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了羅麗雲的面前,正準備繼續說話的,可是我剛剛開口,就生生的停住了我想說的話,我轉過頭,對大金牙說:老金……停了羅唣鼓吧,羅麗雲,既不是鬼魂,也不是精怪,她是個活人?

“真的?”大金牙有點不敢停羅唣鼓。

我看向大金牙說道:你不相信我?我招了多少陰了,死人活人分不清啊?

其實是死人還是活人,我只要近距離感受一下就行了,我對死人活人有比較靈敏的感知,死人陰森森的,活人吐氣很暖,在她身邊,也不會感覺到冰冷。

大金牙停了羅唣鼓,問我:這是咋回事啊?怎麼羅麗雲沒死,卻變成了這麼個樣子?

我搖了搖頭,對大金牙說:很細的東西,我猜不到,但是……我可以推測——四年前,沈家兄弟,把羅麗雲打走了,其實她並沒有被打走,她只是藏了起來,藏在了沈家的老宅子裏面。

她晝伏夜出,唯一能吃的東西,就是鑽出去,偷點靈堂裏的貢品吃。

至於,羅麗雲,爲什麼變成了身長兩米,走路不會走,只會像是一條蛇一樣蛇形的人,我就不太清楚了。

在我和大金牙聊天的瞬間,羅麗雲突然湊到了我們身邊,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和大金牙的眼睛。

我們倆人頓時,丟掉了心神。

超級影子戰士 下一刻,我感覺我出現在一蔚藍的海邊,天上漂浮着白雲,我們躺在的海邊,不是沙灘,是一片片碧綠的草地。

海也並非一望無際,我能夠看到,海那邊,隱隱出現的“青山”。

藍天白雲,青山綠海,這一切,讓我舒服極了,躺在草地上,我也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有的,只是安詳和溫暖。

我躺在草地上,吹着帶着腥味的海風,感覺到世界的平和。

在我心境逐漸平和的過程中,突然,我醒過來了。

我醒轉過來,面前,依然是瑟瑟發抖的羅麗雲。

她依然畏畏縮縮的,兩米長的身子,緊緊的貼着石壁,嘴裏低沉的“嗚嗚”着。

大金牙也醒了過來,看了一眼羅麗雲之後,對我說:小李爺,這羅麗雲,邪性!

“不是邪性,是本能。”我糾正了大金牙的話,又說:羅麗雲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但是……她似乎可以用夢境跟我們交流,我們不懂如何通靈夢境,卻能夠感覺得到她心中的善意。

我又說:看來,羅麗雲給女兒託夢和老公託夢,可不是爲了殺女兒和老公——至於,她在夢裏,爲女兒和老公託夢奔喪,其實是預示——女兒和老公,會在後面幾天內死去?希望他們能夠通過夢境……避開“死亡”?

我對大金牙說:羅麗雲的身上,似乎藏着很多隱祕,現在我們唯一能夠解開隱祕的人,就是帝子歸了。

帝子歸綽號“夢周公”,東北解夢第一人,非他莫屬。

帝子歸可以進入羅麗雲的夢裏,徹底瞭解事情的原委。

也能爲我們解釋,到底是誰——要殺了沈冪和沈冪的爸爸。

不過帝子歸大概要在中午才能到,到了中午,沒準沈家三人,會發現母親藏在這個下水道里面,到時候,他們拒絕讓帝子歸給羅麗雲通靈夢境……那麼……我將功虧一簣——同時,我心裏還有一個願望,這個願望——也是我不能讓羅麗雲,再次見到沈家三兄妹的原因。

所以,我想了個辦法,在帝子歸給羅麗雲通靈之前,我讓大金牙出去,讓大金牙騙沈家三兄妹,說要想讓他們的母親不害他們,需要他們去山裏祖墳的西北邊,深挖三米。

挖三米的土,我想這得挖到半夜去了吧——這樣,在晚上之前,沈家三兄妹,絕對回不來,我就能夠讓帝子歸,進這個下水道,給羅麗雲通靈夢境。

大金牙聽了我的辦法,鑽出了下水道,再鑽出了煙道,去賺沈家三兄妹出門。

我則把地址發給了帝子歸,讓他到了,直接來這個下水道。

在我等帝子歸的過程中,我一直盯着羅麗雲。

羅麗雲也盯着我,剛開始,她十足的害怕,最後,她發現我沒有惡意,對我竟然笑了笑。

下水道的空氣混濁,我卻能夠見到羅麗雲的笑容——這笑容,很美麗,很高貴。

在如此惡劣的環境裏,忍受四年不見天日的日子,身體變得奇形怪狀,這一切,都沒有擊垮羅麗雲心中的笑容。

如此堅韌的笑容,有什麼理由不美麗,不高貴?

它比沈財沈發這兩兄弟那虛僞中藏着惡毒的笑容,要高貴一萬倍。

小風大浪,地獄天堂——最美的風景,總是藏在最險惡的地方。

羅麗雲對我笑了笑之後,開始在小水道里到處遊動着,像是一條蛇,我再也沒有絲毫的害怕,等着帝子歸的到來。

大概到了下午兩點鐘,帝子歸終於來了。

他下了下水道,第一句話就是:賺錢真不容易啊,還得下下水道!

“沒有好賺的錢,也沒有好過的生活,老帝,好久不見,別來無恙。”我把手機的電筒,打向了帝子歸。

帝子歸對我哈哈一笑,說:我這人,講科學,在我看來,只要會管理時間,合理的提升自己——日子就不會難過,學術也不會難做——最近過得挺好的,小李受累,還惦記了。

這就是帝子歸,東北陰人裏面,最講科學的人……他畢業於東北大學。

或許很多人都覺得東北大學名聲不響……但曾經的某段時間,東北大學,可以說的是中國大學的霸主,地位類似於現在的北大清華。

帝子歸在東北大學學習心理學,夢境屬於心理學的一種範疇。

同時,帝子歸的陰術,叫“夢境通靈”,他將陰術和心理學結合在了一起,最後,一身陰術,終歸大成!

帝子歸看向了我,問我:你最近,十分疲憊吧?

“你怎麼知道?”

“廢話,我看你忍不住嘆氣,要麼心理悲觀,要麼是最近壓力太大,導致你無意識的在排解壓力,你這人,從來不悲觀,那就是最近太累,壓力太大了。”帝子歸笑呵呵的說。

我感覺帝子歸說得真是準啊。

極品透視小仙醫 帝子歸指了指——又見到了生人,縮在了角落裏間,瑟瑟發抖的羅麗雲——說道:是她要夢境通靈嗎?

我說是的。

帝子歸咳嗽了一聲,說道:長得倒是奇形怪狀的,不過,看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啊!

在帝子歸剛剛說完,忽然,羅麗雲對着帝子歸的眼睛一盯。

帝子歸是什麼人?對夢境極其熟悉,直接吼了一聲:放肆!

這一聲吼了出來,羅麗雲頓時蜷縮成了一團,盤在了角落裏,動都不敢動。

帝子歸則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極品,真是極品。

我問帝子歸:怎麼極品了?

帝子歸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用夢境和人交流,這人可以……我願意爲她入夢,只是……她不會害我嗎?

我對帝子歸說:絕對毫無敵意!

“那好!”

帝子歸對我說:小李,幫我掌鏡,我爲她通靈一次。

“好!”

我走到了帝子歸的身邊。

帝子歸從懷裏,掏出了一枚鏡子,遞給了我。

這鏡子,是一層古銅包裹,內嵌了一面磨砂玻璃。

我知道這鏡子,曾經帝子歸給這面鏡子,起了一個名字,叫“夢魘纏身”,傳說這是帝子歸這一脈的陰人祖先傳下來的,是利用“託夢殺人鬼魂”戾氣,染在一面鏡子上形成的。

是非真僞、夢魘纏身,皆逃不過這一面鏡子。

我把夢魘鏡,照在了羅麗雲的身上。

帝子歸指着鏡子,說道:是非真僞、反省超脫、夢魘纏身、預言兌現,皆逃不過“自我”二字,你,看着這面鏡子,展現本我。

帝子歸說完,我瞧見那鏡子上,出現了變化。

本來磨砂的表面,漸漸的變得清晰了起來。

鏡子裏的羅麗雲,換了一幅模樣,端莊大方,慈祥美麗,要說沈冪之所以漂亮,看羅麗雲的真實面貌,便可見一般。

“閉眼!讓我帝子歸入夢!”帝子歸見鏡子上,露出了羅麗雲的本來面目,立馬吼了一聲。

羅麗雲,緩緩閉上的那只有一條縫隙的眼睛。 羅麗雲閉上了眼睛,躺在了地上。

帝子歸拉住了我:小李,羅麗雲的夢境已經通靈,你跟我一起去?

“去!”我對帝子歸說。

“走!”帝子歸吼了一聲後,我也閉上了眼睛……進入了羅麗雲的夢境之中。

要說“懂夢”,現在住在沖繩島的三生三世“段廣義”,也懂夢。

不過,段廣義對夢境的掌控力,完全沒有帝子歸的氣勢。

在羅麗雲的夢中,帝子歸完全是“帝王降臨”,在夢境的世界裏,他就是獨一無二的帝王。

我們此時,似乎站在海邊,和我被羅麗雲迷惑心神時候的模樣,一模一樣。

藍天白雲,青山綠海。

帝子歸指了指周圍,說羅麗雲的夢,果然簡單,不是有機心的人。

說完,他吼了一句:羅麗雲,出來。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這時候,海里面,走出了一個女人。

女人是普通的婦女,除了模樣比較美麗以外——她就是羅麗雲,在“夢魘”的鏡子裏面,出現過的羅麗雲。

哈利波特之秀逗法師 羅麗雲跪在帝子歸的面前,說:先生。

帝子歸指着羅麗雲問:我問什麼,你答什麼?不然我就毀了你的夢境,從此,你再也醒轉不過來了……聽見了嗎?

“不敢違背先生的話。”羅麗雲說道。

到底是專業的,這一出手,就有了。

剛纔我們也進入了羅麗雲的夢境裏面,可是我們無法見到羅麗雲。

帝子歸聽了羅麗雲的保證後,開始詢問:你爲什麼住在下水道里面?

羅麗雲開始講。

原來,羅麗雲嫁到佛山後,生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沈發最大,沈財比沈發小兩歲,沈冪又比沈財小三歲。

羅麗雲從小管兒子管得很嚴,家教其實不錯的。

不過沈財和沈發讀初中的時候,跟外面的一幫子混混玩到了一起去了,從那時候開始,沈財和沈發就不服管了,賭錢、喝酒、打架,什麼事都幹。

當時羅麗雲在賭場裏抓到了沈財,揍了沈財一頓,結果,沈財反揍了羅麗雲一頓。

從此以後,這倆哥們,就徹底管不住了,經常打爹媽,越打越狠。

要說沈財和沈發輸了錢就揍爹媽的性子,確實是兇,打羅麗雲有時候打得確實狠,可不至於打跑羅麗雲。

畢竟佛山現在成了羅麗雲的家,羅麗雲又是一個沒什麼文化、沒見過世面的女人,更加不願意離開家了。

一直到四年前……突然,沈財和沈發在半夜裏抓住羅麗雲,狠狠的打了羅麗雲一頓,並且說道:如果你不離開這個家,我們就打死你!

羅麗雲不知道沈財和沈發爲什麼說這話,她說,她就算被.打死,也不離開。

沈財比沈發要兇,當時沈財就跟羅麗雲說:你要是不走!我不但打死你,我和大哥,還要強.暴了沈冪!信不信?

要說沈財是個“混不吝”“滾刀肉”,他說敢幹,那他就一定敢幹。

爲了女兒,羅麗雲恨得牙齒直癢癢,也吞下了那口惡氣,答應沈財和沈發,離開這個家。

不過,羅麗雲沒有真的離開,她是個農村婦女,沒文化,沒手藝,孃家那邊也是重男輕女,去哪兒有條活路?

再加上羅麗雲記掛女兒,也捨不得離開,就藏到了家裏的儲物櫃裏。

藏了一段時間,羅麗雲心驚膽戰的,害怕自己被發現,又藏到了樓頂的閣樓裏……可依舊不安穩。

她說她經常聽到沈財和沈發他們的聲音,嚇得怕,每次都怕被發現。

有一次,她想起自己家裏建房子的時候,有一個廢棄的煙道打歪了,後來閒置着,那根管道,直接通向下水道。

她想,她鑽到下水道里面去,總沒人能發現得了不?

其實這個時候,羅麗雲已經有離開家,出去哪怕要飯,也比現在這種不見天日的日子強唄?

可惜,羅麗雲此時已經四五個月不見天日了,她本來膽子就小,不敢去外面闖,現在就更加不敢去了。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這時候的羅麗雲,就像是糞坑裏面的蛆蟲,蛆蟲在糞坑裏面呆了太久,想要出去,卻沮喪的覺得外面的世界,比糞坑還要糟糕,又爬了回來。

羅麗雲咬了咬牙,真的住進了下水道里面,每天到了晚上,就從廚房的一塊吊頂板子上,爬出來,偷點靈堂裏的貢品,回下水道去吃。

羅麗雲每次偷吃的時候,還怕有人起疑心,所以,她每次偷,都只偷那麼一點點吃的,吃個三分飽就行了。

自從住在了下水道之後,羅麗雲大病了一場……病得很厲害,差點死在下水道里面,等她醒過來之後,就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眼睛小成了一條縫隙,身長變成了兩米,骨頭也徹底軟掉了,像是一隻蛇。

不過對於羅麗雲來說,無所謂了,變成了蛇的模樣,出入下水道,更加方便。

並且,羅麗雲從這以後,有了一種“能夠進入人夢裏的能力”。

帝子歸聽了羅麗雲的話,問她:那你的兒子,爲什麼要逼你離開他們?

羅麗雲說她開始不知道,後來無意中進入了“沈發”的夢裏,才知道了緣由。

原來啊……沈發和沈財,是想分他老公的財產,逼走她,爲的就是少一個人分財產。

我問羅麗雲,她老公的財產,無非就是這一套老屋,沈發和沈財,還是有點閒錢的人,爲什麼兩人因爲這棟老屋,逼走了她,還要安安心心的服侍沈冪爸爸四年?

羅麗雲說:我老公,其實真的沒家產,也沒什麼錢,可是,沈發和沈財,誤以爲我老公很有錢?

“誤以爲?”我有點不敢相信。

羅麗雲跟我講出了事實的真相。

原來……四年前,正是沈冪在娛樂圈裏起勢的時候,有一篇娛樂報道,報道里面,一位記者髮長文,抨擊了沈冪,說沈冪長得不算頂好看的,還是一張方臉,怎麼會出演某電視劇的女二號?無非是後面有人砸錢而已。

當時刊登“這則娛樂新聞”的報紙裏,還刊登了另外一條新聞,說的是“彩.票一億八千萬大獎得主領獎”。

那一期彩.票,有個人買了四十注彩.票,四十四注大獎,合起來是兩億二千萬人民幣,直接清空了當時彩.票池裏的獎金,稅後弄了接近一億八千萬。

報紙還刊登了那獲獎人的照片,只是那獲獎人,帶着一個灰太狼的面具,要說也是巧合,那獲獎人的身形,和沈冪的爸爸,非常相似!

這兩則新聞,單放出來,也許都不會讓沈財和沈發誤會。

可是,偏偏是一起放出來的,沈財和沈發,誤會了。

他們也以爲,自己的妹妹確實有人捧……可是誰捧呢?

剛好那個長得像“沈冪爸爸”的獲獎人出現了,而且,很巧合,沈冪的爸爸,確實有一個買彩.票的習慣,幾乎期期都買,偶爾還能中個五塊十塊的。

於是沈家兄弟得出了一個結論——他們爸爸中了一億八千萬的大獎,並且,花了很多的錢,把沈冪給硬捧了起來。

於是,沈財和沈發,心裏萌生了一個想法……把他爹的財產,搞過來。

當時他們甚至想過,直接把他們爸爸幹掉,乾脆利落的把財產給搶過來。

可是他們轉念一想,這樣做,不合適!他們爸爸死了,財產本來就是他們沈家三兄妹的,何必去殺人呢?被警察抓住了,做一輩子牢房。

再說了,他們爸爸一直身體都不是很好,估計活不了幾年就得一命嗚呼了,到時候,錢自然就來了。

於是,他們再次產生一個念頭,先把他們母親給趕走,少一個人分遺產再說。

另外,他們開始好好的對他們父親,感動他們父親,讓他把遺產,只分給他們兩個人,不分給沈冪。

於是,沈家出現了四年的“假孝順”,也就是沈冪說的,從四年前開始,沈財和沈發,像是兩個奴才似的,天天服侍老父親,爲的就是想讓老父親立遺囑,說遺產全部給他們。

也真幸虧沈財和沈發錯誤的估計了沈冪爸爸的身家,以至於老人享受了四年的“孝子服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