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才有了幾個家族共同前來提親的戲碼……

墨九狸看了眼對面的眾人道:「我不管你們是來提親的,還是來鬧事的,總之我墨族都不歡迎你們!識相的就趕緊滾,從此離墨族遠一點,要是有誰覺得自己命長,我也不介意送他一程……」

「你……」眾人聞言臉色都有些難看,雖然他們不是真的來提親,但是畢竟他們也都是隠族七大家族的人,何時被人如此對待過了?

「咳咳,墨姑娘,其實我們不過是想來求幾顆丹藥,給我們族裡的老祖宗們晉級罷了!只要墨姑娘願意贈送我們丹藥,我們定然不會再來打擾!」這時,一直不曾說話的,一個黑衣中年人,笑呵呵的說道。

「少夫人,他是南宮家族的族長南宮烈!」帝燕笙立即在墨九狸身邊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點頭,看了眼對面的黑衣中年男子南宮烈,諷刺的一笑說道:「贈送?你確定你有資格讓我贈送丹藥?先不說我壓根不認識你,就說這南宮家族貌似是附屬落花谷白凌門下的吧!難道你不知道落花谷的人,都是何等下場?到這裡跟我說贈送你們丹藥,你的臉呢?」

「難道你想跟我們五大家族為敵嗎?如果你不交出丹藥,我們五大家族,絕對會聯手滅了你們墨族的!」南宮烈聞言怒道……

「哼,如果覺得你們行,那就放馬過來吧!一個落花谷是滅,再多五個我也不懼!」墨九狸囂張的說道。

「你……你不要後悔!」南宮烈氣的不行,憤怒的說道。

他沒有想到他們五大家族結盟,對方也不放在眼裡,到底對方依仗的是什麼?就是因為對方的毒術厲害嗎?

可是想想白凌,和整個落花谷的人,全部隕落,南宮烈心裡也是一陣的發寒,縱然憤怒,卻沒有敢再說話……

「既然你們七大家族的族長都在,今天都來了,也就別回去了!誰發誓從此效忠墨族,誰便離開,反之死……」 “林子你冷靜一點,我可是你師傅,你這樣會遭天譴的!”不滅道長終於明白林子在幹什麼,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眼中也閃過幾分慌張。

不過林子聽了他的話之後,卻嘲諷的笑了笑說道:“師傅,既然我都把你帶到這來了,你覺得我還是會畏懼什麼天譴嗎,要怪就只能怪你贏不了我了!”

話音剛落,周圍就颳起陣陣寒風,不遠處那些孤魂野鬼都像是收到了什麼命令似得,幽幽的朝着中間的不滅道長和林子靠攏,不過顯然這些孤魂野鬼都是林子弄出來對付不滅道長的。

不然他也不會把不滅道長叫到這種地方來,顯然他就是想要靠這些東西,來殺掉不滅道長。

不過我知道他的手段一定不止這些,因爲不滅道長畢竟是一個修爲極高的道人,單單靠幾隻孤魂野鬼不可能殺得了他。

所以當我朝着不滅看去的時候,特別留意了一下,我發現林子始終都沒有動,他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滿臉冷笑的看着不滅道長在對付到處都是的惡鬼。

而且不滅道長仁厚,他根本不忍心直接將這些惡鬼的魂魄打散,因爲他很清楚,這些東西都是被林子給利用了,他們本身並不想殺掉自己。

但是也因爲如此,對付這些惡鬼要花費更多的經歷和修爲,林子大概就是想用這種方式來削弱他的能力。

當不滅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爲時已晚。

“林子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爲師實在不想你和兵戎相見,我勸你趕緊收手!”

不滅道長在對付惡鬼之餘,還會抽空轉過頭勸林子一句,但是此刻林子早就被利慾薰心,恨不得對不滅道長殺之而後快,怎麼可能收手。

所以不滅道長的這句話,非但沒有點醒他,讓他回頭,反而提醒了他,這丫衝着不滅道長陰冷的笑了笑,眼中充滿殺意,他迅速甩出了鎖魂鏈,朝着不滅道長打去。

不滅道長正專心對付自己身邊的惡鬼,誰知他剛要伸手收了其中幾隻惡鬼,卻發現他們瞬間就被鎖魂鏈打得灰飛煙滅,而那條鎖魂鏈並不打算停下來,反而就緒朝着他打了過去。

不滅道長長嘆了一聲,他很清楚這明顯是他徒弟的鎖魂鏈,所以迅速多開了鏈子的攻擊,不過也沒有迅速朝着林子進攻,而是朝着林子的方向跑去,顯然他是想要離開這裏,而不想和林子正面發生衝突。

我猜測不滅道長此刻應該非常心寒,自己的徒弟竟然千方百計的要殺了自己,這件事放在誰身上,恐怕都不會好受,但是事情發生了面對纔是最應該做的,而且稍微動腦子想想就會清楚,既然林子會把他引到這片林子來,那就說明林子有充分的把握,不滅走不出這片林子。

果然我的猜測又一次得到了證實,不滅剛跑進林子,林子的地面就立刻晃動了起來,他的臉色瞬間變了變,隨後

不停的挪動位置,像是在躲避着什麼。

很快我就清楚的看到了他在躲什麼,因爲此刻他的腳下竟然出現了無數雙青紫色的大手。

很多殭屍從裏面跳了出來,它們虎視眈眈的盯着不滅道長,恨不得把他撕碎充當自己的食物!

“林子你居然養屍,這可是爲道門正派所不齒的事,枉費了不滅山這麼多年對你的教導!”

此刻的不滅道長徹底的看清楚了自己徒弟的真面目,當即氣得臉色煞白,估計他此刻都有種想要撞牆的衝動。

“放心我只養了這麼一塊,就是專門用來對付你的,爲了對付你,我在這裏整整籌劃了十年,不過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師傅!”

林子朝左右看了看,發現周圍的屍體都爬的差不多了,於是滿意的放肆大笑起來,不滅道長冷冷的注視着他,眼神慢慢的冷了下來。

奈何厲總看上我 我原本以爲他會立刻衝過去殺了林子,但是他沒有,他只是原地盤腿坐下,開始低聲唸叨了些什麼,隨着他的唸咒,周圍的原本還在狂嘯不知的殭屍紛紛都安靜了下來。

不到片刻,就有不少殭屍已經倒地不起,看到這裏我不禁有些欽佩不滅道長,剛剛和上前孤魂野鬼打了一圈假之後,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降服這麼多殭屍,他的道行真的深不可測,只可惜他遇到了林子這樣一個欺師滅祖的傢伙,不然也不會遭遇如此橫死。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卻看到站在一旁冷笑的林子的手微微晃動了一下,我清楚地看到他的鎖魂鏈正貼着地面快速朝着不滅道長爬去,沒過多久,就爬到了不滅道長的身邊,不滅道長猛然一驚,正想要躲閃,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因爲就在他打算移動的瞬間,有一隻青紫色猙獰的爪子從地底下伸了出來,猛然掐住立刻不滅道長的腿,讓他動彈不得。

不過不滅道長很快就掙脫了這雙手,跳了起來,不過爲時已晚,那條鐵鏈精準的打在了他的身上,我看到不滅道長微微晃動了一下。

他站了起來,一臉痛心的看着林子,在他的連上,我沒有看到憤怒、但是卻看到了無盡的失望和痛心,大概他是在痛心自己教出了這樣的徒弟。

“師傅被鎖魂鏈打中這個滋味不大好受吧!”林子看到不滅道長面色越來越慘白的樣子,嘴角的得意立刻顯露出來,因爲他很清楚,不滅道長雖然道行高,但是畢竟只是個凡人,任何凡人被鎖魂鏈打中,那就只有灰飛煙滅的份。

不滅道長聽了他的話之後,慘然一笑,雖然有氣無力的說道:“林子你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爲師佔有很大一部分責任,所以幾天的下場是我應得的報應,不過我奉勸你以後別再濫殺無辜,不然你必要要遭受天譴!”

說完我清楚的看到不滅道長的身形開始微微晃動,他顯然也注意到了,於是低聲唸叨了幾句,我清楚

的看到他的手背到了身後。

農門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人此刻他正對着林子說話,所以林子沒有注意到不滅道長的掌心已經飛出去了一道亮光,這到亮光微弱的閃動了一下,隨後就鑽入地下不見了,不顧我依舊清楚的看到那是不滅道長的一魄,顯然他知道自己被鎖魂鏈打中命不久矣,所以纔會用盡全身最後一點法力將其中一魄送走,這樣也免得遭受灰飛煙滅的下場。

林子顯然沒有注意到,他聽到不滅道長的話之後,立刻放肆的大笑,隨後冷哼了一聲說道:“不滅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有心思對我說教,我會不會遭天譴你都看不到了,你還是去死吧!”

他的聲音越來越冷,同時掌心匯聚起一團黑煙,看到這圖暗黑煙,我立刻意識到他想要幹什麼。

自然他對面的不滅道長也立刻意識到了,不過他沒有動,甚至沒有任何表情,而是一臉平靜的看着林子,波瀾不驚,大概是一句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無論這個林子做出什麼,他都不覺得奇怪了吧。

我心裏哀嘆了一聲,爲這位不滅道長惋惜,不過隨後就看到林子將那團黑煙直直的朝着不滅道長打去,也就在黑煙打中不滅道長的瞬間,不滅道長的身形就徹底被打散了。

他的魂魄碎裂成無數段,飄蕩在半空中,隨後炸開徹底消失就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得。

林子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良久他才深吸了口氣,整個人像是虛弱了似得,癱坐在地上,呢喃道:“都結束了!”

我苦笑了一聲,突然發現這個林子非常可憐,因爲我清楚的看出來,這傢伙的臉上根本沒有露出半點喜悅之情,殺死自己師傅的罪惡,已經在他的身上打上了一個深深的烙印,無論他今後做出什麼,他都無法再回到從前。

過了片刻之後,他才從地上爬起來,踉踉蹌蹌的朝着林子外面走去,而此刻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顯然經過了這麼一夜,天都亮了。

就在我也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才發現不滅道長原本散去的魂魄突然又開始聚攏,雖然沒有徹底的聚在一起,只能聚集成一個小亮點,但是至少能證明他並沒有灰飛煙滅,我清楚地看到他的魂魄鑽進了地下沒有被陽光曬到。

不過稍微想想就清楚,如果不滅道長真的灰飛煙滅了,那就不會有我的存在,畢竟不滅道長是我的前世。

就在這時我身邊的場景又突然一變,變成了一片工地,這個地方恐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因爲這是我第一次打工的地方。

我在這個地上付出了無數的辛勤汗水,掙着用腳都能數清楚的可憐的勞工費,看到自己曾經忙忙碌碌的身影,我心裏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我甚至開始羨慕自己曾經的這種生活,但是看着不遠處站在陰涼地下,面無表情瞪着我的林子,我就清楚,安寧穩定對我來說,想來都是奢侈的!

(本章完) 第643章

墨九狸猶豫了下,看著對面的四人說道。

不是她想欺負人,實在是這些人讓她看著太不爽了!真以為他們墨族好欺負么?既然一個個敢送上門來,那也就別走了……

反正早晚都要解決的事情,因為她早就發現了,在暗處幾大家族的老傢伙們,都藏著沒有出面呢……

估計來到這裡的,都是為了他的丹藥,想要晉級的老傢伙們……

可是,墨九狸的話一落下,對面的五大家族的人,紛紛色變!竟然讓他們五大家族臣服?她不是在開玩笑吧?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啊?

眾人看著墨九狸的眼神,都跟看著白痴似的!墨九狸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她想做的事情,從來都沒有人能夠阻止……

「哈哈哈,小丫頭,你可知道這隠族是誰做主的?」南宮烈被墨九狸的話,直接給氣樂了問道。

「隠族七大家族嗎?帝族不會跟我為敵,落花谷被我滅了,歐陽家族的家主掛了!你們四個家族還有你們身後的那些老祖宗,都不夠我一把毒藥解決的!臣服,你們家族的老祖宗可以晉級,甚至飛升!不辰臣服,落花谷便是你們的結局,我墨九狸說到做到,不信你們大可以試試……」墨九狸看著對面幾人囂張的再次說道。

南宮烈等人聞言,臉色一沉,原本他們志在必得,以為五大家族聯手,一定能夠逼得墨族臣服,卻沒有想到,最後人家根本無視他們五族結盟……

難道他們五大家族結盟,還要被區區一個墨族逼迫的臣服嗎?他們不甘心,真是一點也不甘心,但是……

但是,現在他們又忌憚墨九狸的毒術,這時幾個家主的臉色紛紛一變,顯然是有人給他們傳音,命令他們什麼了……

四人看著墨九狸的臉色無比的難看,因為除了南宮家族之外,其餘三族藏在暗處的老祖宗,紛紛傳音給他們的家主,為了丹藥讓他們答應墨九狸的要求……

並且說臣服墨九狸也沒什麼不好,以後有的是丹藥,而且就算他們不臣服也沒用,落花谷沒了,帝族跟墨九狸一夥的,最後他們的下場,還不知道會如何呢?如果不臣服,說不定真的被墨九狸一把毒藥就給滅了呢……

縱然老祖宗們說的是真的,但是他們都是身居高位多年,多少年都沒有對人低頭了,今天本來以為會大獲全勝,就算不能逼得墨九狸臣服,也能讓墨族忌憚……

畢竟在他們看來,墨族剛來到隠族沒多久,勢力還不安穩,定然不會愚蠢的在這個時候得罪他們的……

但是,他們卻想錯了,根本沒有想到墨九狸根本不吃他們這一套,竟然直接將他們逼到這個地步……

洛家的家主皺眉看向墨九狸身後,剛隨著顧琰一起走出來的顧三,不過數日不見,他震驚的發現,顧三的實力,竟然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

PS:這兩天搬家,累死了,更新的不穩定,各位寶寶們見諒! 而且當看到他站在我不遠處位置之後,我就終於明白,從一開始我所遇到的一切就都是林子設計好的騙局,我傻傻的鑽進了這個騙局。

一切都是虛假的,因爲我所做的一切都建立在謊言之上。

我無力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他如何找到在幽冥界挑中了長相嫵媚的小美,如何一步步設計全套把我引入了迷局。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甚至看到他打着不滅道長的名義告訴黑白無常,應該如何如何對付我。

越往後看下去我心裏就越涼,我沒有想到着一切的一切都是林子在背後搞的鬼,我曾經我還打算看在小美的份上原諒他。

但是在幻想中看到他如何對待設計殺了我的父母,如果欺騙黑白無常讓他們沒完沒了的只殺我,直到小美死了,我也死了,而這一切真的結束了嗎?

我坐在地上,看到眼前的一起,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一直以來我在不停的和黑白無常這兩個和我一樣被矇在鼓裏的傢伙抗爭,打的你死我活,而林子卻不知道在哪個角落看着我們,我突然覺得自己曾經做過的一切都毫無意義,甚至像是個笑話。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一本金光閃閃的書突然出現在林子手裏,而在工地的其他人身上也有同樣的書,我反應了片刻,突然恍然,原來無字天書並不是出現在某一個特定的人身上的。

在現實生活中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一本無字天書,這本無字天書並沒有實體,而是藏在人們心中。只有集齊了大忠大愛大仁大義的人,纔會發現這本書的存在,而每個人所看到的內容都不一樣。

此刻我也終於明白了不滅道長當年那些話的含義,這世界其實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爲大仁大義之人,只是很少有人真的去做到而已,而我做到了,那就說明,我之前做過的一切都不是白費心思,想到這裏我突然釋然了,也知道自己該放下塵世的雜念,因爲我已經不屬於這個塵世了。

就在滿腦子胡思幻想,坐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有個聲音傳入我的腦子:“老弟該回來了!”

這聲音我還算熟悉,因爲這正是閻羅王的聲音,我在幻想中也曾經見過他,貌似他和不滅道長的交情還不淺。

我看了看周圍,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經死了,既然是死人就要去幽冥報道,不然會擾亂了人間和地府的秩序,想到這裏我急忙起身朝着幽冥飄去。

說到底我記憶中從來就沒有來過幽冥,但是這一次沒有人給我指路,我卻依舊很順利的趕到了幽冥,像是冥冥之中腦子了就有這樣的記憶似得,那大概是必滅道長的記憶吧。

幽冥和記憶中的一樣,昏暗陰冷,淒厲的慘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此起彼伏,不過我聽上去已經不像第一次聽到時候那麼難以接受了。

事情就是這樣,就算是萬箭穿心,那習慣了也就沒有

什麼感覺了。

“不滅道長您終於回來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着紫色古代官袍,但是烏紗帽的老頭突然迎了上來,我詫異的看了看他,雖然想起來,這應該是陸判官纔對。

於是急忙衝他點了點頭,陸判官一路對我做了個揖,就帶着我一路朝着閻羅殿裏走去。

我前腳剛邁入閻羅殿,就聽到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我被這聲音嚇了一跳,詫異的朝着殿裏面看去,結果看到一個人雙手雙腳都被牢牢的幫助,渾身是血,看上去非常悽慘,大概剛纔的慘叫聲,就是從這位的口中發出來的。

我輕嘆了一聲,雖然地府向來都是用各種酷刑來懲罰那些生前犯過這樣,或者那樣錯的人,但是我真的不覺得暴力真的能夠讓他們改過。

如果真的可以,那麼天道輪迴之後,死了的人又重新投生爲人之後,爲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會做壞事呢?

重生之我是地主婆 不過此刻這些問題已經不是我該考慮的,因爲我只是一隻新鬼而已,我很清楚自己的是誰。

“不滅都怪我發現的太晚了,讓你受了這麼的苦,不過現在林子已經被我抓到了,我會讓他受到懲罰,你千萬別有什麼怨氣纔好!”

閻羅王看到我之後,輕嘆了一聲,本來就有些猙獰的面孔上充滿了憤怒,顯然更加猙獰,把周圍的小鬼都嚇得渾身戰慄,噤若寒蟬,及時這樣,閻羅王稍微咳嗽一聲,還是足夠把他們嚇破膽的,顯然此刻的閻羅王是真的生氣了。

“林子?”聽了閻羅王的話之後,我詫異的朝着被綁在閻羅殿上受刑的鬼魂看去,此刻這個鬼魂的臉上都是鮮血,但是仔細一看,我還是清楚地看出,這個人真的是林子。

他冷冷的瞪了我一眼,隨後轉過頭,避開我的目光,這一次竟然無論怎麼受刑都沒有吭一聲。

我輕嘆了一聲,搖頭苦笑,閻羅王看到我這個樣子,詫異的問道:“老弟你不用自責,他都是他應受的懲罰,你在人界也受了不少苦,現在還陽是不可能了,不如留在我這裏做個鬼差,你覺得怎麼樣?”

看得出這閻王真的和不滅道長的交情不淺,不然這個時候也不會直接破格留住我在這裏做鬼差。

我深吸了口氣,苦笑了一聲說道:“閻王能不能把黑白無常叫過來,我想和他們澄清一些事,之前我們可能有些誤會!”

“去,把黑白無常叫來!”閻羅王聽了我的話之後,沒有任何遲疑,就衝着身邊的小鬼擺了擺手,之後甚至還招呼我過去坐在他旁邊。

我搖了搖頭,那個位置記憶中是不滅道長做的,他雖然是我的前世,但是論道行,我可不認爲自己有資格坐那個位置,我覺得此刻自己應該只配站着。

“閻王,我有件事要想要求你,希望您能答應!”

我轉頭看了眼林子,隨後小心的說道。

林子聽了我的話之後,冷

笑了一聲,眼神冰冷的如同兩把刀子直直的朝着我刺了過來,不過我沒有理會他的眼神,而是轉頭看向了閻王。

閻王遲疑了一下,隨後疑惑的說道:“老弟呀你跟我還客氣什麼,有話直說吧,你想要什麼職位?”

“我希望您能免除林子的懲罰,雖然他曾經做個很多錯事,但是現在一切都過去了,放他去投胎吧!”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覺得這件事應該做個了斷,不想再繼續糾纏先去,而且對我來說,林子無論受多少刑法,都沒有任何意義。

“老弟這是幽冥的規矩,凡是到了幽冥的人,都要爲了生前做過的事受到懲罰,林子欺師滅祖,濫殺無辜,本來就應該受到這樣的懲罰,這個要求我可不能答應你,何況他把你害得這麼慘,你爲什麼還要替他求情!?”

閻羅王聽了我的話之後,滿臉震驚的看着我,幾秒鐘之後才反應過來,大概他實在沒有我會選擇這麼做。

不過別說是他,就是站在一邊給林子行刑的小鬼,都滿臉詫異的看着我,顯然沒有想到我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林子聽到我話之後,也猛然轉過頭驚愕的看着我,他的眼睛瞪的圓圓的,嘴像是能塞下一顆雞蛋。

我沒有看他,而是平靜的說道:“您應該還記得和不滅道長賭約吧,不滅道長覺得這世間有很多大仁大義之人,我相信不滅道長自己就是那樣的人。這些人對於大仁大義不是空口說說就了事的,而是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做出來的,林子之前的確做過很多錯事,但是那都是過去的事,我覺得就算不滅道長還活着,他也絕對會原諒林子的。”

閻羅王看着我搖了搖頭,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知道他暫時不會明白我話中的意思,不過我也沒有指望他能夠明白,我只是希望能夠做自己覺得對的事。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小鬼把黑白無常引入閻羅殿之中,黑白無常剛進門就立刻看到了我,我看到這兩位的看我的眼神中瞬間就閃過一絲殺意,不過他們很清楚上面還坐着一位閻羅王,所以不敢造次。

只能低眉頜首站在我身邊,時不時用眼角的餘光朝我瞟上幾眼,大概他們和林子是一個想法,被鎖魂鏈打中的人都會灰飛煙滅,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我曾經被不華道長在身上下了一道符紙,任何時候,我的魂魄都不會散去。

所以他們這個時候能在這裏見到我一點都沒有什麼可以意外的,不過此刻我吧他們叫到這裏,也不是爲了和他們說這些,而是想要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

“老弟你想和他們說什麼就說吧!”這時坐在上面的閻羅王突然開口提醒了我一句,直接把我的思路給打算了。

我看到對面黑白無常詫異的眼神,知道他們此刻還矇在鼓裏,於是走過去,平靜的說道:“大概有一件事你們還不清楚,不滅道長是我的前世!”

(本章完) 第644章

這個發現讓洛家的家主,微微一頓,幾步來到了墨九狸的面前,咬破食指對天發誓道:「我洛青衫以我洛族血脈起誓,今日起臣服墨族,永遠效忠墨族,今生今生不會背叛,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隨著洛青衫的誓言落下,一道光芒落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見……

其餘三人都震驚的看著洛青衫,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忽然改變決定!南宮烈看著洛青衫說道:「洛兄,難道你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了嗎?」

當初為了五大家族能夠團結一心,因此他們也是發過誓言的! 嬈情陷阱:薄情逃妻夜想逃 但是現在發誓的五個人一死一變,這讓他十分的不悅……

「歐陽兄已經死了,誓言本來就破裂了!如若不然,我也不會現在沒事不是嗎?而且,我不想洛家人,為了你們一己私慾,而落得跟落花谷一樣的下場……」洛青衫忽然說道。

「你……你這樣,讓我們其餘四族如何是好?當初我們五大家族可是說好了的,再說,我們在隠族多久了?他們墨族才來隠族幾天,怎麼可以讓我們臣服他們呢?」南宮烈怒道。

「我只為我們洛族著想,別人我不想管,也管不了!我只是希望洛族的子孫後代,能夠繼續在隠族生活下去……」洛青衫無視南宮烈的冷臉說道。

「我們支持洛小子的決定!我們洛族沒有什麼野心,只希望子孫後代能夠安居樂業……」幾個洛族的老者,從暗處走出來說道。

「見過老祖宗!」洛青衫低頭行禮道。

「嗯……」幾人點點頭,站在洛青衫的身邊,無視暗處的眾人,不停的使眼色。

他們是真心支持洛青衫的選擇,一方面私心希望能跟墨九狸交好,求的幾顆晉級的丹藥,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洛族避免滅族的下場……

看到洛族人的做法,南宮烈三人十分的不滿,但是他們現在又沒有辦法……

墨九狸看了眼自家表哥,墨蕭逸會意,直接遞給洛青衫一枚普通的空間戒指說道:「洛家主,這是九狸煉製的丹藥,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你們還是直接服用了比較好!」

墨蕭逸說完還故意看了眼墨蕭逸等人,那眼神中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洛青衫自然明白墨蕭逸的話是什麼意思,道謝之後,直接將戒指中的丹藥拿了出來,遞給自家的幾位老祖宗……

幾個老者激動的接過丹藥,在南宮烈等人吃人的眼神中,直接服下,丹藥入口即化,不多時幾人紛紛盤膝坐在地上……

大概過去一個時辰左右,其中兩人的身上落下了晉級的光芒,接著烏雲飛來,瞬間將這一處天空籠罩……

墨蕭逸再次拿出兩瓶丹藥,遞給正在渡劫的兩個洛家老祖宗道:「雷劫承受不住,就吃丹藥!」

兩個老者接過來,不敢再想別的,專心渡劫……

其餘人遠離兩人身邊,看著兩人晉級,一個個眼神紛紛都是羨慕嫉妒恨,特別是其餘幾個家族暗處走出來的多位老者,看著自己家族的後代,眼神那叫一個凌厲…… 黑白無常聽了我的話之後,先是一愣,隨後白無常冷笑了一聲說道:“別以爲你的話能騙得了我們,不滅道長的魂魄分明被你封印在那把桃木劍裏,只有你死了,他的魂魄才能得以解脫,你居然還在這裏哄騙閻王,真當我們都是傻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