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無聲最爲致命,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夏夢其實也不是想和杜海一般見識,只是林凡有這樣的兄弟身邊,他實在是擔心把林凡也教壞了。

她可不希望自己未來再多幾個情敵出來,一個樑紅英就夠讓她頭疼的了,更別說林詩雅、陳倩、夢彩蝶這幾個女人她也不敢大意,至於其她的,她倒是不放在心上。

通過一場婚禮,她就看清楚了很多真相。哪些女人對林凡有好感,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大嫂,你不要這麼盯着我不說話啊,雖然大嫂您天生麗質又美豔無雙,但我老杜還是感到有些滲得慌。”杜海拍着馬屁說道。

可惜夏夢一點也不吃他這一套。

“不是,大嫂我錯了,我再也不胡亂吹牛了。”

杜海終於是頂不住了,夏夢這無聲的手段和冰冷的眼神,讓他敗下陣來如坐鍼氈。

“那個媳婦,你就別給胖子一般見識了,這傢伙就是一張嘴把不住話。”林凡拉了拉夏夢的手說道。


“是啊,大嫂,這個我可以作證!”一旁的夜梟也趕緊幫忙應承道。

王富貴傻傻的看着這一幕,心中不禁暗想,自己是不是不該問請教的話? 姜振生一直靜靜的坐在一邊不說話,似乎眼前這些事都和自己無關一般,內心尷尬的同時也憋着笑。

夏夢最終還是給了林凡面子,終於冰山解凍不再針對胖子。

杜海頓時鬆了一口氣,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讓你嘴賤亂說話。

之後的氣氛便比較和諧,直到晚上十點,這次聚首纔過去。

林凡和夏夢迴去之後,房間裏的氣氛立刻就變得有些曖昧起來。

“我先去洗澡。”

夏夢臉色微紅的說了一句,便拿着自己的睡衣去洗手間去了。

聽到洗手間門關上的聲音,林凡一顆心突然噗噗亂跳,緊張不已,比自己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還要緊張。

“鎮定一點,不就是和女人睡同一張牀嗎?以前屍山血海都不怕,緊張個毛線?”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林凡坐在牀上,雙腿還是忍不住打顫。

夏夢關上洗手間的門之後,將手中的睡衣放在衣物櫃裏,一張臉越發滾燙,看着鏡子裏那個臉蛋猶如熟透的紅蘋果的自己,一顆心不知覺小鹿亂撞。

今晚,她終於要將自己心甘情願的交給林凡了。

只要想到這個事實,夏夢心中甜蜜的同時,心裏不知覺就略過一絲緊張。

她自己做夢也沒想到居然和林凡發展到今天,自己有一天也會喜歡上這個男人,並心甘情願的把自己交給對方。

拋開林凡這昏迷的三年時間,兩人在這一起三個月的時間要比任何情侶三年都經歷的事情都要多,也讓夏夢真正瞭解了林凡這個人,從最開始的討厭,到如今的接受。

兩人之間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而正是這些事情,將兩人緊緊的綁在了一起,再也無法分離。

夏夢用手捂住自己的一張臉,然後深呼了一口氣解下自己身上的衣物,赤着身子走到浴霸下面,將蓬頭的開關打開,水珠立刻就輕灑了下來。

夏夢洗澡的時間不長,但對於林凡來說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一般。

直到“咔嚓”一聲,洗澡間的門被打開,林凡的一顆心就像是陡然慢了一拍,突然急速跳動起來,臉也不知覺有些發紅。

雖然上一世是特工,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接觸過形形**的女人,但那終究只不過是任務,不摻雜任何真實情感的逢場作戲,因此,從來沒想像今天這般在面對自己愛人的時候,激動和緊張。

“你也去洗一下吧!”

林凡胡思亂想,夏夢傳來的聲音卻是直接將他拉回到了現實。

林凡一雙眼睛望過去,立刻就變得瞪圓了,整個人都呆愣愣的。

那是怎樣的一副美顏景象,林凡想破了腦袋都覺得這世上沒有一種言語能夠用來形容。

夏夢此刻的美麗和風情已經突破了人類想象的天際,任何爲之形容的詞語都是匱乏的。

看到林凡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眼中滿是炙熱的火焰,夏夢俏臉微紅,嗔怪的白了一眼林凡。

林凡只覺得自己一顆心都要飛了,立刻飛過神來不好意思道:“我去洗澡!”

說着,就拿起自己準備好的睡衣逃也是的慌張鑽進了洗手間。

看到林凡如此囧樣,夏夢難得的掩嘴而笑。

夏夢從來都不懷疑自己的魅力,林凡有如此反應再正常不過,要是一點表情都沒有,夏夢反而會覺得林凡是不是身體和心裏都有問題。

男人們洗澡通常要比女人迅速很多,林凡自然也不例外。

大約幾分鐘之後,林凡就從洗澡間裏出來了,走到牀邊,看到夏夢躺在大牀的裏側,雙眼正看過來。

“趕緊上來啊,站在那裏發什麼呆?”夏夢催促道。

“哦!”

林凡傻傻的應了一聲,立刻就要上到牀上來。

“等一下,你先把屋內的大燈關掉!”夏夢立刻提醒了一下。

林凡像個木偶似得,整個人暈乎乎的關掉了房間裏的大燈。房間裏立刻變得微暗起來,只有牀頭櫃的一盞檯燈散發着微光。



林凡這才又重新走回來躺到牀邊,頓時,整個身子都變得僵硬無比。

躺在夏夢身邊,聞着夏夢身上女人的氣息,林凡早已是不能思考,這是他第一次在夏夢清醒的狀態下如此近距離接觸,只覺得整個腦袋都是一片空白。

平常對待敵人的霸氣和強勢,完全沒有了。

夏夢同樣也緊張不已。

空氣中充斥着旖旎的味道,只聽到兩個人一顆心噗噗跳動的聲音。

一分鐘、五分鐘、直到十分鐘過去以後,見林凡還沒有絲毫動作,夏夢便開始微微有些惱怒了。

這個人怎麼回事?

自己都已經鼓足勇氣這麼主動了,難道他還不明白自己這是什麼心思?

總不能接下來還讓自己主動吧?

夏夢一時之間十分生氣,不禁狠狠的踹了林凡一腳。

“嘶~”

林凡立刻捂住自己的一條腿,這樣的程度雖然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但也會疼的啊!

“我還以爲你就是一個木頭,原來你也知道疼啊?難道你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嗎?”夏夢賭氣的說道。

林凡自然不可能是真的笨,只是如此近距離接觸自己心愛的人,讓他一時之間思考陷入了遲緩當中,整個人都變得笨笨起來,就像任何人在遇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通常都會智力下降是一個道理。

所以,並不是林凡看不穿,是他暫時思緒空白沒往這方面想而已。

這會兒被夏夢狠狠踹了一腳,疼痛的感覺立刻衝散了一片漿糊似得大腦,瞬間就明白了夏夢今晚的意思。

於是不再猶豫,一雙手立刻將夏夢抱了過來。

被林凡突然抱在懷裏,夏夢頓時身體一僵,身體的溫度急劇升高,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看着如此極具誘惑的夏夢,林凡再也忍不住吻了上去。

愛火在這一刻迅速被點燃,直到兩人都無法呼吸,這纔將嘴脣分開。

就在林凡將要進一步動作的時候,只聽夏夢吐氣如蘭,氣喘的說道:“先把牀頭的燈關掉!”

“關什麼燈,我想就這麼看着你。”林凡說道。

“不,開着燈我會感到害羞的。”

夏夢立刻拒絕,第一次和林凡這樣,她有些不太習慣,看着燈讓她會有所心裏負擔。

“那好吧!”

林凡無奈,只能是將牀頭的燈給關掉。

“現在應該可以了吧!”

“嗯!”夏夢輕輕應了一聲,黑也裏看不到兩人的表情。

“老公,今晚我就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給你,來愛我吧!”夏夢溫情如水的說道。

沒有一句話比這樣的鼓勵還能讓林凡來的興奮,於是,林凡便向夏夢發起了衝鋒…… 清晨的一縷陽光灑入房間裏,夏夢精緻的俏臉散發出女神的光輝,美的如此驚心動魄。

她黛眉輕皺了一下,這才緩緩睜開雙眼。

待看清楚了房間裏的情形之後,一張俏臉立刻羞紅了起來。

看到林凡還沒醒過來,她立刻從牀上起來,但是腳剛一落在地上,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下身隱約傳來的疼痛,讓她終於意識到,她已經是一個女人了。

想起昨晚的瘋狂,夏夢忍不住俏臉通紅,她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有這麼大膽的時候,那種食髓知味的感覺至今讓她記憶深刻。

夏夢緩步輕聲走到衣櫃面前,深怕此刻吵醒了牀上的林凡,從衣櫃裏面拿出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之後,便迅速躲進了洗手間裏。

她卻不知道,當她離開之後,林凡立刻張開了眼睛。

原來林凡早就醒了過來,只是怕夏夢會害羞纔會繼續故意裝睡。

待夏夢在洗手間裏穿戴洗漱完出來之後,林凡這才假模假樣的起牀。

“早,老婆!”林凡對着夏夢打了一個招呼。

“早,老公!”夏夢俏臉微紅,不過臉上卻是洋溢着喜悅的笑容,從今天開始,她和林凡就是一對真正的夫妻了。

早上吃飯的時候,身爲過來人的岳母,一看自己女兒這幅眼中帶笑,眉梢含春的模樣,就知道昨晚兩人有了實質性的突破。

當下就對女兒教導道:“小夢,從今以後,你就真正長大了,以後不要亂耍小性子,兩個人過日子,最重要的就是和和睦睦。”

夏夢知道自己母親話中的含義,嬌羞的點點頭。

隨即,林蕭蕭就轉頭看向林凡道:“還有你,小飛,要是讓我發現你對小夢不好,我可不饒你。”

“放心吧,媽,我疼夏夢還來不及了,怎麼會對她不好!”林凡笑着應承道。

“那就好!”林蕭蕭板着一張臉,不過嘴角卻是帶着一絲笑意。

身爲父母的,哪個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過得好。

夏青青看着全家這一副其樂融融的樣子,心中很是高興,同時又有那麼一絲失落,姐姐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幸福又在哪裏呢?

看到姐姐和姐夫幸福的樣子,夏青青不嫉妒是不可能的,畢竟她也是一個二十歲的大姑娘了,以前姐夫和姐姐關係不好,她有那麼一絲幻想,但是現在她不得不將這種幻想給掐滅了。

吃過早餐之後,林凡對着夏雲龍道:“爸,我有點事想要問你。”

“哦,你來我書房說吧!”

於是兩人緩步走進了書房,各自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上去。

“你有什麼事,就儘管問吧!”夏雲龍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