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很牛,當初是上古天庭的一份子。

但是牛到這種程度,也太特喵變態了!

您還沒踏出那一步成爲永生者呢好嘛,就特喵開始星際爭霸了?

“你怎麼老說他呢?把形容詞兒都快用光了吧?”溯洄非常不滿意,“你不是說久仰我嗎?說說看!”

霧梟大人怔了怔,“那個……前輩您沒救過我呀,我也沒見過您。

只是聽說您跟扶桑宗主是好朋友。

也……挺厲害的。”

溯洄:……

特喵的,到了我這裏就用一句“挺厲害的”概括了?

真沒品味!

唐牧北看看三位大佬,總感覺自己坐在這裏不太對。

所以他趁着沒人說話的空隙,小聲道:“你們先聊,我把面給洛水前輩送過去嚐嚐。”

“等等,幫我把這個帶給他。”扶桑宗主掏出幾個小玩意兒,“讓他研究一下打發時間用的。”

端上熱騰騰的麪碗,拿着扶桑宗主的小玩意兒,唐牧北逃跑似得拿出鑰匙就傳送到洛水公子的封閉空間中。

“好香啊!”果然,洛水公子對美食也很喜歡。

他更喜歡唐牧北的這片心意。

坐下聊了許久,直到洛水公子慢條斯理將面吃完了,唐牧北還磨磨蹭蹭不想走。

“怎麼了?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他溫和問道。

唐牧北便將霧梟大人遇到兩位前輩的事情簡單講了一遍,跟大佬們在一個桌上坐着,太特喵尷尬了。

шωш¸ ttka n¸ ¢○

“可是……你在我這裏也沒用啊。”洛水公子爲難說道:“我這個封閉空間時間是靜止的,不流動的。

也就是說,你就算待到天荒地老,出去的時候,他們也覺得你剛離開瞬間。”

唐牧北:……

What the 法克!

爲毛我沒想到這回事啊喂!

“不過我這裏有個好處,你可以隨時過來打坐修煉,絕對事半功倍。” 拐個王爺回山寨 洛水公子看他的表情像吞了蒼蠅,急忙安慰道。

唐牧北情緒低落,“那我有空就過來,不打擾前輩了。”

“放輕鬆點,你不是經常跟溯洄那傢伙互懟嘛。 重生后我給女配當長姐 修行大佬也就那麼回事,沒什麼好害怕的。”他從封閉空間出來之前,聽到洛水公子這樣說。

然而身形一動回到座位上,唐牧北就聽到霧梟大人驚奇的聲音,“牧店主,你連瞬移都學會了?

簡直是修煉中的天才啊!

對了,你的死氣外放學習的怎麼樣了?有這兩位前輩在,趕緊演示一番請他們指點一二呀!” 唐牧北:……

特喵的怕什麼來什麼!

我現在最怕的就是死氣外放這件事好嘛?

上次在年會上的心理陰影還沒走出來,你特喵又讓我當衆表演?

與此同時,溯洄和扶桑宗主默默對視一眼,心中齊喊MMP。

還指點一二?

指點三四都不可能好伐!

修煉體系完全不一樣,我們又沒研究過什麼死靈界什麼死氣,指點個毛線蛋蛋!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面都涼了,咱先……吃飯吧。”唐牧北試圖用美食引導聊天風向。

溯洄忙拿出一罈好酒,“來來來,雖然只是吃碗炸醬麪,但有美食不可沒美酒,咱先喝點!”

“果然是好酒!”霧梟大人兩眼放光。

話題立馬就從唐牧北身上轉移了。

他暗暗鬆了一口氣,準備找機會從這一桌上溜走,哪怕繼續接受八雲店主那隻藍貓的示愛摧殘,他也不想頂受壓力跟大佬們一桌吃飯。

一罈酒搬出來,霧梟大人跟溯洄之間的關係迅速拉近。

兩個人都帶有嗜酒如命的屬性,酒鬼們的話題很快就從美酒佳釀轉變到自己曾經嘗過的仙釀上。

“說起來,死靈界距離人間界也太遠了,你怎麼跑到這裏來?看樣子還在陰界混得不錯,你不是皇子嗎?死靈界爭權奪位不好混?”扶桑宗主沒那麼嗜酒,小呡一口問道。

霧梟大人回頭看看一羣默默吃麪裝聾子啞巴的店主,左手一揮瞬間將自己這一桌徹底屏蔽了。

唐牧北:0_0

親,你能先放我出去嗎?

你們拉結界聊領導大佬八卦的時候,能不能順便讓我也迴避一下?

知道領導的祕密,貌似不是什麼好事!

你看你看,都特喵把別人屏蔽了,說明接下來的內容下屬不宜啊!

然而唐牧北還沒來得及打申請報告,霧梟大人就拍拍他肩膀道:“你也聽聽吧,畢竟關係到死靈界。

以後你想升級是必須要去往那個世界的,提前瞭解點就當補課了。”

唐牧北:……

麻.蛋!跑不掉了!

“呃……從哪裏開始講呢。”霧梟大人皺皺眉頭,一口喝乾碗裏的酒,“死靈界是個很有意思的世界。

雖然諸天萬界各不相同,但我們那裏真的是非常特殊。

因爲生存環境問題,死靈界的所有人從離開母體開始就需要學習死氣功法,這跟人類嬰兒學習吃東西的本能是一樣的。

死氣功法最大的優勢在於可以不限制人數進行羈絆。也就是說如果願意,所有居民的能量都能共同使用。

這一點我給牧店主講過。

就因爲這個羈絆的特殊之處,所以死靈界很少遭遇戰爭。

畢竟,不管誰來入侵,只要對死靈界宣戰就意味着需要對抗整個世界的所有居民甚至是動物。

你們懂得,如果一個物種遭遇到滅頂之災,他們肯定會團結起來共同抗敵的。

哪怕等戰爭過去,再進行復雜儀式解開羈絆。

但死靈界迄今爲止,遇到過兩次外敵入侵。

第一次遭遇敵人,也就是我被迫離開死靈界的根本原因。”

聽到死氣功法還能串聯使用,扶桑和溯洄很有默契的對視一眼。

果真是諸天萬界無奇不有。

幸好他們的功法只適用於死氣,對靈氣吸收並不擅長轉變。否則就靠着這種逆天的設定,除了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魔界,哪個世界能阻擋他們入侵?

與此同時,溯洄意味深長看了一眼唐牧北。

若是他能在人間界利用陰界積攢的死氣,將此功法推廣發揚光大,特喵的絕對前途無量啊!

“有史以來第一次敢上門挑釁死靈界的是一個女人。”霧梟大人提起這個女人就咬牙切齒,顯然對她相當不滿,“不知道她真名叫什麼。

因爲從出現開始自始至終都打着一把紅色紙傘,所以我管她叫紅傘。

紅傘是突然出現在我們死靈界的。

一出現就態度強硬要求挑戰我們最厲害的永生者。

當時她那叫一個囂張!

你想想看,在一個靈氣資源匱乏的世界,她需要調用天地靈氣來戰鬥,居然還敢叫囂?

剛開始我父皇沒搭理她。

然而紅傘提出來一個條件,讓我們實在沒辦法拒絕。

她要求死靈界最厲害的永生者跟她打一架,。

若是紅傘輸了,自願在死靈界服役五百年任由我父皇驅使;

若是我們輸了,就要把死氣功法交給她。

當然了,不管對於哪個世界的修煉種族來說,修行功法是密不可傳不輕易示人的機密。

紅傘肯定也是這樣認爲的。

可我們死氣功法不一樣啊。

死靈界致力於將其發揚光大,恨不得讓諸天萬界修行者都修煉呢。

那就猶如在其他世界播種下我們死靈界的種子,只要是同宗修行者,走到哪裏都可以找到建立羈絆的修行者,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喜事!

而且,一個實力強橫的永生者甘願服役五百年,對死靈界的發展很有幫助。

所以這場較量,無論輸贏我們都是獲利者。

爲什麼不答應呢?

就這樣,雙方定下規則。

父皇便派遣出我二哥迎戰。

他是死靈界最年輕的永生者,實力相當強橫。

雖然只是一場勝負之戰,可雙方都是永生者都有該有的驕傲,我二哥自然也不會輕易認輸。

他當時沒有接受其他永生者的羈絆幫助,可畢竟是堂堂皇子有自己的封地,打起來的時候可借用的能量是自身的數倍有餘。

然而即便如此,這場戰鬥足足打了三年。

最後雙方依舊保持平手,我二哥便主動認輸。

身處死靈界,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卻依然與一個可調用資源匱乏的人打平手,自然說明我二哥技不如人。

但就在雙方履行原定協議的時候,紅傘發現自己上當了。

她當即提出附加條件。

我們本來就理虧,所以父皇請她提要求。

紅傘要求從死靈界帶走一個人,幫助她修改和完成死氣功法的修改創造,以便另其適應人類修煉使用。

我父皇覺得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就同意了。

沒想到,紅傘挑選的人是我。”

霧梟大人長嘆一口氣,又喝了碗酒內疚道:“本來雙方應該就我服役的時間進行協商的。

都怪我當時年少氣盛,對於外面遙遠的世界很是嚮往,就急匆匆應了她的條件。

沒想到……那個可惡的女人居然狡詐的沒有說出服役年限!”

“呃……當時賭約她輸了需要服役五百年,難道反過來不應該也是五百年限期嗎?”唐牧北小聲問道。

溯洄抽抽嘴角,“你以爲一個普通修行者的五百年能跟永生者的五百年代價劃等號?”

“更何況,當時我纔是個小小七品!”霧梟大人憤恨道:“狡詐的紅傘!

她說我讓她滿意才能迴歸死靈界!

所以,帶我離開的時候,她施下重重手段。

我的家鄉——死靈界竟然用一層特殊能量將我徹底排斥在外了!”

唐牧北腦海中瞬間響起經典配音:霧梟,OUT!

被自己的家鄉給OUT掉了,難怪他提起紅傘就恨成那樣。

感謝書友佔便宜來的打賞,謝謝支持! “如果……試着偷渡呢?”唐牧北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因爲他想起了神祕的辦證先生,“可以買一張前往死靈界的偷渡票啊!”

霧梟大人猛地一怔,“牧店主,你還認識辦證的死胖子?

艹!

那傢伙躲着我好幾百年了!

特喵的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死活不肯接我的業務。”

唐牧北:……

連那麼醉心於自己工作的辦證先生都不接待,你也是個人才了!

“既然你認識辦證的死胖子,那完全可以買張票偷渡到死靈界去升級啊。”扶桑宗主關切道:“不抓緊時間升級,你這等級總感覺奇奇怪怪的。”

“這麼一說……確實很奇怪!”霧梟大人眯着眼盯着唐牧北。

瞬間變成桌上的焦點,他略微有些尷尬,“我從來沒鬆懈,一直在努力修煉來着!”

“當然是在努力修煉了,否則你的狀態也不會是現在這樣。”霧梟大人依舊盯着他,眉頭卻是微微皺起,“不對呀……你不是已經升級成四品水貨了嗎?”

唐牧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確實是突然就四品了,陰界總部來的安裝工人都說我升級快來着。”

“嗯?”扶桑宗主和溯洄同時表示懷疑。

桌上四個人,除唐牧北之外全都是黑人問號臉。

霧梟大人還以爲自己喝多了,搓搓臉幫他算了一筆賬,“你最初開啓三層樓的時候,因爲時間最短所以給予獎勵直接就是七星級對吧?

現在又給你升到八星級了。

那就說明你的等級確實達到了四品。

因爲當鋪升星是跟店主等級直接掛鉤的。

陰界總部不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所以你絕對是升到四品沒錯。

寂寞城市,寂寞情 但是……爲毛你現在的氣息卻又掉回了三品?

能解釋一波嗎?

這操作太特喵風騷了,恕我實在看不懂!”

What?

你剛纔說What?

唐牧北一臉大寫加粗的懵逼,等級這玩意兒不是越來越高嗎?

我……咋還會往下掉呢?

現在我該怎麼辦?

唐牧北覺得心裏有點方,而且還有點想哭。

因爲從三位大佬的表情來看,自己確實是掉等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