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服!”

“我也服!”

“鄭大哥當家做主,我認,說實話,我們想造這個老東西的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若非鄭大哥你和趙大哥在前,我們早就動手了。”

“是啊,你們一個是槍王,一個是宗師,你們不動手,我們只能忍着,現在終於算是解脫了。”

“背叛國家,背叛人民,現在又背叛了我們,他活該死!”

“即日起,鄭大哥你爲豫州軍統領司令,我們服,現在便昭告全軍。”

……

幾個小時後,大禹商行給陳默安排的屋子中,劉耕滿臉幸災樂禍。

“豫州軍反了,其實我們早就猜到有這麼一天了,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呵!”

陳默聞言輕笑,搖了搖頭,說道:“豫州軍本就不成氣候,那王老頭還想搞軍閥割據?想法是很好的,但是他錯估了這個時代。等着吧,鄭孤星會親自帶人來尋我的。”

說罷,陳默轉身坐下,端起茶水品了一口。

軍閥割據這種事情在前世也有發生,這不是個例,是普遍。

如果單單是末世降臨縱然國家消亡也不可能那麼快。

如果單單是人類進化變異變強,縱然是有人稱雄天下也不可能輕易奪走國家大權。

但很不辛。

遊戲開始,末世降臨,人類進化變強,區域限制所有不破境的人離開。

綜合各種原因,國家瞬息之間,沒了。

在末世開始的時候國家還會影響到那些各個區域的當權者,可當他們發現區域限制的時候,慾望便會徹底打破他們的道德限制。

反了!

這種情況,不反的纔會被人當成傻子。

這就是軍閥出現的主要原因。

但陳默也知道,軍閥的存在,並不長久。

在凡境時軍閥還能有存在感,畢竟並非人人都是陳默,人多力量大還是主要的,這種情況下軍閥自然比普通勢力要強得多。

但一旦受到外界影響,一旦當權者軍閥內出現比當權者更強的人物,一旦玩家們發現真正的強者可以一人成軍,那軍閥便走到頭了。

可以說豫州軍出現這種情況和陳默脫離不了干係,若非陳默的強大讓人絕望,若非陳默讓三大勢力合併,豫州軍縱然出現這種情況也應該是幾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陳默間接性的讓這件事提前了幾個月發生。

“閣主,你果然是料事如神啊!”

半個小時後,劉耕出去了一趟,隨後滿臉笑容的走進屋子,對陳默說道:“鄭孤星來了,帶着豫州軍的主要高層核心,現在就在外面。”

“走吧!”

陳默淡淡一笑,起身走向屋外。

在屋外,鄭孤星站的筆直,很有軍人氣質,在他身後的那些人也站成兩排,安靜的等待着。

“豫州軍隨時可以併入星空,不過我個人有一個小請求。”

軍人就是軍人,鄭孤星乾脆直接,開口就說出了重點。

“說!”

陳默聞言一笑。

總裁的掠妻遊戲 “我想知道您到底有多強。”鄭孤星認真的看着陳默。

“你說的是戰鬥力還是基礎屬性?”陳默莞爾一笑,問道。

“有什麼區別麼?”鄭孤星疑惑。

“自然!”

陳默點頭,說道:“屬性只是基礎,除了屬性還有武技,心法,戰鬥技巧,對真氣氣血的利用,對元素力量的掌控,等等等,簡單點來說,基礎屬性只是戰鬥力的一部分,並不是評定別人有多強的標準,這麼說吧,我的戰鬥力遠超我的基礎屬性,而我的基礎屬性,三項全部超越兩千五!”

“什麼?”

“兩千五?”

“我的天啊!”

“這不可能,基礎屬性怎麼可能會那麼高?就算全身紅裝也不可能啊。”

“難道,破境?”

“……!”

周圍衆人盡皆露出驚駭和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們震撼的看着陳默,難以相信陳默口中的數字。

劉耕和鄭孤星也不例外,他們以爲自己已經很瞭解強者是什麼了,畢竟他們一個是最強三王之一的槍王,一個是五大勢力之一的勢力主,可知道了陳默的基礎屬性後,兩人全都張大了嘴巴。

“爲什麼會這麼高?”鄭孤星情不自禁的問道。

周圍衆人聞言齊刷刷的看向陳默,都在等待着陳默口中的答案。

豪門棄婦的外遇 “想知道麼?”

陳默淡淡一笑,說道:“不着急,過兩日五大勢力徹底融合成星空之後,我會專門開展一個如何提高戰鬥力的教學課程,身份地位實力達標者皆可來聽講。”

……

“陳默基礎屬性超過兩千五!”

不過半日時間,整個豫州傳遍了這句話,但凡聽到的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不是震驚,也不是震撼,就是感覺如同在夢中。

這是假的!

所有人都是這麼個想法。

但是想到陳默一槍秒殺霸王周天,他們又不得不信。

爲什麼?

整個豫州,但凡有一絲想變強的想法的人,全都在思考這個問題,陳默爲什麼擁有這麼高的屬性?

而就在所有人都摸不着頭腦的時候,大禹商行的情報組織再次散佈出一個消息。

五大勢力融合成爲星空之時,但凡身份地位達標者,實力達標者,盡皆可以去聽陳默講授如何提高戰鬥力的課程。

瘋了! “怎麼纔算是身份地位達標,實力達標?”

豫州全城到處都有人在詢問這句話。

但是沒有答案。

除了陳默身邊的人,沒人知道,當天下午,劉耕代表陳默發佈區域消息,宣稱明日上午十點,要在大禹市場中召開豫州各方勢力會談,並提名邀請豫州基地參加。

這一句發言一出,豫州失聲。

各個大小勢力都在注視着豫州基地的動靜,任誰都明白,星空這是在逼迫豫州基地做出選擇。

當天傍晚,劉耕親自帶人前往豫州基地。

深夜,劉耕傳回訊息,一切搞定。

第二日上午十點,大禹市場人山人海,豫州大大小小數百個勢力參與會談,會談之中,豫州基地宣佈併入星空,同時又有百分之八十的中小型勢力宣佈併入星空。

星空一詞,徹底震撼豫州。

而隨着會談結束,關於能親自前往現場聽陳默講課的標準也公佈了出來。

身份地位標準是加入星空者。

實力標準是等級超越七十級者。

講課時間也已經確認,在次日上午,位置是大禹市場中最大的場館,末世前的足球場。

時間匆匆而過,次日上午,足球場中,數以萬計的玩家密密麻麻的坐在足球場一個個擺放整齊的小板凳上。

看臺上坐滿了人,足球場內坐滿了人,所有人都在看着一個方向,那就是站在主席臺上的陳默。

擡頭淡淡的看了一眼下方,陳默頗有種末世前當校長召開運動大會的感覺。

“廢話不多說了,能來這裏的人都是自己人,都是我星空一脈,既如此,那我便先給大家說說星空一脈。”

陳默開口,沉吟片刻,說道:“星空一脈誕生於南州,是我所創,歷時不過三個月,統一南州,隨後,我前往繁州,歷時數天,拿下繁州,南州是我們星空一脈的總部,繁州是星空繁州基地,也叫繁星蓋世閣,不過以後統稱爲星空繁州基地,因爲在未來,那只是我們星空的一個基地。”

“我所擁有的實力大家或多或少也有聽說,今日我便徹底的告知大家,我的等級是凡境滿級,基礎屬性在兩千五以上,我的戰鬥力足以支撐我在極短的時間內將豫省所有城市全都走過一遍,這代表着什麼意義,想必你們也能明白。”

“未來,豫省便是我們星空一脈的。”

“你們很幸運,豫州是豫省的省會,這裏有五行窟,有更加密集的人羣和市場,位於豫省中央,這裏是最適合總部發展之地,在未來,南州總部會搬遷來此,南州只會留下一個南州基地,你們擁有別的城市沒有的優勢,那就是你們身在豫州。”

“身在豫州,只要你們表現的好,不止未來可以身居高位,甚至能在短時間內增強自身的戰鬥力。”

“接下來我要說的便是今日要給你們講的正題,如何增強自身的戰鬥力。”

“在我看來,在凡境這個時期,戰鬥力覆蓋的東西並不多,一是等級,二是心法,三是裝備,四是武技,五便是附魔強化。”

“先說等級,很多人覺得等級難升,但是你們很有可能走錯了路,升級並不難,升級殺怪不能無腦,在你們實力不夠的時候,需要團隊合作,瞄準一種怪物族羣,研究出最省心省力的方法,然後殺個徹底,殺到經驗少的可以忽略,這纔是提高升級速度最穩妥的方法,東打一榔頭,西挖一個坑,那可不行。”

“當然,這是對於普通玩家來說的,你們能坐在這裏說明你們不但是星空一脈的自己人,而且也擁有強大的實力,等級在豫州玩家中的最前列。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可以收購一些品相較好的戒子裝備,沒錯,天資代表了修行速度,但是在你們打怪的時候,天資高,得到的經驗也多,它的隱藏屬性就是提高經驗獲取速度。買不到高品質的戒子可以用獻祭重鍛的方式去提品,只要想去做,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當然,在這裏我勸大家一句,賭狗當不得!”

“再說心法,心法的屬性意味着未來的發展,在這裏我勸大家以根骨氣海身法爲主,千萬不要專門爲了幸運這種虛無縹緲的屬性而去專門修習跑偏的心法,要記住,自身才是根本,屬性高了實力高,實力高了啥都有,幸運?就算你們幸運高了,你們打得過怪物麼?最終也只是淪落爲他人手中的幸運寶寶!”

“再說裝備……!”

“再說武技……!”

“最後,我要說的是附魔強化。”

說到這裏時已經是半個小時後,看着下方認真聽講的豫州精銳,陳默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附魔強化是什麼?想必很多人聽都沒有聽說過。不過聽了我說到這個詞,你們應該都有所猜測。”

“在這裏,我來告訴你們,沒錯,附魔強化就是末世前你們玩遊戲的時候的那種裝備強化。”

“在五行窟中有五行之魔,他們是元素生靈,等級普遍在90-100級之間,殺死他們後不會掉落任何裝備,只會掉落魔石,魔石分五種屬性,可分別附魔在五件裝備上形成附魔套裝,這樣不但裝備有強化效果,而且還能得到套裝效果,當然了,魔石很珍貴,在你們得到可以用之一生的裝備之前,千萬不要輕易去強化,因爲一旦強化,便不可以在轉移。”

“努力升級吧,待到你們等級上去之後,五行魔窟便是你們的寶庫,魔石很珍貴,一顆魔石隨便出售也價值一年壽元,我星空一脈既爲豫省之主,那未來魔窟便只有我們的人可以進去,是上繳換取貢獻還是售賣換取壽元,亦或者自己使用,隨你們選擇。”

……

陳默侃侃而談,事實上他此時在下一步大棋。

一個讓五行魔石能儘快進入市場的大棋,只有這樣,這些人才會去瘋狂練級,去早日踏入五行魔窟,只有這樣,陳默才能早日從勢力內庫中,從市場中,得到自己需要的魔石。

沒辦法,一個人打得什麼時候。

通過貢獻值和壽元以物易物,陳默能在短暫的時間內得到大量魔石。

至於貢獻值和壽元…..!

豫省都即將是星空的,星空拿出來的壽元和貢獻值會用到什麼地方去?還是會回到星空。

市場越大,玩家受刺激越大,越拼命。

此舉不但會帶動整個豫州的發展,甚至在未來可以帶動整個豫省的發展。

玩家越強,得到的東西越多,市場越大,身爲地主的星空也就越富。 “原來是這樣麼?”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當真是漲了見識了啊!”

“誰說不是呢,以前殺怪升級太過於隨意,現在想來,當真是錯過了太多的機會,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啊。”

“裝備裝備,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區別,若非這次聽講,恐怕咱們還是一知半解的瘋狂追逐那些幸運裝備。”

“只要給我一個月,我的實力絕對能提升三成,這一次聽課,值了,太值了。”

“……”

陳默的關於如何提高戰鬥力的大講堂足足講了一個上午,除了有關於上個遊戲時代的事情和一些隱祕的事情之外,陳默在基礎方面可以說是毫無保留。

到了現在這個程度,陳默也沒有必要去保留。

豫州已經握在手中,除此之外還有南州和繁州,而且陳默還有意在最短的時間內走遍豫省,以最快的速度統一整個豫省。

如此一來,不但是遊戲的第一部資料片,就算是對於未來的發展,都是極有好處的。

起碼豫省的發展肯定會超越周邊幾大省份,到時候一旦普遍玩家抵達化境後,區域邊界光膜就會失去作用,而那個時候起,周圍幾大省份之間也會有所摩擦,豫省若是發展的碾壓其他幾省,陳默便可以輕而易舉的帶人平定周圍幾省,甚至是拿下全國區域。

一步快步步快,末世終究是實力爲尊。

……

當天下午,大禹商行一處隱祕的莊園中,豫州頂尖人物聚集。

霸王周天已經失蹤,劍王聞劍罡則宣佈閉關,聞家大小事務全權交給了聞時煞,以聞時煞,鄭孤星,李書海等人爲首的豫州強者序列是第一批來到莊園的。

隨後便是劉耕,豫州基地等實力不太行但地位很高的。

衆人到齊後,豫州第一次也是近期最後一次星空內部會議開始。

這次會議屬於純內部私密會議,除了新成立星空豫州基地高層和頂尖強者之外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參與會議中去,甚至原本各個勢力主的私人智囊都沒有進入莊園的資格。

會議一開始,劉耕作爲豫州資源資產方面的負責人率先彙報了星空所掌控的資產和資源數量,豫州身爲豫省的省會城市,在資源資產方面的數量自然不是南州或者繁州這種普通城市所能相比的。

單單是資源數量就遠超南州和繁州加起來的五倍以上。

也就是說一個豫州足足頂的上十個南州。

劉耕彙報完畢,隨後便是李書海等人彙報星空一脈下的強者數量,因爲星空是原豫州五大頂尖勢力的集合體,星空一脈在豫州佔據了豫州八成以上的精銳,在豫州,星空已經談得上是數一不二了。

衆人彙報完畢,隨後陳默宣佈了對於豫州衆人的任命。

劉耕作爲豫州基地的基地總負責人,擔任星空豫州基地最高長官,在星空一脈總部尚未轉移到豫州之前,劉耕就是豫州的最高負責人。

隨後便是四個副長官,分別由剩下的四個勢力的勢力主擔任,可以說陳默的任命基本上來說是足以讓他們滿意的。

任命完畢後便是對於豫州的規劃,豫州不同於其他城市,身爲省會,豫省又是國內中心省份之一,位於中原地帶,輻射周圍十幾省,未來註定了豫州是星空一脈的總部。

因此,豫州的規劃在未來絕對是影響衆多的。

“諸位,星空一脈的總部便是星空一脈的總部,總部和基地是分開的,未來,豫州總部和豫州基地兩不相干,對於總部,我的意思是建立在五行窟外,五行窟是一省資源之核心,它不同於其他怪物之類的分佈,五行窟是魔石出產地,怪物全都在五行窟內,既不會跑也出不來,將總部建立在五行窟外一是對五行窟魔石資源的掌控,二則是預防未來五行窟生變。”

“而建立豫州基地的話,基地位置便放在大禹市場,大禹市場位於豫州中心,未來豫州的發展繞不開大禹市場,以大禹市場爲中心,向周邊輻射,具體要建多大就由你們自己來商量了,我的要求不高,你們五大勢力必須要放棄過去的恩怨,全力投入總部和基地的建設中,實話說,今日會議後我便會離開豫州,我去做什麼不用我說你們應該也能明白,開疆擴土的事情我來搞定,但後部事務全交由你們,星空一脈越大,人才也就越多,最終是更上一層樓稱爲一省之上位者還是沒落下去稱爲庸人,全看你們自己的努力。”

說到這裏,陳默看向衆人,衆人此時眸子中全都綻放出了火熱的光芒。

陳默的意思他們自然是懂得的,同時也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這世道,強者多,勢力主也多,在豫州他們是頂尖人物,但是放在全省那就未必了,因此,他們在未來陳默離開的一段時間必須要努力,表現出自己。

要不然的話待到陳默回來時便是他們沒落之時。

這個道理他們都懂,但是他們也足夠自信,自己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那必不弱於人。

“閣主放心,豫州事務儘管交由我們!”

“沒錯,待到閣主歸來時,無論是總部還是基地,全部都會建好,星空豫州一脈,等着閣主歸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