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就是覺得有點可惜。”葉蕭看着兩個人離開的背影,有些遺憾地說道。

“可惜?可惜什麼?”紅霄疑惑地問道。

“兩個儲物戒指。”葉蕭笑着回答道。

小插曲過後,葉蕭帶着紅霄仙子,坐進了一輛出租車,往龍城市中心的一所五星級酒店而去。

來到酒店,辦理好入住手續,兩人乘坐電梯來到頂層的總統套房。

打開套房的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五米高的巨大落地窗,讓龍城的美景盡收眼底,美不勝收。

整個套房是複式結構,上次兩層,光是臥室,就有四個。房間裏面的擺設不多,但是卻極具藝術感,高端卻不失大氣。

葉蕭四處打量着套房的佈置,不由得驚歎道,“這丫頭太捨得花錢了吧!”

這個房間,是榮小雅幫忙定的,用榮小雅的話說,這個套房可不是光有錢就能夠訂到的。

只有持有這間酒店的股份的股東,纔可以使用這間套房。

“葉公子,快看快看,這裏的風景真的好好啊!”紅霄仙子興奮地跑向落地窗,對着葉蕭說道。

“你喜歡就好。”葉蕭點了點頭,笑着說道,“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有事情可以打我電話。”

“葉公子,你現在就要要走嗎…能不能留下來?”見葉蕭要走,紅霄急忙問道。

“畢竟這是你的房間,我留下來不合適。”葉蕭笑着說道。

“我知道!我馬上…就去洗澡了…葉公子…你等我下…”紅霄急忙說道。

她想起離開前紀春嬌和霓霞樓的姐妹們給她做的那些所謂的“培訓”,小臉瞬間就變得通紅。 按照霓霞樓姐妹們的說法,孤男寡女來到酒店,總應該會發生些什麼的。

姐妹們給紅霄的建議是,進入房間之後,一定要先去洗一個澡。

而且一定不要關浴室門!

因此,紅霄正準備這麼做一下。

“你現在洗澡嗎?那我還是先出去吧。”葉蕭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紅霄仙子,有些疑惑地說道。

根據葉蕭的判斷,眼前的紅霄絕對是在兩個小時前剛剛梳洗打扮過。

可現在居然又要洗澡!

難道…難道這個女孩有潔癖?

“不…公子…你不能出去!”紅霄一下子就緊張起來,聲音如蚊子嗯嗯,急忙說道,“因爲這樣子,劇本就不對了!”

“劇本,什麼劇本?”葉蕭更加疑惑了,他完全不明白眼前的紅霄說的劇本到底是個什麼。

難道是房間太大,因此讓眼前的女孩害怕得有些糊塗了?

葉蕭不由得在心裏猜測道。

“總之…你就是不能出去!”紅霄小臉紅得像要滴血一般,硬着頭皮說道,“你要在外面等我一下。”

“哦,那好吧。”葉蕭找了個靠窗的沙發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無奈地說道,“放心吧,我哪都不去,你去洗澡吧。”

在葉蕭看來,紅霄只是一個怕寂寞的小女孩,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容易感到害怕罷了。

“還有我…我洗澡是不關門的!”紅霄從浴室裏探出腦袋,小聲強調道。

“哦!”葉蕭頭也沒擡地應了一聲,算是答應。

“還有,我泡澡的時候,可能會睡着…到時候就算有人偷看也不知道…”紅霄咬着嘴脣,小聲地說道。


“哦!”葉蕭依然一臉平淡地回答道。



不一會兒,浴室裏響起了嘩嘩嘩的水流聲音。

葉蕭坐在沙發上,隨手從儲物戒指裏掏出一本歷史書,看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



終於半個小時後,紅霄裹着浴巾從浴室裏走了出來,頭髮散亂的披散在肩膀上,不着粉黛,卻自有一股出水芙蓉的清豔感。


她的精緻的臉蛋不知道是因爲洗澡水的原因,還是因爲害羞的原因,紅的發燙。

“洗澡洗這麼長時間,對身體不好。”葉蕭掃了一眼紅霄,淡淡地說道。

“你…爲什麼沒有進來?”紅霄的眼睛裏霧氣濛濛,像是隨時都要哭出來一樣。

她在浴缸裏泡了整整半個小時,硬生生把一缸洗澡水給泡成了冷水,可就是沒有見到葉蕭進來。

這完全沒有按照劇本來啊!

“我爲什麼要進來?”葉蕭一臉疑惑地問道。

難道剛剛他應該去偷看洗澡嗎?

他離開地球的五百年時間,華夏的社交方式已經變得這麼開放了嗎。

“紅羅姐姐說,只要是男人,就會來偷看我洗澡,然後…”紅霄一臉認真地說道。

“然後!?”葉蕭問道。

直到這時,葉蕭才明白過來。

這丫頭搞了半天,居然是想色M誘他!

可是,這個技術,未免也太生硬了吧!

“然後就和電視裏演的一樣…我們一起滾到牀上…然後…”紅霄吞吞吐吐地說道,一想到紅羅給她科普的那一部東洋電影,她就感覺自己整個臉都像着了火一般。

“這都是誰教你的?”葉蕭哭笑不得地問道。

“師傅,還有幾個師姐,她們還給我看了教學視頻呢!”紅霄一臉認真地說道。

紅霄仙子,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人。

只不過,有些時候,過於認真也不是一件好事。

“你啊!”葉蕭搖了搖頭,站起身來,走到紅霄的面前,輕輕彈了彈她的額頭,笑着說道,“別學她們,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嗷嗚,好疼…”紅霄捂着腦袋,說道。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晚上再過來。”葉蕭說着,徑直朝門外走去。

“啪嗒!”一聲

房門被葉蕭隨手帶上。

紅霄看着房門關上,原本那顆小鹿亂撞的心,也慢慢地平復了下來。

可是,她接着又覺得有些遺憾,像是有什麼珍貴的東西突然間失去。

“我剛剛…都做了些什麼啊!”紅霄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頓時羞的無地自容,把頭埋進了枕頭中。



下午三點左右,葉蕭再次敲響了套房的門,只不過這一次,他帶來了一個身穿肥碩的胖道士。

“吱嘎”

紅霄紅着臉替葉蕭開了門,始終不敢看葉蕭的眼睛。

此時的紅霄已經換回一身粉紅色長裙,顯得格外的美麗端莊。

就連胖道士錢洛,也不由得看呆了。

“這次叫你來,其實就是想請你給他跳一支舞。”葉蕭走進房間,開口解釋道。

“葉公子吩咐,紅霄一定盡力完成,只不過不知道公子要我跳什麼舞?”紅霄問道。

“霽雲間。”葉蕭說道。

“霽雲間?”聽到這個名字,紅霄顯得有些驚訝,不由得猶豫着問道。


“怎麼,不會嗎?”葉蕭問道。

“只要是霓霞樓的弟子,這支舞是必須要學的。只不過,師傅說過,這支舞不能跳給活人看的,只有在祭祀先師的時候纔會跳。公子確定要我跳這一支嗎?”紅霄仙子解釋道。

她猜到葉蕭找她過來是需要她跳霓霞之舞,但是沒有想到,葉蕭居然讓她跳這支霽雲間。

一個對死人跳的舞,在大庭廣衆之下對着活人跳,就連她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

“沒事的,就跳霽雲間。”葉蕭淡淡地說着,從儲物戒指裏拿出一個箜篌,“我來給你伴奏。”

“嗯!”紅霄點了點頭,轉頭看向錢洛,認真地說道,“如果你一會有什麼難受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

“葉前輩,難道看個舞有生命危險?”見紅霄仙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錢洛急忙問道。

“我也不知道!”紅霄想了一想,認真地說道,“不過,應該不會死的!”

“等等,只是不會死嗎?”錢洛心裏咯噔一下,似乎聽出了紅霄的言外之意。

什麼叫不會死!

變成植物人那也是沒有死啊!

“葉前輩,你倒是說句話啊!”錢洛無助地看向葉蕭,問道。

“噔噔噔”

只見葉蕭沒有理會錢洛,手指一撥,一曲婉轉的樂曲從他的指尖流出。

紅霄則一抖長裙,隨着樂曲,跳動了起來。

一時間,悠揚的樂曲,優美的舞姿,在套房中上演。

哪怕只是讓人看上一眼,就會情不自禁沉迷其中,難以自拔。 霓霞之舞,配合上葉蕭的伴奏,所產生的效果遠不止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錢洛連反抗都沒有來得及,心神瞬間沉入紅霄的舞蹈之中。

“噔噔噔”

葉蕭以樂曲爲引,引導着紅霄的舞步,一時間,輕歌曼舞,美不勝收。

錢洛只感覺自己像是置身在雲海之中,整個人都變得輕盈了起來。

他的靈魂彷彿在一刻脫離了肉體,向着天上飄去。

“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