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二人如此,並沒有直接開口回答,而是與楚陽各自點了一根兒煙。然後纔開口道:“很強,強得變態!”

Wωω •тtκan •¢ o

“哦?官府組建的道士小隊真有那麼強麼?”姬無雙顯然有些不相信,這會兒露出一臉的疑惑之色。

見姬無雙如此,我深吸了一口煙,然後再次開口道:“沒錯,他們在傳統的道術基礎上,融入了現代科技。還吸入了很多科學怪人,這樣的組織,戰鬥力很可觀!”

二人聽我這般解釋龍組,都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然後開始向我詢問更加詳細的細節。

當老常聽說有個龍組成員可以用科學的手段,創傷靈魂的時候,卻開始沉思了起來。

見老常沉思,我並有打擾他,他肯定是想到了什麼。

直到過了一兩分鐘,老常纔開口說道:“炎子,我一直研究奇門遁數,最後發現。歸根結底就是利用天地間的氣。”

聽老常突然這把說道,我點了點頭,並不否認。

老常說的沒錯,畫符咒最重要的就是“畫符膽”,也就是證明一張符咒是否是廢紙和符咒的真正區別的地方。

而畫符膽除了自身有道行以外,還需要能凝聚氣在符咒之上。只有這樣的符咒,纔是真正可以施用的符咒。

如果說,只要符咒畫得像,就可以當真符咒使用。那一個畫家豈不是可以批量生產?

就好比一些現實中的商販,爲了謀其暴力,大規模複印生產。

說自己的符咒是什麼古版桃木印上臨摹,而且還被得道道士加持過的,然後就拿出來賣!

這樣的符咒真的有效果麼?答案顯而易見,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效果,別說斬妖除魔了。就算用作護身護,也沒有什麼屁用。

什麼叫畫符?是由得道道士親筆書畫……

因此,我對老常的話語非常認同。不過我剛一點頭,老常卻再次開口道:“可他那種方式卻超出了常理,以一種另類的方式,也聚集了天地間的氣!最後以他口中波的形式,達到了你我手中的符咒或者陣法的效果。你說他的儀器很小,要是……”

老常沒有在說下去,聽到這兒我顯得而有些不解,不知道老常想表達什麼意思。

畢竟我已經知道,那龍組成員,是以一種科學的手段在超控着這一切。

不過就在我皺着眉頭,有些不解的時候。姬無雙卻突然在一旁搭話道:“老常,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他的儀器夠大,所展現出的力量是不是會無限擴大?”

老常這會兒聽姬無雙如此開口,當場便點了點頭,好似露出了擔憂之色。

只要與老常說到學術上的問題,比如奇門遁甲,老常的思維就會空前的活躍。

見老常點頭,同時露出擔憂之色,我也開始重新審視其龍組來。

好似覺得這個組織並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般簡單,感覺他們涉及到的東西,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範圍。

畢竟這個組織很是特殊,道術、科技、數理化、生物科學,什麼亂七八糟的,統統都有。

而且也不知爲何,一想到什麼科學、道術、難以理解等詞彙之後,我竟然聯想到了黑蓮。

畢竟黑蓮就是一個奇異的存在,在聖水山黑蓮的祕密基地之中,我見到過他們的實驗室。

除了各種符咒、祭壇之類的道門產物,裏面還有什麼試管、心電圖等現代工業化儀器。

也許,我們眼前的看到的龍組,也並非我們見到的這般簡單。

或許他們,也未嘗不是在做這一些讓人難以接受的研究…… 在屋裏和老常、姬無雙深聊了一番之後,我不得不對這個龍組重新審視。

經過我們幾人全方位的觀察,發現龍組的戰鬥潛力極強,並且最重要的是,他的靠山是官府。

有這樣的大靠山在,他們完全可以放任這些瘋狂的“科學家”,進行各種各樣的研究。

而腦海中剛一出現這種想法,我便想到了恐怖的黑蓮,感覺這龍組是否與這黑蓮有些許關係……

但這樣的想法也是一閃而逝,並且在沒有去多想。

如今大敵當前,我們現目前要做的,只是屠滅妖道,抵禦黑蓮。其餘的,現在我也懶得在去想。

畢竟在沒有事實的前提下,想什麼也是沒有用的。

心中出現這個想法之後,我們四人便開始在屋裏閒扯了起來,氣氛一瞬間便變得融洽輕鬆了起來。

而距離大戰之夜也越來越近,而我也重新組建了我們這一隻精英小隊。

在我們原有的幾人基礎上,這會兒再次加上了金陽夜雨三兄弟,經過這幾天的瞭解。

我發現這隱世三兄弟不愧是隱世大拿,他們年紀雖然都不大。但道行卻都是逆天級別的。

王小二,三兄弟中年級最少,也就二十六七的樣子。但道行卻達到了力魄中期。

這般道行即使在我們這個十人小隊中,也達到了以往凌傷雪的實力。

不僅如此,這小子是一名養鬼師,師傳南洋。如果有隻夠的時間,這小子說,他可以養出一隻“古曼童”小鬼軍隊。

除了王小二以外,隱世三兄弟中排行老二的夜雨,其道行更是了得。

已然達到了力魄巔峯,並且一步已經邁入了氣魄初期。而且他這般道行,全是夜雨自身修煉得來。

不像我,先是吃了長生果,後是得到了地藏王給的“仙骨”。這纔打到瞭如此道行!當然,至於地藏王口中的仙骨,我這會兒也沒有什麼感覺。

由此可見,其修煉天資甚至可用“震古爍今”來形容,遙望當年東華帝君轉世的呂祖,在夜雨這般年齡,也才一個剛下山的小道士而已。

除了夜雨一身道行“逆天”,他更是擁有一隻阿修羅之眼,但被夜雨叫做“陰眼”。

因爲有這種特殊眼眸的存在,所以一些可迷惑人的妖術,根本就對夜雨無用,或者說人家直接就是免疫。

除了夜雨和王小二以外,最爲強大便是他們的大哥,這位四十歲出頭的神祕的男子。

當時在夜雨在介紹他大哥的時候,他只用了兩個字介紹他大哥“傳奇”。

至於道行和其餘什麼能力,夜雨等都沒有向我透露。只是說白狼妖王和三隻青衣女鬼全都跟隨的金陽……

聽到這兒,我沒有在問下去。既然夜雨對他大哥如此高的評價,想必道行早就超越了氣魄初期。

我一度懷疑,金陽的道行是不是達到了靈慧或者天衝。

如今確認好了陣容,以及攻擊路線,當世正派已經摩拳擦掌。

時間轉眼而逝,現在已經來到了約定的時間,今日正好十五。

而今晚也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正邪大戰一觸即發,正邪之爭。今晚便會有一個分曉。

晚飯過後,來到飄雲谷的天下正派道士、家仙兒們,此時全都聚集在飄雲大殿前。

同時分列出了數個方陣,而我的身份因爲是祕密的,所以這會兒也站在方陣之中。

並且我身邊站着我們一行精英小隊十二人,而今夜,我們十二人將會成爲尖刀隊伍,直插敵陣心臟,屠滅敵方首腦。

此刻飄雲大殿前的高臺之上,站着二人,這二人都是明顯的主事人。

也就是宋叔和白老太太,宋叔主南茅道士,白老太太主出馬弟子和家仙。

此時飄雲大殿前雖然站滿了人,但這會兒卻安靜異常,沒有一人說話,也沒有一聲獸吼。

宋叔掃視了全場一眼,然後突然大吼一聲:“妖道橫行,禍亂四起,我輩人士該如何?”

隨着宋叔的一聲大吼,南茅道士們,全都在第一時間咆哮着迴應一聲:“替天行道!”

隨着南茅道士的一聲大吼之後,白老太太也是用着有些沙啞的聲音大聲的對着場下的出馬弟子和家仙兒吼了一聲:“妖魔當前,爾等敢與老身殺敵否?”

“吼……”

“嗷……”

家仙兒們本就是畜生妖精所化,此時迴應白老太太的方式也是別出一格,一個個並沒有發出人聲,而發出一聲聲震天獸吼。

這會兒顯得扎亂無章,但卻震破山林,驚得鳥雀皆散……

如今人員已經全部到位,白老太太和宋叔接下來只是說了幾句提升士氣的話,然後便一聲令下,天下衆道士便直接奔着谷外急行而去。

而我們這十二人屬於尖刀隊,主要任務是斬殺首腦,所以並沒有走在最前面,而是走在中間,與我方高層在一起。

而同時間,我發現四周有黑影閃爍。而且這些黑影的速度極快,全都是一閃而逝。

但即使如此,我也認出了他們。他們不是別人,全都是正氣道的老妖怪們。

如今正邪大戰最後一戰激將觸發,行內洗牌也在於今晚一戰。

是正道屠滅邪道,讓天下再次恢復清明。還是邪道力壓正道,讓這個世界再次變得妖雄四起?

這一切都還是未知之數。但我知道,也堅信,邪一定不能勝正……

可能除了我們行內人以外,沒有人會知道今夜的湘西原始叢林之中,這會兒正上演着數千人的正邪大戰。

這一戰關乎陽世未來的走向,是依舊平靜安穩,還是厲鬼橫行、妖魔四起。

這會兒我們每個人的臉上的掛滿了凝重,雖然每個人都有一個衛道之心。但生死大戰的氣息卻急速在人羣之中蔓延。

很多才入行不久的小道士,這會兒臉色大多都不好看。但也有些許顯興奮。

就好比家仙兒胡三爺的出馬弟子夜狂笑,這丫的雖說年紀不大,但卻衛道之心十足。這會兒不斷在我面前轉悠,說想加入我們的小隊,讓我帶他去屠殺妖道們的首腦。

結果這小子很不幸,被胡三爺一巴掌給扇回了原來的位置。

因爲我們人數衆多,所以行軍速度很慢。大約在三個小時之後,也就是晚上十點半左右,我們進入了事先約定的戰場。

這裏應該發生過森林大火,半片山都顯得很是焦黑。四周的遮天杉木,這會兒也都只剩下了一些被燒斷的枝幹,只有一些長得並不高大的灌木和野草嫩芽存在。

來到這裏之後,我方軍陣開始緩緩的放慢速度,最後只聽前列突然傳來一聲“停”字。隊伍纔開始緩緩停下。

而我們一行十二人與其餘高層也來到了此地的一出至高點,這是一塊十平米寬,約七米高的大青石。

來到大青石山之後,只見我方陣營前方,這會兒赫然出現了一排排的火把。

看模樣應該是四大邪教的人馬,爲了看得更加清楚一些,我直接開啓了天眼。

當開啓天眼之後,眼的是事物一瞬間便變得清晰無比。

見對方來的人馬也不少,其中也有很多妖精,看樣子也是找了一些妖怪當助手。

除此之外,人羣之後,還有濃烈的煞氣沖天。應該是羣僵,如今正邪之間最後一戰,想必趕屍派也會喚醒他們門派中的千年屍王。

畢竟這個門派傳承久遠,門派中有這等強大的邪物,想必也很是正常。

如今雙方就這麼僵持着,但在這樣的場合下,也沒有人說話。全都密切的關注着對方,畢竟最後一戰,雙方高層都不想出一點差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全盤皆輸。

而就在雙方按兵不動的時候,敵陣之中突然有人騎着一隻猛獸出列,仔細打量。

只見那人竟然是黑蓮聖女童瑤,此時她一席黑裙,手握一柄黑色長劍,下騎一隻斑斕猛虎,在配上她絕美的容顏冷傲的表情,顯得是那般的高不可攀。

而童瑤的出現,讓很多男道士心頭都是一震。不知此女子是誰,以爲是前來叫陣的。

有些小道士竟然出列請戰,說願意斬了這妖女,一震我方軍威。

不過就在那些小道士請戰的時候,童瑤駕馭着斑斕猛虎突然在我們軍陣前十米處停下,隨即只聽那成精的猛虎突然對着我方就是一聲虎吼。

“嗷……”

老虎本就是獸中之王,山林至尊。如今更是成精,這聲虎吼的威力可想而知,我們這些人類道士還好。

那些個家仙兒在聽到這聲震天虎吼之後,有很多道行低的,竟然被嚇的匍匐在地。

見到這場面,我的眉頭猛的一皺。這童瑤啥意思?來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心頭剛出現這個想法,童瑤便在我方陣前突然嬌喝了一聲:“李炎,出來見我!”

童瑤的聲音很淡,沒有多少表情。但卻響徹在每個人的耳中,在聽到這話之後,我倒吸一口涼氣,不知道童瑤這妖女想幹嘛!

但我還是準備去見他,不過我剛一動身,金陽便叫住我。

然後嘴裏凝重的開口道:“李兄弟,那斑斕猛虎很強,你與我的小狼一起去吧!”

說罷!金陽直接喚來了那隻白狼妖王。我看了一眼白狼王,心知這狼妖很強大,道行肯定不會比童瑤騎的猛虎弱。

但我卻微笑着搖着頭,同時開口道:“不會有事兒的,童瑤不會傷我!”

至此,我便不再停留,身子一轉。直接躍下了這七米石臺,然後徑直走向了戰場中間的黑蓮聖女童瑤…… 黑蓮聖女突然驚現,我方人馬頓時間便開始議論紛紛。

其中有很多人都不認識童瑤,更不知道她是黑蓮聖女。大多數道士在這會兒都在欣賞童瑤的美麗,只是覺得童瑤長得很是好看而已。

但也有少部分人認識這是黑蓮聖女,畢竟峨眉山一戰,還是有很多正派道士見過黑蓮聖女。

這會兒見她再次出現,全都驚呼“黑蓮聖女”。

而這四個字就好似一陣風一般,不一會兒便席捲整個我方陣營。

“什麼?你說那女的是黑蓮聖女?”

“不會吧?黑蓮聖女?怎麼長得如此可人?”

“好乖乖,這妞兒真是水靈,可惜卻是黑蓮的人!”

“……”

議論不絕於耳的在軍陣之中響起,不過這只是短暫的,很快便被各個方隊長制止。

而就在同時間,我猛的至指揮台上躍下,當場就落入了人羣之中。

而我剛一出現,很多同道都向我投來了異樣的目光。我在正派中,已經算是名人了。

幾乎都認識我李炎,此刻突然聽說叫陣的是黑蓮聖女,這會兒點名要見我。這讓這些同道都很是不解,有些猥瑣的道士,更是小聲低語,說我倆是不是有一腿。

我這會兒面無表情,一步一步的走向方陣之外。而周圍的所有道士,此時也全都密切的關注着我。

不一會兒,我走出了方陣。當場就走向了十米外的童瑤,童瑤見我出列,嘴角直接掛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

她的笑容雖然好看,但我看上去卻是惡魔的微笑。

來到距離童瑤約三米的位置停下,而是童瑤此刻坐在斑斕猛虎的身上,居高臨下的望着我。

我也不廢話,直接對着童瑤開口道:“找我何事?”

童瑤聽我這般說道,先是微微一笑,然後纔開口說道:“我想告訴你,今晚你們必敗。”

我淡淡一笑:“是麼?”

“是的,我們黑蓮老祖即將完全甦醒,以後這個天下。就是我們黑蓮的,如果你加入我們黑蓮,日後定當長生不死!”童瑤一字一句的說道。

可我卻當做充耳不聞,然後開口道:“自古邪不勝正,黑蓮終將滅亡!長生不死?對我來說也毫無用處……”

“李炎,你怎麼是死腦筋,什麼是正?什麼是邪?我勝了就是正,你們輸了就是邪!”童瑤反駁。

但我卻不以爲然:“要戰就戰吧,說那麼多沒用的幹嘛?”

“看來你心意已決,我多說也無用。”

“是的!”我淡淡的回答,沒有任何表情。

不過童瑤在聽到我這話之後,卻顯得很是不悅:“你竟然執意如此,我一會兒就殺了你!”

“那就來試試吧!”我的臉色也開始變得不好看。

童瑤見我如此,嘴裏直接冷哼一聲,當場便催動身下的坐騎向着自己的方陣奔跑了回去。

而我望着遠去的童瑤背影,感覺她很奇怪,都這個時候了。她既然還勸我加入黑蓮,難道真的如童瑤以前說過的一般,他是岸,我們前世是情侶?

這個想法只在心中出現了一剎那,然後便消失。

接下來我也不在停留,直接轉身回到己方陣列之中。

隨後,我回到石臺之上,衆人問我黑蓮聖女說了些什麼。

我深吸了一口氣兒,看着遠處早已沒有了童瑤的戰場,然後纔開口道:“她說我們今晚必敗,讓我加入黑蓮!”

老常一聽這話,當場就笑罵黑蓮聖女是傻逼。

說用腳趾頭想一想,我也不會加入黑蓮。老常這般說道,我點了點頭,他說的沒錯,我絕對不可能加入黑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