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伸出去,又停住,神情有些複雜:“可……神劍魔魘的事我們還沒有辦法解決,現在把神劍給我……可以嗎?”

“大戰在即,指不定陰謀人也會出現,與其擔心魔魘畏縮不前,不如交給你神劍,神劍能成爲你強大的戰鬥力,能保護好你。”

冷陌說得對,反正是最後一戰了,我們都需要拼勁全力,不能想太多。

我眼神堅定下來,伸手拿過神劍,背在身後:“這一戰,我要親手殺了洛柔。”

“好,洛柔交給你殺,你儘管做你想做的事,其餘的交給我行。”冷陌大掌按到我腦袋,定定望着我。

我揚起個大大的笑臉:“好。”

因爲知道你在我身後,所以我才能這樣肆無忌憚的橫衝直撞,因爲知道你會護我周全佈置好所有事情,所以我才能無法無天,一路朝前走。

有些感動和溫暖,不需要說出口,但彼此都能懂。

我們重新回到了士兵當。

士兵基本吃完早餐了,所有人都安靜看着冷陌,在等着冷陌下達最後總攻的命令。

冷陌站在圓臺最高處,環視着下面。

他並沒有說多少鼓舞軍心將士的話,甚至連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說,只是兩個字:“出發。”

但這兩個字對我,對我們在場所有人來說,像一劑強有力的振奮劑,同一時間,所有人,已經調整到了自己的最佳狀態。

軍隊浩浩蕩蕩駛出了這座城市。

我們現在距離冥王主城不算很遠,行軍半天,在午十二點的時候能到達,而午十二點,也是之前冷陌部署安排,與魑魅,夜冥所約定的時間。

路我們誰都沒說話,我還是躺在白虎背,望着天空,雖然軍隊士氣高漲,但這畢竟是最關鍵,也是最後一戰,大家心都清楚的知道,必定是要有人死的,這種無形的壓力籠罩在心頭,之前愛開玩笑愛鬧的士兵也都沉默着。

時間過的彷彿很慢,又彷彿很快,很快聽到冷陌說:“左翼右翼,先行探路。”

“到了?”我從白虎後背坐起來。

我們的軍隊停在一個樹林子裏,從這裏遙望出去,冥界雖然沒有太陽,但天空已經很亮了,冥王城坐落在亮光最集的地方。

我們到了。

探子很快回報,對冷陌說:“王,戰王軍,魑魅軍,均已在另外兩方匯合,宋子清率領的冰城援軍也已經進入森林範圍,很快能與王匯合。魑魅大人讓士兵帶了武器裝備,分別去了戰王軍那邊,還有一部分,來了我們這邊。”

探子讓開身,穿着紅鎧甲的魑魅軍士兵端來百個大箱子,放在後面,箱子打開,裏面全是武器裝備,全是矮人族鑄造的。

矮人族的武器裝備是世界頂尖有名的,冷陌讓士兵更換了矮人族的盔甲,劍,刀,斧,弓,盾牌,等等。

士兵單獨拿了個小盒子到我這邊,白虎噴了口警告的鼻息,面對四大神獸最兇悍的神獸白虎,士兵還是有些怕,朝我雙手舉起盒子:“大帥,這是矮人族專門交代交給您的東西。”

矮人族專門給我的?

“丫頭小心有詐。”白虎說。

我們是都被陰謀人弄成神經緊張了,但凡有什麼專門交給我的東西,現在大家都格外緊張了。

我接過盒子,帶着警惕心的打開。

裏面是件很薄的淡白色甲冑,我拿起來,這甲冑拿在手也並不重。

“這是什麼?”我問白虎。

“嘖,矮人族對你還真好,連珍藏的金絲軟甲都帶給你了。”白虎說。

“金絲軟甲?難道是電影裏說的那種,超級厲害的盔甲?”我眼睛發亮。

“沒出息。”白虎沒好氣的說我:“金絲軟甲可不是電影裏那種刀劍插到你身才能幫你抵擋危險的東西,金絲軟甲可以無條件在你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開啓絕對防禦保護罩,抵禦一次任何強度的攻擊,連冷陌最強的攻擊都能替你擋了。除此以外還能禦寒,加快恢復你耗損的內力,是世界獨一無二的至寶,矮人族製造的。”

“那麼厲害!”我驚呼:“這一定是鍾染爺爺造的!太好了!這樣的話,也相當於有兩條命了!”

“大帥。”士兵插話進來:“鍾染大師說,這甲冑,是爲感謝您贈送海傲項鍊的還禮。”

當初我把宋子清送給我的宋家項鍊送給了海傲,本來只是小小的心意,沒想到矮人族記在了心,如今送我那麼珍貴的東西,我真是何德何能,認識這樣的矮人族……

“把甲冑穿。”前面的冷陌對我說。

我脫了外套,將金色甲冑穿在貼身的t恤外面,剛一穿到身,我便感覺到了從甲冑身傳來的溫暖,還有能量。

我送給海傲那個項鍊雖然也可以開啓一次絕對防禦,但金絲軟甲的功能項鍊多太多了,我身體頓時暖和了起來,狀態也到了最佳。

整頓完畢,冷陌下令我們的軍隊率先走出了森林。

同一時間,魑魅軍,夜冥軍,也從另外兩個地方出現,三角形的軍隊最後變成圓形,將冥王主城裏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

統帥們會面了。

夜冥和只到他胸膛的黃毛朱雀勾肩搭背大搖大擺的走過來。

“介紹一下,這是我最好的兄弟。”夜冥說。

“獨一無二的好兄弟。”朱雀補充一句。

我默默在旁邊腹誹,說好的真愛才是冷陌呢?這把冷陌拋棄了啊?

白虎也是對朱雀翻了個巨大的白眼。

“他們嫉妒我們。”夜冥一挑眉。

朱雀跟着挑眉:“對,嫉妒我們他們帥太多了,能理解,能理解。”

這兩貨……完全是一個性格模子啊,怪不得那麼合拍。 流月從後面騎馬過來,一副頭疼無的樣子:“童瞳,以後我跟你們一隊吧,這兩基友,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死女人你這是嫉妒知道嗎?嫉妒我和朱雀關係好冷淡了你是不是?真是的,想要我的懷抱明說啊,來,哥哥的懷抱給你。”夜冥說着,張開胸膛。

流月已經完全不理他了,徑自到我身邊,故意放大聲音的說:“童瞳,你那有沒有什麼優質男,不幼稚的那種,給我介紹一個吧。”

“你敢!”夜冥震耳欲聾的吼。

我對流月深表同情,攤夜冥這麼個超級幼稚的大男孩,也是心塞的很。

魑魅也來了,策馬在後面,我能感覺到他在看我的目光,盯着我後背,目光灼熱。

我沒有回頭,事實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頭,回頭後又該說些什麼。

矮人族還在夜冥他們那邊,暫時沒有過來,所以我沒看到海傲和鍾染爺爺他們。

流柳帶着的十九層妖怪和良生統領的妖怪大軍還在後面,相繼都會過來。

“王,冥王城已經被大軍包圍,包括地下通道,我們也已經安排了專門人員把守,冥王城現在是一隻蚊子都飛不出來了。”士兵對冷陌說。

“怪,大軍兵臨,冥王洛柔不像是靜的下心到現在都沒出現的性格。”葉寒說道。

冷陌微微蹙眉。

“這確實很怪。”魑魅也說:“我們在這裏等了將近半個小時了,冥王城卻一點動靜都沒有,甚至城牆連冥軍的影子都看不到,整座城市安靜的像是空城一樣。”

等等!

“空城?!”我和夜冥同時驚呼出來:“難道說……”

“去搜城。”冷陌當即命令士兵。

“我去吧冷陌。”夜冥主動請纓。

冷陌沒拒絕,闔首。

夜冥剛走出去兩步,朱雀追他:“我跟你一起去。”

“果然是好兄弟,哈哈!”夜冥大笑。

旋即,兩個人變成兩團炙熱火焰,彈射向冥王城。

冥王城很有可能被埋伏問成了空城計,但夜冥有了神獸朱雀陪伴,算有陷阱,也足夠全身而退了。

沒過一會兒,夜冥他們還沒回來,童笙先來了。

“王!”童笙這次直接出現在冷陌身旁,大概是事情緊急:“跟蹤秦筱的探子報告回更多情報,秦筱他們躲在了雪山腳下,似乎在埋伏誰,探子靠近他們之後,偷聽到他們的談話,他們說,冥王洛柔和宋凌風在這雪山之,他們是去埋伏冥王洛柔的!”

洛柔和宋凌風在雪山面?!

也在這個時候,夜冥和朱雀兩團火回來了。

“冷陌,大事不妙。”夜冥闊步朝冷陌過來:“我和朱雀把城內搜了個遍,連一隻鳥都見不到,不僅見不到洛柔,宋凌風,冥軍,甚至連城市內的幾百萬老百姓也全部失蹤了,整座城市是空的!我們擔心是對方設置了什麼陣法,朱雀特意燒了一遍,確定我們沒有進入某種結界,而是真實的冥王主城,我和朱雀已經把城門打開了,你要帶兵進去看嗎?”

“連百姓都沒了?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很疑惑。

冷陌皺眉思考片刻後,大手一揮:“命令大軍前往雪山,童笙,你先行去告訴宋子清,讓他們去雪山腳下等我們,另外,你派人通知良生和流柳,讓他們來冥王城檢查,多加小心的檢查。”

“是!王!”童笙轉瞬消失了,沒來得及和我說說話。

“夜冥,魑魅,你們回去統領你們的軍隊。”冷陌轉向我們說:“夜冥,你的軍隊速度快,先去雪山,找到秦筱,先把秦筱保護下來,我們很快來。”

“好!”形勢緊急,夜冥也不鬧了,跳他的馬,帶着朱雀,流月,快速離開了。

魑魅也轉身離開了,期間,雖然一直在看着我後背,但一句話都沒說。

我咬了咬嘴脣。

“我們走!”冷陌下令。

大軍轉向,改道雪山。

不知道秦筱是從哪裏得知洛柔和宋凌風在雪山的,總之,現在的情況來看,秦筱的情報是對的!

洛柔和宋凌風竟然放棄最堅固的冥王城,反而去了雪山那種地方,這到底……

雪山距離冥王主城不算遠,我們急行軍了半個小時到了。

這半個小時軍隊都是在飛奔的,直到踩了雪山的厚雪路後,冷陌才下令放慢了行軍步伐。

前面遙望過去,煙霧迷濛的地方是雪山之巔了。

我坐直在白虎背,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軍隊踩雪深入了進去。

但是我們再次遇到了麻煩。

三個人堵在了我們前面,一男兩女。

“小北?!你怎麼沒死?!”看到其一個女人是小北之後,我吃驚的從白虎身跪坐起來。

身冒着黑氣的小北歪着腦袋看我:“死?真搞笑,你什麼時候見過火焰會死的?我是死火,本來是死亡了的火焰,是永生不死的,童瞳,現在是你的末日!”

另外一男一女我們也很熟悉,是之前偷襲攻擊我們,扭曲空間,攻擊軌跡詭異的夫妻,後來發現我和冷陌很難絕對,逃走了。

“你不是陰謀人那邊的麼,我們要決戰洛柔,爲何你要阻擋?”我問。

“洛柔和宋凌風是我們的棋子,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是我們的事,陰謀人當然要派我們來阻止了。”男人回答道。

“磨嘰,拖延時間。”冷陌語氣一冷,轉手,暴風雪朝他們攻了過去。

小北和那對夫妻頓時鑄起防禦,我看到了擺在身後的兩盞燈,但是小北沒有。

她不是持燈使者?!

“速戰速決,我們和他們耽擱不起,我來吧冷陌。”我扭頭看向冷陌。

冷陌看我一眼,沒做多少猶疑答應了:“去。”

我點頭:“白虎,我們!”

白虎長嘯一聲,帶着我撲向了對面三人。

我手變出冰劍。

對付他們,暫時還不需要使用神劍。

金絲軟甲讓我的內力相當充盈,戰氣環身,白虎如同利劍一樣直接插進了三人間,我也發動了宋家最強劍訣招數之一。 冷陌站在圓臺最高處,環視着下面。

小北變成的死火確實有一番本事,抓不到砍不斷而且殺傷力也不弱,再配合兩個攻擊套路詭異的持燈使者,要和我們這邊的兩三個大帥打,絕對是勢均力敵,指不定配合好點還能壓制冷陌的大帥。

只是可惜,換血復活之後的我,已經不是過去的實力了,有了戰氣之後,這三個人並不是我的對手。

我連神劍都沒有用,三個人已經倒在了地。

“陰謀人會讓你們不得好死的!”小北大吼:“陰謀人會毀了這個骯髒的世界,重新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你們這些阻礙的人,都得死!都得死!”

看到這樣的小北,我也只能搖搖頭。

白虎帶着我從三個人身越過,再沒回頭。

冷陌早在前面等我們了。

“走吧,冷陌。”我到他身側:“看陰謀人那麼緊張的樣子,想必洛柔和宋凌風確實是在雪山了。”

冷陌闔首:“陰謀人今日必定會出現,你在對戰洛柔的時候,必須小心。”

“我明白,有白虎在,我不會有問題的。”我說。

冷陌看向白虎,沉默幾秒,然後說:“神獸白虎,她的性命,交給你了,拜託了。”

我和白虎同時一愣。

這男人向來心眼極小,不生氣不錯了,沒想到竟然還拜託另外一個異性保護我……

我鼻子酸酸的,用力吸了一下:“冷陌,你也要萬般小心啊!”

冷陌伸手揉了下我腦袋,沒再多說什麼,朝前去了。

魑魅軍和夜冥軍在圍在雪山腳下,冷陌讓我們這邊的軍隊合併了進去。

童笙來了,帶來了秦筱。

好久沒見,秦筱的頭髮變很長了,用束帶簡單的扎着,背還是揹着她的巨弓,躬身向冷陌行禮:“至尊王。”

她變了很多,最後見那一面的時候她還很衝動很青澀,看到屍體都會吐,現在的她老練成熟了很多,目光鋒利堅韌。

“你們在雪山有什麼情報。”冷陌問。

秦筱擡頭:“幾個月前我的人得到消息,冥王洛柔和宋凌風在雪山有所動靜,我派人在雪山盯了很久,發現宋凌風在雪山山腰一直鑿雪山,在雪山腰開了個口子,我們懷疑他們有什麼問題,一直在這裏蹲點,三天前發現洛柔和宋凌風出現在雪山,從進入山腰那個洞口之後沒再出來過。”

三天前?

三天前不是我和流月剛好從冥王城出來,我砍斷了洛柔半邊胳膊,又了魔魘昏迷的時候嗎?

“三天間他們都沒出現麼?”冷陌又問。

“對,沒有出現,我能肯定。”秦筱回答道。

冷陌點點頭:“退下吧。”

“你要如何去做?”秦筱問。

冷陌望向雪山遠處,幾秒後,淡淡說:“很快他們會出現。”

我們和秦筱一同順着冷陌方向看去。

白雪皚皚的雪山安靜無,甚至連雪都不下了,彷彿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等待過程宋子清帶着增援隊伍來了,青龍沒來,青龍代替宋子清守在冰城,防止洛柔他們殺回馬槍。

“宋子清!”我招呼他。

宋子清騎馬過來,短暫詢問了目前情況。

我們還正在詢問着冷陌要不派人進雪山看一下,怎麼到現在都沒動靜,雪山突然發出一陣巨大的響,雪山頂轟然坍塌,巨大雪崩朝着我們滾了下來。

冷陌手指微動,雪崩被止住了。

“呵,你們來的可真早呢。”久違的洛柔的聲音在一團團雪霧後面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