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激動就語無倫次了,“這……這……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鍾靈詫異的問道,“什麼怎麼稱呼?我不是告訴你我叫鍾靈嗎?”

我忍着激動,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鍾靈笑道,“原來是這樣啊?你也是我們門中之人!按輩分你該稱呼我爲姑婆婆或者什麼的了……這樣吧,我們年紀相仿,你就叫我師姐吧!”

我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師姐,鍾靈應了,然後說道,“既然是我門中之人,那麼我就更加應該要想辦法送你離開這裏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我剛剛放下的心立刻就揪緊了!

“只不過,轉輪王既然發下了通緝令,那此事相當的麻煩!”鍾靈微微的皺眉,“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你放心,就憑你剛纔那聲師姐,我一定會盡力送你離開陰間!”

我本以爲丫頭會說出一番讓我悚然動容的話,沒想到她只是說很麻煩。麻煩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低聲說了句謝謝。 我跟着鍾靈一邊往崑山上走,一邊閒聊。鍾靈問我爲何會來到陰間,又爲何會被轉輪王戴永國通緝。

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最後說道,“至於轉輪王戴永國通緝我,那是因爲我跟他有舊怨,準確的說,是跟他在陽間輪迴時有仇怨。”

鍾靈笑道,“師弟原來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子!”笑畢皺了皺眉,“這個轉輪王上任的時間40年還不到,陰間的所有鬼魂對他評價不高,好像連轉輪殿的管理都成了問題……據我掌握的情況,他對靈魂的轉世投胎公平程度欠佳,等待輪迴的鬼魂發生過好幾次騷亂,但都被他給鎮壓下去了!”

鍾靈說的是實情,因爲我就在戴永國辦公室牆上那面鏡子中看到過成千上萬等待輪迴轉世的靈魂。

我和鍾靈正聊着,光線忽然暗淡了下來,周圍的樹木開始晃動,一竄清脆的鈴聲從鍾靈身上散發出來。

接着,我便看到遠方有身影晃動,從四面八方朝着我和鍾靈圍攏了過來。

“不好,有情況!”我大驚失色。

鍾靈轉過身朝四處看了看,秀眉皺了起來。

“桀桀……鍾家後人,我們又見面了!”一個冷冷的聲音響了起來,剛纔被鍾靈嚇退的胖子和瘦子帶着一羣鬼魂瞬間就將我和鍾靈團團包圍住了。

說話的是胖子,我緊張的望着鍾靈,看她怎麼辦?

只見鍾靈的臉上掛着一絲嘲諷的笑容看着胖子,說:“哦,是嗎?你們怎麼還敢來見我?”

“桀桀……鍾家後人,沒辦法,我們也是被逼的!如果不將這個小子給帶回去,我們就不能輪迴!”胖子指着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嘴角咧開一道笑容,一絲鮮血就從他的嘴角流了出來,身後滿是鬼哭狼嚎之聲。

這些鬼魂早就被轉輪王戴永國禁錮得發瘋了,我滿是擔心的看着鍾靈。

鍾靈倒是顯得鎮定自若,話語中充滿了濃濃的殺機,“你們既然不知死活,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我要把你們這羣鬼魂全都都煉成鬼香,讓你們在陰間永遠消失!”

鍾靈說完,從懷裏掏出一竄小鈴鐺,在空中搖晃着,清脆悅耳的鈴鐺聲就回蕩在了這一片黑暗之中,甚至蓋過了黑暗中淒厲的鬼哭狼嚎聲。

黑暗中,我看到一點一點的紅光從鍾靈手中的鈴鐺中飛了出來,也不知是什麼東西。

“噬魂蟲!”胖子驚恐的大叫,身後的一羣鬼魂一個個臉上顯露出了驚恐之色,驚恐的後退。

我聽到空氣中有翅膀震動的聲音,那一點一點的紅光齊齊朝着羣鬼飛了過去。

就在胖子和猴子帶着厲鬼準備四處逃竄的時候,空氣中突然多出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那一點一點的紅光忽然從空中跌落下來,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我愣了一下,朝着那些掉落在地上的噬魂蟲看了過去,只見那些噬魂蟲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後,就徹底的沒有了動靜,應該是死了。

“怎麼回事? 魔族之劫 怎麼會這樣?”鍾靈的臉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那些掉落在地上的噬魂蟲,擡頭朝羣鬼身後望了過去,聲音顫抖着說道,“你…你……你是誰……”

我驚呆了,看鐘靈這個樣子,羣鬼後面一定還藏有更厲害的厲鬼!

這個時候,失去了噬魂蟲威懾的羣鬼又再一次朝着我們圍了過來,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低了許多。

“師姐,快跑!”我一把拽住鍾靈的手,朝着前方就跑去。

鍾靈一邊被我拽着跑一邊說道,“師弟,跑什麼跑,這幾十個小鬼,你師姐我還應付得了,不用跑!”

我不聽,拉着鍾靈,拼命的朝着前面跑。

正跑着,我忽然感覺背上一陣冰涼,一隻鬼的鬼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鍾靈扭頭一看,揮舞着手中的利劍,朝那鬼的手臂砍了過去,那鬼被砍中之後,迅速的將手收了回去,發出了一聲淒厲的鬼叫。

然後,鍾靈從懷裏掏出了一把藥材塞進口中,三兩下嚼碎,“噗”的一聲吐在了身後,空氣中頓時散發出一種淡淡的藥香來。

我很詫異,問鍾靈那是什麼藥草。

鍾靈說,“這是絕情草,嚼碎後發出的清香能夠緩解鬼魂奔跑的的速度!”

絕情草?這藥名我在濱城半邊街十八號中藥鋪子的藥櫃上看到過。只是,真的有鍾靈說得這麼神奇嗎?

我回過頭一看,還真的是神了,身後追趕的羣鬼動作果然緩慢了許多!

我稍微鬆了一口氣,忽的記起鍾靈在噬魂蟲掉落地上之後說過的那句話,心立刻又揪緊了,“師姐,你剛剛在羣鬼身後看到了什麼,那麼驚恐?”

鍾靈聽到我的問話,臉上閃過一絲駭異的神色,說,“在羣鬼身後,我看到了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鬼影,身後站着一具殭屍……”

“女人!”我眉頭皺了起來,會是誰?不可能是丫頭啊……

鍾靈點了點頭,說,“是的,一個女人,那女人竟然能滅了我的噬魂蟲,到還有幾分道行!”

“噬魂蟲是什麼?”

“噬魂蟲是我餵養的一種小蟲子,平時我把它們裝在鈴鐺裏,專以鬼魂餵食!”鍾靈答道。

說話間,我們跑進了一個山谷。 當個英雄混飯吃 黑暗中聽到跟在身後的羣鬼叫聲好像小了很多,我回頭看去,驚奇的發現那些鬼好像對山谷很忌諱一樣,竟然沒有追過來。

看到它們沒追過來,我的眉頭皺了起來,心裏想道,這些鬼到底是在怕什麼,這山裏面莫非有什麼讓它們害怕的東西?

“師弟,我們暫時安全了!”鍾靈帶着我停了下來,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我轉頭看她,“師姐,這裏是哪?”

鍾靈搖了搖頭,答道,“不知道!”

“你不是說住在這崑山上嗎?怎麼會不知道!”我有些驚訝。

鍾靈正色答道,“崑山是陰間最大的一座山脈,方圓幾千公里,這麼大的山,我哪裏知道這個地方是哪?”

完了,連鍾靈都不知道這山谷是哪裏,身後又有羣鬼環視,我臉色慘白,緊張的說道,“那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把那羣鬼魂殺盡才能脫身!”鍾靈兇狠的說道。

可能是絕情草的藥效已經消失,又或者是什麼其他的原因,遠方的鬼影忽然又移動起來。

頓時傳來了漫天的鬼哭聲,聽的讓人頭皮發麻,全身發顫。那羣鬼歇斯底里的鬼叫着,瘋狂無比的朝着山谷衝了過來。

我心跳得十分的厲害,拉着鍾靈想跑,沒想到鍾靈使勁掙脫我的手,森然說道,“你躲到一邊,讓我來對付這羣厲鬼!”

鍾靈話音剛落,忽然聽到四面八方傳來的鬼哭聲中響起一個淒厲的屍嚎之聲,響徹蒼穹。

鍾靈聽到那屍嚎之後,臉上變得蒼白如紙,聲音顫抖的說道,“完了,完了,這個地方竟然有屍王的存在,那傳說中的東西……竟然真的存在!!”

四面八方都厲鬼,此刻就算是我們想逃,也已經是無路可逃了,因爲山谷之中到處都是鬼。

鍾靈那個表情,看得我更加驚恐,“師姐,屍王是什麼東西啊?”

“屍王就是陰間最爲厲害的怪物!來不及了,我以後再慢慢跟你解釋!”鍾靈一邊說,一邊從懷中掏出一把銀針,口中唸唸有詞,一把就灑在了我們兩個的周圍。

黑暗中,嚎聲越來越大,忽然颳起了狂風,淒厲的鬼叫聲越來越清晰了。

鍾靈撒在地上的銀針閃閃發着光,無論外面狂風有多麼的凌厲,都吹動不了這一把銀針。

我在銀針擺成的圈子裏,明顯的感覺風要小很多。

不一會,我便看到了這輩子從未看到過的恐怖場面。無數的鬼魂將我們兩個團團圍住,他們中有的沒有手臂,有的腦袋掉落了下來,還有的滿身鮮血……

此刻,所有鬼的目光,都匯聚在了我們身上,眼神中滿是貪婪的神色。

這羣鬼魂,估計有幾百個,雖然它們的目光無比的貪婪,但是他們對鍾靈撒在地上的那把銀針似乎十分的忌憚。

胖子和猴子兩個臉上閃着興奮的神色,帶頭大“吼”了一聲,緊接着百鬼齊聲吼叫起來。

百鬼齊吼,外面的風突然間就變得大了,灑在我們周圍的那把銀針劇烈的晃動着,好像隨時要被狂風颳走。

“看來只能用它了!”鍾靈從懷裏掏出了一包藥,打了開來,在那藥包之中是一些黃色的粉末。

面對這麼多的鬼,看不出鍾靈有什麼害怕。

我知道她真正怕的不是這些鬼,她怕的是那個神祕的黑衣女人、還有那個沒有出來的屍王。

“這是什麼東西?”我吞嚥了一下口水,緊張的說道。

盛寵之前妻歸來 “這東西叫滅鬼香,把它用火點燃以後,能讓道行低下的鬼魂會飛破散!”

這麼厲害?我心中一喜。

沒想到聽到“啪、啪……”幾聲脆響,那把銀針最終還是扛不住外面淒厲的鬼嚎聲,齊刷刷的倒在了地上。

銀針一散,漫天的陰風就灌了進來,我直接被大風吹倒在了地上,鍾靈淬不及防,手中的黃色粉末“滅鬼香”被陰風吹得一乾二淨,什麼都沒有剩下……

糟了,這下真的在劫難逃了! 百鬼齊吼,陰風大作,鍾靈撒在我們周圍的銀針倒了之後,吹進來的陰風將鍾靈手中的滅鬼香粉塵吹得不翼而飛。

無數的鬼魂哀嚎着,朝着我們衝了過來。

其中一個鬼魂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感覺肩膀一陣冰涼,一股腐爛的氣味直往鼻子裏鑽!

“放開我!”我心膽俱裂,掏出沈潔送給我的那把精緻小刀朝着那隻抓住我肩膀的鬼魂揮了過去。

短刀砍中鬼魂的手腕,它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迅速的將鬼手收了回去。

我揮舞着短刀朝鐘靈靠近,兩人背靠背的站在了一起。

鍾靈手中的利劍一劍又一劍的砍向逼近的厲鬼,每一劍都會有一個鬼魂慘嚎着倒下。

但鬼魂根本就沒有後退,前赴後繼的涌來!

他孃的,這些鬼魂肯定是被戴永國禁錮得快要發瘋,纔會爲了輪迴轉世的名額如此不要命的撲上前來。

“師姐,怎麼辦?”望着越涌越多的鬼魂,我揮舞着短刀的手已經疲乏無力。

“什麼怎麼辦,來一個殺一個!”鍾靈在回答我話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後面偷襲她的鬼魂。

只聽她發出一聲悶哼後,臉色一變,一隻血淋淋的鬼手竟然穿過了她的肩膀,她手上的利劍“哐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師姐!!”我心中一緊,揮動着手中的短刀,朝着那隻鬼手砍落了下去,瞬間將那鬼手給斬落了下來。

鍾靈的臉色蒼白,陰風陣陣中,似乎站都有些站不穩了。我一隻手攙扶住鍾靈,一隻手拿着短刀,不斷的抵抗着四周朝着我們發出桀桀怪笑的鬼魂。

就在我心膽俱裂、快無力抵抗的時候,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www☢tt kan☢¢O

我的鼻子中忽然聞到鍾靈身上散發出一種奇怪的香味,那香味弄得要命,而剛纔還鬼哭狼嚎的羣鬼在胖子和猴子的帶領下轉身飛奔,霎時間跑得不見了蹤影。

怎麼回事? 無敵小校醫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鍾靈靠着我的肩膀站住了,臉上帶着一絲殘忍的笑容,緩緩的說道,“我的血液與衆不同,裏面含有‘離魂散’,尋常的小鬼聞到我血液中‘離魂散’的異香,根本就抵抗不了,會魂飛魄散!”

這樣啊?嚇死我了!如果不是那隻厲鬼用鬼手插傳鍾靈的肩膀,此刻我和她依然還在百鬼的圍攻之下!

我扶着鍾靈左轉右轉,沿着來時的路走出了那個山谷。鍾靈仔細的辨認了一下方向,然後帶着我往崑山山上走。

鍾靈肩膀有傷,行走甚是緩慢。我好生過意不去,如果不是因爲我,她哪裏又會遭百鬼圍攻?

走了大約兩三個時辰的樣子,鍾靈才帶着我走上了山頂。

山頂上一座古樸的木製建築出現在我的實現了。木屋的正門口上寫着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獵鬼堂!

給人一種諱莫如深的感覺。

剛走到門口,從屋裏忽然閃出一個俏麗的身影,一見鍾靈笑道,“小姐,你回來了?”她然後看到了站在鍾靈身旁的我,臉露詫異之色,“小姐,她是誰?”

鍾靈有氣無力的說道,“小婢,我受傷了,你先扶我進去!”

小婢臉上馬上落出焦急的神色,趕緊上前扶住了鍾靈,口中罵道,“小姐,哪個天殺的有狗膽敢傷了你?看我不下山去滅了他!”

鍾靈強自笑道,“就你狠!客人來了你這麼唧唧歪歪的也不怕笑話!你去拿些藥來給我敷上。”

小婢攙扶着鍾靈走了進去,我趕緊跟了進去。一進到裏面,我大吃一驚,這座木屋的大堂居然和沈潔濱城半邊街十九號中藥鋪子的擺設一模一樣。

進門是一把紅木太師椅,四周擺滿了藥櫃,一股股藥味在空氣中瀰漫。

是不是陰司門中的人都懂藥理,都經營藥鋪?

我正在琢磨呢,只見小婢一隻手端着一個小盤子,一隻手提了個小包裹,走進了大堂,盤子裏擺着一些瓶瓶罐罐,看上去像是療傷的藥。

小婢走到鍾靈面前,也不說話,將她的袖子挽起,露出傷口,接着抓起一個小瓶,,從裏面到處一些銀色的粉末,敷到了傷口上。

我原本以爲小婢還要爲鍾靈包紮傷口,沒想到我看到那藥一敷在鍾靈傷口上,鍾靈的傷口處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只留下一道淺淺的疤痕。

我看得呆了,這也太神奇了吧?

我正在驚奇,就聽到小婢用手指着我說道,“你,從明天開始就要幹活,我們獵鬼堂可不養閒人。”

我略有些尷尬,正想開口,鍾靈卻笑罵道,“小婢,你不得無禮!蘭師弟剛來這裏,總得先讓他熟悉一下情況吧?對了,師弟,你身上的衣服又髒又破,先脫下來,換件乾淨的吧?”

她說着伸手將小婢提進來的包裹打了開來,裏面有一件黑色的長袍。

我有些拘謹,不知道該不該在這裏換衣服。那小婢又說道,“小姐,你師弟他怎麼婆婆媽媽像個女人。不就是換衣服又不是幹別的什麼!”

我臉上一紅,背過身去,迅速的把衣服換上回過身來,說道,“師姐,多謝你救了我!”

鍾靈搖了搖手,說,“客氣話就不要說了,你現在沒有個落腳的地方,不如先在我這獵鬼堂住下再想辦法如何?”

鍾靈向我發出了邀請,我仔細的考慮了一下自己的處境,很快做出決定,決定暫時在獵鬼堂住下來。

因爲留在獵鬼堂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一來可以瞭解一些關於陰間的事情,二來有個落腳的地方,省得戴永國派出的那些殺手對我不利。

鍾靈見我答應了,便吩咐小婢帶着我去房間歇息。

小婢帶我去房間的路上不時的打量我,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問她,“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小婢好奇的說道,“蘭師兄,我看你不時我們陰間的人,你來自哪裏啊?”

“陽間!”我輕輕的應道。

“陽間?那裏好玩嗎?”小婢又問我。

我想起人世五彩冰封的世界,不由自主的答道,“好玩,比你們陰間好玩多了,不像你們這裏只有黑白兩種顏色,就像我以前看過的黑白電視機一樣!”

“黑白電視?那是什麼東西?”小婢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又問道。

負罪的使者 我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對於一個只能靠想象的人來說,我無法判斷我的描述她是否能身同感受。

但我還是儘量解釋着說道,“電視呢其實就是一個盒子一樣的東西,通過一些電子元件接受外界發來的電子信號,並轉換成圖像,在一個像鏡子一樣的屏幕上顯示出來,黑白電視就是指畫面全是黑白兩種顏色,只有些明暗的差異。”

小婢聽了後低頭想了一會,突然用手指着牆上一面鏡子說,“是不是像這個?”

我擡頭一看,只見小婢伸手掐了個手決,那面鏡子上顯示出獵鬼堂周邊的畫面來。

“嗯,有點像,只是使用方法不同,在陽間,需要有電才能用的。”一個丫頭有如此的手段,我有些驚奇。

小婢帶我走進一間屋子,點亮了幾根白色的蠟燭之後就走了,空曠的屋子裏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我躺倒牀上,心中的想法百感交集。今天如果不是遇到了鍾家的傳人鍾靈,此刻我恐怕早已經成爲了戴永國的階下囚。

再被戴永國抓到,肯定會生不如死,會被他流放到鬼蜮之地……我想到了丫頭,丫頭她私自放走了我,不會有事吧?

我翻轉了一下身子,忽然爲丫頭擔起心來。她說沒人會知道她放走我的事情,會是這樣的嗎?

哎,不想了……事情都已經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就是爲她擔心又有何用?即使她真的有事,我根本就幫不上她的忙!

住在鍾家的獵鬼堂,暫時是安全了,但下一步該怎麼辦?唉,既來之,則安之,我嘆了口氣,安慰自己道,“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辦法找到鬼門,重新回到人世的……”

連日來的擔驚受怕,讓我疲倦得要命,我胡思亂想了一會,倒在牀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剛剛睡醒正準備起牀,就聽到門外傳來小婢的聲音,“蘭師兄,我可以進來嗎?”

我連忙起牀穿好衣服打開了房門。

門一開,小婢身影一閃走了進來,“蘭師兄,我給你送早餐來了。”

她將一個食盒放在桌子上,從裏面拿出了幾樣食物,雖然是黑白兩色,但看上去還是蠻精緻的,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