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了想,道:「的確,並沒有什麼效果,除了讓我們與幽靈先生更熟悉之外,看電影坐過山車完全沒什麼用。」接著我看向幽靈先生,道:「幽靈先生,我正式與你分手。」

幽靈先生像是吃了一驚,走了過來,道:「……好吧,其實除了你,我基本沒怎麼和女孩子說過話。謝謝你。」

「你能和女孩子說上話才有鬼了!一個整天看種馬文的宅男能泡到妹子么?長得像我一樣帥還有可能,長得不帥還整天YY,哪有妹子會看上你?」顏直高吐槽。

你這句話重點在哪裡?!!

你的潛台詞是什麼?

你的潛台詞是即使你是個宅男,整天看種馬文整天YY,但你長得帥還會有妹子看上你么?!!

我好像明白為什麼顏直高也一直單身了……

「好了,瞎說什麼大實話!我先送幽靈先生去小竹林,你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去!」我怒瞪了顏直高一眼。

幽靈先生神情激動,「你,你也覺得顏直高說得是實話?!!我哪裡不帥?!!」

「好了,都生死存亡關頭了,還糾結這種明知道答案的問題! 殿下,娘娘跑路了 我去打聽一下林家出動的兩個驅魔人是誰,你們今晚務必去竹林。對了,如果幽靈先生被驅魔人抓住的話,一個可能是強行送到彼岸,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就地處決。你們自己小心。」說完顏直高揚了揚手,轉身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我和幽靈先生往學校走著。

路上,幾對情侶嬉笑不已,看的幽靈先生好生羨慕。

前面剛好有一男一女,女的笑著說:「剛才的鬼屋好好玩哦,嚇死我了。」

男:「對啊,尤其是裡面那個假扮殭屍的,都把我嚇了一跳。」

說完這兩人就一路笑著走了。

幽靈先生的目光掃過我,直視著我道:「我們最後再去鬼屋玩一次吧。」

我點了點頭。

我一個人買了兩張門票,而賣門票的人卻疑惑的很。過了半天,那人哭喪著臉說:「大姐,你是特地來嚇唬我的吧?」

所有人都看不見幽靈先生,我說了,他們都不信。

無奈我只好不管他們了。

幽靈先生手一揮,黑蒙蒙的瘴氣翻滾著,捲起好幾張門票,賣門票的人手忙腳亂,罵道:「真見鬼了,這裡哪有什麼風啊。」

我揉了揉眼睛,擠出了一下笑容,道:「幽靈先生,請不要捉弄別人。」

話一說完,風就停了,只剩下幽靈先生哈哈大笑。

從此,鬼屋流傳這麼一個傳說,要是半夜有個女孩一個人買兩張門票,千萬不能賣……

一踏進鬼屋內,我就覺得冷風陣陣,空曠黑暗的鬼屋內部因為採光度差,也為了烘托出氣氛,必須長年點著白蠟燭,陰森森的。

而狹小而迂迴的通道讓人有一種窒息感,幾乎讓人透不過氣來。讓我心裡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我不由又打了個寒戰。

經過迂迴的通道,我們經過了一個小柵欄,柵欄里已經有三位女孩在等候了,唉,她們假扮的好像是貞子吧。

嚇得幽靈先生哇哇大叫,囔囔道:「啊~~~鬼啊!!!」

我氣道:「瞎叫什麼?!!你就是鬼,你還怕鬼?你個真鬼難道還怕假鬼?!!!」

接下來就是那三個假扮貞子的女孩尖叫……

一說:「嗚嗚嗚,好可怕,明明只有她一個人……」

二說:「別怕,也許那姑娘是個神經病,自言自語。」

三說:「可是剛才,我分明感覺一股毛骨悚然的冷氣……」

接下來又是一陣尖叫……

接下來是一個假扮吸血鬼的男子,他從拐角處突然竄出來撲向我。

我一動不動。

而幽靈先生卻是嚇得差點魂飛魄散,「好嚇人……」

我依舊巋然不動。

假吸血鬼冷冷的掃了我一眼,目光自然也在我臉上停留了幾秒,卻沒有說什麼。

他接著又走到我面前,問道:「你為什麼不怕?」

「心中無鬼,何懼鬼神。」我答道。

「文言文?」他似乎猶豫了一下,道:「你說大白話吧。」

幽靈先生噗嗤一笑。

忽然一個的女人聲音傳了過來,「你不怕鬼,你來鬼屋做什麼?」話音剛落,一個紅色人影款款走了進來,只是這麼一看,我就覺得眼前一陣暈眩,她裝的是殭屍吧!好可怕!!!

我無語,我不怕鬼來鬼屋做什麼?!!

還買了兩張票!!

幽靈先生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離開鬼屋的時候,走在一對情侶後面。

一抬眼發現幽靈先生正一眨不眨地盯著我,

「看什麼……」我輕輕瞥了他一眼。

「顏漠。」他猶豫了一下,「我是不是應該去彼岸了?」

「彼岸?」我一愣,好像他不是一直都沒完成心愿,不肯去彼岸的嗎?難道是想通了?還是害怕驅魔人了?

「嗯,好,你什麼時候去?」我很乾脆地點了點頭。

「怎麼,你很迫不及待么?」他的唇邊揚起了一抹略帶調皮的笑容,「那我就不走了哦。」

「啊,你是故意跟我過不去的么?!!你要是被驅魔人抓到,你最好的結果可是被強行送到彼岸,最差的結果可是直接灰飛煙滅。再說了你什麼時候去,跟我又沒有關係,我只是秉持著人道主義希望你能早點去了,因為這對你比較好。可你怎麼跟我對著干?」

他微笑著點頭。

「哈哈,早點去吧,人間不是你該滯留的地方。」我打了個哈哈。

他繼續微笑點頭。

「你真的不走了?」

他還是繼續點頭。

「哼哼,別任性,別拿自己的小命冒險。你要是不去彼岸,我下回看到你就假裝沒看到,也不跟你說話。」我說道。

幽靈先生忽然說道:「明天,明天我就去彼岸,你今晚送我回竹林吧。」

難道幽靈先生真的完成了他心中的心愿,心甘情願去彼岸了?

太好了,不枉我買了兩張門票陪他去鬼屋。

前面一男一女膩歪著。

男:「你要是喜歡吃手抓餅的話,我可以天天給你買。」

女:「真的?」

男,迷之微笑……

「小超超~那我可不可以天天都想吃呢?」女含情脈脈的盯著男,明顯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男:「當然可以,不過,我也有個條件哦,」他笑得有些奸詐,不懷好意的看著女孩,「等一會兒我們一起去KTV唱一夜的歌吧。」

女:「嗯,好。」

幽靈先生蜜汁微笑,道:「熱戀中的小情侶就是幸福啊!」

我:「我們暫時別說話,不然人家回過頭就看到我一個,會以為我是神經病呢。」

那對小情侶剛打算去KTV的時候,一個人衝出來。

「不行!張超你怎麼對得起我?」那個人居然是白梓。

男像是意料中一般笑了笑,低頭在女的耳邊輕聲道,「你別管她,我早就跟她分手了。」

我:我好想明白了什麼,這男的就是張超?

悲劇了,好好地一處郎情妾意變成武大郎捉姦……

張超和他的小女友肩並肩,笑著與白梓擦肩而過,而白梓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卧槽!

怎麼那麼像是偶像劇啊!!

此時要不要下場雨烘托一下氣氛啊?

一瞬間,我感覺白梓其實也很可憐,哭的那麼傷心,人家卻笑著與她擦肩而過。

幽靈先生手一揮,狂風出現,捲起陽台上的盆,嘩的一下就砸在張超的頭上,張超捂著頭,氣道:「真倒霉,遇到這女人就是倒霉。」

「以前你明明不是這樣的。」白梓一邊大哭一邊說道。

張超的新女友恨聲道:「你就是那個一直纏著張超的前女友吧,真不要臉,我們走。」 太空基地,艦港之上,烏凌正看着緩緩入港降落的艦隊,從上面走下來一支支小隊。

去的時候十個小隊,回來的就只有五個小隊,而且除了深淵小隊外,其他隊伍都不同程度損失減員。

可以說,這次搜索任務損失慘重,讓烏凌臉色有些不好看。

“辛苦了,你們都下去休息吧,接下來的任務交給無人偵察機。”

烏凌直接開口,讓回來的隊伍下去休息,其他隊伍的人都一臉悲痛和心有餘悸的轉身去休息了。

而深淵小隊沒走,或者說,柳塵這位隊長沒走,他們身爲隊員自然不會獨自離開。

“教官!”

柳塵走上前,將早就準備好的兩隻密封器皿交給烏凌,讓後者一臉驚詫不已。

“這是…”烏凌有些驚訝的問道。

只聽柳塵解釋:“教官,之前帶回來的那具未知生物屍體,不知道爲何突然自燃,徹底毀掉了。”

“不過還好,我殺死對方後,事先採集了一小部分血液和血肉樣本封存好,就是這個。”

說着將兩支器皿遞給了烏凌,讓後者臉上露出一抹驚喜。

“好,你做的非常好。”烏凌高興了。

能不高興嗎?之前他聽見手下彙報說,那一具未知生物屍體,莫名的自燃毀掉了,心裏那叫一個氣啊。

但還好,柳塵帶回來一點點樣本,至少能夠給上面一個交代,否則真的不清楚怎麼說了。

這讓烏凌對柳塵和深淵小隊更加讚賞和看重了,跟其他隊伍一比,真的就是差距很大。

“做的不錯,這份功勞我給你們記下了。”

烏凌滿意的拍了拍柳塵肩膀,滿意至極,那隻生物是他們殺的,而且還有着血液基因樣本帶回來,可以說簡直完美。

“你們下去休息,好好恢復傷勢。”

他勉勵了幾句,之後就帶着那兩份樣本匆匆離開,送去上面給研究人員好好研究,希望能找到一些隱藏的祕密。

烏凌已經看出來了,這事透着詭異,背後肯定隱藏着什麼不爲人知的東西,必須搞清楚。

至於柳塵,則帶着隊員們回到了自己隊伍的休息室裏面。

“大家都累了,去休息吧,好好恢復一下身體的傷勢,儘可能不要留下任何後遺症。”

說完柳塵獨自走入衛生間,打開了基因消毒水,開始清洗一番,將所有可能攜帶的任何基因病毒細菌一一殺死。

這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星際外面征戰,回來後必須消毒清洗一番,殺死可能攜帶的宇宙病毒。

一番沖洗,柳塵深吸一口氣,只感覺渾身輕鬆,之前的一戰有些驚險,現在鬆懈下來,整個人感覺有些不同。

在他鬆懈下來的那一刻,體內基因組猛然陷入了某種沸騰之中,一條條密密麻麻的基因鏈相互交織,彷彿要進行某種神祕的進化。

在強大的心燈照耀下,柳塵隱約看到了自身基因組的神祕變化,心裏驚訝之餘,猛然醒悟過來,福至心靈。

“要突破了?”

這一刻,柳塵心裏大喜過望,接着冷靜下來,心燈搖曳,一點心火燃燒,照亮了身體內外。

若是此時有外人在這裏,肯定驚訝的發現柳塵的身體竟然在發光,自內部涌出一股神祕光芒,照亮身體內外。

柳塵的身體內外通透,骨骼,肌肉,經絡,五臟六腑等等都清晰可見,甚至隨着時間推移,能見的東西更加微觀了。

比如他體內開始浮現一條條密密麻麻,無比細微的東西,那就是人體基因鏈條,不斷交織,組成了一副人體基因組。

清晰,完整的基因組開始浮現了,讓柳塵內心忍不住泛起一抹激動,這是一種突破的徵兆。

不過身體裏,基因組彷彿陷入了困境,好像失去了動力一般,竟然有種無法突破的感覺。

“能量不足?”柳塵心裏閃過一個念頭。

幾乎毫不遲疑,他從空間裝置裏面取出了一支支超級原始藥劑,一口氣喝了整整二十支下去。

轟!

喝下足足二十支超級原始藥劑,體內瞬間爆發出一股浩瀚的能量,基因組立刻沸騰,發出了強烈的吸力,貪婪的吞噬着這股可怕的能量。

獲得了足夠能量,基因組開始了神祕蛻變,密密麻麻的基因鏈條開始不斷的交織,突變。

基因組產生了神祕的突變,彷彿進入某種未知的突變層次,耗費的能量無比巨大,令人震撼。

滋滋滋…

衛生間內,一股股光芒閃爍,柳塵靜靜的站在那裏,任憑着水不斷灑落在身體上,冒起一陣陣煙霧。

水,竟然被他的身體蒸發成了水霧,不斷蒸騰,籠罩整個衛生間,變得有些朦朦朧朧。

唯一能看見的就是,那一個不斷髮光的身軀,彷彿內部有着一股股岩漿正在翻滾咆哮,讓身體皮膚都開始裂開了。

哧!

突然,一道裂痕浮現,自裏面飛濺出一股血液,柳塵的身體開始龜裂,一道道裂痕交錯,密密麻麻,宛若一具即將碎裂的雕像一般。

自裂痕裏面,不但涌出一股股猩紅的血液,粘稠,散發着腥臭的氣息,彷彿蘊含着某種雜質和毒素。

這是身體自我蛻變,排斥體內的不良物質和毒素,基因組正在進入某種神祕莫測的蛻變進化之中。

那是第十段突變!

柳塵竟然在進行傳聞中神祕莫測的第十段突變,一切都是未知的,基因組正進行一種奇異的突變。

本來二十支超級原始藥劑,蘊含着的藥力和能量是極其龐大的,可此刻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着,被基因組吞噬了。

“不夠,能量不夠!”

柳塵心裏一驚,因爲面部抖動,導致整個臉上裂開一道道縫隙,自裏面飛濺出一股股粘稠的血液和腥臭物質。

霧氣中,柳塵快速的打開空間裝置,再一次取出了三十支超級原始藥劑,最後還不放心,將所有僅存的超級原始藥劑盡數取出來。

整整四十五支超級原始藥劑,全部取出,一支一支的打開,喝個精光,一口氣竟然喝光了。

但隨着時間推移,讓柳塵心驚肉跳的是,體內基因組傳來一股強烈的渴望,不斷吞噬藥劑的能量。

他感受到那四十五支超級原始藥劑的能量,磅礴無盡,浩浩蕩蕩,可剛在身體裏面爆發,就被基因組瞬間掠奪吞噬乾淨了。

僅僅過去了十分鐘,那股浩瀚澎湃的藥力和能量就漸漸的減弱,即將消失,竟然還不夠?

“不夠?”柳塵面色終於變了。

他意識到不妙,所有超級原始藥劑服用了,竟然還不夠,基因組缺乏能量,若是沒有足夠能量可能這次突變失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