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到現在為止,董事長都不知道當初他派過去找人的人,早就被老太太收買了,哪怕是找到,也不會透露一星半點。

張秘書正在由於期間,突然門把動了,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門就突然被從裡面打開,門板朝外開的時候硬生生地碰到了張秘書的鼻子,兩行血柱就毫無預兆的流了出來。

他趕緊捂住酸痛流血的鼻子,慌忙將頭仰起,聽老一輩人說,這樣的話鼻子就會不流血了。

蘇長河剛才在辦公室裡面接到一個電話,掛斷後便匆匆而走,誰知在開門的時候竟然聽到一聲慘叫,然後就看見原本早就應該離開的張秘書此時正捂著鼻子站在門口。

「你沒事吧?」伸手從口袋裡面拿出一塊格子手絹,就直接唔在了張秘書的鼻子處。

第三種絕色 「沒事沒事,一會兒就不流血了!」

張秘書也不推辭,正好現在他身上沒有帶那些東西,就連衣服上都流了,在白色襯衫上形成了朵朵梅花。

半晌,鼻血終於停流,蘇長河這才讓張秘書回家換件衣裳再來上班,然後匆匆而走。

張秘書看著董事長離開的背影,感覺自己真的太混蛋了,太對不起董事長的信任了!

以前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查出一點眉目,說什麼都要提上兩句的。

想到這裡,張秘書深呼吸一口氣,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

「董事長等等,我有急事要找你!」

蘇長河此時剛走出公司大廳,朝著司機停車的方向而去,聽見後面張秘書的聲音,頭也不回的說道。

「有什麼事情回來再說,我現在有急事!」坐著一輛限量版的豪華轎車,揚長而去。

夏初雪此時已經領會到符篆的厲害,於是將宿舍門從裡面插上,興奮的在空間裡面不停製作著符篆,凡是一品符篆,還是下初雪知道的,幾乎各種各樣的都會製作出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興奮的心情慢慢沉澱,製作的符篆越來越多,心境也在慢慢的進行感悟。

從一開始的興奮異常,到最後的榮辱不驚,甚至就算製作出兩品符篆的時候,只是微微一笑。

不知過了多久?夏初雪一直沉浸在製作符篆的領悟中久久沒有回神,直到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才停下了手中的符筆。

原來是肚子餓了,而且餓的非常厲害,感覺前胸貼後背的那種。

「主人,你終於停下了,我都差點懷疑你會不會因為製作太多符篆勞累過度猝死!」樹奶聲奶氣的聲音幽幽的響起。

夏初雪無奈的微微一笑道。

「沒辦法,誰讓我對修仙界不熟悉呢,多做一些東西,以防萬一也是好的!你不是經常說修仙界無情,殺戮無處不在嘛?像我這種修仙小菜鳥,還是多一點護身的東西為好,要不然實在不安心吶!」

更重要的是,她為修仙界充滿了一種未知的畏懼,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話,肯定會盡量的多製作一些出來才行。

幸好現在處於放假期間,我自己一直呆在空間里,都能呆上幾年之久。

那樣的話,都能做出很多符篆了。

夏初雪也不擔心因為有那個便宜師尊的原因,沈見肖偷偷會盯著自己,因為就他那修為,如果自己真的想要躲避過去的話,簡直輕而易舉。

就怕會從修仙界,過來更高階的修士,那樣的話可就不好辦了。

閃身走出空間看到床邊鬧鐘的指針,外界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那麼就是說自己在空間里已經呆了十幾個小時了?怪不得肚子那麼餓呢。

剛走到食堂門口的時候,腳步便停頓住了,現在突然好想吃蝦。

主要是食堂里的東西太難吃了,水煮菜差不多。

她記得在大山裡生活的時候,哪怕缺油少鹽的,也沒有這麼難吃呀?

野心家 夏初雪轉身便朝校園外走去,學校很大,光是走路就用了很長時間。

「看來是要買一輛自行車代步才行!要是一直這樣走過去的話,真是太浪費時間了!」

學校門口不遠處就有一條小吃街,裡面的東西很好吃,更重要的是還便宜。

白天是小吃,晚上便是大排檔,每天都會擠擠挨挨的站滿了人。

現在正逢10月一假期期間,少吃街的生意異常的清冷,偶爾有幾個人影路過,那也是靠近這邊的住宅居民。

坐在露天的凳子上,向老闆點了爆炒蛤蜊,小龍蝦,鐵板魷魚………等好多菜肴。

這才拿起筷子大快朵頤起來,一點淑女形象都沒有,其實也是餓得狠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桌子上面原本滿滿當當的幾盤子菜全部被風捲殘雲般一掃而空。

夏初雪摸著撐得圓圓的肚皮,滿足的哼哼兩聲,才付錢走人。

「夏初雪?你怎麼也沒有回家?」

迎面碰上了一個熟人,夏初雪心中無語,得,又得浪費一會兒的修鍊時間。 「嚴心,原來你也沒有回家呀,反正我回家沒有什麼事情,還要浪費火車錢,所以就待在學校多學習學習。」

夏初雪笑著打招呼,自從車站一別,她還一直沒有見過這個嚴心呢,據王笑笑說家裡是有錢人家,舅舅家正好距離這邊不遠,所以每次上下學都是有專門司機接送,校園又那麼大,平時根本碰不到!

之間這個嚴心身邊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男子,他一臉鄙夷的看著這條小吃街,連看夏初雪的一個眼神都欠奉,整個一高高在上的富家子弟。

長相嘛,只能屬於中等了,但身上考究的服飾生生將她整體的氣質拉上了一大截。

「表妹,你拉著我,該不會想要到這裡吃飯吧?」

語氣中充滿了嫌棄。

「對呀,我聽說這邊的飯菜很好吃…」

「不去,一看就不衛生,萬一染上了什麼病怎麼辦?」

那個青年男子一點也不給嚴心面子,轉身就走。

嚴心對著夏初雪歉意一笑,然後就急沖沖的追了上去。

「表哥,你等等我!」

夏初雪聳了聳肩,並沒有回到學校宿舍內修鍊,總感覺自己身體內的靈氣已經積累的足夠了,但是卻久久沒有辦法突破,好像少了點什麼似的。

修鍊本就是枯燥乏味而緩慢的事情,所以她耐著性子思考。

超品透視 心想著,說不定出來走走就能有所領悟呢?

漫無目的的在學校門口的小路上走著,突然發現前面不遠處的路邊圍著一群人嘰嘰喳喳的興奮著。

她也興趣大起,跟著擠進人群,湊起了熱鬧。

只見一個攤主面前竟然放著幾顆約人腦袋大的…石頭?

而且還有好幾個人在旁邊談論著什麼。

「我覺得這個石頭可以出綠,老闆你看也價錢能不能便宜一點?我們都是學生,身上沒有太多的錢。」

老闆看著這幾個學生愁眉苦臉的表情,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這才表現出忍痛割愛的樣子說道

「好,不過你可不能和別人說我是這個價錢賣的?要不然所有都用五百塊錢買有一顆原石,那我豈不是虧大發了,今天我們就當交個朋友,以後有機會要多多照顧照顧我的生意呀!」

實則心中開懷大笑。

到底是一群沒有經過社會黑暗的學生,他從玉石街店鋪裡面張老闆手裡以一百元一顆的價錢買了那些廢料,原以為說不定運氣好能夠碰到綠,結果開了七八顆之後,那料子裡面仍然是白花花的石頭,頓時心中一陣的心痛。

後來想起大學這邊應該有很多窮學生,他們有好多都喜歡做著一夜暴富的夢,便試試看來到這裡,並請將價格提至六百百元一顆,沒想到還真的就有魚兒上鉤了。

經過一陣討價還價之後,便以五百元一顆的價格賣了出去。

心中喜不自勝,看來自己還是有做生意的頭腦的。

「那是當然,如果你這料子裡面能出綠,我以後還會來的。」

那個學生興奮的臉上都冒著紅光,摩拳擦掌的樣子,恨不得現在就將手裡的石料給切開,說不定就漲了呢。

以前一直聽說過賭石這行業,他是從來沒有經歷過,而且手裡也沒有錢,現在突然碰到了,就想要試試。

夏初雪看到這裡,也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著這個想要一夜暴富的窮學生,真的很想提醒他一下被騙了。

一世浮華不負卿 說那種話是商人慣用的伎倆,讓買家自以為佔了便宜,實則不然。

只不過,石頭裡出綠?感覺還挺新奇的。

唉?

眼神閃爍之時,突然瞄到了放在角落裡那個凹凸不平長相難看的石頭,竟然能從裡面有一絲絲的靈氣隱隱透出,很少,但卻不凡。

「老闆,這塊石頭怎麼賣的?」

夏初雪手指著那凹凸不平的臟石頭,無辜的眨巴著眼睛,好像自己就是待宰的肥羊。

攤主老闆眼神一亮,立馬將那塊石頭握在手裡,還把嘴伸到石頭邊哈著氣,伸出袖子不停的擦拭著。好像手裡拿著的東西不是一塊石頭,而是稀世珍寶。

夏初雪微微撇了撇嘴,那石頭那麼臟,最小的,而且還被隨意的丟在角落裡,一看就不被重視,現在看有人問價,立馬裝出一副捨不得心疼的樣子。

也太假了吧?

「我這顆可是所有原料裡面最好,也是最有可能出綠的,價格是八百,別看他外表醜陋,在經過我幾十年賣玉石的經驗,80%能出綠!」

那誇張的表情,簡直不要太假。

她忍不住扶額,自己的外表看起來很好騙嗎?

「額!好吧,我沒有那麼多錢,根本買不起!」說完轉身欲走。

玉石老闆立馬著急的開口說道。

「丫頭別急著走啊,那你能給多少錢?這價錢我們還可以再商量!」

夏初雪停頓住了,回身子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五百?行,就當我們倆交個朋友!」玉石老闆『咬牙』『心疼』的說道。

其實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又碰到一個傻子學生。

他將玉石捧在手裡遞到夏初雪的面前,結果對方不僅不接,而且連給錢的架勢都沒有。

輕啟朱唇,清淡的說道。

「五十」

「什麼?」圍觀的人開始議論紛紛,人家要八百你卻還五十?講什麼價都不帶這樣講的!

「我是個窮學生,根本不懂得什麼賭石,我是感覺這石頭挺好看的,想要放在宿舍的陽台上把玩,如果你願意賣的話就賣,不願意賣的話就拉倒!」

玉石老闆看了看周圍人的臉色,心中有些猶豫。

如果不同意的話,不會白白錯過了那五十塊錢,如果同意,那麼圍觀了這些學生和剛才用五百塊錢買走自己一顆玉石原料的學生會怎麼想?

「要不…我再給你加十塊錢,六十塊錢,六六大順也好聽啊!」夏初雪小咪咪道。

她要買的那塊石頭是畸形,上面還沾染了許多髒的泥土,甚至石頭的表面非常斑駁不平,最重要的是體積也不過是成年男人人拳頭大小,所以夏初雪幾乎可以斷定,沒有人會想要那塊石頭。 玉石老闆臉色有點不好看,自己要八百,現在一下子就變成了六十,這個小丫頭片子也太………

其實按照自己平時肯定會賣的,但是旁邊還有個剛才買了原石的窮學生,如果現在將這個賣出去,他會不會找麻煩?

哎呀管他呢!一個普通難看的石頭竟然能賣六十塊,那也是賺了不是?更何況這塊難看的小石頭還是原石店鋪老闆免費贈送的,肯定沒有什麼價值。

至於剛才那個用五百一顆買到原石的窮學生,憑藉自己三寸不爛之舌還忽悠不到他?

再說了,生意已經做完,錢貨兩清,還能反悔不成?

想到這裡,那老闆就做出忍痛割愛的表情。

「得,看在你是大美女的份上就這個了,就當我們交和朋友!」

果然,此話一出,剛才買原石的那個學生立馬感覺自己可能被騙了,竟然多付了這麼多錢,立馬肉疼起來。

「老闆,我的你要賣五百一顆,為什麼那個要買六十?你該不會是誆我的吧?」

老闆伸手將夏初雪遞過來的六十塊錢給快速的收進兜里,一邊侍弄地上擺放著的沒有賣出去的原石,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每顆原石的價值當然是不同的,你買的那顆有很大幾率出綠,而她手裡的那顆就不行了!」

「可是…你剛剛還說她那顆原石是最好的……」

夏初雪買到自己想要的原石,也不再留戀這裡,直接手捧著那顆醜陋無比拳頭大的原石離開了。

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只不過2點半,現在的天還算很熱的,黑天也比較晚,要不就去原石市場看看?

正猶豫不決的時候,對面就迎來了一個人。

夏初雪看到來人就立馬警惕心大起。

「沈道友,怎麼?你是怕我跑了這才故意要監視我的嗎?」

沒錯,碰見的就是沈見肖。

夏初雪的聲音冰冷,好歹自己的修為比他高上好幾階,居然就這麼明目張胆的跟蹤自己,簡直太過分。

如果讓這件事情當做沒有發生一樣的話,反而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試想一下,一個背後有實力的修士,她會怕比自己還低修為的修士嗎?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反倒不如理直氣壯些。

沈見肖是真的一直在學校周圍監視著,本來遠遠看到路邊有一群人圍一起不知道在幹什麼,而且隱隱的有靈氣活動,這才要過來看看,沒想到竟然好巧不巧的碰上了夏初雪,一時間尷尬無比。

好在他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只是這一瞬間便恢復原樣,長滿褶子的臉上堆積起了笑容。

「夏道友,你真的是誤會我了,我路過這裡的時候,看到那邊有靈應的靈氣冒出,這才想要過來看看的,唉?你手裡的東西……」

沈見肖剛才被夏初雪逮到,一下子慌了神,今天沒有發現夏初雪手中的那塊石頭,等待平穩下來時,便發現就是這塊石頭上冒著的靈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