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越打越烈,看來凌葉遇到強敵了啊……”

…………

“喝!”

兩人在短短數十秒鐘的交手中,不知揮出多少道帶源力的劍氣,也不知道兵器已經碰撞多少回,在九階強者高手的戰鬥中,數秒內的交手,就可能出現數十次的攻擊,十秒內數百次的交手已經不在話下!

最後一次碰撞吼兩人迅速彈開,兩人都在原地發出粗重的喘息聲。

“這個老匹夫,實力不簡單啊,在氣急敗壞下,還能發揮出如此實力,不過那詭異能化解力道的招式倒是變弱了許多……”凌葉雙手已久顫抖,但有着本源體的強度恢復能力,不出一分鐘,體力就能更上來。

但唐巖不行,這老傢伙已經眼毛紅光,殺紅了眼,那蒼老長滿皺紋枯瘦的手已經拿不穩利劍了,哐當一下,利劍直直掉落在地,雨點不斷敲打着兩人,也敲打着雨中的利劍,而其中卻帶着鮮花的血液,雨點十分隨意的落在鋒利劍刃中,發出清楚的武器敲打聲,而唐巖右臂上的鮮血詭異的流到手指間,在滴落下去,與雨水廝混在一起,染紅了利劍。

“你就……這點實力麼?”凌葉不屑的看了唐巖一眼,但是唐巖卻在原地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現在還敢猖狂?”唐巖放聲大笑,那本來渾濁不清的雙眼再次射出利芒,好似一個油盡燈枯的老者有豁然得到了生命力,精神力充沛的模樣。

“難道不是麼?”凌葉冷笑一聲,但是他卻發現手中的王者之劍已經滴着鮮紅的血跡,他眼中閃過驚恐,“這,這怎麼可能?”

凌葉瞳孔巨睜,他右手中的劍也哐噹一聲掉落下去。

轟隆!又是一聲震天的閃雷劈過大地,凌葉顯得有些愣神,雖然沒有知覺,感覺不到痛,但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胸口,那偌大一個空洞出現在那裏。

“哈哈哈哈哈……凌葉……我承認你有狂妄的資本,但是面對我的疾劍,你根本反應不來,就算是九階巔峯強者,面對我的疾劍難以應對,我的殺手鐗豈會那般簡單,無聲無息,讓人防不勝防。”

“原來如此,這傢伙在最後碰撞的那一刻,故意讓我傷到他的左臂,然而劃出劍氣,衝傷了我的心臟……”凌葉右手緊緊捂着左邊的胸口,那裏正有着一個空洞的大洞。

“這傢伙……”凌葉擡起頭來,冷笑的看着唐巖。

“嗯?怎麼回事?不可能,你的心臟已經被我的劍氣衝破,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爲什麼你還能站起來?”唐巖滿臉不相信的不停往後退去,一臉驚愕的神情。

“怎麼不可能?如果我說我的心臟是長在右邊你會信麼?”凌葉將捂着胸口的右手放下,他胸口中的那個大洞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修補,本源體的恢復能力還是強悍如斯,在受傷的同時,已經在補救凌葉的傷口。

“不可能……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我剛纔明明能感覺到他左胸口有心臟跳動,現在怎麼換做右邊了?……”唐巖雙眼無神,開始怪叫着,突然他蹲下身子,拿起那把鮮紅的利劍,疾馳衝凌葉而來,身形如奔雷一般訊捷。

………… 唐巖放佛變的更加瘋狂,那雙滄海桑田的瞳孔開始變的血腥起來,凌葉眉頭一皺,揮劍擋住唐巖攻上來的疾劍,瞬間被疾劍的劍氣衝飛五十米開外。

凌葉穩穩的退後幾步,站住身形,“看來……這老傢伙變的更加瘋狂了,不能這樣脫了,必須馬上解決他才行。”

看似面對唐巖強勢的攻擊平穩從容的凌葉,現在體內卻是一陣氣血逆流,剛纔唐巖突然使用出來的疾劍是真正傷到他內臟了,但還好凌葉當時反應速度很快,利用本源體的造物之源,將心臟快速移到右邊,否則當疾劍衝破了心臟,那麼任誰也無法活下去。

畢竟人類修煉者還是在凡人的範圍,當任何凡人的心臟不在跳動,也就代表着失去了生命力。

“雖然剛纔我快速反應過來,當那傢伙的劍氣實在太快,還是擦邊心臟而過,內臟受的傷很難在一時間修復,戰鬥力正快速銳減中,不行,我必需要在傷勢沒有蔓延開來時解決這傢伙!”

想定,凌葉立刻傳音給天天,“天天我現在受了很傷,已經開始丟失戰鬥力了,需要趕快解決戰鬥,用組合技吧!”

“嗯!”正與麒麟冰獸熱火朝天戰鬥的天天輕應一聲,無數冰晶在它四周融化成冰水,與雨水融匯落在大地上,天天噴出的強烈火光也都被麒麟冰獸用冰霜化解開來,論近戰,或許天天沒有麒麟冰獸那般強悍,但如果論魔法,麒麟神獸遠不如會滿系魔法,百分之一百元素親和度的神龍強悍。

毒寵小謀妃 ,它眼前一亮,這也是他們第一次在實戰中動用這個技能。

“浮空掠影!”

天天和凌葉同時大喝,他們全身周圍開始出現一個巨大漩渦氣場,漩渦氣場形成氣流,氣流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天空如線滴落的雨水也被巨大漩渦中帶起的氣流捲了進去,轉而氣流漩渦變成一個旋轉的巨大水龍。

唐巖和麒麟冰獸各自目光嚴肅的看向凌葉和天天,只見這一人一龍身體周圍都旋轉着一個巨大漩渦,帶着強烈氣流將天地間的雨水融匯其中,形成一個巨大旋風水龍。

“這是?……這是什麼技能?”唐巖瞳孔猛的收縮,心裏駭然,“好強的氣場,不好,這是組合技……”

唐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衝麒麟冰獸大喝:“阻止他們,那個技能很強大,一定要阻止他們!!”

他的吼聲似乎有些發狂,或許是因爲剛纔凌葉對他的一番羞辱想要立刻報仇,或許是因爲這個組合技對他產生的威脅,讓唐巖感到十分不安,完全不顧右手中剛纔被凌葉劃開的碗口大的傷口,任鮮血不停涌出,他強行握住利刃,全身爆出紫色強光。

九階強者已經能使用源力凝結成武器,來強行攻擊敵人,唐巖身前出現一把閃耀着紫色光華的長矛,強大的九階鬥氣源力氣息籠罩周圍,放佛周邊生物都臣服長矛腳下般,帶着王者威嚴。

“鬥氣凝結!!!”

九階鬥氣源力修煉者特殊轉有技能,那長矛在雨中劃過一道紫色弧線,光華極爲耀眼,讓一里地外的衆千槍門決弟子都感到震驚,所以人都忍不住內心激動。


“那是什麼技能,好強大啊,在一里地外都能清晰擦覺到那股天威之力。”

“那不會是鬥氣凝結吧,我曾經聽說過,當一個修煉者將鬥氣源力修煉到極致,就能憑空使用鬥氣裝換成武器,從而殺死對手!”

“不錯,那就是九階鬥氣源力修煉者中被稱爲最強大的技能,鬥氣凝結!”鬼火眼睛眯成一條縫隙,看着那如流星一般劃過的長矛,心裏默道:“凌葉挺住啊,看來三角和醉貓應該在往這邊趕,希望他們快點到……”

凌葉周身那偌大的氣場旋渦足足高達數百米,範圍五十米,一條巨大的水龍開始成型,而如流光般飛射而來的長矛,凌葉早已擦覺到,但他也只是微微睜開雙眼,冷笑道:“哼,沒用的。”

唐巖也擦覺到凌葉那漫不經心的表情,拳頭頓時捏的緊緊的,一個年輕人竟然如此輕蔑自己的技能,讓堂堂一直感覺高高在上的唐門大長老怎麼忍受?雖然說他現在已經不是曾經風光的大長老,但多年養成的習慣,被人敬仰,被人擡捧,突然一切都沒了,還被人輕視,任何人都不可能適應過來。

當鬥氣凝結打在凌葉周身那沖天而起的水龍時,如星光一閃,沒入漩渦當中,象銀針掉落進大海一般,無法尋覓。

“什麼?竟然被吸收了?”唐岩心裏一突,臉部肌肉有些抽搐。

“謝謝你送我的源力,剛好源力已經不夠使用這個技能了!”凌葉全身已經籠罩進水幕中,那沖天而起的水龍氣勢磅礴,直破蒼穹一般讓人仰視。

“什麼,他竟然可以吸收我的鬥氣源力,可惡!!”唐巖拳頭捏的緊緊的,指骨噼啪作響。

“嗷……吼!!”麒麟冰獸高聲怒吼,吐出冰冷刺骨的寒霜碰向籠罩在水幕中的凌葉。

極爲寒冷的冰霜所過之處,雨水瞬間凝結成冰晶,隨着冰霜一同撞向那巨大水龍,水龍盤旋在高空之中,瘋狂旋轉,四周帶起巨大的狂風。

唐巖那蒼白的長髮隨風飄灑,周身冒出的紫色鬥氣源力開始漸漸削弱,剛纔的鬥氣凝結已經消耗他大半源力,現在臉色顯得十分難看,誰能知道那巨大的水幕能吸收掉他的最強的技能呢?

在巨大漩渦形成的水龍中,凌葉的臉色卻十分難看,皮膚已經失去了血色,嘴脣發白,他身穿的黑色外套腹部已經形成了一個焦黑的圓洞,外套的布料完全化爲飛灰,而凌葉穿着的巨鱷皮甲也焦黑一片,但還好巨鱷內甲並沒有破損,否則凌葉就將在度受到嚴重的衝擊,從而昏迷。

巨鱷皮本來就堅硬無比,無論防禦力耐力都極強,加上巨鱷皮還是凌葉這個接近神級的煉化師,打造成的這件傳說級高等品質內甲,但卻被變的焦黑無比,可以想象,是什麼樣的巨大威力才能讓內甲變成這樣?

凌葉面部表情顯的痛苦而猙獰,他緊緊捏着拳頭,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超凡兵王 鬥氣凝結果然名不虛傳……擊中我這防禦內甲後,還有巨大的餘力重傷我。”凌葉緊緊捂着傷口,咬着牙,現在的他非常難受。其實早在剛纔凌葉說的話語都是在欺騙唐巖,什麼能吸收能量,根本不可能,至少凌葉做不到,那只是緩兵之計,讓唐巖以爲自己的攻擊不但落空,反而還有利於對手,唐巖也果然中計,讓凌葉得到一絲停歇的時間。

現在已到最後時刻了,組合技能不能成功釋放出來就看蓄力到底順利不,如果中途在被打亂,浮空掠影這種強大的技能根本不可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但麒麟冰獸那接踵而來的冰霜已經襲中水龍,瘋狂旋轉的水龍將一片片冰霜削成碎末,但冰霜寒氣也一步步蠶食進入水幕中,天天見凌葉有些撐不住,怒吼一聲,“老大我來幫你!”

總裁前妻很搶手! ,沖天而起,形成一道巨大水柱,將那層寒流給徹底衝破,麒麟冰獸那冰藍的瞳孔顯的十分冷酷,發出不滿的吼聲,“可惡的龍……”

唐巖眼睛發紅,沒有任何意義的在原地嘶吼:“趕快阻止他們,趕快……”

“嘶嘶……”凌葉此刻只感覺腹部火辣辣的疼,如萬千螞蟻在上面爬一般,“我不能放棄,在堅持一會,馬上組合技就完成了!”凌葉在心中暗暗鼓勵自己,但他現在體內的源力幾乎用完,空空如也,在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可能丟出組合技。

“擦,源力已經不夠了……怎麼辦?怎麼辦?”凌葉懸浮在巨大漩渦中心,周圍瘋狂旋轉的水幕發出如瀑布般的巨大水流聲,讓凌葉聽不見任何聲音。

“冷靜……冷靜一下……”凌葉漸漸冷靜下來,但此時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嚴重,凌葉的喘息聲越來越頻繁。

或許是感到凌葉的異常,在另外一個沖天水幕中心,天天焦急傳音給凌葉,“老大,老大你沒事吧,怎麼我感覺你氣息那麼弱,你是不是受傷了?”

“沒……沒事……”凌葉勉強說出這兩個字,他感覺眼皮很沉,很沉,好想閉上眼睛,一覺睡過去……

“老大,老大你別睡着啊,老大挺住啊……”天天的聲音傳來,若隱若現,但受了兩次重傷的凌葉重於昏昏沉沉的閉上了眼睛,意識有些模糊,他隱約聽見了天天的呼喚聲,但是,他感覺自己沒有力氣,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就想這樣睡去。

高達百米雄偉壯闊的沖天水龍中心處,凌葉的身體直直從高空墜落下去,雙手攤開,沒有任何力氣,而巨大的水龍也隨之傾倒下去,如百米高的樓層突然崩塌一般,瞬間從高處傾倒而下,如巨大的瀑布,產生一道奇景。

“老大……”這一刻時間放佛都停止了,天天那吶喊的聲音久久迴盪周圍,還有剛剛趕到現場的黃金巨蟒,和它頭顱上坐着的美麗女孩擔心的神情。


“凌葉……”

“這是誰的聲音啊,好模糊,有些聽不清,誰在叫我?”凌葉直感覺周圍的風聲獵獵作響,還有巨大的水流聲,他感覺自己在高空直直往下墜落,努力想睜開眼睛,卻怎麼也無法睜開……

………… 獵獵狂風如刀片般吹颳着凌葉的臉暇,現在他只感到全身無力,身軀如死物一樣直從百米高空墜落而下。

“哈哈哈哈哈哈……凌葉沒想到你還是中了我的鬥氣凝結,剛纔僞裝的不錯,實在不錯!!!”唐巖站立在飛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旁一陣狂笑,他周身冒着神祕紫色光華,任何飛撲而來的水漬都無法濺落到身上。

天天愣在當場,下一刻,它那巨大的身軀一閃即逝,帶着那巨大水龍快速衝向當空墜落而下的凌葉。

唐巖臉色一凝,揮手喝道:“去擋住那條龍!”

站在一旁的麒麟冰獸仰天怒吼一聲,那巨大的身軀沖天而起,一躍數白米之高,直撲飛行在百米高空的天天,它身形如流光,密佈身體周圍的冰藍色鱗片發出冷冽幽光。

天天帶着巨大水龍而來,眼中只有凌葉,那知道麒麟冰獸飛躍高空想要截殺自己,當它餘光看到那雙兇猛散發野性的眸子靠近時,已經措不及防,被衝進水幕中的麒麟冰獸狠狠抓住身體,兩大自古洪荒傳承而來的神獸在巨大水龍中心撕鬥起來。

隱隱間水幕中血光四濺,兩道巨大身影在水幕內快速墜落下去。

“可惡的傢伙,抓我抓的那麼緊,無法掙脫啊……”天天發出怒嘯的龍吼聲,吼聲無不充斥着強者威嚴,讓大地萬物顫抖,但麒麟冰獸卻是緊緊用利爪抓着天天的鱗片,根本不管任何吼聲。

但還好,神龍的肉體防禦力已經極高,那金光粼粼密佈周身的鱗片讓麒麟冰獸無法一時間抓傷天天,只是溢出絲絲鮮血而已。

天天那雙強有力的翅膀不斷狠狠拍打着麒麟冰獸強壯的身軀,發出沉悶的響聲,但麒麟冰獸卻怎麼也不放開它,那雙幽冷的眸子似要發狂了,要與敵人同歸於盡。

唐巖現在就如一個瘋子,帶着無盡殺意將目光轉向從高空直墜而下的凌葉,手中開始凝結鬥氣源力,他手心劃過幾道電光,迅速消失在原地,帶着殘影衝向那傾流而下的瀑布。


一股濃濃殺意沖天而起,感受到死亡的威脅,沉睡中的凌葉眉梢跳動一下,他右手手臂上隔着衣服能清晰看到一道黑光冒出,那是一股十分邪惡,黑暗的氣息。

正想殺死凌葉的唐巖眼睛突然無限放大,他口中唸唸有詞,“這……力量符咒竟然在這個時候覺醒了,爲什麼每次在他將要面臨死亡之時力量符咒就會開啓?我不服……我不服!!”

佛形符咒冒着黑光,光芒穿透着衣布照射出外界,此時細雨密密麻麻的下着,雨水徹底將他衣服打溼,感受到一股強大力量直涌心頭,凌葉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

旋即他眼睛猛然睜開,只見唐巖那張猙獰的臉已經貼近身旁,那手中還冒着毀滅的能量,立刻反應過來,瞬移術!!凌葉身形一閃,來到水幕的另外一處。

凌葉突然大喝一聲:“天天快,組合技……浮空掠影!”


正與麒麟冰獸纏鬥的天天聽到凌葉的聲音,心裏爲之一震,雙眸冒出精芒,應喝一聲,“好的!”

天天和凌葉同時使用出瞬移術,那兩道沖天而起的水龍快速匯合在一起,形成一條更加大的水龍漩渦,見到那兩道沖天水柱匯合,唐岩心裏一涼。

“完了,完了,徹底完了,組合技一旦激發,我們根本不在有機會活着出去。”他臉色露出驚恐的神色,不斷往後退卻。

頃刻間天地風雲變色,暗淡無光,如混沌的世界中心出現一道巨大水龍,彷彿將萬物都分裂開來,在巨大水龍中心透出一道金霞。

那沖天而起的巨大水龍轟然破開,無數條水柱如瀑布傾瀉而下,周圍範圍百米宛如下着狂風暴雨,樹木傾倒,枝葉不斷散開,飛沙走石,那些巨大的岩石被水柱打中瞬間化爲芥末。

一里地外衆千觀摩戰鬥的弟子心裏都極爲震撼,他們沒想到九階強者的戰鬥能強大到這種地步,間接能影響天地變色,瞬間可以毀滅方圓百米花草山石。

“太強大了!”

所有弟子已經看不清其中的實況,眼前是一片黯然的天地,烏雲將所有陽光都擋住了,時不時出現一道直破天穹的閃雷。

黯淡的烏雲下,那裏沖天水柱橫飛,隱約間冒出道道打鬥的閃光。

在浮空掠影組合技外圍的黃金巨蟒連忙避開一道從地底衝出的水柱,它沉聲道:“這個組合技恐怕已經達到禁術級別,太強大了……我們先躲開吧!”

坐在黃金巨蟒頭頂上的美麗女孩微微點頭,擔心的望了一眼那恢弘的場景,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但是她清楚這種禁術級別組合技很可能會傷到使用人本身。

黃金巨蟒快速遊離開來,而身在驚濤駭浪場景內部的凌葉和天天腦海中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他們要做的就是殺死眼前的對手,周圍如萬馬奔騰一般,千萬馬匹的蹄聲震耳欲聾。

浮空掠影發出的磅礴氣勢足足將唐巖和麒麟冰獸震撼住一秒,旋即他們發現一道強大不可抵擋,宛如神力的掠影以至眼前。

死,或者死……

他們已經沒有選擇,面對如此威勢的場面,麒麟冰獸那長達十幾米的身形也不過螞蟻大小,無數沖天水柱將周圍變成一片水簾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真沒想到,到最後我唐巖還是落敗在你這個黃毛小子手裏頭……”

感受到死亡的氣息的來臨,唐巖仰天狂笑,他知道自己已經失敗了,但他認,死有何懼?只是他不服自己會敗在凌葉手裏,縱橫一世的唐門大長老沒想到卻要落到如今下場。

“傲唔……”

麒麟冰獸那幽藍的瞳孔發出恐慌的吼聲,聽到麒麟冰獸的吼聲,唐巖眼神溫柔起來,輕聲道:“絕殺,你跟隨我也有一百多年了,沒想到最後卻是我害了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