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說是十七個,因爲最後一個被挑戰的,還是劉叔您,到時候,您就需要用全力了!至於剩下的十七個人,我腦海中也有人選了……”

軒轅峯的腦海中浮現出了李二狗等十幾個人的身影,好像,剛剛夠十七個人呢……

——–

第二天一大早,首都某個大鳥窩的入口前,圍了上萬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年輕的男的和女的們。

鳥窩的門前,一個大大的牌子上寫着,“軒轅比武大賽!”

然後,後面一個更大的牌子上寫着三個數字。

“100”

然後這一百後面還有個萬字!

這個牌子使得很多的人都熱血沸騰了起來。

尤其是人羣當中的爲數不多的只有幾百個的中年男子……

還有大門一百米外的一位大媽,她的周圍還有很多她的弟子。

當然,還有很多的武館的人也來了,甚至有的武館還現場擺了個桌子打起了廣告了。

出了神州一些八卦拳和形意拳等等神州武術的武館,別的像外國的那些跆拳道了,柔道,還有個什麼武士道,泰拳之類的,這些武館也有很多。

每個人都想要爭奪那一百萬的獎金!

當中,這些人當中肯定會有一些閒雲野鶴般的存在,

比如鳥窩人羣外街道旁一個穿着一身白色袍子的老頭。

比如一個摩托車上叼着煙一臉不屑的一箇中年大叔。

又比如路邊過來湊熱鬧的一個年輕乞丐。

又或者是個追星族的非主流小妹妹。

這些,都有可能是高手中的高手!

————

終於,半個小時候,鳥窩的門開了,門口的人並沒有檢查什麼東西,而是直接讓所有的人都進去了。


一窩蜂的幾萬人都涌進了鳥窩中。

好在進口是有很多個的,並沒有發生什麼踩踏事件。

鳥窩的內部是一個橢圓形的大大的體育場。

四周滿滿的全都是座位。

場地內,擺着十個大大的練武場,就是木頭搭的臨時比武場。

黑鍋 ,剛剛好把場地佔滿。

場邊,還有那每一個比武場的邊緣。

都已經架起了很多很多的攝像機,都是很專業的,而且現在還能看到有幾個美女主持人正在直播呢!

其中,有一個貌似是中央臺的主持人正在拿着話筒對這攝像機講着什麼,她的身後是一個練武場。

這個女人非常地漂亮,一頭長髮披在肩上,一身米黃的職業裝,畫着淡淡的妝,而且還在微笑這對這攝像機說話,整個人散發出尤爲優美的氣質。

而且那身材,上圍幾乎不用說了,職業裝的領口子大大的,胸口處露出一片雪白,再往下就是被包裹着的兩個渾圓的玉兔。

足足有34D那麼大!

而且那肚子,雖然職業裝包裹不了肚子,可是這職業裝穿在她身上,怎麼就感覺她的肚子好像是沒有肉的呢!還是太細了,根本不好看出來啊!

再往下,到大腿處的職業裝,而暴漏在外的大腿上和小腿則是穿着一個黑色的絲襪,顯得極具誘惑力!

此時,那上萬人也都已經分散到了各個座位。

工作人員也在準備開賽前的準備了。

而那些媒體,也知趣地站到了觀衆席的邊緣,包括比武場旁的媒體。

至於鄒忌他們,現在則是也早都到場了,不過,他們在另一個地方。

這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總之,這裏是可以看到整個鳥窩中的全景的。

因爲這個房間的面對鳥窩的方向,是一塊大大的落地場,鄒忌他們站到窗戶旁邊,就能夠看到鳥窩內的全部景色了,而且還看的非常清楚。

不過看下面觀衆的表情,貌似下面的觀衆看不到這裏。


鄒忌幾個人頓時明白了,這種玻璃就是他們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確看不到裏面的。

鄒忌幾個人頓時開心了。

“李威,戈子浩,你倆趕緊把沙發搬過來,還有那個瓜子,還有汽水,還有牌,還有那個,那個麻將也弄過來,咱們在這窗戶邊上看!”

鄒忌指着戈子浩和李威,示意他們兩個去搬東西。

這倆人當然不幹了,一歪頭,盯着鄒忌,“哎我說你小子憑什麼讓我們兩個去搬東西啊!”

戈子浩指了指李威他們兩個說道。

鄒忌一攤手,“你們不去誰去?你們的傷都好的差不多了,你看大龍我們三個,傷成這樣,那裏有力氣去搬啊!你們快去快去!”

戈子浩和李威對視了一眼。

鄒忌他們傷的的確很重,現在除了腿能走路和小雞雞沒事之外,其它的地方都還綁着繃帶呢。

“走吧……只能我們兩個搬了。”

戈子浩一攤手,無奈地朝着那些沙發走了過去。 片刻之後,鄒忌他們都已經準備完成了,一個個的都躺在沙發上,左手喝着汽水,右手吃着瓜子,一個個的就像是海灘度假似的。 而鳥窩中的比賽,也已經準備好了。 “比武大賽,現在正式開始!請各位拿到號牌的選手,依次到比武場上進行比試!”

鳥窩中的一個大喇叭響了起來,而觀衆席上也出來了十個人,清一色的小年輕。

至於比武臺上,則是早已有十個人正在等着他們了。

第一場比試很簡單,舉辦方這邊的人全部落下了比武臺,而且是被打下去的,一點都不像是故意爲之的,所以,那十個小青年,也全部都領到了五千塊錢!


那十個人頓時歡天喜地地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與此同時,各大媒體也都對今天的第一場比武進行了直播,無一例外,關注度非常的高。

至於那位央視的美女,也是進行了報導。

“真TM的無聊啊,真不知道家主搞的什麼鬼,怎麼第一場就這麼結束了……真無聊啊!”

戈子浩坐在自己的沙發上,幽怨地說道。

“別急,下一場馬上就要開始了,看看下一場再說,不過,這師父弄得場面夠大的啊!這麼多的媒體啊,不知道央視來了沒有啊!”

鄒忌一邊磕着瓜子一邊說道。

“天知道,這各大衛視的都來了,央視也應該來了吧……”

“你們看那邊,那不是央視的牌子嗎?哇塞!!是個美女啊!!”

張小兵一聲大喝直接把鄒忌他們四個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順着張小兵的手指頭一眼,四個人頓時都呆了一下。

“美女……果真是美女!頂級美女啊!”

戈子浩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其他幾個人也都是死死地看着那個美女。

“是她!”

鄒忌下意識地直接叫了出來。

這一叫不要緊,惹得其他四個人頓時把頭都扭了過來,死死地盯着鄒忌。

“呃……你們都這麼看着我幹什麼?我可不搞基……”


鄒忌頓時冷汗直流。

“搞你妹啊,你剛剛說什麼?難不成,你認識這個美女?”

戈子浩的一雙好奇的大眼直直地看着鄒忌。

“也談不上認識,就是有一面之緣罷了……”鄒忌撓撓後腦勺。

“我去……我怎麼突然發現忌哥認識這麼多的美女啊!”

申大龍開始吐槽了。

“嘿嘿”鄒忌又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不過,雖然忌哥認識這麼多的美女,可是現在處.男還沒破呢。”

申大龍一撇嘴,然後裝作不看鄒忌自顧自的喝汽水去了。

“噗……”戈子浩直接一口水噴了出來。

然後睜着更大的眼看着鄒忌,滿眼的驚訝目光。

鄒忌的一張臉都青了,幽怨地盯着申大龍,可是申大龍就是不看鄒忌。

“原來如此!原來我們認識的鄒忌還是個處男啊!”

一邊的一直沒有說話的李威這時候卻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然後說完也轉過了頭喝汽水去了。

鄒忌只得怒怒地看着,想去教訓但是教訓不成。

“哈哈,看比賽看比賽!”

戈子浩哈哈一笑,然後扭頭看鳥窩了,只不過是滿臉的笑容。

“媽的,得早日破處了……自己還不知道那藥劑到底對這裏有沒有幫助呢”

鄒忌一邊心裏想着,一邊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小鄒忌。

這時候,“第二場!開始!”

廣播員大叫道,之後第二場比賽已經開始了。

還是之前的那十個人在場上,而挑戰的十個人,還是年輕的男男女女們,只不過,中間有一個人是穿着一個練武的衣服的,就是武館中的那種白色衣服。

看樣子也就三十出頭的樣子,十個人當中,唯獨他戰勝得最快,幾乎可以說是一招制敵!

然後,然後這個人就領了五千塊錢,然後朝着場外就走了出去,絲毫沒有在這裏逗留的意思,因爲晉級的人,第二場挑戰會在明天。

這時候,突然一聲慘叫。

然後一個參賽者就落到了場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