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再繼續打,而是繼續陷入一種沉思,總感覺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過於蹊蹺,唯一不解的是方婷爲什麼知道我在哪並且又爲什麼叫我別去。還有金哥,就算他是一個成熟的黑道老大,不至於爲一百萬傷及平凡的我們,可他始終是黑道的,一百萬並不少,這錢就相當於是送上門來的,可是他竟然一分不要全還給了我。

這一切的一切真的很蹊蹺,也很費腦,我不是偵探的確想不出其中的原因,我現在只想回家好好的洗個熱水澡然後好好的睡上一覺,將這段時間如地獄一般的生活通通洗掉扔掉。

徹底離開這個鬼地方後表弟才漸漸恢復了往日模樣,向我問道:“哥,你身體沒什麼大礙吧!”

我拍了拍胸脯,笑着道:“沒事,哥命大。”

表弟又用一種深情又抱歉的眼神看着我,許久才說道:“對不起,哥……”

我摸了摸表弟的頭,安慰道:“哎,沒事兒,別提這些了,咱們呀!好好的回去洗個熱水澡然後好好的嚐嚐我老孃的手藝。”

“嗯。”表弟應了一聲,沉重心情在我的笑容中稍許得到放鬆。

其實並不是我那麼快就釋然了,相比之下我現在的心情極度糟糕,或許這段記憶將會伴隨我一輩子,因爲這纔是真正的虎口脫險。 回到家我們再也沒有提起過這件事,就將它永遠的成爲記憶,因爲平凡的我們是不可能與其做鬥爭的,因爲這是現實,沒有從天而降的超人也沒有哆啦A夢的魔法袋更沒有悟空的72變。

洗了個熱水澡吃完飯後我又給方婷反覆打了好幾通電話,得到的依舊全是關機的提示音。

直到傍晚我的手機鈴聲才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是方婷打來的,於是很快接通,忙問:“方婷你到底在哪?”


“我呀!我在……你猜猜看!”方婷的語氣恢復了往日的模樣。

“猜你妹呀!趕快告訴我。”我有些急了,急得爆出了粗口。

“我妹呀!你又不是沒見過。”話音剛落我便聽見了鑰匙插入鎖芯的聲音。

我迅速將目光看向門口,看着門被打開,隨後一身正裝的方婷出現在房間門口。

我定眼一看,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看見方婷穿正裝的樣子,很性感也很有職場風範,一時有些詫異舉着手機的手依舊停留在耳邊前。

方婷看着我笑了笑,然後說道:“怎麼了,沒見過美女嗎?”

我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說道:“來,你過來。”


方婷放下包包很聽話地坐到了我身邊,隨之一股香味圍繞着我,她問道:“什麼事呀!”

“還和我裝嗎?”我用一種嚴肅的目光盯着她,並期望她說出實情。

“裝什麼呀!”方婷好似不明白我在說些什麼。

“今天你給我打電話說的那些話是幾個意思?”

“我,我不就是擔心你麼。”方婷的眼神隨之迷離起來。

“擔心我,得了吧!恐怕你巴不得我早死早超生好。”其實我知道方婷沒給我說實話,我也不想知道了,因爲她她不想告訴我,我也沒必要再知道那麼多了。

方婷突然就擡手在我肩膀上輕輕打了一下,說道:“哎,誰想你早死早超生了,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那你告訴我你今天穿成這樣去哪了?”我再次打量她這身OL的職業制服。

“我去面試了呀!”方婷說着又便在包包裏翻了起來,像是在找尋什麼東西。

“哦?你失業啦?”

“我想換一份工作。”方婷還在找,但始終沒有翻出什麼來。

“哦,那面試成功了嗎?”我感到很欣喜,酒吧女方婷終於醒悟了。

“還好吧!面試了幾家公司,叫我等通知。”

“來,我告訴你,一般叫你等通知的幾乎都是沒戲的,對待這種事你得主動出擊,實在不行你來樂克,我推薦你。”

“再說吧!真找不到我就找你。”方婷沒有在找了,好似她只是在敷衍我。

“也行,不過你呀!別太好高騖遠了,想在北京找一份穩定點的工作並不容易。”

“嗯,我知道啦!”

“嗯,你吃飯了嗎?我去給你熱一熱。”我起身就前去廚房。

“李洋!”方婷突然又用那種很冰冷的語氣叫出了我全名。

我愣了愣,隨之帶着一種忐忑的心情轉過身,問道:“怎麼了?”

“我們後天就去馬爾代夫吧!”

“後天!”我隨即摸出手機看了看日曆,又帶着訝異說道:“後天才28號,還沒到五一呀!”

方婷臉上終於露出笑容說道:“早些去不打擠,我可是去欣賞風景的可不是去看人頭的。”

我權衡了一會,說道:“那好吧!明天我去公司報個到,這次車禍都已經嚴重影響我的工作了。”

方婷點點頭沒再說話,我也走進廚房將桌子上的菜給熱了一遍,然後便坐在客廳沙發上看着電視,用餘光看着飯桌上的方婷。

吃完後方婷才向我問道:“阿姨和小白去哪了?”

“哦,他們去公園散步了。”

“小白他……沒事吧!”方婷終於提起了這個問題。

我隨之換了個坐姿,一本正經的看着方婷,說道:“沒事,就是受了點驚嚇。”

“哦……”

然後我們又進入到沉默,而我卻對方婷最後的語氣助詞感道十分鬱悶,總感覺她話中帶話,卻又不知道她到底在隱瞞什麼。

……

夜已經深了,窗外圓月高掛一陣清風揚起了窗簾,也揚起了那些不可見人的思緒。突然回憶上涌,仍記得第一次與方婷見面的KT酒吧,仍記得她和一羣類似黑客帝國的男人坐在包廂裏,努力回憶那些人的面孔好像並不像只是爲了去酒吧消遣,再回憶方婷當時的臉色,我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這個女人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在回憶的撕扯中抽完一根菸後老孃和表弟回來了,看得出來表弟的心情好了不少,我不知道這段記憶會對錶弟以後有多大影響,但從此刻來看應該沒多大關係。

表弟洗漱後便回房休息了,老孃坐到了我的身邊,握住我的手,眼含淚花看着我很久,語重心長的說道:“洋洋啊,明天我就要回重慶了,照顧好黑子,我知道北京的生活不容易,如果實在熬不下去了就回重慶,我託人介紹你去單位工作。”

“嗯,知道了老孃。”我重重地點點頭,我知道老孃在擔心什麼,她這一輩子都在擔心,年輕時擔心父親,現在擔心我。

老孃又將我的手握得更緊了,那張風燭殘年的臉變得越來越蒼老,看着我許久才說道:“洋洋,方婷丫頭回來沒有啊?”

我點點頭,道:“回來了。”

老孃又朝方婷的房間看了看,壓低聲音說道:“其實我知道她不是你的女朋友。”

“啊……”我並不是有多驚訝,只是不明白老孃想說什麼。

“你可以告訴老孃她究竟是做什麼工作的嗎?”老孃的心思一向很慎密,這和我的父親有關係。

我想了很久,決定不再敷衍老孃,老實回答道:“她在酒吧工作,陪客人喝酒。”

我的話說完老孃也並沒有多失望,只是深沉的嘆了口氣,沉默許久像是在思量着什麼,很久才說道:“她應該騙了你。”

“什麼?”我立馬提起了興致,繼續問道:“那老孃你知道她是做什麼的嗎?”

老孃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總覺得她不會是在酒吧工作,這是老孃的預感。”

我如夢初醒般點着頭,思緒一下子又飄進了回憶裏,回憶這四個月與方婷在一起的所有時光,雖然大部分都是快樂的,但總覺得哪裏不對,可又說不出所以然,今天得到老孃的提醒我才意識到自己的猜想應該和老孃一樣。

過了很久老孃纔對我說道:“洋洋,我說的這些也只是老孃的猜想,但唯一能肯定的是方婷這丫頭對你是很不錯的,你在醫院這段日子也應該看得出來。”

我同意般點點頭,思緒依舊陷在回憶裏,以前總是幻想如果她不是酒吧裏的陪酒妹會怎樣怎樣,可現在得到答案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爲她的隱瞞讓我感到非常壓抑。

從思緒中回到現實時老孃已經在沙發的另一邊躺下了,這段時間老孃一直睡在沙發上,想想真的挺對不起老孃的,可又能有什麼辦法,北漂這條路上註定是孤獨而又心酸的,我現在沒有好的物質條件招待老孃,如果將來有一天我有所成就一定會讓老孃住上北京的大房子,一輩子不再爲柴米油鹽醬醋茶而擔心。 次日早上老孃很早便起來去廚房裏做了一大桌子早餐,我與表弟吃完後便一起去火車站送走了老孃。

老孃此次北京之行也看見了我真正的生活,她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臨走時千叮囑萬囑咐要我好好照顧表弟和自己,我也決定以後不再隱瞞了。

離開火車站後我便直接去了公司,有一週的時間沒來公司了,當我走進是市場部時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變得有些異樣,但誰都沒過問些什麼,因爲我現在在他們眼裏就是把夏雪逼去天津逼到辭職的王八蛋。

雖然很痛苦但還是得強顏歡笑面對每一個人的冷眼嘲諷,在這種環境中生存實在不易。打過卡以後我直接去了吳磊的辦公室,此刻呂晨晨正在抱着一堆報表在給吳磊審批,估摸着我出事這段時間一直都是呂晨晨在負責我的工作。

見到我後吳磊立刻停下了手裏的工作露出一張極其猥瑣的笑臉對着我,說道:“小李啊!你身體好些了嗎?”

“嗯,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感謝吳總的關心。”我始終表裏不一的說着違心的話。

吳磊又對我招手示意讓我到辦公桌前,然後變得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以後騎車慢一點,出事就是那一瞬間,特別是喝了酒後千萬不要騎車。”

“嗯。”我機械般點點頭,儘管從見到我開始他就一直在用關心我的語氣和我說話,但我就是忘不掉上次無意中聽見他和呂晨晨的對話,這也讓我對他有了根深蒂固的瞭解,這是無法誣衊的。

吳磊又看了看手錶對我說道:“coco的陳總讓我通知你來公司後第一時間去見他,現在還早要不現在就給你聯繫一下?”

“嗯,沒問題。”我今天來公司就是爲了這件事,如果不是出了場意外也許我早就把心裏對coco的想法告訴給陳總了。

“那行,你去準備一下,我馬上幫你聯繫。”吳磊說完便拿出手機翻着通訊錄,看樣子好似比我還要着急似的。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倚在辦公椅上環顧着這件寬大明亮的辦公室,心中一時自問這一切是屬於我嗎?這是以前遙遠得不敢奢望的位置如今卻是坐得如此忐忑,好似在背後有許許多多的陰謀在等着我,我真的不明白這樣的工作究竟是爲了什麼,原本以爲我坐到這個位置應該很快樂,可事實卻給了我沉痛的一擊,我不得不認清現狀。

我又開始懷戀起以前在天網的日子,那時總是無憂無慮的,每天按時上班按時下班,沒有勾心鬥角沒有商業紛爭,每個月只要完成規定的銷售額便有足夠的物質保障支撐着我在北京的生活。可是現在,我卻不願意接受那些安穩的生活了,也不知道是何種力量改變了我,也許是我太想成功了,太想擁有足夠的力量來保護需要我保護的人。

十分鐘後呂晨晨來通知我十點半到歐諾咖啡廳會見coco的陳總,這是一家很安靜的咖啡廳,我也有些疑惑爲什麼一次商業見面會選擇在一家咖啡廳進行。

於是帶着這種疑惑離開公司便打車前去了歐諾咖啡廳,這家咖啡廳我還比較熟悉,以前和王- 曉曉在一起時她總是愛來這裏消遣,據瞭解這裏的人一杯咖啡最便宜的也是三位數,哪怕是一杯水也要兩位數,實在不明白爲什麼總有土豪願意來這裏消遣。

來到歐諾咖啡廳後經過服務員的帶領來到一處可以看街景的落地窗前,這家咖啡廳的格調總體來說很幽暗優雅,但拉開窗簾讓陽光折成絲的照進來又顯得特別愜意,特別是午後的時候。

相比現在咖啡廳裏的人很少,只有爲數不多的幾個文人在角落裏品着咖啡看着書。


服務員帶我來到一箇中年人的身邊,我向這個中年人打量了幾眼便認出了他就是coco的陳總,之前我在網上對他有過簡單的瞭解,所以真人和照片上反差不大。

相互握手打過招呼後我便坐到了他的對面,剛坐下服務員便給我端來了一杯摩卡,應該是他給我點的。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他便向我問道:“我聽你們吳總說你前些日子出了車禍,現在身體怎麼樣?”

我笑了笑,道:“已經沒事了,確實非常抱歉上次毀約了。”

“呵呵,這也不是你的錯嘛,所以我才通知你們吳總讓他告訴你傷好以後第一時間聯繫我。”陳總是一個很有氣度且氣質不凡的中年男人,從不表明上看就是非常沉穩的一個人。

他這麼一說我才明白原來不是吳磊着急,是他着急,不過這也證明了他對我們這次談話的重視。

億萬掌權者:總裁爹地天價媽咪 ,附和道:“陳總這是coco這兩月在樂克商場的銷售情況,你先過目。”


陳總只是簡單的看了一眼便合上了文件夾,扶了扶眼睛打量着我說道:“可以給我談談你對coco現在以及以後的銷售規劃嗎?”

我沉思片刻,答道:“在我的心中是有一個想法,只是感覺有點唐突。”

陳總似乎比較感興趣,喝了口咖啡示意我繼續說。

這次我沒有一點猶豫,高效的進入到商業會談當中對他的說道:“我瞭解到我們大部分客戶對我們的服裝定位有很大的意見,但總體來說coco的風格設計得到了很多肯定,但猶豫太過於中規中矩,在年齡成段已經形成了定位。”

陳總一本正經地點點頭,道:“談談你自己對coco的看法吧。”

我點了點頭,說道:“這段時間我瞭解了coco在上海和**的專營店,同樣的是銷售量都保持着直線甚至下滑趨勢,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是大部分客戶反應最多的問題,服裝樣式太過於中規中矩,也因此我們的客戶羣體被限制成了40-50歲這個年齡段,有很多年輕一點的客戶很喜歡coco這款品牌但這種風格對他們來說的確不太適合。”

我也不知道我這麼說他能不能聽懂,我的話說完他想了很久,才點頭道:“你說得沒錯,這一點我們在會上也提到過,你繼續說。”

“我想借目前幾款火爆的男裝品牌來談一談coco的發展,我們可以看一看勁狼男裝,他們對客戶的定位也是40-50歲之間,可是他們對服裝的設計風格很新穎也很時尚,這就是他們的風格,所以很受現在年輕人的喜歡。就目前來說coco的定位也只是面向正式場合,因爲服裝樣式太過於單調中規。”

喝了口咖啡稍稍停了一下我繼續說道:“我不知道coco總公司方面是怎麼對待目前的設計風格,如果沒有自己的獨特風格很難搏到廣大客戶羣體的青睞,極端來說可能會因此影響到coco在國內的發展。”

我的這番話說得一點也沒留情面,等於直接否定了coco目前在樂克商場以及國內現目前的銷售方式。

陳總是coco公司國內客戶部經理,聽完我的這番話後他的臉色有些難堪,以至於讓我也有所緊張,畢竟對這番話我也沒有足夠信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