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趙偉父母陪着趙偉來到了賭場。

賭場的人還以爲趙偉是來還錢的,都笑呵呵的跟他打招呼。

趙偉只能硬着頭皮和他們打招呼。

前臺小姐笑眯眯的說:“偉哥,請跟我進財務室吧!”

前臺小姐以爲趙偉是來還錢的,所以,沒有多想,直接想帶着趙偉去財務室交錢。

但是趙偉攔住了前臺小姐說:“美女,我想先見見錢經理,你能幫我通傳一下嗎?”

前臺小姐聽了趙偉的話,愣了一下。

錢經理是他們賭場的負責人,她心裏想:趙偉不去還錢找他們錢經理,是不是真的被猜中了,趙偉肯定是有什麼事情。

重生之一品庶後 前臺就問趙偉:“偉哥,我怎麼跟錢經理說呀,是什麼事情?”

“你跟我說一下就行,我會跟錢經理說的好的。”

“偉哥,你稍等,我這就給錢經理聯繫一下。”

前臺小姐給錢經理的辦公室打去了電話,把趙偉的意思跟他說了。

錢經理想一想,對前臺說:“小美,你帶着他來我的辦公室吧!”

“好的,錢經理。”

小美掛斷電話後,對趙偉說:“偉哥,你們跟我來吧,錢經理讓我帶你們去他的辦公室。”

隨後,小美就把趙偉三人帶到了,錢經理的辦公室門前。

小美敲了敲門後,錢經理就讓他們進去了。

小美並沒有進去,而是又回到了前臺。

趙偉也認識錢經理,只是關係不是那麼特別熟。

能坐上賭場負責人的位置,錢經理肯定也非常了得,而且也是八面玲瓏的,對於趙偉,他也聽說過一些。 而且趙偉也算是他們這裏的一箇中等客戶了,每個客戶對於賭場來說都是上帝,所以在不確定趙偉是有什麼事情的情況下,還是和氣生財。

趙偉進來後趕緊跟錢經理打招呼:“錢經理你好,你好,我是趙偉。”

錢經理也跟趙偉打聲招呼,最後錢經理就讓趙偉三人坐在了沙發上。

錢經理坐在了他們的對面:“趙偉,你找我有什麼事情。你直接去財務還錢不就行了嗎?”

聽了錢經理的話,趙偉有點尷尬的搓了搓手,開口說道:“錢經理,事情是這樣的,我那張黑卡出了一點問題,所以我得緩幾天才能給你們還錢。”

錢經理一聽,挑了挑眉毛,心想果然被我猜中了,趙偉就是出了事情,否則昨天就順順利利給他把錢還上了,根本不可能拖到現在。

但是現在他也摸不準那張黑卡到底是什麼情況。

擁有那種黑卡,就代表着身份的尊貴。

即使那張黑卡不是趙偉的,但是趙偉能夠消費那張黑卡,說明趙偉跟對方有不淺的關係,否則,趙偉不可能拿到黑卡的。

錢經理雖然是一個賭場的負責人,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他知道他惹不起黑卡的擁有者。

因爲擁有那種黑卡的人實在是鳳毛麟角,即使是他的領導也沒有資格拿到那張黑卡。

所以在昨天前臺向他彙報的說趙偉的情況時,他纔會給了趙偉時間。

如果是別人,昨天如果不還錢,早就打上門去了。

錢經理問趙偉:“我有一個私人問題,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回答?”

“錢經理,請問,只要是我知道的,肯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不知道那張黑卡是你的還是誰的?”

趙偉知道不能讓賭場知道那張黑卡是屬於九窈他們的,更不能讓他們知道那張卡已經被註銷了。

要是讓他們知道了,只要他們仔細打聽一下,就能知道所有的一切了。

他只能告訴錢經理說:“這張黑卡是我姐的,是我親姐,只不過昨天我和我姐鬧了點小矛盾,所以我姐生氣了,不願意再讓我拿那張黑卡了。所以我需要緩幾天,這兩天我會好好跟我姐說說的,我姐非常疼我,我們家只有我們兩個孩子,從小我姐姐特別疼我,以前我也一直消費那張黑卡,你也知道,我來賭場都是拿的那張黑卡。”

錢經理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趙偉又接着說:“雖然我姐現在在生我的氣,但是我姐肯定不會不管我的。”

偷偷的向他爸媽使了個眼色,他媽趕緊說:“是呀,是呀,錢經理,趙偉他姐最疼趙偉了,所以他姐肯定是不會不管趙偉的,這兩天我們就去我女兒家,好好說道,說道,等我女兒氣消了,自然就會把黑卡給趙偉的,到時候趙偉就可以拿來還錢了。”

趙偉他爸也在旁邊兒一個勁兒地點頭。

錢經理雖然覺得事情有蹊蹺,但是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他也不能輕易得罪趙偉,畢竟那張黑卡就代表着身份。

他沉思了一會兒,就跟趙偉說:“趙偉,這樣吧,你也知道我們賭場的規矩,一般我們都不會債務延期的。”

“是的是的。”

趙偉連連點頭,看着錢經理。

他知道錢經理接下來還有話要說。

“但是你這個情況,我的權力也有限,最多隻能給你申請五天,五天內,你如果把錢花上,什麼事情都沒有,如果五天內還不上,不僅要計算利息,而且我們還要去找你的麻煩,這些醜話我都要跟你說在前頭,省得你到時候說我沒有告訴你。”

趙偉也知道錢經理,這也算是給足了他的面子。

除了那些有錢的富二代,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得到過這種優待。

到期了不還錢,等待他的下場會非常慘烈。

趙偉對錢經理室連連感謝。

說完這件事情後,趙偉三人就離開了錢經理的辦公室。

趙偉三人走後,錢經理就把他的助理叫了過來,讓他的助理去調查一下趙偉和他姐,着重調查一下那張黑卡的情況。

助理點點頭就離開了。

他們辦賭場的,打探消息肯定是有一定的渠道。

趙偉三人離開辦公室後就回到了家裏。

趙偉他媽問趙偉:“咱們能不能跟錢經理說一下,像打房款似的,每個月給他還錢。”

趙偉瞪大了眼睛,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他媽說:“媽,你想什麼呢,賭場又不是銀行,也不是慈善機構,他們是爲了賺錢,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可以按月給他們還錢的,賭場的人可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到期後不還錢,光利息就能把你給壓死,利息也是複利,而且非常高,利滾利。用不了多長時間,利息就會超過本金,時間越長對我們就越不利,所以我們必須儘快把錢還上,否則拖的時間長了,即使到時候我們把房子賣了,也不夠還他們的錢。”

趙偉他媽聽到趙偉這樣說,也是有點着急了:“那怎麼辦。錢經理就給了咱們五天時間,五天內咱們從哪裏去弄200萬呀,能不能再給錢經理說一說,給咱們多寬裕一段時間?”

“媽,你想都不要想,拒我所知,錢經理對咱們挺夠意思的,除了極個別的一些超有錢的那些富家子弟外,從來沒有給別人開過綠燈,我這算是開了先例了,你就知足吧,否則昨天賭場的人就找到咱們家門了。如果五天內,咱們還不上錢,一個是利息非常多,另外就是,賭場的人會天天過來騷擾我們,讓我們不得安寧。”

趙偉他爸說:“絕對不能讓賭場的人找上門來,那樣豈不是把臉都給丟光了。”

趙偉趕緊接他爸的話說:“所以我們要在五天內湊齊200萬,還給賭場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你說的倒是容易,關鍵是咱們從哪裏去弄200萬呀,你說你,你要是不去賭場裏賭博,怎麼會有這麼麻煩的事情!”

趙偉他媽不僅埋怨起了趙偉。 趙偉說:“媽,我哪裏知道那張黑卡不能用了呀,如果知道,打死我,我也是不會去的。”

趙偉他爸說:“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得趕緊想辦法解決。 信息全知者 現在趙偉也知道教訓了,他以後肯定不會再去了。”

“對對對,我爸說的對,媽,我以後肯定不會再去賭了,但是眼前這一關必須得過去呀,否則賭場會天天過來找咱們的麻煩,咱們會不得安寧的。”

趙偉的媽又開始唉聲嘆氣了,因爲她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過了一會兒,趙偉一拍大腿說:“媽,我想到辦法了。”

趙偉父母齊刷刷望向了趙偉,等待着趙偉的回答。

趙偉說:“爸媽,我姐那兩輛車不是賣了100萬嗎,咱們把那100萬搞到手,然後咱們再向親戚們湊100萬,以前那些親戚們可沒少從咱們家佔便宜,得到過不少好處,現在咱們有難了,他們也應該幫幫咱們。”

趙偉媽爲難地皺了皺眉頭,說:“你姐昨天剛剛說跟我們斷絕關係,她會給我們錢嗎?”

趙偉他爸一拍桌子說:“她敢不給,要是不給,看老子削她。”

趙偉他媽瞪了他爸一眼,說:“你這個臭脾氣什麼時候能改一改,如果不是昨天因爲你,會平怎麼會說那種氣話。咱們如果去找會平的話,一定要剋制住你的脾氣。”

“是呀,爸!”這次趙偉又跟他媽站在同一陣線了,“爸,咱們必須現在是先哄着我姐,把我姐哄高興了,哄好了,咱們把錢拿出來,纔是最重要的。”

仙道長青 趙偉他媽又開口了:“即使拿到這100萬還有100萬啊,你說向親戚借錢,現在借錢多困難呀!”

趙偉說:“媽,這些親戚每次來咱們家,咱們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還給他們買衣服,買首飾,給他們買東西,那些親戚們,自從因爲咱們家發達了,在咱們家佔便宜,哪個親戚沒有賺到幾萬塊錢的便宜,現在咱們做有難,他們也應該伸出援手幫咱們一把,其實這也不叫幫,只不過是把以前他們從咱們家拿走的東西還回來就行。”

這些年來,趙偉父母可是從來沒有開口向別人借過錢,只要一缺錢了,都是去趙會平那兒去拿黑卡刷卡。

親戚們來了,消費的時候,也都是刷那張黑卡,趙偉父母被趙偉說動了。

現在是特殊時刻,他們必須得捨棄臉皮開口。

親戚有趙偉他媽那邊的,也有趙偉他爸這邊的。

趙偉和他爸媽就商量了一下,哪個親戚借多少錢,趙偉還拿了紙筆在紙上都列了出來。

如果錢都到位的話,肯定是不止100萬,已經達到了150萬了。

趙偉對他父母說:“我列的這張單子都是以前他從咱們手裏佔到的便宜,摺合成了人民幣。所以咱們現在只是讓他們還回來而已,你們也不要覺得不好意思。”

趙飛他爸看了看那片兒紙,咂了咂嘴說:“他們居然從咱們手裏拿走了這麼多錢。”

“是呀,爸爸,這還只是我想到的而已,還有好多我都想不起來了,真沒有想到。”

如果不是趙偉給出這張單子,趙偉父母從來沒有想象過,他們的親戚居然能從他們的手裏拿走值這麼多錢的東西。

這真是讓他們大吃一驚。

趙偉他爸首先給第一個人打去了電話。

對方接起來電話笑哈哈的說:“堂哥,什麼事呀,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對方是趙偉他爸家的一個堂弟。

當時他的堂弟找上們來,對張偉他爸說,他們家想賣服裝,想租一個店面。

但是付不起房租,想讓他們幫幫忙,借給他們一年的房租錢。

等他們賣了服裝週轉起來就還給他們錢。

趙偉他爸也是一個好面子的人,他的堂弟找上門了,他大手一揮,就答應了他堂弟的要求。

他有底氣,因爲他有黑卡。

他的堂弟挑的鋪面,在非常繁華的大街上,一年租金就要10萬塊錢,其實他的堂弟也不是拿不出錢來,只不過,當時趙偉父母兩邊的親戚,都覺得他們好說話,都想從他們身上佔點便宜。

人的心裏總是這樣的,有便宜不佔白不佔。

他們一個個都把趙偉的父母當成冤大頭,經常有親戚來他們家蹭吃蹭喝,要不就是邀請他們去逛街,買衣服,買首飾,買傢俱,其實啊,最後都是趙偉的父母花錢,當然都是刷的那張黑卡。

因爲張偉的父母也不捨得花自己的錢。他們的親戚一邊刷黑卡,嘴上恭維着趙偉父母,說他們講義氣,照顧着親戚。

一邊心裏還罵着他們傻缺。

就這樣,趙偉父母兩邊的親戚們總會以各種奇葩的理由來找他們,從他們身上索取錢財東西。

修仙從沙漠開始 在打電話前,趙偉就把這個人的情況跟他爸爸討論了一下。

他爸覺得這個人是借他們的錢,現在就是讓他還回來,也不是向他們借錢。

所以他覺得應該是很容易的,畢竟他剛開始幫了他的堂弟一把。

現在也不需要他堂弟回報他什麼,只是把當初從他們身上借的錢還回來就行了。

他以爲這件事情會很容易,沒想到,等他把意思告訴了他的堂弟後,他的堂弟在電話裏的語氣立馬變了起來。

他的堂弟立馬開始給趙偉他爸訴苦,說:“堂哥,你是不知道,我們這個服裝店的生意這兩年是越做越差,已經都有點兒入不敷出啦,尤其是最近更差,都快交不起房租了。”

其實事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他的堂弟最剛開始從他們手裏借走10萬塊錢後,憑着他們的努力,這些年也掙了不少錢,這個店面他們早就買過來了。

現在即使他們不開店,只靠收房租,也夠他們生活的。

但是他的堂弟明白一個道理,財不外露,所以這件事情除了他的老婆,孩子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他的堂弟也知道,如果讓別人知道他們家有錢了,那些親戚們肯定都會上門來尋求幫助,就像當初他們把趙偉的父母當成冤大頭一樣,人人都想從趙偉的父母身上扣下一層油。 趙偉他爸堂弟還在手機裏滔滔不絕的說着,趙偉他爸都插不上話,但是說來說去都沒有說到重點上,也沒有說到還錢這個重點上。

趙偉都聽煩了,因爲開的免提,趙偉和他媽都能聽到。

趙偉拍了拍他爸,意思是趕緊讓對方還錢。

趙偉他爸咳嗽了兩聲,對電話裏頭說:“趙昌,你也說了這麼多啦,你也歇會兒,我說上兩句,我們現在家裏需要一筆錢,所以你得在兩天內把這10萬塊錢還給我們。”

“堂哥,你家出什麼事啦,怎麼要錢要得這麼急啊?你家會平不是有黑卡嗎?想刷多少刷多少。”

“這兩天那張黑卡正在升級,不能用,等過了這幾天就好了。”

趙偉他爸靈機一動,撒了一個小謊。

他們都知道,現在還不能讓親戚們知道那張黑卡被註銷的事情,也不能讓他們知道他們要錢還賭債的事情。

否則他們這些錢就很難要回來了。

“是這麼回事呀,等你還了我們這筆錢,過幾天,如果你們有需要的話,我再借給你們也行。”

萌寶來襲:天才兒子迷糊媽 對方一聽特別高興,說:“堂哥,好的好的,到時候如果有需要我一定會向你開口的。”

就這樣他們結束了通話。

趙偉問他爸:“爸,你說他會不會在兩天內給我們把這10萬塊錢打過來?”

“我也不知道呀,到時候就知道了,咱們時間是5天,總不能在第五天再讓他們打錢吧,到時候萬一來不及怎麼辦呀!”

“是是,還是爸你最聰明瞭。”

趙偉立即拍馬屁。

接下來趙偉他爸跟其他的親戚都打了一遍電話,這些人無一例外都問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爲什麼不刷那張黑卡。

其實他們都在套趙偉他爸的話,想知道他們家到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偉他爸也沒有告訴他們實情,都一律回答說那張黑卡在升級,這幾天用不了,過幾天才能用。

他們這兩天急需要一筆錢,所以先從他們手裏週轉一下,等過了這幾天,就可以把錢再還給他們。

趙偉他爸打完電話後,趙偉他媽又用同樣的理由,給她那邊的親戚打了一遍電話。

她也同樣是說在兩天內需要錢,有的是讓人還錢,有的是借錢。

他們打電話的這些人中,聰明的人就覺察出來了不對勁,因爲平時他們手裏的銀行卡,如果要升級,或者是日期到了。

比如說信用卡日期到了,都會在寄了新卡之後,激活新卡後,舊卡纔不能用。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銀行卡還有幾天不能用的。那麼銀行是幹什麼吃的。

那種無限額的黑卡,怎麼可能會有這種限制呢。

那些想貪便宜的人,就想的是現在先把錢借給他們,然後等過幾天那張黑卡能用的時候,他們會成倍的,或者是翻幾倍的把錢再給要回來。

所以這些人最後就分成了兩種。

一類是聰明人,這種人覺察出來了不對勁,覺得趙偉他們家肯定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情。

如果他們把錢給了趙偉,那麼也許他們的錢就會打水漂,所以這部分人並沒有把錢給趙偉他們家。

爲了貪便宜的那些人,就把錢給了趙偉他們。

還有極個別的人,到了第二天頭上給趙偉他爸打電話,有的給趙偉他媽打了電話,告訴他們說,還得再緩兩天,他們還沒有籌到錢。

其實這這些人早就準備好了錢,他們也在觀望,看看趙偉家到底是出了事,還是那張卡真的是這兩天消費不了了。

如果他們得到確切消息後,知道趙偉家是出事了,那麼他們就不會再把錢打過來了,如果確實是那張黑卡這幾天有問題,那麼他們會把錢打過來,因爲,畢竟趙偉他們家在有黑卡的時候還是個香餑餑,人們都圍着他們家人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