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掀盒蓋,盒子就莫名其妙的打開了,裏面是一隻翠綠欲滴的翡翠戒指。戒指上雕刻這一隻栩栩如生的飛鳳,那般樣子巧奪天工一般的好看。

只要看到這枚戒指,我就能瞬間想起凌翊當日在簡家婚禮上救場的畫面。

當初只覺得戒指太大,也太貴重。

卻沒想到凌翊給我戴上這枚戒指,還有別的一重含義。

這枚戒指,同時,也能掌控幽都。

我手裏握着這枚戒指,慢慢的走到司馬倩的面前,我小心的嚥了一口唾沫,“司馬老師,您是我們的老師,你拿這枚戒指一定有自己不得已的地方。你把槍放下,不要折磨宋晴了,戒指是身外之物,你想要,就拿去。”

就聽司馬倩身後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洪亮震耳:“司馬倩,你在幹什麼?現在是法制社會,難道你以爲殺人不用犯法嗎?”

司馬倩受到驚嚇猛然一回頭,和我同時都看到從樓下來的人,是連君宸和他的保鏢。

幸好司馬倩不知道連君宸就在樓下,纔給了我那麼多拖延的時間,現在終於是把這兩個身強力壯的活祖宗給盼來了。我和宋晴終於有幫手,幫忙一起對付這個該死的司馬倩了。

就是司馬倩走神的這一瞬間,我和宋晴配合默契的,對着司馬倩的身體,一人攻擊一個要害的地方。我負責用隨身攜帶的解剖刀,迅速而準確的割斷司馬倩手上的筋脈,讓她沒有力氣去開槍殺人。

宋晴被司馬倩捅嘴巴,捅的一肚子火。

她力氣更大,一個撩陰腿,就踹到人家的下盤,踹的司馬倩身子一弓,整個人都直不起腰。

宋晴反手就把司馬倩手裏的槍,奪在手裏。

這一下,是宋晴用槍頂着司馬倩的腦袋,“你居然敢拿槍塞進老孃嘴裏,老孃崩了你信不信,賤人……氣死我了!” “我就不信你敢開槍,以你這個年紀,因爲殺人而坐牢不值得吧?”司馬倩一如既往的高傲冷淡,她被宋晴的用槍頂住腦袋,雙眼好像是目空了一切。

宋晴都要氣死了,小臉都氣的蒼白,渾身都在顫抖。

剛纔她被司馬倩挾持,已經是受制於人,現在拿到了槍頂在了司馬倩的太陽穴上。而這個女人,卻搬出法律,有恃無恐。

真是好人顧慮多,壞人沒顧忌。

我卻突然從司馬倩那樣的目光裏,讀出了一絲的淒涼和哀怨。

這樣一個高傲冷漠的女人,我想不到有什麼原因會讓她覺得淒涼和哀怨,想想也有可能是我看花眼了。

宋晴被司馬倩氣了個半死,也的確不敢開槍,卻讓連家保鏢把司馬倩控制住了。兩邊胳膊掄圓了,打了十幾下,才覺得解氣啊。

司馬倩清冷如玉的面容,生生的就被宋晴打的鼻青臉腫,她卻沒有喊出來。只是用那種狠毒的目光,冷冷的就盯着宋晴。

宋晴的嘴被槍都頂出血了,揍完了司馬倩,就讓我幫她看牙齦破損的地方嚴重不嚴重。我幫宋晴看了一下,她嘴裏的牙齦都腫了,大概好幾天吃東西都要很小心。

如果一不小心口腔感染了,還可能會化膿。

司馬倩剛纔挾持宋晴,那槍是照死了往宋晴嘴裏捅。一點師生情面,或者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沒有,難怪剛纔宋晴要那麼揍司馬倩。

事情的結局就是,司馬倩以非法攜帶槍支,和殺人未遂的罪名被警察叔叔帶走。

嫿魂是被用了一張甲午玉清封鬼符給封進鏡子裏的,只要把符咒撕下來,她就會被放出來。我在跟着連君宸一起下樓之前,提出要上廁所,進了廁所把那張封鬼符給撕了,嫿魂就給放出來。

她一被放出來,就使出各種髒話罵司馬倩,罵司馬倩是個吃裏爬外的賤人。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可她是鬼魂,無論罵什麼。

外頭的連君宸和保鏢,是鐵定聽不見了。

我在廁所裏蹲茅坑,是不能和嫿魂有過多的接觸和對話,否則自言自語的真的很奇怪。把她給放出來以後,我也沒空聽嫿魂抱怨。

稍微給她使了個眼色,告訴她我要走。

臨走前,我還順便衝了一下抽水馬桶,證明我用過裏面的馬桶。

嫿魂其實就想知道凌翊的下落,有些幽怨的看着我,我開門之際回頭看她,低聲道:“放心好了,凌翊沒事,你別太擔心他。”

“好,老闆娘走好。如果司馬倩那個人小賤人還敢來,我讓她吃不了兜着走。”嫿魂咬牙切齒的在我身後面說着,那樣子真是要把司馬倩剝皮拆骨在肯甘心。

翡翠戒指被我攥在手裏帶下樓,我的行李全都讓保鏢大哥提着下去。連君宸就喜歡自己開車,他在嚴重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就是拼命抽菸強撐着。

一邊開車還一邊問我:“司馬倩是比你還要早到小耀家裏的?我在門口呆了那麼長時間,沒看到有人進去。”

“恩。”我隨聲附和,剛纔司馬倩被保鏢控制住,卻是和那個方左一差不多,不管問什麼,都是不說話。

我和宋晴雖然事先沒有通過氣兒,被詢問的時候,只說自己整理行裝的時候,突然就被司馬倩襲擊了。弄得大家都不知道司馬倩要搞什麼名堂,跑到別人家的房子裏持槍殺人,只能讓警察叔叔先把她帶回去。

這會子,連君宸纔會好奇問我。

後視鏡裏,連君宸的眼中帶着一絲冰涼,“她不是上流社會的簡夫人嗎?怎麼會在小耀的家裏?”

“我怎麼知道?”我準備一問三不知,裝傻到底。

宋晴插了一句嘴,“那女的還是上流社會麼?簡家現在一無所有,雖然車子房子還在,可是公司要垮了,欠了銀行一屁股債。我看她……是隨便挑了戶人家偷東西吧,不想遇到我們了。”

提起簡家,宋晴最是不以爲意,估計她還在恨簡家沒人來參加簡思的葬禮。 綜同人之穿流不息 她的言下之意,好像是司馬倩去凌翊家偷東西,和我們兩個沒半天關係。

連君宸大概是發現了,我和宋晴輕易不會說實話,沉默的不說話。

後視鏡裏,他的脣抿成了一條線,雙眼深邃似乎是在思考着什麼。突然,十字路口前面就有一道黑影閃過,弄的人眼前一花。

居然是個穿着東北紅綠花棉襖的老太太,這老太太手裏拿了個碗,似乎是要碰瓷。我看着這個死老太太,目光稍微一冷,在心裏面唸了一段佛經。

老太太渾濁的瞳孔迅速的放大,掉頭就往相反的方向逃。

仔細一看,這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大概有十七八個的冤魂。這麼多的冤魂,在這個鉛雲之下的城市中,顯得十分的幽森可怕。

我和宋晴對視了一眼,原來她也覺得奇怪,爲什麼會多了那麼多的冤魂在十字路口。我一開始也奇怪,可轉念一想幽都的境況,大概也就明白了。

看着宋晴驚詫的目光,我也是想定她的心,在宋晴耳邊小聲說道:“小晴,大概是幽都羣龍無首造成的。”

宋晴嚴肅的點了點頭,她在車裏沒說話。

我們之間保持了一種默契,車裏有其他人在,她就不會冒然去問這些問題。等到回家以後,拉我到了她的臥室,關上門。

我纔跟她說了實話,我去凌翊的家裏,主要是去拿那枚戒指。而那枚戒指,是能夠調動整個幽都的信物。

“那戒指拿出來,讓我欣賞欣賞,我記得那還是你們的婚戒呢!”宋晴似乎還記得當時婚禮上發生的情況,眼睛裏都冒光了。

我聽了宋晴的話,才把那貴重的戒指往無名指上一戴,那天的記憶歷歷在目。如同潮水一般,進入我的腦海中。

宋晴又攛掇我,“戴上,戴上,這可是你的婚戒。”

我又把戒指戴上了,那戒指在我的手指頭上,流光溢彩,玲瓏剔透的樣子。讓宋晴在一旁看癡了,她忍不住不住說道:“哎喲,我要是小偷,瞧見這麼個寶貝在你手指頭上。我非把你手指頭剁了不可……”

我就說,這玩意不能戴手上。

連宋晴都說,我戴手上,容易被人剁了手指頭。

突然,這戒指就跟會蒸發一樣,在我我手指頭上沒了!

我以爲眼花了!

摸了摸空空的手指節,纔有些緊張的和宋晴說:“小晴,你快看,老孃手上的戒指沒了。這是怎麼回事?”

“挖,還真特麼沒了。”宋晴抓着我的手指頭驚奇道,她忽然神祕的問我,“是不是讓你藏起來了?”

沒有啊!

在心裏默默叫屈着,我沒藏啊,戒指大哥,你快出來吧。

情動帝國總裁 一這麼想,它就從無名指上出現了,翠綠欲滴的好像要晃瞎人的眼睛。

這……什麼情況!

也太神奇了吧?

想要它出現,它就出現,不想要它出來招搖,它也挺識趣,自己就消失了。

我心想着,讓它消失,它就從手指頭上沒了。

這樣一來,豈不是我可以隨時戴在手上,還不怕太招搖被賊惦記?

反覆幾次,我和宋晴都興奮壞了,好像拿到了什麼新玩具。可是明天還要回家趕路呢,也不能玩太晚。

我們兩個洗完澡,就一起鑽被窩睡覺。

睡覺之前,小女生之間總喜歡躺着聊天。我聊着聊着,就把鬼域裏發生的事,我也大概和宋晴說了一下。

又提了一下,凌翊不在,給幽都的秩序造成的影響。

說幽都的秩序,必要的時候,可能要我這個平凡的小女子出面調停一下。我自己是沒有什麼把握,手握這枚戒指,我最大的願望是不希望它有機會弄到。

我希望這件事情,鷙月就能搞定。

宋晴不僅是我最好的朋友,還是陰派的陰陽先生,很多事情不僅能夠理解,也會給我出主意。所以,我遇到的所有事情,幾乎都會告訴宋晴。

對於三清卜卦,連宋晴都覺得南宮池墨做的這個買賣不值當。

覺得南宮池墨小小年紀,不應該學習三清卜卦術。

有些事情註定是要發生的,提前算好卦象,只是提前知道心裏有個底。可是一旦學習三清卜卦,就會成爲缺命的命格,要不了幾年就會死。

南宮池墨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過他還算幸運的,雖然命格里缺命。卻因爲凌翊寵我,所以破例能讓我動用私權,給南宮池墨續命。

可她也不想想,她有會占卜的鬼蓮子在手,根本就不用做出損命的事情,就能盡知未來事。

不過鬼蓮子卜卦也不一定準,算出宋晴有血光之災。

給我一支菸 結果……

只是牙齦出了點血。

第二天,天氣有些陰沉。

我和宋晴原計劃是打車去汽車站,找輛班車坐班車回南城。誰知道大清早的,小紅就敲門進來,送了兩張機票,說:“連先生讓給的。”

“連先生讓給的?”我反問了一句,看機票上的時間,是今天下午。想想也是,我雖然是個窮學生,可明面上還是連家的二夫人。

坐汽車回家,太磕磣了,會給連家丟臉的。

宋晴一臉肉痛的表情,然後問道:“你們連先生人呢?臨時改變行程,也不跟我們說一下,我們車票都在網上定好了。多浪費啊……” “連先生去公司了,這好幾天都沒回公司,公司都要亂了呢。”小紅膽子也沒有以前那麼小了,說話的聲音到了正常的音量。

我和宋晴都點點頭,下去吃飯。

樓下已經有工人,在搬房子裏的桃木櫃,以及維摩詰的神像之類的東西。大傢伙忙的是熱火朝天的,我和宋晴看着都覺着有些奇怪。

這些東西可都是連家風水上得意之作,怎麼說搬就搬了?

小紅似乎明白我的疑問,小聲的說道:“是連先生吩咐的,他還讓那些住在家裏的高僧都回去唸經。順便給郊區的那佛寺,捐了三千萬呢。”

“連先生有說爲什麼要這麼做嗎?”我坐下來吃早餐的時候,隨口問了小紅。

小紅一臉神祕兮兮的說道:“先生要養那種玩意唄,所以這些東西都得撤掉,不然要傷着那孩子的。”

“咳咳咳……你說什麼玩意?”我差點被牛奶給嗆到,低聲的和小紅腦袋湊到一起,“李二紅,你沒事兒吧,你不是最怕那東西的嗎?怎麼今天提到,就跟沒事人一樣?”

在我的記憶裏,家裏的傭人李二紅膽子很小。

遇到了許多驚悚恐怖的事情之後,精神狀態一直不穩定,臉上的表情一度都是戰戰兢兢,惶恐不安的。

要不是因爲連家工資高,我看她都不敢在這裏多呆。

“連先生我那個昨晚上找我談過了,說以後家裏都要養這種東西。如果我怕,可以拿了遣散費離開。”小紅的手擦了擦圍裙,對我低聲的耳語了着。

我有些錯愕,“你答應了?”

“答應了,我想想也沒什麼可怕的。連先生說,那孩子是連夫人死後留下的孩子,也被你馴服了。除了……除了有的時候,會有……會有比較……比較怪的現象發生,可它並不會主動傷人。我們習慣了就好……”小紅這個小妞好像對鬼怪之事都釋然了,臉上的表情倒是風平浪靜的。

看着這些工人把連家上上下下的風水破邪陣都給拆了,我是從內心深處由衷的佩服連君宸。他果斷的是個說話算話的人,他說要對那個孩子視如己出,便沒有食言。

這般的所作所爲,如何能讓人不感動?

我招手讓小紅坐下,想讓她跟我和宋晴一起吃,她卻說剛纔和連君宸一起吃過了。她現在要去花園裏澆花,花園裏面的花草很久都沒有打理了,現在也需要人整理一下。

否則,就跟荒廢了差不多,會壞了連家的門面。

“對了,先生離開前,還讓你把……把那個鐵盒子交給我。晚上,先生回家吃飯的時候,我再給他。”出去之前,小紅又交代了一句。

我點了一下頭,表示答應。

一會兒吃完飯,我就會讓宋晴把孩子的最後的四縷魂魄留在鐵盒子裏。讓小紅晚上的時候,送到連君宸手裏。

這個孩子的魂魄全都回歸到鐵盒子裏,面對連家這個陌生的環境,起初是很害怕的。

所以一直沒有發出任何動靜。

我和宋晴臨走前,弄了個香爐,給孩子餵了點煮熟的雞蛋。

又分別給孩子燒了柱高香,我對着案上那隻鐵盒子拜了拜,才把手中的高香插在香爐裏,“寶寶,你在這裏要好好聽話。聽爸爸的話,等我回來,就帶着哥哥陪你玩。”

說完,就發現李二紅這貨的膽子肥了。

她在我們轉身出門的時候,用自己有些粗糙的手掌觸摸着黑色盒子的表面,就像安撫孩子一樣說道:“我的神神啊,寶貝疙瘩。我會好好對你的,連先生以後不在家裏……都是由我照顧你了……”

我聽過以後,背後都是起雞皮疙瘩的。

這姑娘不是膽子小嗎?

如今還跟那孩子交流上了,牛逼!

由於機場安檢要提前兩個小時過去,中午,連家的司機就開車送我和宋晴、還有劉大能三個一塊去機場。

到了機場,弄完行禮託運,在候機室等了會兒,就上飛機了。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

飛機飛離地面的時候,有一種騰雲駕霧的不真實的感覺。腦袋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覺的就睡着了。

冥冥之中感覺似乎有人在給我蓋被子,我潛意識還以爲自己在牀上呢,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卻看到一張俊秀邪異的面容。

那人面如冠玉,是個少年般的模樣。

一頭烏髮從頭上潑墨般散下來,他嘴角曖昧的勾着,冰涼的指尖滑過我的下巴。

我差點就驚叫出聲了,“凌……”

他卻是神祕的笑了笑,將食指立在脣邊,我才恍然意識過來,我在飛機上。 前妻的蠱惑 我目光焦急的看着他,眼裏大概的意思是,他怎麼會在這裏。

這時候,空姐的餐車送到我這邊,“要喝什麼飲料。”

凌翊也跟着看向那名空姐,空姐卻好像看不到他,見到我面部表情僵硬的樣子,又擔心的問我:“有什麼需要嗎?”

“不用了。”我低聲說着,他們都看不見凌翊啊。

宋晴大大咧咧的說:“要咖啡,蘇芒果,我從現在到下飛機,眼睛都不好。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看不見……”

這個王八犢子,坐我旁邊就是給我添堵的。

劉大能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什麼看不見?小晴……你眼睛不舒服?”

“大能哥哥!”宋晴語氣放溫柔了。

劉大能立刻眼睛發光,“小晴妹妹,有什麼事要大能哥哥做的?你放心,我江城金城武,一定會幫你做到的。”

還江城金城武呢。

我看到宋晴都做了一個嘔吐的表情,這個劉大能還不覺得自己被人討厭了。

宋晴放下手裏頭的雜誌,說道:“江城金城武?你叫金城武,他答應嗎?既然我讓你說什麼,你都一定會幫我做到。那我請你,在下飛機之前不要說話。”

這個劉大能可能一輩子都是妻管嚴了,宋晴什麼他都聽。

劉大能立刻就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脣,嚴肅認真的點了點頭,眼神堅定的就像軍人一樣,表示自己絕下飛機前絕對不會說話。

我正扭頭看劉大能和宋晴這對活寶呢。

凌翊玉箸一般的手指頭捏住我的下巴,將我的腦袋控制住了。冰涼的脣肆無忌憚的就吻了上來,我瞳孔猛地一放大,整個人都傻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