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性格就是這樣,認定了就是一門心思,你不說我就沒完。

二叔正對着我發愁的時候,懷罪和尚忽然說話了,他說“這小子有人問題。”

我沒明白懷罪和尚在說什麼,於是就轉頭看了過去,只見這時候他的眼睛竟然鍍上了一層金光,而且正在地盯着我看,那種表情嚴肅的讓我後心都有點發涼。

“你幹什麼?”二叔一看懷罪和尚的樣子忽然喝了一句。

懷罪和尚沒有說話,眼睛上面的金光瞬間隱去了,然後他看着二叔一臉深沉地說,“你們老李家恐怕要走運了,只是不知道走好運還是走黴運。”

“你什麼意思?”二叔皺着眉頭問懷罪和尚。

“我剛纔用佛家大修羅眼看了一下,你猜我看到了什麼?”懷罪和尚說完似笑非笑的看着二叔。

看他這種表情我就不爽了,罵了一句,“看到你大爺了,別他麼打啞謎,想說什麼你就直說。”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阿彌陀佛。”懷罪和尚說着還雙手合十宣了一聲佛號,搞得有些高深莫測。

這下我真是又氣又急,就準備罵懷罪和尚幾句,可惜他已經轉身走了,還說我們老李家的事他不參合了。

剩下我跟二叔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本來我準備問二叔的,不過看到他的表情,我就問不出口了,二叔明顯也不知道,懷罪和尚到底在我身上看到了什麼?難道和我上次吞噬了一個男鬼有關係?

“長生,我們去會一會那個女的。”二叔忽然莫測高深的說了一句。

我聽後有些莫名其妙,問他說,“你不是說今晚諸事不宜麼?怎麼還要去會一會那個女的?”

“因爲她今晚不會放過我我們。” 慕紅裳 二叔說着眯起眼睛朝遠處看了看。

我有些好奇,於是也朝着二叔看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在不遠處的馬路上,好幾個死氣沉沉,面無血色的人正在看着我和二叔冷笑。

“什麼情況?”我當下就吃了一驚,怎麼感覺冤魂厲鬼無處不在似的。

二叔收拾了傢伙,脫下陰陽法袍裝進了皮包裏面,然後拍了下我的腦袋就招呼我回去。

遠遠的我就看到一輛出租車開了過來,於是我就招了下手,出租車很快停在了我和二叔旁邊,我倆還沒上車呢,那的哥忽然搖下窗戶說,“你們這麼多人坐不下吧?要不我拉兩趟?”

“這麼多人?”我被的哥這句話完全搞蒙了,轉過來轉過去的看,不就我和二叔兩個人麼?哪裏還有人?

二叔什麼話都沒說,直接拉着我就上了車,而且還對我使了個眼色。

我心裏忽然咯噔了一下,立刻明白咋回事了,合計着我和二叔這事被什麼東西給纏上了。

可是我有點想不明白,紅燈區那麼多的鬼,我們都能看到,爲啥這會有東西纏上我們我反而看不到了呢?

那的哥看我和二叔上車,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不過下一瞬間他忽然就打住了,不說話了,我看得很清楚,那種表情完全就是話到了嘴邊又被噎了回去的樣子,的哥臉都白了,然後他一踩油門車子就飛奔了出去。

一路上車子都是擺來擺去的,感覺就好像第一次開車的人那樣,我坐車裏都沒有一點安全感,生怕撞車了啥的。

忍不住我就拍了拍的哥的肩膀提醒了他一下,讓他開穩點,誰知我這一拍,的哥整個人都抖了一下,車子差點撞到路邊的護欄上去了。

我伸頭過去看了看,發現的哥臉上都是汗水,怎麼感覺他比我還緊張。

開了半天我才反應過來沒有告訴的哥地址,於是我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他說了一下。

這一次我一拍,的哥忽然就急剎車了,然後他竟然打開車門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我感覺有點莫名其妙,怎麼搞得好像我就是鬼一樣,也不知道的哥剛纔看到了什麼,竟然把我當成了鬼?

眼看的哥已經跑的沒影了,我只好坐過去開動了車子,我雖然沒駕照,但是以前開過我老爸的車,所以開個出租車倒是沒什麼問題。

很快車子就停在了我們家樓下,我和二叔下車的時候,發現門外邊竟然擺着兩排蠟燭,大門是開着的,蠟燭一直延伸到了屋子裏面。

這蠟燭看起來沒什麼不對勁,就是白色的蠟燭,不過燃燒的火焰卻有些古怪,火苗竟然是綠油油的,就好像鬼火一樣,大晚上看到這東西,還真感覺有些滲得慌。

二叔站在門口眯着眼睛朝樓上看了一眼,然後提醒我說,“等下進去小心點,看來她早有準備。”

“嗯。”我點了點頭,心裏也捏了一把汗,現在我才發現,那女的比我想像的似乎要邪乎很多。

二叔當先就走了進去,我也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手裏還拿着之前二叔給我的那把畫滿符咒的紙旗,我覺得這玩意似乎是個好東西,辟邪的作用很大。

進去之後我在屋子裏打量了一下,客廳裏沒有人,家裏也沒什麼變化,還是我所熟悉的一切,不過氣氛明顯不對,感覺非常詭異,屋子裏還飄着一股說不出的香味。

二叔一聞到那種味道立馬就皺起了眉頭,然後他過去看了看茶几上一塊巴掌大小,冒着青煙的黑色陀螺狀狀東西說,“這是犀牛角。”

這東西我以前聽說過,據說非常罕見,燃燒之後可以讓人和鬼想通,我不知道那女的在屋子裏點上犀牛角是個什麼意思?難道她變成鬼了?

我還在心裏琢磨着,二叔已經上樓去了,我一看只好跟了上去。

本來我想着那女的既然早有準備,她肯定不可能藏起來,可奇怪的是上了二樓之後,我發現二樓客廳裏同樣空蕩蕩的,完全沒有人影。

看到這情況我就轉頭問二叔,“她該不會是知道我們要來?已經逃跑了吧?”

“不會。”二叔搖了搖頭,臉色沉重的說,“樓下既然點了犀牛角,我想那傢伙恐怕已經現形了,在屋子裏找找。”

說着二叔就朝其中一個臥室走去了,我也裝着膽子去我的臥室看了看,沒有人。

我出來的時候二叔已經去另一個臥室去找了,這時候我忽然有點尿急,於是就跑去洗手間準備上個廁所,誰知我剛拉開洗手間的門,迎面就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人影趴在地上,如同蛇一樣向我爬了過來。 樂天打算離開了,張壯國卻喊住了他。

「樂天大侄子……林飛的事謝謝你了,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報答你的東西,這個東西你拿著!可能用的上!」張壯國說道。

他遞給了樂天一個盒子。

樂天看了看。

「張叔叔……如果您要給我錢的話還是算了,我不缺錢。」他說道。

「不是錢!這個東西是我一個過世的老前輩給我的,但是我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有什麼用,我看了你的手段,覺得你可能用的上!」張壯國搖搖頭。

樂天這麼一聽,也就伸手拿了過來。

這個東西還挺重,拿在手上沉甸甸的。

「那……張叔叔我就先離開了,林飛兄弟有任何問題您都可以找我。」他說道。

張壯國點點頭。

重生大富翁 樂天拿著盒子返回了蘇家,進門就看到三個女人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媽!我回來了。」他熟稔的說了一句。

黎穎點點頭。

「你爸今天酒喝得有點多已經睡了,我去看看他。」她站起身離開了。

樂天奇怪的看了看黎穎,好像有點不太對勁的感覺。

「媽怎麼了?」他問。

「媽知道你和紫影的關係……」蘇紫萱說道。

樂天嚇了一跳。

「讓你佔了大便宜了……我媽說了,她不管我們之間的事了,但是讓我提醒你,絕不能對我們姐妹不好。」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樂天對天發誓!我絕不會對你們姐妹不好!」樂天馬上舉著手說道。

「好啦!姐……你看看把他嚇的。」蘇紫影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做在兩姐妹的中間,他笑呵呵的左擁右抱。

「這是什麼東西?」蘇紫影奇怪的看著盒子。

「不知道,張叔叔給我的。」樂天回答。

「啊? 豪門絕愛:暖婚襲人 不會是錢吧?」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我問過了,張叔叔說不是錢!我怎麼可能要張叔叔的錢……」

兩姐妹點了點頭。

「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樂天說道。

他看了看這個盒子,盒子的造型很古樸,有一種古代梳妝盒的既視感。

打開之後,裡面居然還有一個更小的盒子。

樂天一愣,又打開了那個更小的盒子。

一道幽藍的光突然映照在三個人的視線中。

「我的天……」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這顆藍寶石。

樂天也愣住了。

這顆藍寶石比上一次蟲蟲給自己的那一顆還要大,而且這很明顯是一枚戒指!

蘇紫影看著這枚戒指,她的眼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幽光。

可是誰都沒有注意到。

樂天拿起了這枚戒指,他馬上微微皺眉,急忙將這枚戒指放了下來。

「怎麼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沒有那個女人會對如此大的寶石沒有興趣。

「不對!這不是一枚普通的戒指!這枚戒指的上面有濃郁到可怕的死氣!」樂天皺眉。

他有點心驚了,他剛剛將戒指拿在手中,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的手中握了一整座地獄!

這枚戒指中蘊含的死氣比起在石塔下面的逝魔身上的死氣濃郁了不知道多少萬倍!而且這枚戒指內的死氣更加純粹!

最最奇怪的是……這些死氣被這枚戒指完美的包裹在裡面!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死氣?」她馬上就不想碰這枚戒指了。

樂天快速的合起了盒子,將這枚寶石重新封好。

「樂天……這枚戒指可以給我保存嗎?」蘇紫影突然問道。

樂天扭頭看了看她。

「可以,但是這枚戒指不能帶!普通人帶了會死的。」他提醒道。

「我不帶!我只是感覺……我總該有你送的一種定情信物嘛!這枚戒指看起來不錯!」蘇紫影笑著說道。

樂天將盒子給了蘇紫影。

「這枚戒指異常的恐怖,如果裡面的死氣被全部釋放出來……整個華夏可能都要被毀滅!你一定要保存好!」他叮囑道。

蘇紫影點點頭。

她站起身抱著盒子離開了!

「這個東西這麼危險你怎麼還要給紫影?」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天笑了笑。

「沒事!這枚戒指雖然危險,但是死氣卻被封印得非常好,而且這枚戒指不是一般人可以驅動得了的!就給紫影留著玩吧。」他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今晚讓紫影陪你吧。」她看著樂天。

「你現在才懷孕不到一個月……已經不能陪我了嗎?」樂天看著蘇紫萱,他伸手摸了摸蘇紫萱小腹。

「你想什麼呢!萬一傷到孩子怎麼辦?」蘇紫萱給了樂天一個白眼。

樂天急忙賠笑了兩聲。

「你要是實在想要……我可以給你,但是你一定要輕一點!過過癮就行了,把你的力氣都留給紫影吧!」蘇紫萱紅著臉說道。

樂天驚喜的看著蘇紫萱。

「洗澡去!」蘇紫萱看著這個男人驚喜的樣子。

她也是無奈了,男人的愛好都是這麼奇怪的嗎?

蘇紫萱的卧室,樂天帝王一般的享受著面前的一切,兩姐妹聯手這樣的福利估計全世界都不能有幾個男人可以享用到。

「滿意了吧?」

蘇紫萱紅著臉看著樂天。

和妹妹一起還是讓她感到非常的羞澀,蘇紫影也是一樣……

「嘿嘿……」

樂天除了用實際行動來報答人家,也實在沒有什麼能拿的出手了。

「輕一點!」

蘇紫萱羞澀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蘇紫影在一旁看著,她突然好玩的湊到姐姐的面前。

「紫影……你……」

蘇紫萱倒吸了一口冷氣,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這一晚!

樂天可以是說舒服到了極點。

第二天一大早,樂天就精神飽滿的起床了,兩個女人依舊在呼呼大睡。

樂天來到了別墅的院子里,他就看到蘇碩正在院子里打著一套軍體拳。

「爸!」他打了個招呼。

蘇碩點了點頭。

「一起打拳!」他說道。

樂天湊了過來,軍體拳樂天不會,但是他可以跟著學,到也打得有模有樣!

「以後天天早晨起來練一會,對身體好!」蘇碩看著樂天說道。

這話里依稀有話,樂天愣了一下難道老丈人已經知道什麼了? 樂天點點頭,蘇碩這明顯是經驗之談。

「你小子……到是真的出乎我的預料之外!我兩個閨女的事我不發表任何意見,但是……有一點我必須要提醒你,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偏倚某一個!」蘇碩看著樂天慢慢的說道。

樂天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還是為自己做的挺掩蔽,沒想到人家早就知道了。

「爸!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您解釋!反正我會好好的對紫影!」他只能這麼說道。

蘇碩點了點頭。

「別人說的話我不信,但是你說的我信了! 豪門小祕也瘋狂 另外……小子,我知道你年輕體力好!但是你也要稍微控制一下!我的年紀大了,你媽保養的又好……我這個腰可比不上你的啊!」他嚴肅的看著樂天。

樂天一愣。

「昨晚你們也……」他小心地問道。

蘇碩微微點頭,卻嘆了口氣,男人三十不得已,保溫杯里泡枸杞,更不要說近五十的人了。

「爸!我有秘方,不但不傷身,而且效果極好!」樂天神秘兮兮的說道。

蘇碩一愣。

「真的假的?我告訴你這樣的時刻不能和我開玩笑……馬上給我弄一點過來試試!」他哼了一聲。

「好!我馬上弄!」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