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腦子裡面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而不遠處那些媒體在經過短暫的震驚之中,直接拿出了他們的攝像機,照相機對著陳天楚令尹的位置開始拍照。

一瞬間,無數閃光燈在演唱會入口處響起。

陳天跟楚令應兩人擁抱的照片估計會被發布在各大網站,以及各種娛樂新聞的頭條!

楚令尹出道五年,一直都被粉絲們奉為玉女天後,從來都不曾跟任何男明星出現過緋聞,但是此時竟然在她的演唱會上面跟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陌生男子擁抱在了一起,而且好還是楚令尹主動的,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於勁爆了!

十多個記者拿著話筒衝到了楚令尹的身邊,高聲沖著楚令尹喊道:「楚小姐,請問一下這是您的男朋友嗎?」

龔正愣了一下之後,伸手抓住一個小姑娘,呲著牙喊道:「你是娛樂網的啊?你採訪我吧,他們兩個現在沒有時間接受採訪……」

「你是。」

「我是陳天的室友,我對陳天跟楚小姐的戀愛過程十分了解,你採訪我吧……」龔正不放棄任何一個能讓自己出名的機會,情緒十分激動的喊道。

而楚令尹的經紀人張姐從保姆車走下來看見陳天跟楚令尹擁抱在一起的畫面之後,嚇得雙腿發軟,好懸沒直接摔到在地。

「我的姑奶奶啊,你這是要幹什麼啊?」

張姐表情崩潰的喊了一聲,然後快步跑到了楚令尹的身邊,直接把楚令尹拽開,輕聲喊道:「姑奶奶,這是公眾場合啊!」 七日時光轉瞬即逝,在這七日中,那輪血月一直掛在蒼穹上,整個鬼域也一直被黑夜籠罩,宛若與外界隔絕開來。

到了第七日的正午,那輪血月突然一陣顫抖,接著便從空中直直的墜落下來,正巧落在那斷崖深處。

仿若是天與地的碰撞,一陣轟鳴,整個黑暗的世界出現一道道裂縫,有刺眼的光從裂縫中射進來,裂縫越來越大,光亮亦越來越大,接著黑暗的世界寸寸碎裂,分崩離析,宛若世界在毀滅。

可是毀滅之後——

是一樣明媚的,廣袤無垠的世界。

是真正的世界,陽光溫暖,甚至連空氣中都是香甜的氣息。

乍然落入這個世界,紅娘子呆了呆,第一反應是慶幸自己不懼怕陽光。好一會兒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之前所呆的地方似乎不是真實的。

緊接著她便發現了現在即使是正午的時候,四周也好飄蕩著許多鬼。

做純潔的共產黨員:談談入黨動機 好似那些消失的鬼全部回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紅娘子疑惑地找了個鬼詢問,卻得知對方一直都在這裡,鬼域的鬼都在,從來沒有消失過。

想了一會實在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紅娘子嘴一撇:「哎呀,最討厭這種費腦子的事情了,還是先去找大佬吧。」

將整個鬼域找了個遍,都沒有找到風玫的身影,卻把鬼域鬧的鬼心惶惶——

池月來鬼域了?

那個煞星若是來了,還有他們的好日子過嗎?即便是鬼域有冥界庇護他們也害怕啊。

短短不到半日,池月來鬼域了這個消息就傳遍了整個鬼域,而那個始作俑者此時卻是與天師懟上了。懶人聽書

明篁看著眼前攔著他的去路的女鬼,下意識的就想將對方給滅了,可是他忍住了:「她呢?」

「誰?」紅娘子一臉懵,心中卻想著這人在鬼域大搖大擺的走著那些鬼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明篁眉心一擰:「池月。」

提到池月,紅娘子立即想起自己攔人是幹嘛得了。

「我正要問你呢,你有沒有看到大佬?我找不到她了。」沒找到大佬,卻遇到小白臉了,原本想著小白臉或許會知道大佬在哪裡,現在想來是她多想了。

也是,上次大佬都將這個小白臉揍了一頓……想到這裡,紅娘子覺得自己的整個鬼身都不好了,下一瞬,扭頭就跑。

麻麻批,差點忘了這個小白臉身上有詭異的力量。

明篁:「……」果然是物以類聚,一個兩個都不正常。

看著紅娘子的背影,明篁最終還是按捺住了滅了對方的衝動。量她也不敢亂說!

只是,想到那天晚上發生的世界,明篁不由抿緊了唇角。

那天風玫毀了他的桃木劍本就給他造成了重創,所以再又被風玫揍的時候他昏迷了一瞬,沒有控制住,就發生了後來的一幕。

真可惜,若是那個時候她跑的慢一點,他就已經將其殺了。

不過……抬手摸著下巴,想著紅娘子剛剛的話,明篁眸中染上一抹興味:「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金燦燦的陽光灑在他的身上,更襯的他容顏如玉,俊美絕倫了。

正這時,不遠處突然響起一聲尖叫…… 楚令尹聽到這話以後才反應過來,連忙鬆開陳天,俏臉微紅的沖著張姐說道:「張姐,這個人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陳天,我的救命恩人!」

「誰你也不能抱他啊!」張姐無奈喊了一聲,然後轉身沖著那些媒體記者喊道:「別拍了,都別拍了……」

楚令尹表情羞澀的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解釋道:「陳天,不好意思,剛才我有些太激動了,上次你救了我以後我一直都想找您表示一下感謝,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您,所以剛才才會這麼激動的!」

徐珊珊丁天宇宋萱兒三人聽到這話恍然大悟。

「沒關係!」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那您是過來看我的演唱會的嗎?你也喜歡我的歌嗎?」楚令尹眼中閃著期待,語氣開心的問道。

「我是跟朋友一起過來的,來了之後才發現原來你就是當初我救下來的那個女生!」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哦哦!」

楚令尹彷彿有些失落的點了點頭。

「我的姑奶奶,你算是坑苦我了,別聊了,快點進去吧!」張姐應付好那些媒體記者之後,拽著楚令尹就要往演唱會裡面走去。

「陳先生,您跟您的朋友也跟我一塊進去吧!」楚令尹輕聲沖著陳天喊道。

「好!」

陳天知道自己留在這裡肯定也會被那些媒體騷擾,所以還不如跟楚令尹一塊進去。

幾個保鏢圍在了陳天楚令尹兩人的身邊,然後簇擁著兩人走進會場。

「我跟你說啊,陳天跟我的關係特別好,雖然我們兩個認識時間不長,但是我們兩個好的就像是一個人似的……」龔正拽著一個記者表情激動的喊道。

「先生,您能不能說點重點,比方說陳先生跟楚小姐到底是怎麼戀愛的?」記者皺著眉頭語氣無奈的問道。

「龔正,別聊了,咱們也進去了!」

徐珊珊伸手拽了龔正一把,直接把龔正拽進了會場。

片刻之後,陳天等人消失在會場外面。

齊子軒等人呆愣楞的看著陳天等人的背景,他們剛才所看見的一切彷彿要比來看楚令尹的演唱會更加勁爆!

「陳天怎麼可能認識楚令尹呢?」

「是啊,陳天的女朋友不是韓小安嗎?那他現在跟楚令尹到底是什麼關係?」

「不知道啊!」

齊子軒握緊了拳頭看著演唱會的位置,表情無比憤怒,他原本想要借著請大家看演唱會的機會好好的拉回自己在同學心中的地位,順便在好好的羞辱一下陳天,但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之前的那些行為是多麼可笑!

人家陳天跟楚令尹就算不是男女朋友,那也得是朋友關係,人家怎麼可能會在乎自己這一張門票呢!

他突然想起之前宋萱兒跟自己說的那些話是不是有些其他什麼含義?

「子軒,演唱會要開始,咱們還是進去吧!」

藍欣欣走到齊子軒身邊,柔聲說道。

「恩!」齊子軒輕輕點頭跟著眾人走進了演唱會裡面。

……

進入演唱會的會場之後,楚令尹特意把陳天龔正宋萱兒等人安排在了最為靠前的位置,而楚令尹則跟著張姐等人一同去後台準備演唱會的事情了。

楚令尹離開之後,徐珊珊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著陳天,表情不解的說道:「陳天,你跟楚令尹又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啊?」

「當初我剛來江州的時候救過楚令尹一次!」

陳天無奈回了一句。

「沒想到啊,你小子運氣這麼好,竟然還能認識這樣的大明星,你有時間給我介紹介紹唄,其實我一直都想要進軍到娛樂圈……」龔正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你長的那麼丑你進軍什麼娛樂圈啊,陳天你還是介紹一下我吧,我覺得我比較適合!」徐珊珊笑盈盈的喊道。

陳天無奈一笑,沒有說話。

宋萱兒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著陳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就說浪哥還是很有面子的,咱們這個位置可不是齊子軒他們什麼VIP位置能比的!」丁天宇笑呵呵的說道。

「是啊,我看了這麼多的演唱會,還是第一次坐在這麼好的位置呢!」徐珊珊點了點頭。

就在眾人聊天的時候,身穿一件精緻漂亮的紅色緊身短裙的楚令尹走上了舞台,然後拿著話筒跟在場的歌迷寒暄了兩句,隨即便開始了演唱會。

眾人安靜的聽著楚令尹唱歌,也就沒有再去議論會場外面陳天跟楚令尹擁抱在一起的畫面。

不得不說,楚令尹的歌聲確實非常動聽,能夠讓人瞬間融化在歌聲當中。

即便是在修仙界聽過了很多天籟之意的陳天也會覺得楚令尹如果不做歌星,那將會是整個華語樂壇的損失。

但是就在眾人欣賞楚令尹的歌聲的時候,陳天忍不住微微皺眉,輕聲感嘆道:「這個會場裡面為何會有這麼多的武者?而且境界還都在築基境之上!」

地球上面的尋常武者雖然不能跟陳天一樣達到入道的狀態,但是他們的身體也都是因為吸收靈氣的緣故而發生了變化,陳天能夠通過一個人的氣息判斷這個人的境界如何。

此時演唱會裡面最少有成千上萬的粉絲,但是大部分都是普通人,而武者就好像是被黑暗中的一點星火一般,異常亮眼,陳天僅僅需要隨便觀察一下便能夠感覺到。

「一個普通的演唱會裡面竟然會有這麼多的武者,莫非是奔著楚令尹來的?」陳天忍不住在心中驚呼了一聲。

就算楚令尹的粉絲眾多也不應該出現這麼多的武者,畢竟江州武道中人萬中無一,如果全部都是楚令尹的粉絲,陳天覺得不現實。

回想起當天陳天救下楚令尹的時候,對方也是兩位練氣境的武者!

「莫非楚令尹也招惹上了血瞳組織?」

陳天心中閃過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然後抬頭看向了舞台上面剛剛演唱完一首歌曲的楚令尹,心中猶豫如果今日楚令尹碰到什麼危險,自己到底要不要出手?

演唱會裡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陳天並不打算在這麼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實力。

因為身份一旦暴露,陳天的生活可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身邊的人也會跟著被連累。

楚令尹在演唱完一首歌曲之後,沖著台下的粉絲深深鞠了一躬,然後轉身奔著後台走去準備休息一下,一位二線的美女小明星上台幫忙助陣。

楚令尹剛剛走下舞台,經紀人張姐就跑到了楚令尹的身邊,表情緊張的說道:「尹尹,今天的演唱會要取消了!」

「什麼,取消了?為什麼取消啊?」 春日宴 楚令尹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不解的喊道。

「剛才咱們的保鏢收到消息,血瞳組織找了兩名超凡境殺手過來抓你,你還是快點跟我去後台躲著吧!」張姐急急忙忙的說道。

「那這些觀眾怎麼辦?」楚令尹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猶豫。

「我的姑奶奶,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關心這些觀眾,我已經跟主辦方說好了,讓所有觀眾把門票都留起來,下次演唱會再讓他們進來!」張姐急的直跺腳,高聲說道。

「那我上台跟那些觀眾說一聲!」

楚令尹說完這話,直接轉身奔著舞台上面走去。

「你別上去了,你現在上去告訴他們有危險,那些殺人也會提前行動的!」張姐連忙伸手拽住楚令尹,然後繼續說道:「幸好今天我讓柳先生請過來一位高人,現在就在後台的包間裡面,你去跟柳先生待著,有他保護你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對了,陳先生當初為了救我殺死了兩個血瞳組織的人,如果讓血瞳的人發現他,他也會有危險,我要把他喊過來……」楚令尹彷彿猛然間想起來什麼一樣,再次奔著舞台位置跑去。

「我的小姑奶奶,你現在自身都難保還有心情管別人啊!」張姐眼神崩潰的喊道。

「我不管,我必須要去喊陳先生,而且陳先生身手也非常的厲害,他跟在我身邊我更安心……」楚令尹語氣固執的喊道。

「好吧好吧,你先去找喬先生,我去把陳天那幾個人也喊到後台來,好了吧?」張姐無奈說道。

「好吧!」

楚令尹輕輕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我在這裡等著你們,陳先生若是不來,我也不走!」

「我真是怕了你了,那個陳天就有那麼重要?」

張姐無奈回了一句,然後快步奔著陳天的位置走去。

……

幾秒鐘以後,張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楚小姐想讓你去後台一敘!」

「請我?」

陳天愣了一下。

「恩!」

張姐輕輕點頭,然後扭頭看了一眼陳天身邊的宋萱兒,輕聲說道:「宋小姐也跟著一塊來吧!」

張姐知道宋萱兒是宋亭華的女兒,如果今天宋萱兒出現什麼危險,楚令尹可能也會遭殃,所以她細心的把宋萱兒也喊上了。

「好吧!」

宋萱兒聽到這話輕輕點頭。

陳天猶豫了一下簡單的跟徐珊珊龔正幾人打了聲招呼,然後起身跟著張姐宋萱兒奔著舞台後面走去。

楚令尹看見陳天以後,連忙跑到了陳天的身邊。

「楚小姐,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陳天皺眉沖著楚令尹問道。

「陳先生,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剛才張姐收到消息今天的演唱會可能會有危險,我擔心你出事所以才會把您喊道這裡!」楚令尹柔聲解釋道。 又死人了。

依舊是在施工場地上。前些時日剛出過人命,封鎖沒幾天,警察還沒查出個所以然來,開發商卻是等不及了要繼續開工。

這一次是整個施工隊伍的幾十個人無一倖免,死狀與前不久的那名死者相同,凄慘無比,施工場地宛若修羅場,整個鬼域都瀰漫著一股極為濃郁的血腥氣息。

當暗夜再次籠罩大地的時候,風玫從斷崖處出現。

陰風吹過,帶來一絲絲腥氣,風玫在空氣中撲捉到兩道熟悉的力量,分別是來自明篁與紅娘子,便直接往那個方向掠去。

可是當看到那一人一鬼時,她不由默默退後幾步,一扭頭就打算原路返回。可是——

「大佬!」紅娘子已經看到她了,話語中是止不住的欣喜。

我聽不到聽不到。

「大佬快來幫忙啊!我快支撐不住了。」

我也支撐不住啊!

九龍戰神 風玫頭也不回的想跑路。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鬼前仆後繼地,牙舞爪地撲向中央的那一人一鬼,看著就一陣頭皮發麻。

簡直不要太可怕。

明篁看著風玫的背影,唇角微揚,卻突然抓出一大把符紙拋向四周,頓時引起一片鬼哭狼嚎。

「喂,小白臉你幹什麼!」紅娘子跳腳,若不是她避的快,她也要被那符紙打的魂飛魄散了。

不理會紅娘子,明篁趁著那符紙擊退眾鬼的瞬間,身形拔地而起,直直往風玫追去。在這個過程中符紙就如不要錢的灑落,硬是在眾鬼包圍中殺出一條路來。

見明篁跑了,紅娘子立即變了臉色,下意識的想要追上去,可是那些符紙也同樣逼退了她的步伐。小說娃小說網

藥丸!之前與小白臉合作時才勉強能夠應付這些瘋了的鬼,現在就剩下她一個了,她……她……咦!那些鬼呢?

周圍陰風陣陣,卻沒有了之前的那股壓迫感。

紅娘子納悶抬頭,就看到遠處她家大佬在最前面跑著,小白臉在後面追著,再往後是如大軍一般的厲鬼。 萬界之無敵古神系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