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們都有些擔心,要是這麼強大的宗主真的出了點事兒,他們都會很難過的。

一世安奉,瑾言歌 ,肯定會說,你們沒見過市面,我比你們想象中強大。

陣盤已經由柳茹雨的手上轉交到王宇的手上 ,大陣的開啓與關閉,全部掌握在王宇的手中。

王宇大手一張,四象乾元陣就打開了一個出口。

正道聯盟的人本來在轟擊着四象乾元陣的防護罩,本來一直是無用功,結果突然開了個口子,於是興奮極了衝了進去。

他們將青蓮山團團圍住,王宇只是放開了山前的口子,於是山前的這批人就這樣進來了,當其他地方的人也想從山前進來的時候,卻發現防護罩已經關上了。

沒有辦法,他們只能繼續轟擊防護罩。

王宇看到進來的這批人,大概有一萬人左右,心想,差不多了吧,殺個一萬人,也要挺久的,也會累啊。

這一萬人,帶頭的正好就是點蒼門的席天和。

正道聯盟將青蓮山圍住,每一個塊口子都讓一個宗派帶頭,這一萬多人,正是席天和,還有他的點蒼門。

之前點蒼門的元嬰長老傅遠已經死了,現在點蒼門除了席天和之外,只剩下一個剛剛踏入元嬰的長老。

而席天和進來之後,看到面前空空蕩蕩,只有遠方站着一個人的時候,他愣住了。

他疑惑地問道:“你是誰?青蓮魔宗的其他人呢?難道就派你一個臭小子,出來迎敵?”

王宇飛身往前了一段距離,離席天和更近了。

“俺是怡紅院八路軍獨立團團長李雲龍,你是哪個?”王宇戲耍着席天和。

後者完全不知道這竟然是編造出來的名字,反而認真地思索。

這李雲龍看着好年輕,但是說的話,咋覺得土裏土氣的。

不過他說他是什麼怡紅院的。

席天和想起陳火華說的那些話,心想跟唐三是一個宗派的人麼?

“你是唐三請來的救兵?你們怡紅院爲什麼要插手青蓮魔宗的事情。”席天和不懂裝懂。


明顯就是眼饞唐三的寶物,不過他之前只是以爲這唐三所在的怡紅院,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宗派,沒想到還有這麼有膽識的人。

王宇笑着問道:“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麼?怎麼會問這麼幼稚的問題,唐三是俺怡紅院的人,俺們怡紅院各個都是生死交情,一句話,就可以爲對方出生入死,你問這種話,不覺得自己像個大馬猴麼???”

席天和雖然很想問,大馬猴是個什麼妖獸,但是他從王宇的語氣之中聽出來了,王宇是在嘲諷他。

他的面色一黑,被人當着自己宗門如此多的弟子嘲諷,擱誰,誰都受不了。

不過王宇這時候心裏卻笑開了花。

因爲他收到了系統的提示。

“叮,宿主‘王宇’由於嘲諷在敵軍陣中威嚴十足的主帥,被其帳下弟子恐懼,特獎勵五萬王者值。”

臥槽!

這尼瑪,不是一百兩百,更不是幾千,而是直接就幾萬啊! 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

王宇心想,那繼續。

“你叫啥?”王宇大聲問道。

“點蒼門,席天和!”席天和意氣風發地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馬什麼梅?”

“席天和!”

“什麼冬梅?”

“點蒼門,席!天!和!”

“什麼冬什麼?”

“我再說一次,點蒼門宗主席天和!等等我會斬下你的頭顱,讓你魂飛魄散!”

“哦,馬冬梅!不認識!”

王宇這最後一句,把本來就在氣頭上的席天和氣的鬍子都豎了起來。

“忒,你這小子,境界不高,嘴倒利索!看你能接我招!”

席天和攜帶着怒火,朝着王宇一指,一柄飛劍直接朝着王宇襲殺而去。

王宇撇了撇嘴。

媽的,沒想到這樣戲耍他,都沒有王者值了,看來這種特殊獲取的王者值,不能重複啊!

雖然又有了近十萬的王者值,但是這還是讓王宇高興不起來,他還沒有突破自己的財富上限呢。

所以當席天和的飛劍快到王宇面前的時候,王宇直接從胯下掏出花魂劍。

嘴裏念着:“哇,這根燒火棍是啥玩意兒啊?”

說着花魂劍就將席天和的飛劍直接斬成了兩半。

席天和瞪大了雙眼,他沒想到自己的飛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雖然這不是本命法寶,但是好歹也是個玄階上品的法寶啊!

當他瞥了眼花魂劍的時候,他驚訝地發出了聲。

“這不是唐三的法寶麼!” “什麼唐三的唐四的,這是俺們怡紅院的標準配置,每個怡紅院的弟子都是人手一把的花魂劍。”

王宇此時的話,在席天和聽到之後,掀起了驚濤駭浪!

什麼!?

這是標準配置?

空間神舍

陳火華不是說這兵器至少都是天階以上麼?

天階以上,那是靈器啊!

哪怕是黃階的靈器,都要比天階的法寶這種法器要強太多了!

在那些沒有擁有過靈器的人眼中,這已經可以說是仙器了!

席天和不淡定了,這尼瑪是什麼宗門,這怡紅院是什麼鬼啊?

爲什麼這麼牛?

我也好想加入啊!

誒~不對勁,想歪了。

席天和將腦中各種想法甩開,開始正視起王宇了。

“你怡紅院是何宗派,爲何人均擁有靈器?”席天和警惕地問道。

王宇愣了一下,靈器是什麼?

他搜索了一下記憶,結果發現,原先的王宇的腦海中,並沒有靈器的這個說法。


於是王宇求助了系統。

這黑心繫統,還收了王宇十點王者值的補課費,氣的王宇都想說這課我不上了!

但是還是頂不住心裏的好奇。

無奈之下,王宇只能交了十點王者值的補課費。

然後他的腦海中,就出現了關於靈器的知識。

原來,這靈器,就是原先王宇記憶中的仙器。

其實不是真正的仙器。

天地玄黃凡,五大階級。

法器也就是法寶,分爲這五種階級,當然凡階的法器其實就跟菜刀是一個級別。

靈器則分爲天地玄黃四個階級。

天階法器上面就是黃階靈器,而天階靈器上面就是仙器。

功法則不同。

功法分的是宇宙洪荒以及天地玄黃人。

九大階級。

人階功法就是普通的武林祕籍,最多能修煉出內力。


如果是想要修真,那至少要是黃階功法才行。

而天階以上的功法,就被稱爲是仙階。

其實也只是沒擁有過的人才會這樣認爲,青蓮劍訣這個仙階功法,其實只是洪階的下等功法而已。

更多的內容,系統也沒有告訴王宇,只是告訴他,課補完了,還想上課記得交王者值。

王宇總覺得這個系統是不是一個黑心商人變成的,怎麼會這麼財迷呢?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一個瞬間進行的,在席天和看來,只是過去了一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對啊,俺們怡紅院,人人都有靈器哦。”王宇這話一出,頓時嚇死了點蒼門的人。

這尼瑪,這怡紅院是什麼神仙宗門啊!

好想加入啊!

“叮叮叮……”

系統的提示又想了起來。

原來是因爲王宇讓點蒼門的人羨慕了,所以獲得了王者值。

一個人至少給他提供了幾十點,越羨慕的越多,多的甚至給他提供了幾百點。

就面前這一萬多人,就給王宇提供了將近一百萬的王者值。

王宇瞬間飄了,他醉了。

他實在沒想到,這隨口的幾句話竟然能給他帶來上百萬的王者值。

“俺們怡紅院,還有很多長得傾國傾城的小仙女哦,你們羨慕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