到生路,否則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了,第二間房間裏的厲鬼,它甚至會設計,設計讓任務參與者自己去觸碰死路,一旦對它的限制解除了,那麼,李肅等人中,誰也別想再活着離開房間。

六間房間,六隻不同的厲鬼,時間還剩下一半有多,如果衆人自己要去作死的話,那麼在第一次任務中死了,也不能怪別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這麼喜歡作死,那還有什麼法子,不見棺材不掉淚,何苦要這樣呢。

陳婷、蘇姍、劉美熙還有昏迷的李肅四人,他們四人倒不會去作死,現在怕的就是,薛美美和李天他們二人,他們二人胡鬧,到時候又出什麼西西,要知道,李天他的那張嘴,那也是沒準了,幾乎是說什麼都準。

“蘇姍啊,你說我們就站在這裏,等薛美美和李天他們兩個鬧夠了回來,這期間會不會有危險啊”,劉美熙覺得實在是無聊,便主動找到話題,打算和蘇姍她聊聊天,說說話,她知道,陳婷這個人不怎麼愛說話。

所以,也就沒有去找陳婷她聊天了,感覺還是找蘇姍要靠得住的多,當然,是指有共同語言這一塊,或者說,自己問出去的話,能有人回答,會有人回答,而不是半天沒見一個聲音出來,搞不好,陳婷她真的會是這樣。 “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蘇姍她是還沒有回過神來,還是她現在很害怕,總之,她說話有點不利索的感覺。

“蘇,蘇姍你怎麼了”,見蘇姍說話有點不利索的樣子,劉美熙她不放心的問道,結果她自己也跟蘇姍一樣了。

“沒,沒什麼啊”,蘇姍還是不利索的回答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蘇姍和劉美熙她們兩個人同時都說話不利索了,有那麼嚇人嗎,有那麼恐怖嗎,至於到現在都還沒緩過神來嗎,難道要像李肅他那樣。

像李肅他那樣,躺在地上睡大覺就好了,其實李肅他自己也不想躺在地上睡大覺,只是,現在醒不來,沒辦法才躺在地上睡大覺的,當然,說他是睡大覺,不過是說得好聽一點罷了,其實他就是昏迷過去了嘛。

“就是有點害怕”,蘇姍接着又說道,這次竟然沒有不利索了,反而是說得很平穩,看來,和劉美熙說上幾句話,心中的恐懼感還是少了一些,應該沒剛纔那麼害怕了,要怪就怪貞子,它的形象也確實是太滲人了一點。

不想多說它,免得晚上做噩夢,這也是爲了大家好,要是有人嫌不夠刺激的,那麼請看接下來第二間房間裏的厲鬼。

聽到蘇姍她說害怕,劉美熙覺得確實也挺嚇人的,要不是碟仙它反應快,自己現在可能已經,死掉了,哎,想到這裏,劉美熙她在心裏面想,自己幹嘛要答應李天去旅遊,自己幹嘛要貪玩,現在好了,性命都快要不保了。

沒哭出來,那是劉美熙她不想在同學們的面前丟臉,如果現在沒人的話,那她絕對會大哭一場,把內心中的恐懼和委屈都給哭出來,女生哭吧哭吧不是罪,沒有哪一個女生,她是不會害怕的,她是受委屈不會傷心的。

但有那麼一個女生,她有點沒事人的感覺,她就是陳婷,她此時,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沒有露出蘇姍那般的害怕表情,也沒有露出劉美熙她那般多愁善感的表情,她唯有的是,保持沉默,沉默是金在她這裏,完美的詮釋了。

“李天你個混蛋,你給我站住”,薛美美一邊快速的奔跑着,一邊大聲的向李天他喊道,可李天他哪裏會聽薛美美的話,乖乖的站住,那是不可能的,站住給你打嗎,李天他表示絕對的不幹。

看他那跑得越來越急的樣子就能知道了,還能聽到薛美美她的聲音,那麼,說明自己還沒有到安全區,李天他在心裏想着,腳下的速度是絲毫沒有放慢一點,因爲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讓薛美美她追到自己,要不然的話。

薛美美她下手也沒有一個輕重,自己搞不好會骨折,要是真粉碎性骨折,那就不好了,就算能再回到原來的世界裏,那自己也是廢人一個了,李天他不想,他不要,他纔不要自己變成廢人,那樣,還怎麼泡妞。

旁白:我特麼的,好想打李天他丫的一頓,主啊,請原諒我剛纔的想法,我其實只是想薛美美她趕緊追上李天。

見李天沒有回自己話,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於是薛美美她現在徹底的怒了,之前還只是想和李天他開個玩笑,隨便打他幾下就算了,而現在,李天他最好是別讓薛美美追到,如果不小心被追上的話,那麼。

那麼粉碎性骨折都還只是輕的,旁白:讓我們默默爲李天他祈禱,隨便送你一句話,你只要不死,終會出頭。

知道喊是沒有什麼用的,還不如省點力量好追李天,薛美美她沒想到,李天那丫的,竟然跑得這麼快,比自己絲毫沒有慢些,不過也是,誰在玩命的時候,不拼盡全力,因爲李天他知道,自己絕不能被薛美美她給追上。

李天對此,就很精明,他知道不回答薛美美,而是盡全力的奔跑,但有時候,聰明往往反被聰明誤,如果李天他回答了,他投降了,他停下了,那麼之後將發生的事情,也就不會再發生了,頂多就是被薛美美她給打幾下嘛。

或許這就是李天他的命,他註定是,還要進入其它有厲鬼的房間的,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連累薛美美也一同進入,要是真是那樣的話,那李天就可以說是,史上最坑隊友,沒有之一,絕對的沒有之一。

其實,死一個就等於死全部,也不存在薛美美被連累進去之後發生的事情,李天他一個人死,那麼,衆人也就全都得死了,李肅也不用再醒過來了,陳婷她也可以永遠的保持沉默了,蘇姍她也不用再害怕緊張了。

劉美熙也不用再想這裏想那裏的了,一切也就都結束了,就好像是玩遊戲的時候,結束了,聽到“給摸喂”一樣。

長長的頭髮,黑黑的眼睛,好像在哪裏見過你,這本來是一首歌裏面的歌詞,但是現在,卻是第二間房間裏那隻厲鬼的形象,或者說是,外在、外表、外貌,隨便啦,隨便哪個都行,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了。

很明顯,從描述上來看,第二間房間裏的厲鬼,它和第一間房間裏的厲鬼是一樣的,它也是性別女,長長的頭髮,黑黑的眼睛,如果這是用來描述一個男的的話,那麼,也太瞎機吧扯蛋了,描述男的的,不是也有很多嗎。

幹嘛非得用長長的頭髮,黑黑的眼睛這樣很明顯是用來描述女生的描述語來描述男的,這不是腦子有病,那是什麼,旁白:要麼有病,要麼有聽,對了,聽是什麼,是不是哪個地方的方言,還是,特別旁白:應該算是方言吧。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遠,但李天他,他實在是沒有力量再跑了,此時他的心跳跳得很快,在快速奔跑之後,是個人,心跳都會加速,甚至是,一時間全身無力,四肢痠痛,就好像是,那個要來了一樣,呃。

旁白:惡不噁心,你特麼的,有本事你再噁心一點,看我們不把你撕成幾段,特別旁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嗚嗚。 “靠,又到這裏來了”,李天他再次的看到了之前那些房間,房間裏的古裝蘿莉鬼,李天他心裏面可還沒有忘掉,雖然說,那隻古裝蘿莉鬼它現在已經被碟仙給吞進肚子裏去了,但陰影還是在,李天他多少還是有點害怕。

有點害怕這些房間的,因爲李天他知道,這些房間裏,肯定都會有厲鬼,就是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遇到智商低一點的厲鬼了,是的沒錯,李天他現在打算再進房間了,他寧願見到鬼,也不願被薛美美她給抓到。

氣喘呼呼,李天他也只有趁現在薛美美還沒有追上來,趕緊進房間,要不然遲了都悲劇,“咦,奇怪,怎麼打不開了”,李天走到第一間房間的面前,伸手去開門,結果發現門竟然打不開了。

“之前自己明明還是可以打開的,難道”,李天在心裏這樣想着,本來難道之後還有話想說的,結果薛美美她追也追上來了,真沒想到,薛美美她的速度也這麼的快,要知道,李天他可是拼盡全力了。

一點都沒有馬虎,結果還是被薛美美給追上來了,“我去,這妞怎麼跑得這麼快,老子胃液都快要跑出來了,她丫的竟然還是這麼快就追上來了,這個門看來是打不開了,試試旁邊這個門”,試了好幾次都打不開,李天他。

李天他也只好去試試下一個門了,第二間房間,現在等着李天他進入,裏面的厲鬼,它會很高興的,因爲,終於又有人來陪它了,它不高興纔怪了,但這一切,李天他卻毫不知情,薛美美已經迫在眉睫了,自己必須得進了。

第二間房間的門,李天他一下就打開了,彷彿就是回到自己的家一樣,自己有鑰匙,開門不是一眨眼的事情,現在也是一樣,門一下子就開了,然後李天他也毫不猶豫的,就進去了,搞得真的像回自己家一樣。

但其實,第一,薛美美她已經馬上就要到李天的面前來了,第二,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讓李天他考慮,到底要不要進,不進,那就等着殘疾吧,所以,李天他果斷的選擇進去了,在“生死攸關”的面前,進門是李天他唯一的選擇。

“好險,終於進來了,薛美美那個丫頭應該不能進來吧”,進門之後,李天趕緊把門給關上,然後在心裏祈禱,薛美美她不能進來,但事實到底會是這樣嗎,還是,“帥哥,你是來陪我的嗎。”

剛剛祈禱完,就聽到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李天他差點沒尿褲子,這是,自己運氣也太好了吧,又遇到了,哎,李天在心裏感慨,自己的運氣也實在是太“好”了,進來任務世界之後,真的是到哪裏都能碰到這些東西。

聲音太嚇人,導致李天他有點不敢回頭,緊張、害怕、恐懼,一系列的負面情緒,甚至都讓李天他有點想死了,“我特麼的,我進門幹啥來了,我能出去嗎,老子現在情願被薛美美她給打殘,至少那樣,不用受驚嚇。”

來到任務世界,一路走來,李天他可以說是,到現在爲止,受到的驚嚇和恐怖還有驚悚,也不多不少了,但是現在,他還得繼續受着恐怖和驚嚇以及驚悚,心理素質不好的人,或許早就已經想不開了,死亡也許不是最痛苦的。

“帥哥,你爲什麼不看我啊,我長得很難看嗎”,那個聲音,這時又說話了,很明顯,帥哥這個稱呼是對李天他叫的,也不是說,李天他不願意看到這隻厲鬼,而是,李天他現在膽子小,他不敢去看啊。

要是萬一看到什麼很嚇人的東西,那就不好了,所以,李天他選擇不看,堅決不看,自己只不過是進來避避風頭的,又不是來看你的,那老子爲什麼要去看你,就算你長得再好看,老子也不看。

還真是從來沒有見過像李天他這樣,把害怕膽小不敢看,說成這麼牛逼的,到底是不稀罕看,還是不敢看,大家心知肚明,這裏也就不說明了,就當是給李天他留點面子,以後好繼續裝逼,但或許總有那麼一天,會被打臉的。

同一時間,不同地方與李肅等人一起進入任務世界的另外六人,他們此時,過得還算很不錯了,基本上可以說,就只要等時間一到就行了,時間一到,自然就全部回到原來的世界裏了。

“怎麼打不開了,看到李天那個混蛋剛剛纔進去”,薛美美試了幾次,都還是打不開第二間房間的門,這個門爲什麼會打不開,還有之前,李天他去開第一間房間的門,也是一樣,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說。

“帥哥,如果你要是再不看我一眼的話,那我可就要走過來了噢”,這隻厲鬼,還真是有趣,難道說,它喜歡先捉弄一下活人,然後再把他們吃掉嗎,不對,它應該也是受到什麼限制了,不能隨便的殺人。

“別,不要,你不要走過來,等我先靜一下,之後馬上看你,好嗎”,李天他一聽那個厲鬼它說要走過來了,心裏面馬上就更加的害怕起來了,於是趕緊解釋的說道,是福不是禍,這時應該又要用李肅他的那句話來說了。

是福不是禍,李天他現在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如果不看,那麼那隻厲鬼它就會走向李天,走到李天的身後,這樣一來,豈不是,要把李天他給逼死,門現在是肯定不能打開了,因爲,這間房間裏的厲鬼,它還沒有準許。

它還沒有準許李天他離開,那麼,門就絕對是不能夠打開的,這應該也是有“它”的設定在裏面吧,不是厲鬼的能力在控制,而是“它”的能力在控制,現在這個時候,裏面的任務參與者不能出去,然後。

然後外面的任務參與者不能進來,這就好像是,記得有一個什麼去了,它也是這個樣子,也是這樣的設定。

特別旁白:有讀者提出建議,說文中不要加旁白會好一些,所以,以後便不再加旁白了,還有就是。 “不好,我要你現在就看我”,那隻厲鬼也是很強勢的,因爲,這是在它的地盤上,它當然可以強勢一點,甚至就是,它要李天死,那麼李天就得死,但現在,還是不能那麼做的,畢竟,限制還沒有解除掉。

“我看你妹哦看看看,老子現在不想看你,行不行啊”,李天在心中這樣說道,要他說出口,那他還是不至於那麼腦殘,這樣的話,要是真的說出口,讓那隻厲鬼聽到,那還得了,自己不死也得脫層皮。

“那個,美女姐姐,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心裏面很害怕,剛纔被人追,現在還驚魂未定呢,不是我不想看你,而是我真的經不起再受驚嚇了,請你原諒,我答應你,等我緩過來之後,一定看看你,可以嗎。”

禮貌和語氣都到位了,演技應該還是可以的,李天在心裏面對自己剛纔的表現,感到十分的滿意,那麼接下來,就要看那隻厲鬼它會不會答應李天了,如果答應了,那李天他的演技就真的是到位了,如果沒答應。

那麼就還需要再練練,“不用的,我長得又不嚇人,不會嚇到帥哥你的,帥哥你就放心好了”,那隻厲鬼語氣倒是很有禮貌,很和藹,就是那聲音,特麼的就不能也和語氣是一樣的嗎,非得那麼陰森恐怖嗎。

是聲音出賣了那隻厲鬼,李天他還是不相信,那隻厲鬼它說的是真的,它不嚇人,要是真的不嚇人,那才奇怪了。

“對不起啊美女,我實在是太害怕了,請你給我十分鐘的時間,就十分鐘好不好”,李天他丫的,說着說着竟然還賣起了萌來,要不是看他長得帥,估計昨晚的飯,都得吐出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這個門怎麼也打不開”,第二間房間的門,薛美美她試了很多次,發現還是打不開,接着,她就又想試試第一間房間的門,一樣的,也打不開,第一間房間的門和第二間房間的門,可能是“它”設定了任務參與者暫時不能進。

至於是什麼原因不能進,現在還不知道,但,恐怖的是,薛美美她接下來準備去開第三間房間的門,不見棺材不掉淚,不見厲鬼不知錯,講的就是薛美美和李天他們二人,他們二人同時都可以獲得“作死專業戶”這個稱號。

“頭啊頭,你別動來動去的好不好,我在給你化妝呢,你老是這樣動來動去的,那我怎麼幫你化妝”,第三間房間裏的厲鬼,也是一隻女鬼,好像它特別愛美,從它因爲沒有鏡子就把自己的頭給擰下來化妝這一點就可以看出。

“吱呀~”,這間房間的門終於可以打開了,薛美美把第三間房間的門給打開了之後,心裏面這樣想道,可她不知,她打擾了一隻愛美的厲鬼化妝,“咦,竟然有活人進來了”,薛美美剛進門的同時,那隻愛美的厲鬼。

無限之山寨盜版 它就已經發覺到了,接着立刻就把頭給按好了,不知道這所有的房間,是不是大小和佈置都是一樣的,現在已經看到第一間和第二間還有第三間,房間的佈置都是一樣的,大小好像也差不多,是統一的嗎,還是。

管它是不是統一的,現在最重要的是,薛美美她能不能活着離開這間房間,要知道,打擾一隻愛美的厲鬼化妝,那下場絕對也好不到哪裏去,李天那邊是,李天他不想看那隻厲鬼,而那隻厲鬼,它就偏偏是,要李天他看。

那麼問題來了,一邊是,厲鬼想讓任務參與者看自己,一邊是,自己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至於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之後,要去幹嘛,那就不得得知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女生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它是想給誰看,它自然是想給男生看的,很明顯,那麼第三間房間裏的厲鬼,它的想法就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後給一個長得帥氣的男生看,而第二間房間裏的厲鬼,它其實也是一樣的,它就是想看看李天他。

看看李天他長什麼樣子,對男生,它還是有興趣的,但如果是對女生,那麼它就無所謂了,看不看都不要緊,換句話說,如果是薛美美她進的第二間房間,那麼也許厲鬼就不會要薛美美她去看自己了。

相反,如果是李天他進的第三間房間,那麼,也不會有事,只要李天他說那隻愛美的厲鬼漂亮,然後就行了,完全不會有任何的事情,甚至,李天他還有機會那個鬼,這個先不說了,問題是,李天和薛美美兩個人進錯了房間。

“不知道會不會有鬼”,薛美美把門給關上之後,在心裏這樣想道,緊接着,她就準備轉身,誰知,那隻愛美的厲鬼,此時已經到了薛美美她的身後,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過來的,真的是無聲無息啊。

鬼難道走路都不需要發出聲音的嗎,還是,這個問題,只有鬼才知道,鬼才知道呢,你問我幹嘛,我又不知道。

“看吧,不看也不行了現在”,李天在心裏很是痛苦,這不是身體上的折磨,這是精神上的,就搞不懂了,它爲什麼非要自己看它,難道,又有坑,李天在心裏稍微的想了一下,覺得很有可能是坑,但是現在的這種情況下。

就算是真的有坑,就算是自己明知道它有坑,但也不得不去進這個坑了,只希望,這個坑它不要太深,別死在裏面就行了,後悔,人人都會,但還沒見過,有誰像李天他這樣的,一天之內要後悔很多次的。

別人是很多天才可能會後悔,而李天他則是,一天中,要後悔很多次,完全的倒一頭了,就好像之前說的,李天和薛美美二人,進的房間順序也錯了一樣,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進都已經進了,那麼,就要想辦法活下去了。

先活着離開房間,然後再活着離開任務世界,回到原來的世界,再就是,完成全部的任務,不用再進任務世界。 此時必須得看了,要是再不看的話,不知道那隻厲鬼它是不是會真的“走”過來,緊張、心跳加速,李天他心裏其實真的是不想看的,厲鬼,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穿着暴露的美女,現在這種情況下,美女是沒有了。

厲鬼倒是有一隻,做好心理準備之後,李天他轉身回頭向厲鬼看去,距離不遠不近,剛好是可以將李肅嚇暈的距離,厲鬼分明就是在騙李天它,原來是那麼的恐怖,那麼的嚇人,竟然還好意思說,自己長得還不錯。

這難道也算是不錯,眼珠子一顆都不知道到哪裏去了,臉上滿臉都是爛肉,根本找不到一塊好肉,隱隱約約還看到有蟲子在上面爬,極其嚇人的模樣,李天看到之後,馬上就暈了過去,當然,這不是說,李天他真的。

李天他真的想像李肅那樣,躺在地上偷懶,而是,李天他是被活生生的給嚇暈過去的,這麼形象的厲鬼,那要比李天他之前遇到的那隻古裝蘿莉鬼專業、敬業多了,那隻古裝蘿莉鬼也真是的,你說你,你好歹玩一下。

玩一下用手取腦袋,然後又裝回去的把戲吧,形象那麼好,都不像是厲鬼了,和普通的小女孩沒什麼兩樣。

厲鬼見李天被自己給嚇暈了,之後,它那僅有的一隻眼睛,不知道在轉什麼,莫非鬼想問題的時候,眼睛也喜歡轉,是顯得自己聰明厲害嗎,還是習慣性的,管它是什麼,總之它那個表情就是有問題,但至於是什麼情況。

那就不得得知了,只有它自己才知道,李天嚇暈過去了,但厲鬼仍然是不能馬上吃掉李天,應該是,限制還沒有解除,到底,這間房間裏厲鬼的限制,會是什麼呢,要怎樣,厲鬼才可以吃李天,李天他需要做什麼。

“姑娘你好,你是來陪我的嗎”,薛美美所在的第三間房間,這時那隻厲鬼,它現身了,它的樣子比第二間房間裏的那隻厲鬼,那還是要好看太多了,它幾乎不嚇人,就是臉上的妝好像還有點沒化好,粉沒有抹開來。

不知道爲什麼到現在爲止所進的房間,進去之後,厲鬼首先問的一個問題,就是,你是來陪我的嗎,莫非,這也是個坑,好像又有點不對,之前第一間房間的時候,李天他好像回答的是,結果之後也沒見有事情發生。

那麼,這個問題,它應該不是坑,但又好像感覺也有點不對,無緣無故這麼問,不,這也不完全算是無緣無故,畢竟是李天、薛美美他們進的別“人”的房間,那麼主“人”這麼問一句,也不算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情。

“姑娘,什麼鬼”,見對方叫自己姑娘,薛美美一時之間有點懵逼,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姑娘,小姐、美女都過時了,現在竟然還有人喊姑娘這個稱呼,太奇葩了,薛美美到現在爲止,都還以爲對方是人,完全沒有一點。

沒有一點眼色,在這種情況下,在四百八十寺裏面,難道除了任務參與者,還會有其他人,其他的活人,那麼眼前的這個女子,它很明顯,就是鬼,讓我們在心裏面爲薛美美她默默的祈禱吧,別特麼的死這麼快。

李肅他都還沒醒呢,好歹多給他一點劇情啊,還有那個任務參與者們之間死一個,就得全部死的設定,也真是沒準了,要是遇到坑逼隊友,那還不是被活生生的給坑死啊,表示李肅他很冤,他最冤。

見薛美美沒有出聲,那隻厲鬼又問道:“姑娘,你是來陪我的嗎”,又問,到底是幾個意思,是不是來陪你的,那當然不是啊,我又不是吃飽了撐着,我只不過是,無意間走進來的,誰會想來陪你,切。

“不是,我是剛纔追一個人,看他進了這裏面,然後門又打不開了,所以,纔到你這裏來的,哦,對了,你也是任務參與者嗎”,薛美美還以爲那隻厲鬼是活人,是人類,智商是不是被狗吃了,咋就這麼不開竅呢。

“我,不,是”,那隻厲鬼簡簡單單的回答薛美美道,接着,便露出了它死的時候的那個模樣,又一隻厲鬼現出了本來面目,厲鬼,無疑就是恐怖嚇人的,但恐怖,它也分一個程度,有輕微的,也有嚴重的,怎麼感覺像得病了一樣。

超級恐怖、非常恐怖、很恐怖、極度恐怖、太恐怖了,這些,應該都是用來形容鬼怪恐怖的樣子,或者說是,詞彙,但這些詞彙,它就是現在全部都加在一起,那也不足以用來完全的形容出現在就站在薛美美面前的這隻厲鬼。

“蘇姍,他們還沒回來,會不會是遇到危險了”,劉美熙此時有點不耐煩了,等了一段時間了,李肅他還是沒醒過來,陳婷又是一直不出聲,所以,劉美熙她也只好再找蘇姍她說說話了,都是無辜的人啊。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應該沒事吧”,不知道蘇姍她是憑什麼來推斷出李天和薛美美二人沒事的,有可能是,看到他們二人還沒死的原因吧,任務有設定,要麼一個都不死,要麼就死全部,也是兩個極端。

要麼好的一面就是全好,要麼壞的一面就是全壞,“蘇姍,我想去找他們,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好不好”,待在原地等李肅醒過來,難道不好吧,現在要去找李天和薛美美他們二人,到底是幾個機吧意思。

還有,要去你一個人去就行了,還想拉上蘇姍她一起,“那個,美熙,我不想去,我還有點害怕,我在這裏等李肅他醒過來好了”,蘇姍表示自己不想去,想留在原地等李肅醒過來,但劉美熙她接着又說道。

“蘇姍,那你不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了”,劉美熙說完這句話之後,還真的打算就一個人去找李天和薛美美他們,但其實,劉美熙她也是好奇心在作怪,她也想去看看,到底這個四百八十寺有多大,裏面會不會有好玩的東西。 “美熙,你還是不要去了,要是萬一等下他們回來了,你又不見了,那該怎麼辦”,蘇姍說的也的確是實話,一個個的這麼喜歡走,怎麼就沒有一點團隊的精神啊,當然,主心骨現在都已經“睡着”了,其他人自然是。

其他人自然是“各奔東西”了,陳婷她是老樣子,沉默是金,劉美熙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蘇姍是因爲害怕,所以不敢到處亂跑,要不然的話,估計還會是她喊上劉美熙一起去走走、看看,是害怕限制了蘇姍她呀。

“不會的,我就在附近走走,隨便看看,不會走很遠的”,說着,劉美熙她就離開了,她要去尋找屬於她的一片天,待在原地實在是太悶了,既然來了,不多看看,那怎麼對得起自己,豈不是白來一趟了不是。

薛美美所在的第三間房間裏,那隻厲鬼此時已經現出了原形,厲鬼不愧是厲鬼,才一秒鐘的功夫不到,薛美美就直接被嚇暈過去了,連尖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已經嚇暈兩個了,先是李天,接着就是薛美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