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離影:「你說的對,我確實一直把他們當成小孩子了,忘了他們本身就不是普通的孩子!」

和離影聊了一會兒,我還是讓離影查查景鈺下落,畢竟那個五彩湖不是開玩笑的,萬一景鈺一個沒留神也掉下去就遭了。

離影點頭,說景鈺二叔在地府做鬼王,她會去查。

我還能說什麼,人家有那麼牛逼的親戚,難怪離影一點都不擔心,景鈺就是進了地獄十九層,有鬼王二叔罩著,還擔心什麼?

離影看著我僵硬的笑容,笑道:「沒事我回去睡覺了!」

「…嗯!」

第二天,離影和景文告別離開。

我們一家四口在首都著實過了幾天逍遙日子。

可是好景不長,4月剛過,我們就接到商銘天的電話,商赫在熬過一個冬天後,終於到了油盡燈枯的一天。

我們一家匆匆回到了申城,近一年沒回來,覺得還是申城好。

劉管家派人來接的我們,看到溶月和致遠,一直一本正經的劉管家臉都笑出了褶子。

「劉管家,申城最近太平嗎?」我問。

劉管家點頭:「很太平,一直沒有什麼事!」

這我就放心了。

「那爺爺的病…」

劉管家嘆了口氣:「老太爺吃了你們給我延續命丹藥身體還算不錯,2月的時候還經常去外面走動走動,但是半個月前突然就不太好了,三爺本來想叫你們回來,但是老太爺說你們都忙,不讓打擾,這幾天越發不好了,才把你們叫回來!」

我看了商璟煜一眼,見他抿著嘴唇,眼神深邃,雖然看起來平靜,但是攥緊的手指還是出賣了他,他很緊張。

我們很快到了商家老宅,商老二一家子死的死傷的傷,只剩下商卓梁美鳳還有商潔和她的孩子,商潔心情不太好,精神看起來也不好,所以只待在自己的房間里,至於梁美鳳,她看起來像老了十幾歲,就連商卓也是一臉的頹廢。

商銘天倒是還好,一直有條不紊的指揮著,看到我們來了,先安頓了我們幾句。

「老爺子有時候糊塗有時候清醒,醫生說撐不了多久了!」

商璟煜點點頭。

進了屋子,商赫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獃,幾個月不見他老了許多,臉色也不好,看著就是要油盡燈枯。

「爺爺!」商璟煜叫了一聲,聲音有不可察覺的顫抖。

商赫抬起眼皮看到了商璟煜,眼睛中泛起一抹亮光。

「小石頭,過來!」

商赫招招手。

商璟煜走過去,我拍拍溶月和致遠。

兩個孩子也到了商赫面前,叫了聲:「太爺爺!」

商赫笑的一臉慈祥,混濁的老眼裡滿是慈愛:「過來,太爺爺抱抱!」

兩個孩子走過去,商赫摸了摸他們的頭,溶月小聲道:「太爺爺,你是不是病了?」

魔尊他超凶 商赫點點頭:「太爺爺病了!」

溶月有些心疼,但是她還是不能理解什麼病了?有多嚴重,只說:「我讓媽媽買了罐頭,我發燒的時候媽媽就給我買罐頭吃,很快就好了,太爺爺你也吃,吃過就好了!」

致遠見溶月說了這麼長一段話,有點羨慕,於是也想跟著說,但是他結巴了半晌蹦出兩個字:「罐頭!」

商璟煜嫌棄的看了他一眼。

商赫自然知道自己孫子想什麼,他笑了笑道:「小石頭,你也別瞪他了,小孩子都是這個樣子的,你小時候還不如致遠呢!」

我們都是一愣,商赫說的小時候是真正的商璟煜,或許真的不夠聰明吧。

商赫自然知道自己話多了,於是轉移話題話題,和我們聊了一會兒,就說要和商璟煜單獨說會話。

我領著溶月和致遠出來。

梁美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吃著葡萄,一顆接一顆,吃了十幾顆,忽然笑了。

她笑的很突兀,溶月和致遠都被嚇了一跳。

「你這兩個孩子真是不錯!」梁美鳳說。

有些陰陽怪氣的成分,她說話一向如此,我也沒有太在意,只是微微點頭。

梁美鳳又說:「你還真是好命啊、!一個配陰婚的,都能做商家的兒媳婦!」

我聽她越扯越遠,就帶著溶月和致遠到院子里準備走走。

春日暖陽高照,萬物復甦,庭院里一片生機盎然。

我帶著溶月和致遠玩了一會兒,感覺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讓我渾身不自在。

我四處看了下,注意到二樓有人站在窗戶邊看著我。

我在看時,那人已經不見了。

我知道,那個房間是商潔的。

我吸了口氣,這回回來感覺商老二一家子都不太正常,怪怪的,應該是被商文天的死打擊到了。

商雯是他們找回來的,後來又沒有教育好,這也怨不得別人。



商赫房間里,商璟煜坐在床邊,看著眼前這個油盡燈枯的老人,記憶中他是那麼雷厲風行,如今他也老了,躺在床上這麼多年,生命也算是走到了盡頭,儘管看慣了悲歡離合,商璟煜還收忍不住有些不是滋味。

商赫拍拍他的手,很慈愛的說:「小石頭,你去打開那個保險柜!」

商璟煜一怔,隨即站起來走動保險柜旁邊蹲下來。

保險柜比較老式,數字密碼那種的。

「密碼是你的生日!」商赫說。

商璟煜按了他生日的數字,隨著咔嚓一聲,保險柜開了。

商璟煜打開看到裡面有一個木製的飛機,雕刻的1十分精緻,他記得是自己小時候手工課的1作業,他和商赫一起雕的,那時候因為要雕飛機的螺旋槳著實廢了一帆功夫,但是商赫硬是陪著他做了一個星期,在雕壞了無數根木頭之後做成了這家飛機。

飛機模型還在學校拿了一等獎。

商璟煜拿出這家滿含回憶的飛機,心中一陣酸楚。 第621章陳年詭事

「沒想到爺爺還留著!」商璟煜低聲說。

商赫笑了:「這可是我們做了一個星期才做好的,當然好留著!」

爺孫兩又說了一會兒話,商赫說:「在爺爺心裡,你就是小石頭!」

商璟煜自然知道商赫的意思,他點點頭:「我永遠是商璟煜。」

「把那疊文件拿過來!」商赫忽然說。

商璟煜走到保險柜跟前,彎腰將那幾張文件紙拿了出來,遞給商赫。

商赫說道:「我老了,怕是熬不了幾天,可是有一件事不解決我死不瞑目啊!」

商璟煜一怔,看向商赫,他從來不知道商赫居然還有心事。

「爺爺,你有什麼心愿未了?我會替你完成!」

商赫拿出其中一張照片來,照片是上個世紀拍的,很老舊,還是黑白的,上面是7個人,五男兩女,其中就有年輕時候的商赫。

幾個人穿著戶外裝,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

「我們七個是一個班的,這張照片上戴眼鏡的是我的班長叫崔志堅!」

商赫蒼老的手指摩挲著照片道:「事情還要從50年前說起。」

五十年前他們剛剛了大學,商赫學的是土木工程,和崔志堅是一個班級的,商赫崔志堅和其他那幾個人,都是學校登山社的成員。

因為是同一個社團,幾個人也成了好朋友,大四的時候,想著就要各奔東西,於是崔志堅提議,在即將畢業的時候,他們幾個去冒險一次,為大學生活畫上圓滿的句號。

他的想法很不錯,吸引了其他幾個人,除了一個叫猴子的沒同意,其他人都同意了。

於是,寒假的第一天,一行人背上行囊出發了。

火車走了兩天兩夜,從火車上下來的時候幾個人都累慘了。

又做坐了大巴車,拖拉機,徒步大半天,天黑的時候,一行7個人終於到了崔志堅的老家西南大山深處的月牙村。

之所以叫月牙村,是因為村子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月牙形狀的空地。

剛進去的時候,幾個人就覺得不對勁了,村子里的人十分詭異,看著商赫一行人的眼睛里流露出奇怪的光芒,而且沒什麼人說話,大家交流的時候是小聲的議論,就連村子里的孩子們都不怎麼說話,只是奇怪的盯著他們。

隊伍里最小的女孩叫蘇萌,她早就受不了這裡的環境,嚷嚷著要回去,商赫也覺得挺奇怪,但是如今已經是晚上,他們趕了一白天的路,又餓又渴,總不能為了一點莫須有的猜忌大半夜的趕路回去吧?

那時候山上還有狼。

蘇萌挺害怕,她脾氣一直不太好,隊伍里另一個叫單曉琳的女孩和她關係也不是太好,見大家沒人願意這個時候出山,她也只能寸步不離的跟著眾人。

幾個人到了崔志堅的家,崔志堅家裡看起來十分窮,和經常一身名牌的崔志堅比起來,實在是不太搭配。

崔家四口人,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瞎了一隻眼的老爹,一個蒼老佝僂的媽媽,還有一個傻了的弟弟。

商赫他們的到來受到了熱情的款待,當夜崔家為了歡迎他們還殺了一隻雞。

幾個人吃了晚飯,上炕睡了。

或許是白天太累,夜晚大家都睡得死,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發現男生隊里的一個外號叫胖子的人不見了。

大家起先並沒有多注意,以為他是出去上廁所了,可是眼看著中午了,胖子還是沒有出現。

這回大家著急了,可是問了一圈誰都沒有看到胖子。

於是大家都分頭出去找,但是一無所獲。

大家心情都不好,再也沒有了冒險的想法,只想趕快找到胖子,從這裡離開。

商量了一番,大家都覺得胖子可能是自己進了山腳下的林子里,迷路了,走不回來了!

於是結伴去找,可是胖子沒找到,外號二蛋的男學生也失蹤了。

蘇萌受不了了,嚷嚷著說什麼她也不在這裡待了,她要馬上回家,大家拗不過她,只好讓張橋和另一外一個孫然的男生還有崔志堅一起送蘇萌去鎮上大巴車站,而商赫還有剩下的單曉琳留下來等消息。

這一等只等回來崔志堅和孫然,他們說張橋和蘇萌回去了,但是商赫覺得不對勁,畢竟張橋的行李都沒有拿,他是最積極的,早就說要上山去探險了,眼下不打招呼就走了,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再一次尋找胖子的之後,商赫和單曉琳兩個人在山林中發現了死了的蘇萌,她渾身是傷,摔死在山崖下,旁邊還有張橋。

單曉琳被蘇萌的屍體嚇壞了,捂著嘴在旁邊大吐,而商赫大著膽子去看了看蘇萌和張橋的屍體,蘇萌衣服都被撕破了,身上還有傷痕,發生了什麼,顯而易見。

崔志堅和孫然張橋想欺負蘇萌,結果蘇萌跑了,張橋去抓她的時候,兩個人一起掉下了懸崖。

明白過來后,商赫越發覺得崔志堅奇怪了,他家明明很窮,他卻穿著名牌,還有失蹤的胖子,二蛋…

商赫也不敢多想,把情況大致一說,就帶著單曉琳往外跑,兩個人跑了一個下午,晚上的時候卻又回到了崔志堅所在的村子。

或許是意識到商赫他們可能知道了,崔志堅的態度也變了,而孫然也不見了。

商赫肉皮發麻,單曉琳嚇得發抖。

兩個人被崔志堅帶回了家,崔志堅的傻弟弟眼睛亮的嚇人,盯著單曉琳不懷好意。

商赫和單曉琳說好,等半夜崔家人都睡著后,他們再跑。

入夜,崔家人都睡了,商赫領著單曉琳跑了出去,沒跑多遠,就被崔家人發現了,崔家人以及其他的村民都在後面追,商赫和單曉琳兩個人拚命的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商赫被什麼東西拌了一下摔倒在地,他爬起來抬頭一看,看到了失蹤的胖子,二蛋,孫然他們還有幾個不認識的人被刺穿了身體臉朝上用木頭釘在地上。

死狀血腥恐怖,單曉琳嚇的大叫一聲,瘋了似的跑了。

商赫也嚇壞了,他爬起來急忙去追單曉琳,但是林子實在是太大,他盲目的1追了一會兒就沒了單曉琳的蹤跡。

他在林子里轉了一夜,天亮的時候終於轉了出來。

他急忙跑到鎮上去報警,警察跟著他去了月牙村,見到了崔家人,可崔家人卻說並沒有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說?

商赫自然不信他們的說辭,鎮上的警察還算是敬職敬責,陪著他又在林子里搜索了幾天,都沒有發現商赫說的那些屍體…

… 商赫摩挲著照片,然後抬起頭,,混濁的老眼有了幾分清明:「小石頭,你能相信嗎?等我回到學校,我又看到了那幾個人,他們好端端的,一點事情都沒有,甚至還問我這幾天去了哪裡?我問了他們關於月牙村的事情,可他們一臉茫然,說他們從來沒去過月牙村,我知道我說的話很不可思議,可我敢肯定,那不是我的幻覺,是真的,那些人都死了!」

商赫有些激動。

「這件事情像一個夢魔,一直出現在我的夢裡。

後來,我告訴自己,這一切也許都是幻覺,是我自己做的夢,謊話說的多了,我自己都信了,直到一年前我看到了這個!」

商赫拿出一張照片。

商璟煜拿起照片,照片是一次宴會上拍的,商璟煜稍微想了想就想起來了。

正是一年前被耿季輝算計那次拍的,賓客中有一個人被清晰的拍了出來。

「崔志堅!」商璟煜道。

「還是年輕時候的崔志堅,幾十年過去了,他的樣子一點都沒變。」商赫像是被渾身抽幹了力氣一般,說道:「他們不是人,果然不是人,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找到我了!」

商赫越說越激動:「他很快就會來了,很快…」

他緊緊的抓著商璟煜的手,眼睛死死的1盯著商璟煜,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但是商璟煜卻知道他要說什麼。

商赫是要他把這件事情查清楚,否則他死不瞑目!

醫生從外面進來,急急忙忙的給商赫搶救,商璟煜看著商赫,鄭重道:「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查清楚,您再等等!」

商赫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暈了過去。



商璟煜下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回了客廳,我看他樣子有些奇怪,就問他怎麼回事。

商璟煜把我拉到一邊,大致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我也覺得匪夷所思,腦海中把商赫說的事情理了理,這件事情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一切都是商赫的幻覺,商赫可能有什麼精神疾病,但是他不知道。

第二種就是這都是真的,也就是說,幾十年前的那幾個人是被人替換了,本人已經死了,有人或者說有什麼東西替換了他們,利用他們的身份活下去。

如果是第二種,那還真是夠讓人頭皮發麻的,畢竟你身邊的某個人都是某種東西變的,他們早就不是你熟悉的朋友或者親人了…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想到了張三娘鬼臉面具控制的那些巫蠱娃娃,只不過這種東西,似乎比巫蠱娃娃更恐怖,而且幾十年前就有一個月牙村,這麼多年過去了,誰知道這世上的人被替換了多少?

沒準你身邊最親近的人就是那些人,他們會在哪天突然要了你的命。

商璟煜應該也想通了,所以才匆匆的跑了。

商赫還在搶救,我們在客廳等著。

一個小時后,醫生從裡面出來,商赫已經沒事了,但是醫生囑咐不要再讓他受刺激,另外醫生說有什麼沒有了的心愿讓盡量滿足。

我心一沉,這就說明,商赫是真的不成了,之所以還吊著一口氣,恐怕是因為商璟煜去查的那件事情。

晚上我們就在老宅吃了飯,梁美鳳一點都沒有表現出傷心什麼的,該吃吃,該喝喝,一點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商卓也是默默吃飯,至於商潔。

吃飯的時候她倒是出來了,手裡還牽著一個和溶月致遠差不多的小男孩,是商潔的兒子。

男孩怯生生的躲在商潔背後,他長的很可愛,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我們。

商潔坐在後,他就乖巧的坐在商潔旁邊,規矩的讓人看著是有些心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