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奇怪,“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啦!就好比我們從靈瑤鎮去別的地方一樣,難道不走高速路就沒別的路了嗎?不可能的嘛!我們還可以走什麼省道啊,鄉村道路啊,只不過就是慢了一點而已嘛!”白露笑着說道。

我不確定白露說的到底是不是對的,便仰起頭來問道,“唐琅,真的像小露說的那樣嗎?”

“差不多吧。”唐琅清清淡淡地說道。

我這才明白,原來陰陽道真的只是爲了節約時間而已。

可即便是這樣,我心裏依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可是一時間我又想不出來這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裏。

我感覺自己似乎已經適應了陰陽道,便對唐琅說道,“不用遮住我的眼睛了,唐琅。”

唐琅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確定,真的沒事?”

我點點頭。

唐琅這才鬆開了手。

我緩緩地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瞼的,就是唐琅好看的側臉,而唐琅的那一側,就是好我做鬼臉的白露。

再往前望去,似乎這路上還有不少來來往往的模糊影子,也不知道這些影子裏會不會有活着的人。

就在我隨意的四處張望的時候,我忽然看見了一雙非常漂亮的眼睛,那雙眼睛,就像是會說話一樣,頓時讓我再也移不開眼睛了。

“呵呵呵,快來呀,”

我似乎還聽到了一個歡快的聲音在呼喚我。

“呵呵呵,一起來呀,來加入我們呀。”那聲音充滿了魅惑。

“去哪裏?”我有些猶豫,萬一去了,會不會就再也見不到唐琅了?

就在我的這個念頭剛浮現在腦海裏的時候,我竟然看清了對面的人,那個呼喚我的人,竟然就是唐琅?

只見他好看的眉眼帶着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接收到我的目光時,他還朝我伸出了一隻手,“小瑤,來吧,來跟我一起!”

好啊,我想跟你在一起的,我很早很早之前就想跟你在一起的。

我忍不住想要向前走去,走到那個人的身邊去,我想時時刻刻都能看到他對我笑。

沒有白露沒有別人,只有我和他,那該多好啊。

“來吧小瑤,就我們兩個,你說好嗎?”唐琅溫柔地對我說道。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這麼溫柔地對我說話,我想,就算是讓我去死,我都願意的。

“好的,就我們兩個,就我跟你!”我笑着應道。

“來吧,來吧。”唐琅還在向我招手。

可是我往外邁了幾步,卻發現自己竟然動彈不了。

我回頭一看,發現白露竟然拽着我不讓我走。

我早就知道,這個小丫頭對唐琅有別的想法,瞧,她現在竟然還想攔着我,不讓我跟唐琅在一起呢。

誰也阻擋不了我們在一起。

我冷冷地看着那雙攔在我腰上的手,不客氣地說道,“放手!”

“小瑤,別去,那是幻覺!”我的身後竟然響起了唐琅的聲音。

我疑惑地看着前方,唐琅還在笑着向我招手呢。

對,一定是白露學唐琅的聲音,目的就是阻止我。

“小瑤,快醒醒!”唐琅的聲音再一次在我身後響了起來。

可我已經顧不上許多了,因爲唐琅他生氣了,他不等我了,我得趕緊追上他。

“不好!她中了幻術了。”酷似唐琅的聲音不知道在跟誰說話,語氣裏似乎有些急切。

“那怎麼辦?大人?要不捂着她的眼睛?”一個小丫頭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行!那幻術已經攻擊到她的大腦了,捂眼睛是沒用的!”酷似唐琅的聲音又接着說道。

“啊?那怎麼辦?要不然,把她打暈了吧?”小姑娘再次說道。

我有些好奇爲什麼我總能聽見這些跟我不相干的聲音,我現在得趕緊追上唐琅才行了。

“不行!”酷似唐琅的聲音再次說道,“看來只能這樣了!”

當我把這句話聽完了之後,我發現自己再一次被禁錮住了,不僅僅是我的身體,還有,我的嘴脣。

是誰,貼在我的嘴上,那麼的冰涼,那麼的……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的意識才慢慢變得清醒了起來,而在我眼前出現的,是一張放大了的俊臉。

最最重要的是,我終於反應過來,唐琅此時此刻的動作,竟然是在親我?

我愣愣地,呆呆的,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樣的反應纔好了。

過了一會兒,唐琅才離開我的脣~瓣,他似乎有些意猶未盡地看了一眼我的嘴,然後把頭別到一邊,語氣平靜地說道,“好了!”

這邊白露頓時拍手稱好,“大人真棒!”

說罷,白露還湊到我跟前,十分擔憂地說道,“小瑤姐姐你沒事了吧?”

最強妖孽 我搖了搖頭,我能有什麼事兒呢?除了剛纔似乎迷糊了一會兒之外,唯一能稱得上有事的,就是唐琅莫名其妙地又親了我吧。

一想到自己竟然又被唐琅親了,我下意識地就用食指輕輕撫摸着自己的嘴脣。

“嘿嘿,小瑤姐姐你的臉好紅哦。”白露笑嘻嘻地說道。

我對上了她彎彎的眉眼,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纔的舉動全都被她看去了。

而且,我終於後知後覺地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剛纔唐琅親我的時候,白露竟然就在我們身邊,她把整個過程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這簡直太要命了有木有!

“咳咳,那個那個,”我說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才能轉移白露的注意力。

理由還沒想到,這邊白露已經十分不在意地朝我擺了擺手,“好啦小瑤姐姐你就不用害羞啦,我明白的,嘿嘿嘿!”

我滴個姑奶奶哎,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明白什麼了?

重生手藝人 “對了,小瑤姐姐,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差點就中了幻術再也醒不過來了。”白露像是想到了什麼。

“幻術?”我有些疑惑地看着白露,不知道她怎麼突然又冒出來一個我重來沒聽過的名詞。

白露大大地點了點頭,“對呀,難道你都不記得了嗎?剛纔你中了幻術了,要不是大人用了這個方法,你差點就醒不過來了。”

看着我一臉茫然的樣子,白露有些不太敢相信地說道,“難道說,你都不記得了?”

我搖了搖頭,“我就記得剛纔有些迷糊,腦子裏就像是塞了一團棉花一樣,別的,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白鷺瞪大了雙眼,“不會吧?竟然什麼都不記得了。我還想問問你中了幻術之後,會看到什麼東西呢。哎!”

說罷,白露還重重地嘆了口氣,就像是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

唐琅自從剛纔開始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知道這個時候纔回過神來,聽到白璐剛纔的話,便說道,“中了幻術的人,腦子裏就會浮現出她心中所想的事情。”

說到這,唐琅還故意看了我一眼。

白露一下子來了興趣,“真的嗎真的嗎?是不是什麼都會浮現出來?”

唐琅搖了搖頭,“不一定,不過,如果是內心最深的執念,一定會出現在幻境裏的。不管是你想要做的事情,還是想念的人。”

想念的人?執念?

聽着唐琅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腦子裏似乎回憶起了什麼。 白露一下子來了興趣,“真的嗎真的嗎?是不是什麼都會浮現出來?”

“不一定,”唐琅搖了搖頭,“不過,如果是內心最深的執念,一定會出現在幻境裏的。不管是你想要做的事情,還是想念的人。”

想念的人?執念?

聽着唐琅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腦子裏似乎回憶起了什麼。

可不管我怎麼努力去回憶,腦子裏依然空空如也,什麼都想不起來。

我有些懊惱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敲到一半的時候,手就被唐琅抓住了。

“怎麼了?”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唐琅皺着眉頭看了我一眼,“敲自己的腦袋做什麼?”

我一愣,傻傻地答道,“我就是想回憶一下,之前到底看到了什麼。”

說到這,我頓時懊惱了起來,“可是我發現,不管我怎麼使勁,還是一點都想不起來。”

也不知道我到底說了什麼取悅到了他,我竟然發現唐琅眼裏帶着笑,說道,“想東西不用使勁的,這不是體力活。”

額!

這麼說似乎也沒什麼毛病!

緊接着,我又聽見他說道,“本來就夠笨了,再敲下去,那還了得。”

“我怎麼就笨了?”我氣鼓鼓地看着他,原本要做的事情全都拋之腦後了。

“難道你不笨?”唐琅眼帶笑意地說道。

可惡!這已經是他第三次說我笨了,而且竟然還在別人面前這麼說我,簡直讓人很無地自容的好不好?

太過分了!就算他長得再帥,我也絕對絕對不答應!

就在我絞盡腦汁想着怎麼反駁他的時候,這邊白露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嘻嘻,你們鬥嘴的樣子好好玩哦。”

去!誰跟他鬥嘴了!

“小露,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們鬥嘴了?姐姐我明明是被欺負了好嗎?”我沒好氣地說道。

白露不在意思說道,“安啦安啦,反正都一樣啊!”

哪裏就一樣了?我簡直氣得不行,轉頭氣鼓鼓地瞪着唐琅。

“既然你這麼有精神,看來是什麼事兒了。”唐琅也不在意我噴火的眼神,帶着笑意說道。

我一愣,他這麼逗我,其實是想確認一下我有沒有事?他在擔心我?

“我能有什麼事兒啊,你放心”話沒說完,我就感覺眼前一黑,整個人踉蹌了一下。

要不是唐琅及時扶住了我,沒準我就摔在地上了。

“姐姐你沒事吧?”白露湊過來擔憂地問道。

我搖了搖頭,剛想說沒事結果眼前又暈了一下。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緩過勁來。

看着唐琅擔憂的樣子,我趕緊朝他笑了笑,說道,“我真的沒事,哦對了,有可能是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血糖太低了,所以才暈了一下。”

“真的是因爲這個?”唐琅有些不相信的樣子。

我連忙點點頭,十分肯定地說道,“對啊,你也知道我是護士,這方面的判斷肯定沒錯的啦!”

唐琅似乎有些不放心我,又上上下下檢查了下。

看着他這樣,我的心裏酸酸漲漲的,我趕緊說道,“你別這麼緊張,真的沒事,你信我。”

快穿:我家宿主超級萌 可唐琅卻似乎就認定我是因爲之前中了幻術所以纔會忽然昏迷的,他也不等我說話,自顧自地說道,“看來是我大意了。”

白露看着唐琅一臉凝重的樣子,問道,“大人,你是說,小瑤姐姐這樣,跟中了幻術有關?”

唐琅點點頭,“嗯,應該是幻術造成的後遺症。”

白露驚得張大了嘴巴,“不會吧?中了幻術還會有後遺症?那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到了地方之後再給姐姐好好檢查一下。”

“嗯。”唐琅鄭重地點了點頭。

看着這兩人這麼慎重其事的樣子,我忽然覺得他們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我張了張嘴,剛想說什麼卻被唐琅打斷了,“靠近點,抓緊我。”

說完,唐琅又轉頭對白露說道,“小露,跟好。我要破開結界了。”

“嗯。”白露鄭重地點了點頭。

緊接着,我就看見唐琅做着一些繁瑣的手勢,然後摟過我的腰,縱身一躍。

眼前的景象以更加飛快的速度在我眼前閃過,我只堅持了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暈的快要吐出來了。

下意識地,我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因爲我怕自己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到時候要是真吐在唐琅身上,那可真就尷尬了。

值得慶幸的是,這種眩暈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就結束了。

“到了!”

當唐琅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的時候,我才睜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閉上的眼睛。感受腳底下帶來的感覺,我終於感覺到自己真真切切地踩在了真是的土地上。

我舉目望去,發現自己竟然又回到了楓葉湖。

只不過,這樓裏已經沒有了那三個人的身影。

看着這會兒的光景,應該是下午了。

也就是說,我們竟然離開了大半天那麼久?

“太好了!終於回來了。”白露興奮地說道。

“對了大人,接下來,我們去哪裏?”白露轉過頭來問道。

當她的目光看向唐琅摟在我腰上的手時,我纔想起來唐琅一直摟着我沒放開呢。

唐琅大概也是察覺到了白露探究的目光,不動聲色地收回了手,然後若無其事地說道,“先回去吧,等天黑了再說。”

白露點了點頭,“好的大人!其實我也想先回去的,這會兒太陽實在太大了,曬得我難受。”

我擡眼看去,果然發現白露似乎在強忍着什麼一樣,臉上痛苦的表情一覽無遺。

可是當我看向唐琅的時候,卻發現他似乎一點也不受影響。

果然,鬼跟鬼之間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是嗎?

“也好!正好我還有些事情要做。”唐琅點點頭說道。

當我撞上了唐琅的目光時,我忽然覺得他剛纔說的那句話,其實是說給我聽的。

只不過,我已經來不及多想了,因爲他們剛纔說了,先回去再說。可是現在,我怎麼回去啊?連一個交通工具都沒有!

我不經意間掃到了白露的身影,隨即想到她就是本地人啊。於是我便對着白露說道,“小露,你知不知道,這附近有什麼交通工具嗎?打車或者什麼的都行。”

白鷺歪着腦袋看我一眼,“姐姐你要打車回去?”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點點頭,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你們可以莫名其妙地回去,我沒這個功能呀!

白露看了看唐琅,又看了看我,說道,“我以爲,你會讓大人帶回去的。畢竟你們不是那個什麼了嘛。”

說完,白露便對我擠眉弄眼的,甚至還十分誇張地做了個對拇指的動作。

我被她這意有所指的動作給搞的臉騰的一下就燒起來了,沒好氣地嗔了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的!不學好淨學這些亂七八糟的。”

白露卻一點也不怕我,反而還笑嘻嘻地說道,“嘿嘿嘿,小瑤姐姐你臉紅了哦。”

這小丫頭,簡直很欠揍有木有?

就在我正想着該怎麼收拾這個無法無天的小丫頭時,我那無比英勇,無比帥氣的鬼大人終於開口了,“小露,你是不是覺得最近我給你安排的功課太少了?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