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暈,陣營完全發生變化了,原先自己是老闆,子怡跟戴雪妮都是打工的 ,現在倒好,怎麼自己常變成剝削的對象,她們兩個倒成資本家了。

“行行,待會你們兩個要是看到什麼喜歡的衣服我付賬,這總行了吧?”夏東強咬着牙齒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可別後悔。”戴雪妮一臉狡猾的說道。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只要是你們看中的今天我就是砸鍋賣鐵也會給你們買上。”夏東強一本正經的說道,夏東強這人平時還是很講誠信的。

不一會,售貨小姐將蘋果三件套放在夏東強面前。

“您好,這是您的蘋果三件套,我們都已經幫您檢查好了,沒有問題,爲了以防萬一,您在付款之前最好在檢查一下。”售貨小姐說道。

“不用了,我這邊還有別的事情要做,就這樣吧,一共多少錢?”夏東強問道。


“先生您好,一共是19000元,最近我們這邊打折,打折後的價格是17500元。請問您是現金支付還是刷卡?”售貨小姐微笑的說道。

“當然是刷卡了。”夏東強將銀聯卡遞給了售貨小姐。

一切都辦好之後,夏東強拎着自己的三件套對戴雪妮跟子怡說:“ok,現在上樓去幫你們兩個買衣服吧。”

“愛死強哥咯。”“啵”的一聲,子怡重重的在夏東強面部吻了一下。

售貨小姐用着嫉妒的眼光看着戴雪妮跟子怡。在她眼裏,這兩個女人無疑是最幸福的,能夠伴上一位土大款,發展的好的話這輩子吃穿是不用愁了。

拎着蘋果三件套,左右又站着兩位極品美女,夏東強心裏那個樂呵呵啊,在人山人海的金鷹商廈頓時吸引了衆多的目光。

“看到了嗎?哥的魅力實在是太大了,有沒有看到周圍那麼多人在看着我,有木有啊有木有。”夏東強得意的說道。

三人中只有夏東強一人在忘乎所以的yy着,戴雪妮跟自已卻顯得非常的淡定。以後逛街再也不想帶着個二貨了,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真受不了他。

三人乘着電梯來到了商場的三樓,這邊買的全都是精品女裝。

“親愛的姑娘們,你們喜歡什麼就買什麼吧,我幫你們才考參考。”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故意將戴雪妮跟子怡帶到一處買內衣的地方,“你們先看看這邊吧,看看這邊有沒有合適的,喜歡的話就買,哥不摳門的。”夏東強裝作很純潔的說道。

“死夏東強,你腦子裏老是亂想那些東西,我們現在不缺這些東西,再說要買這些東西也不會帶着你買的。”戴雪妮瞪了夏東強一眼。

“你不缺不代表子怡就不缺啊,子怡尚在發育期,說不定人家需要呢,你這人太自私了,一點都不爲別人着想。”夏東強反駁道。

戴雪妮實在是無語了,這夏東強每次無理都能說出三分理,這夏東強不當律師簡直是屈才了。

“東強哥怎麼知道子怡需要的啊?”子怡紅着臉尷尬的說道。

“我就說嘛,子怡需要的,你還不帶着子怡去選幾個“凶兆”試試,要是不介意的話我來幫你們參考參考。”夏東強一臉猥瑣樣。

“東強哥好壞。思想不健康,子怡鄙視你。”子怡說完就拉着戴雪妮的手開始挑選了起來。

夏東強微微一笑,走在過道的一邊,坐在了過道邊的椅子上。這樓是賣女裝的,男人本來就少,再加上這邊又是賣女生內衣的,能來的男士就屈指可數了。

每當女士經過這邊,看到夏東強那副猥瑣的表情,背地裏不禁暗暗偷笑。

夏東強不以爲然,將頭撇向了一邊。現在都什麼社會了,這些女人都那麼保守,真是受不了她們。在國外還有男人幫女人買內衣的呢,看來國人還需要開化的啊。

夏東強悠閒的哼着小曲,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也就在這個時候,夏東強腦裏忽然閃出一種不祥的感覺。

根據夏東強從事殺手多年的經驗,很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究竟是什麼事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自己多加小心就是了。

該不會是子怡被那些人給盯上了吧?夏東強猜測道。商場這邊有這麼多的人,理論上他們應該沒有機會下手,而且自己剛纔也戴着雪妮跟子怡走了一遍整個三樓,並沒有發現可疑的人物,看來自己是多慮了,夏東強內心安慰道。】

夏東強思緒迴歸了正常,翹起了二郎腿,不停的晃動着。心中那種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夏東強忽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自己的第六感一向很準。不行,得趕緊叫上他們回去,夏東強思索着。

夏東強看了看時間,雪妮跟子怡選衣服已經選了二十分鐘了,怎麼還沒有回來?預感成爲現實了,夏東強實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要是子怡真出現什麼差錯後果是極其嚴重的,夏東強突然站了起來,衝進了內衣區。

商場人羣看到夏東強瘋狂的樣子遠遠的躲開。

怎麼還沒有找到,夏東強快要將整個三樓找遍了,還是沒有看到雪妮跟子怡的身影,越是找不到夏東強心裏越是焦急。

冷靜,冷靜,冷靜。夏東強內心不停的默唸着,夏東強走到了三樓的最後一個角落,要是這邊在沒有雪妮跟子怡的話,她們很有可能就是出事了。


“雪妮姐。你看這件衣服怎麼樣?”是子怡的聲音,夏東強內心頓時長長舒了一口氣。

夏東強快速的跑到雪妮跟子怡面前,拉着二人的胳膊,“快走,今天不買了,下次在來。”夏東強邊說邊拉着雪妮跟子怡朝電梯跑去。

“夏東強你不會是想賴賬吧?”雪妮掙開了夏東強的胳膊,站在原地不走。

“聽我的,快走。回去再跟你解釋。”夏東強焦急的說道。

根據他的直覺,敵人很有可能就藏匿在附近,夏東強望着三樓慢慢的人羣,內心總是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如果在在這邊停留一秒,後果將不堪設想。

“子怡,要走讓他自己走,咱們繼續購物,他要是不給我們買的話我們自己出錢買,誰稀罕他那幾個臭銅板。”戴雪妮慫恿着子怡。

“東強哥,你就別一驚一乍的啦,別再惡作劇了,子怡剛剛看到一件喜歡的衣服,你去幫我看看吧。”經戴雪妮這麼一慫恿,原本想走的子怡決定不走了。

這可怎麼辦?根據夏東強的經驗,敵人現在已經佈置好戰術,隨時有可能對他們發起攻擊,而眼前的這兩個女人竟然渾然不知,還要繼續購物,真是服了。

危險正在向他們一步一步的靠近,必須逃離這邊,夏東強內心十分的堅決。 夏東強此時十分的焦急,但那兩個女人卻神情自然,真是皇上不急急太監,難道女人都是這樣的嗎?胸大無腦,夏東強腦裏顯出這四個字。

“東強哥,快幫我去看看那件衣服吧。”子怡拉着夏東強的胳膊使勁的往前走。

夏東強從沒在雪妮跟子怡面前發火過,就連大聲地說話也是屈指可數的,這次可是關乎人命的大事,爲了她們兩個的安全,自己只能當回惡人了。

夏東強板着個苦瓜臉,“你們兩個走不走,在不走的話我可是要來硬的了。”夏東強對着子怡低聲怒吼道。可能是太在乎她們兩個的安危,夏東強有點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看到夏東強對自己怒吼,子怡竟然哭泣了。“我就讓你幫我看看我喜歡的衣服,你就對着人家怒吼。”子怡眼眶裏噙滿了淚水。

“夏東強你怎麼回事啊。有沒有點憐香惜玉的風度,對待女同胞這麼過分。太讓我鄙視你了。”看到子怡哭了起來,雪妮聲音也大了起來。

“別說了,回家在跟你們解釋,我們先走吧,聽我的沒有錯。”夏東強急得滿頭大汗。

“今天就在這邊說清楚,你先跟我說是怎麼回事,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說出個緣由來我們就不回去了。”戴雪妮跟夏東強你一句我一句,雙方不甘示弱。

夏東強實在是沒辦法了,“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先簡單的說下吧,這邊不安全,我們得趕緊回去。”夏東強說道。

“呵呵,不安全,笑話,我看你最不安全了。經常打女人的主意,這邊人這麼多,怎麼就不安全了,你是不是內心有鬼?”

“我發誓,絕對沒有,請你們相信我,趕緊跟我走吧,在不走的話就來不及了。”夏東強苦苦相勸。

無論夏東強怎麼解釋,戴雪妮就是不相信他說的話,“子怡,不哭了。姐陪你去看衣服去,別理這個瘋子,他自己發瘋非要我們跟着他一起發瘋,讓他一個人慢慢玩去吧。”戴雪妮邊說邊拉着子怡的手向剛剛看衣服的地方走去。

此時的夏東強真相爆粗口了,隨便自己怎麼解釋,可人家就是不聽,不被人理解那種感覺真是難受啊。

夏東強看了看周圍,“小心。”夏東強大叫一聲,將雪妮跟子怡撲倒在地上。

“哪來的爆竹聲?”周圍的人羣大聲的叫道。

雪妮好歹也是警校畢業的,這槍聲跟爆竹聲自己還是分的很清楚的。

“讓你們走,你不走,這下來了**煩了。”夏東強用力捶了一下地,“待會抓住我的衣服,跟在我後面,千萬不要走丟了。”夏東強吩咐道。

夏東強帶着雪妮跟子怡在三樓匍匐前進着,這時三樓的人羣也開始騷亂了起來。呼喊聲,求救聲頓時充斥着整個三樓。

“抓緊我。”夏東強手裏拿着兩把苦無,帶着雪妮跟子怡向安全出口處跑去。但此時安全出口已經擠了不少人,根據夏東強的經驗,敵人肯定在安全出口處安排了人手。

夏東強看了看電梯,相反,電梯那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顯得異常的平靜。那邊也有人,夏東強根據她的直覺判斷道。

得像個辦法逃脫,夏東強閉上雙眼,努力的思考着。

此時的子怡已經在不停的發抖,而一旁的戴雪妮也好不到哪去,這戴雪妮出警次數不多,只經歷過警察拿槍抓犯人,這次遇到別人拿槍抓自己還是頭一次遇到。戴雪妮跟子怡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或許能夠這樣能夠帶來一些安全感吧。

十秒過後,夏東強雙眼忽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妙計。

夏東強轉過身,對雪妮跟子怡說道:“現在敵人已經盯上了我們,她們的目標是子怡,子怡十分的重要,不能落入他們的手中。目前敵衆我寡,待會我去將電閘關閉,子怡化裝成人體模特混在這些假模特中,我帶着雪妮逃跑。”

“東強哥,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這樣你跟雪妮姐很危險的,子怡不想這樣。”子怡難受的說道。

“雪妮,你願意跟我一起引開敵人嗎?”夏東強問道。

雪妮對着夏東強點了點頭,流露出肯定的表情。

“好,就這麼辦,待會你將一塊布遮住面部,跟我我的推測他們還不知道子怡長什麼樣,你帶着面具這樣就更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夏東強說道。

子怡一臉的不情願,爲了自己一個人的安全,可能就要犧牲兩個人的生命,在子怡看來實在是不值得,“東強哥,子怡不想這樣。”子怡說道。


“時間很緊張,子怡你記住,待會你站在那邊不管出現什麼情況千萬不能動。如果警察來了之後我還沒有回來的話你就讓警察把你送回家,自會有人來保護你。”夏東強斬釘截鐵的說道。

伴隨着混亂人羣的吵鬧聲中,夏東強帶着雪妮跟子怡匍匐來到三樓電閘開關處,夏東強一個躍起,破壞了電閘開關,“啪”的一聲,整個三樓漆黑一片。

“快按照我說的做,雪妮你趕緊幫子怡傳好衣服。”夏東強催促的說道,子怡則負責監視着周圍的情況,只要有一名敵人出現,夏東強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他命喪黃泉,否則將會引來衆多的敵人,到時別說帶着她們兩人逃脫了,就是自己一人恐怕也是插翅難飛。畢竟現在的夏東強實力已經大減,武功大不如前了,更何況島國一些神祕忍者的忍術是極其可怕的。

“穿好衣服了嗎?”夏東強低聲的問道。

“好了。”雪妮回答道。

“ok,子怡你就跟着那羣假模特站在一起,我更雪妮負責引開敵人,記住站在那邊不要動。”夏東強提醒道。

就在子怡剛剛站在一羣假模特中間,忽然走來了一名日本忍者。

戴雪妮畢竟沒有經歷什麼大的場面,看到這樣的情形就要大聲的呼喊出來。

夏東強趕緊捂住戴雪妮的嘴巴,做出了一個手勢,示意雪妮不要出聲。 相對於安全出口處的混亂,夏東強這邊顯得非常的安靜。三人屏住了呼吸,稍有不慎死神就會降臨在他們的身上。

一名日本武士出現在夏東強面前,擦,這跟近現代日本武士有什麼區別?都是扎着長長的頭髮,穿着一身的和服。

這名日本武士右手拿着武士道,在三樓仔細的檢查每個角落,照這樣子是奔着夏東強他們來的。

日本武士緩慢的向前走着,只要一有什麼意向,這名武士就是一陣亂砍。

望着這名日本武士,夏東強心裏很清楚,在***流行的時代,竟然還拿着武士道,說明這名武士一定有什麼過人的本領,不然是不會傻到拿着刀跟別人拼命。

夏東強右手拉住戴雪妮的胳膊,只要那名武士從子怡身邊走過,他就跟雪妮從電梯那邊衝向去,吸引敵人的注意力。

“十,九,八。。。。”夏東強心裏默唸者,再有兩三步那名武士就會從子怡身邊走過,倒是自己在引開敵人的視線,子怡就十分的安全了。夏東強心裏是這麼想的。

可就在這時,那名武士在子怡身邊停了下來,似乎察覺到什麼異樣。

不好,莫非是武士發現了子怡?夏東強單手緊緊握住手裏的苦無,如果那名武士動刀的話,自己會拼盡全力以最快的速度了結他的生命。

可能是子怡身上的衣服實在是太漂亮了,再加上那誘人的身材,着實是吸引了那名武士的眼球。武士用手裏的電腦照在子怡全身,不捨得離開。

擦,流什麼哈喇子啊,瞧你這副德行,這輩子沒見過美女啊。這要是在平時,夏東強早已上去破口大罵了。但現在的夏東強已是今非昔比啊,自己武功有沒有回覆,在敵衆我寡的情況下又要保護兩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女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保證她們兩個的安全,就算是成功的。這可跟夏東強一貫的作風大不一樣啊。

那名武士露出邪惡的眼神,猥瑣的用那那邋遢的鼻子不停的在子怡身上擦拭者,像吸毒似的聞者子怡身上誘人的體香,那姿勢要多挫就有多挫。空閒的一隻手竟然在子怡那飽滿的胸部輕輕的撫摸者。

媽的,老子都沒受到過這樣的待遇,今天讓這小子佔盡了便宜了。在這樣下去子怡遲早會被發現的,不如現在就傻了那廝,免得到時候被發現時子怡還被佔盡了便宜。夏東強已經做好了準備,那狗日的武士要是在這樣的話,自己會毫不留情的取他的狗命。

看來島國的慰安婦還需要裝大力量啊,這島國的男人個個都寂寞的很啊。

按理說島國武士應該能夠察覺子怡是個真人,畢竟模型跟真人的胸部還是有區別的,說白一點,只要稍微正常,軟硬還是分的清的。模型胸部帶來的感覺跟真人還是有着天壤之別的。但這操蛋的武士愣是沒有察覺出來,可能是太投入的緣故吧。

夏東強眼裏透露一股強大的殺氣,估計是實在看不下去了,定要殺了這個二貨,殺之而後快。

忽然,另一個角落傳來一名女子的聲音,該女子說着非常快的日語,大意是讓這小子別再那邊yy了,讓他趕緊執行任務,辦完這件是就允許他去紅燈區。

靠,原來跟我一樣啊,是個色狼,不過這小子也太不敬業了吧?竟然在執行任務期間還在想着那種事情,用夏東強的話說,太TM不專業了。

武士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子怡,繼續向前搜索者。

此時的戴雪妮已經嚇得不敢動彈了,趴在地上不停的發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