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最後發現情況果然如你所說,因此便按照計劃開始慢慢佈置一切,並用盡方法將你再次帶到這裏,共同完成計劃。

這也就是整個計劃的由來,其實這一切都是你自己設計的,而最主要的一步,也要由你來完成。

當我佈置好一切後,就着手將你帶到這裏,但這操作起來很難,直到這次才終於成功。

爲此我不惜冒着風險用信息一步步提醒你,甚至又送了一個‘我’到你面前,像之前一樣兩人配合行動。”

餘音說到這裏神祕一笑。

“事實證明這個方法十分有用,你果然又一次來到了這裏!” 藍海辰聽後如墜冰窖,陣陣寒意突然從四面八方襲來。聽餘音的意思,難道江雨煙也竟是她的安排?!

“你說什麼,雨煙是你……故意安排在我身邊的?”藍海辰開口問到,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怎麼,沒有意識到?我不是說過嘛,爲了讓你成功到達這裏,我儘量模擬了當年咱們倆一起行動的狀態。

江雨煙這個小姑娘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各方面的素質都很不錯,合適和做你的搭檔。

雖然一開始可能有些天真,犯過一些錯誤,但以後卻都很可靠不是嗎?這一路有了她,是不是感覺方便很多?

很多不方便做的事情,因爲有了她便都可以做。這可是我當年的經驗,很有用的。”

餘音說完滿臉笑意的看着藍海辰,但藍海辰卻感覺不出絲毫喜悅,反而生出深深的恐懼。

他有一種整個人都被牢牢掌控的感覺,這感覺讓眼前的餘音瞬間變得可怕起來。

藍海辰這才真正意識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初代玩家。是那種經歷過無數磨鍊,看生死習以爲常的初代玩家。

在這種環境下,這種人的價值觀已經變得跟普通人截然不同,爲了擺脫這個遊戲,他們或許會做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事……

“當年的我,難道也是這樣的人嗎?”藍海辰不禁想到。

“你是怎麼做到的?將雨煙安排在我的身邊……”藍海辰顫聲問。

“很簡單啊,當年我雖然走到了最後,但卻沒有完成遊戲管理方的目的。因此他們就像對待其餘玩家一樣,讓我成爲了管理方的一員。

當然,我還是被真正的管理者控制的,但卻也因此獲得了很多玩家沒有的權利。

於是我利用自己的權利尋找你,並在你周圍找尋跟你搭檔的人。正好這個時候,江雨煙作爲另一名初代玩家的妹妹進入我的視線。

於是自然而然的,她進入了遊戲,並第一個揭開了線索,得到了共有者的身份!”餘音解釋說。

“原來那輪遊戲也是你控制的,就連共有者也是!”藍海辰驚到。

在第一輪遊戲中,江雨煙因爲率先解開線索而獲得了共有者的身份。而藍海辰也因爲反應快,爭取到了另一名共有者的資格。

不過現在來看,這其中恐怕都有餘音的操縱。

“當時你們相互之間根本無法信任,我只能通過這種方法讓你們接近。

況且那些玩家也根本不知道是誰率先解開線索,一切不還是全由我說了算。

至於另一名共有者,只要你回覆了那條信息我又怎麼會拒絕,自然肯定是你。”餘音又說到。

“果然是這樣……你居然能把遊戲控制到這種地步?”藍海辰又問。

控制遊戲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餘音當時能做到這種地步,那得有多大的影響力?

“我好歹也做了這麼多年臥底,能沒有一兩個能用的人?當時的法官就是我的人,當然會按我的意思去辦。

還有在第二輪遊戲中,你以爲是誰給你處理了那個姓林的女玩家?自然也是我,她在半路就被我料理掉了!”餘音又說。

藍海辰知道餘音說的是誰,在荒山孤村中,藍海辰曾將林小姐帶進村長家。最後離開村子時,林小姐半路就突然失蹤,再也不見蹤影。

現在看來,當時林小姐果然也是被餘音處理掉的。

“當時殺那個女玩家的是一名村民,也是我的人。如果你當時在場,說不定還能認出來呢。”餘音又說。

藍海辰一陣心悸,要知道當初藍海辰可是接觸了轉世後的李陌陌。也就是餘音辦法知道藍海辰跟李陌陌說了些什麼,要是知道的話,藍海辰就真的一點祕密也沒有了。

不過雖然心悸,但藍海辰現在還不能透露出太多。於是他強行將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這才重新看向餘音。

“怎麼,接受不了了?其實你現在的感覺我也理解,畢竟你還沒有完全恢復記憶。

但請你相信我,你早晚會理解我的做法,這點請不要懷疑。”餘音又說,語氣不容置疑。

藍海辰強忍着點點頭,然後又顫聲問道:

“說了這麼多,你還是沒有告訴我,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藍海辰打算先聽完餘音的話再做打算,畢竟現在獲得線索纔是最重要的。

“哦,這個啊,其實由於某些原因,我並不能把計劃的所有細節都告訴你。因爲這樣反而會影響你,讓計劃失敗的風險增大。

其實之前我之所以會用信息提醒你,並說得那麼含糊,也是有這方面的原因。

而且遊戲管理方查的很嚴,我要是跟你說的太明顯,他們會發現的。”餘音聽後說。

“不能告訴我?那我接下來要怎麼辦,難道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藍海辰皺眉說,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當然不會,我早已經安排好了一切,等你到了下一輪遊戲,自然會收到我的提示。

當然,爲了保證你完成計劃,我還爲你準備了另一個保障,一名絕對可靠而且強悍的隊友!”餘音說完神祕的一笑,眼神中有些許狡猾。

“隊友,誰?”藍海辰聽後問。

餘音沒有急着回答,而是從懷中掏出一張照片,展開拿給藍海辰看。

藍海辰一看之下頓時呆住,這張照片他很熟悉,正是在山城鬼影的地下區域見過的那張,初代玩家的合影。

“我給你安排的隊友也是一名初代玩家,還記得我之前說的嗎,當年我們試圖讓一些初代玩家恢復記憶,這個人就是當年僅剩的爲數不多的成功案例之一。”

餘音說罷在照片上一指,指尖移動到一名男性玩家身上。

“就是這個人,他就是你以後的隊友。一定要將他的模樣牢牢記下,當他出現在你面前時,記得跟他溝通。”餘音說。

藍海辰呆呆的看着餘音所指的那個人,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藍海辰這個表現不是因爲別的,而是因爲這個人藍海辰有印象。或者更準確的說,藍海辰一直在隱隱防備着這個人。

“他……不就是當時洛芷瑤指出的玩家之一嗎?!”藍海辰心想。 在山城鬼影的地下區域中,洛芷瑤曾經在視頻中向藍海辰指認過三個初代玩家。

在洛芷瑤的話中,這三個人全是初代玩家中的背叛者,位於藍海辰等人的對立面,是極端危險的人物。

而藍海辰也一直將這些人記在腦中,以防有一天突然遇見沒有準備。

但藍海辰萬萬沒有料到,這三個人中的一個,居然會從餘音的口中出現,而且還是以隊友的身份!

藍海辰仔細向照片中的那人看去,只見那是一個看起來頗爲年輕的男子,相貌有些清秀,整體形象並不壞。

可能是由於長時間遊戲的關係,他的頭髮顯得稍長,似乎很長時間沒有打理,而面部也有些許憔悴。

他坐在整張照片的中後方,用有些擔憂的眼神看着鏡頭,或者說是當時的法官。

單從照片中看來,這個人並沒有什麼威脅,甚至會讓人感覺有些可憐。但藍海辰卻不敢這麼武斷的下出結論,畢竟對方也是初代玩家,而且撐到了最後。

“他……是誰?”藍海辰小心的看着餘音,注意着餘音的一舉一動,甚至每個細微的表情變化。

餘音微微一笑,然後柔聲對藍海辰解釋。

“他叫莫非,是當年我們的同伴之一,各方面也十分優秀。

有一點你可能不太清楚,就是這次參加晉級賽的,並不只有你們這些人,而是還有很多玩家在別的地方,與你們一同進行。

而莫非這次也參加了晉級賽,而且跟你一樣已經鎖定了勝局。所以在接下來的遊戲中,你們一定會碰到,這也是我的安排。”餘音說。

“哦,是這樣呀。”藍海辰看着餘音點點頭,心中卻在不斷思索。

如果洛芷瑤說的是真的,那眼前的餘音便很有問題。

之前藍海辰只是覺得,餘音作爲一名初代玩家只是見慣了生死,所以做事才能如此決然,甚至是狠厲。

在這種情況下爲了擺脫遊戲,餘音用出一些極端的辦法也並非完全不能理解,畢竟她的對手是掌握着超凡能力的遊戲管理方,而人又都自私。

但現在由於莫非的出現,藍海辰不得不謹慎考慮餘音這個人的立場,以及她對藍海辰自己的態度!

眼前的餘音真的是在幫助自己嗎?她會不會只是想利用自己,或者乾脆拿自己當炮灰?

畢竟餘音可是爲了自己的目的,一手操縱了江雨煙的出現。如此一來炮灰這個解釋也並非全無可能。

“當時在地下區域裏,洛芷瑤對計劃的目的解釋是摧毀這個遊戲。而聽剛纔餘音說的,似乎更主要的是擺脫遊戲。

這裏面的區別非常大,可以解釋操縱的空間也同樣很大。所以現在我根本無法分辨,真實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藍海辰在心裏想到。

根據她們口中整個計劃的目的,這其中的可能性至少有三種。

一是洛芷瑤由於記憶不完善,所以將目的搞錯,以爲是要摧毀遊戲。照這個思路,莫非的威脅也有可能是種誤會。

按照當時洛芷瑤的情況,這種可能性是有的,畢竟洛芷瑤依然處於失憶中。

再就是洛芷瑤在說謊,故意欺騙藍海辰,想讓藍海辰懷疑餘音等人。

不過考慮到洛芷瑤的視頻是留給她自己的,這種可能性並不大。當然,也有可能那個視頻就是給藍海辰看的,只是僞裝成了給自己,這也有可能。

最後就是餘音在說謊,而且她並不知道藍海辰已經聽過洛芷瑤的話,所以沒有發現自己話中的漏洞。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也就是說,一直以來餘音都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嗎?!”藍海辰在心裏想到。

當然,現在藍海辰根本無法分辨到底誰在說謊。因此只能隨着餘音,看看她接下來會怎麼說,並時刻小心注意。

“那我一旦見到這個莫非該怎麼辦?是跟他一起在遊戲裏勝出,還是有別的安排?”藍海辰又問到。

“具體的行動到底時候莫非會告訴你,而我也會時刻注意你們的情況,並盡我所能爲你們提供幫助。

所以你一定要按照莫非告訴你的做,這樣才能讓計劃順利進行。”餘音回答說。

“這麼說,莫非比我知道的要多?他的記憶已經恢復了?”藍海辰謹慎的問,想套出更多信息。

“他的情況要比你好一些,但也沒有完全恢復。而且我之前說過,這個計劃你現在還不能知道太多,否則會增加失敗的機率。

所以你不要想太多,只要按着計劃一直進行下去,就可以達成我們的目的!”餘音又解釋道。

藍海辰聽後猶豫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裝作妥協的點點頭。

“好吧,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到時候我隨機應變就好。”藍海辰說。

“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已經計劃好,等你恢復了記憶,就會知道你現在的擔心都是多餘的。”餘音笑着柔聲說。

“那莫非現在在哪?難道晉級賽有不止一處地點?”藍海辰又問。他很好奇,像螺旋森林這種詭異的地方,難道還有不止一處?

“唉,這就是你對遊戲管理方的能力還了解的不夠清楚。其實螺旋森林並不只是指你們所在的這片區域。

甚至說,你們所在的這片區域,只是螺旋森林的一部分,或者說之一。在其他方向,還有很多處這種類似的地方在進行着晉級賽。”餘音解釋說。

“這個螺旋森林居然有這麼大面積?”藍海辰吃驚的問。

“那些方士好歹也有那麼多年的積澱,其能力手腕都是很可怕的。等以後,你一定會接觸到更多,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

我還可以告訴你,其實螺旋森林只是一個類似入口的地方,真正的核心部分,是在管理方製造的鏡面世界之中,更深的地方。”

餘音說罷指向遠處,通過這個藍海辰意識到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遊戲管理方。

“對了,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這時餘音又突然看向藍海辰開口,“你那個好朋友徐淵,還一直跟着你吧?” 餘音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十分認真。雖然聽但看她說話的內容,像是不經意間提到徐淵。但其實她的樣子十分認真,沒有絲毫跟藍海辰開玩笑的意思。

徐淵?!

藍海辰一聽之下再次警覺起來,今晚餘音給他的刺激已經夠多,但藍海辰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最終會聊到徐淵身上。

在藍海辰看來,徐淵一個普通人,跟遊戲本身一點關係也沒有。餘音無論怎麼說,應該都不會說到徐淵身上纔是。

但現在,餘音居然跟藍海辰單獨聊起徐淵,而且樣子還那麼認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徐淵又怎麼會進入餘音的視線?

藍海辰看着餘音,過了好一會兒才又重新開口。

“你爲什麼要提徐淵?徐淵跟這件事有關係嗎?”

餘音又露出一絲微笑,藍海辰見後感覺心臟又是一陣抽搐。藍海辰感覺餘音每次要說出什麼了不得的祕密時,似乎都會這麼微笑一下。

也因此,這原本還算美麗的笑容,在此時藍海辰眼中卻像魔鬼的標誌一般,讓人一陣惡寒。

“所以說啊,你還是小瞧了我們計劃的難度,有些難處你不在我這個位置根本無法明白。”餘音嘆了口氣說。

“關於徐淵的事現在還不能透露太多,只能告訴你的是,這也關乎到我們計劃的成敗,而且是非常關鍵的一環。

至於徐淵這個人,其實也並不全是我安排的,反倒是另一個女孩跟我有關。那個女孩叫什麼來?”

餘音說完擡頭仔細回想了片刻,然後才拍手再次開口。

“對了,墨雅,就是那個叫墨雅的女孩。

在第一輪遊戲中,我從另一組玩家中挑選了那個女孩,讓她跟你們匯合,並將其他班級的消息帶給你們。

這麼做的目的是爲了讓你們有機會,發現進入教室的方法。而後來你們也沒有讓我失望,確實成功進入了教室。”

經餘音這麼一說藍海辰纔想起來,當時遇見墨雅也是因爲餘音的提醒。當時墨雅因爲在遊戲時收到一張紙條,才意識到另一組玩家的事。也正是因爲這些,才促成衆人的見面。

“只是令我沒想到的是,徐淵卻跟那個女孩有了一些別的小關係,而且還因此跟遊戲牽扯得更深。

正好那時候我也需要這麼一個人,便順便選擇了他,這也算是一種意外收穫吧。”餘音笑道。

“徐淵居然也跟計劃有關,這個計劃到底是想幹什麼?這樣子你必須告訴我實情,我才能繼續跟你們合作。

否則我怎麼會放心按照你說的辦?你難道就不怕我不配合?”藍海辰此時忍無可忍,終於將這個問題問出。

“哈,我知道你一定會這麼想,並且這也很正常。就算是我,在不知情的前提下也會有這種想法的。”

餘音點點頭,一副很理解藍海辰的樣子。但下一刻,她立馬轉變語氣。

“但我還是不會跟你解釋,原因無他,就是因爲你自己內心其實是理解我的,是肯定我的做法的!”餘音說着走進藍海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你現在只是失去了記憶,但在你的內心,你最開始的那個自己其實知道我這麼做的苦衷!

所以在你的潛意識裏,你是不會拒絕我計劃,因爲這一切最初都是你制定出來的,你不會反抗你自己的計劃!”

藍海辰聽完後猛地退幾步,皺眉睜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餘音。

餘音說的沒錯,在藍海辰的潛意識裏,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潛移默化的影響着藍海辰,告訴他餘音的做法是多麼的正確,是擺脫遊戲必須的手段。

藍海辰不想聽從這個聲音,但這個聲音卻越來越清晰,始終揮之不去。

“這……這……”藍海辰伸出手看着自己,他確實有些怕了,不是怕眼前的餘音,而是害怕自己。

“難道這一切真的都是我設計出來的?我真的拜託過餘音,讓他這麼對待我自己?”

藍海辰不斷思索卻始終無法得到答案,畢竟他不是蘇俊哲,無法理解一個初代玩家在經歷這麼多殘酷的遊戲後,內心到底會發生什麼變化。

但藍海辰隱隱覺得,如果是自己,針對遊戲管理方或許真的會考慮出類似的計劃,只是目前的他還不會使用。

但這並不代表蘇俊哲不會用,也不代表其他初代玩家不會用。

也就是說,如果把藍海辰放到餘音的位置上,藍海辰或許也會用出一樣的手段?!

畢竟一開始進入遊戲時,藍海辰也曾對殺手深惡痛絕。但當習慣了這一切後,活下來已經成爲了唯一目的。

餘音有些憐惜的看着藍海辰,想上前卻又有些猶豫。最終她還是沒有過去,站在原地看着痛苦中的藍海辰。

“你這個過程我明白,曾經我也經歷過,明白這種感覺。我也只能等你慢慢恢復,到時候你就不會再痛苦……”

餘音說完重新披上自己的黑袍,走到門邊將門拉開。她又最後看了一眼藍海辰,嘆了口氣離開了這裏。

藍海辰扶着桌子坐下,心中始終在思索餘音的話。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雙手突然從背後拍了他肩膀一下。

“啊!誰!”藍海辰嚇了一跳趕忙回過頭,卻見江雨煙正站在後面,一臉擔憂的看着自己。

“是你啊,你怎麼過來了?”藍海辰嘆了口氣問。

“剛纔門口的限制突然沒有了,我有些擔心就過來看看。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那個神祕號碼的主人來找你了嗎?”江雨煙回答說。

“你在外面沒見到有人離開?”藍海辰又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