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們的眼睛,耳朵,鼻子,舌頭都串起來,不好麼?我不就是想讓他們永生,永世都是我的藝術品啊,不必再去參加輪迴。”

“那麼他們的另一部分身體呢?在哪裏?”

林迪呵呵一笑,有些詭異。“他們就在我們的院子裏,我讓他們永遠的陪伴着我,當然他們是不會孤單的,而我也不會孤單的,互相作伴。我這個想法是不是很完美哦?”

聽完林迪的敘述後,齊銘瞪着眼睛,憤怒的看着林迪說:“你到了現在爲什麼還在撒謊?”

林迪聽完也是微微一愣,像是不解一般。“撒謊,我現在還有必要撒謊嗎?我都承認殺害了,我還會怕什麼呢?哈哈。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想要,讓你們看一看我的最偉大的藝術品。”

齊銘繼續看着林迪,彷彿想透過那一層皮囊,進入到他的內心。“剛剛我們去過你家了,也給你翻修了院子,找到了草蓆,但是令我們非常奇怪的是,我們並沒有在草蓆裏面發現屍體,你到底把屍體藏到哪去了?”

林迪愣住了,不敢相信。“我就是把屍體放在了草蓆裏面埋了起來,每次殺完人,做完藝術品之後,我就會再把草蓆挖出來,把新的藝術品放進去,然後再一次的埋起來,一次次的循環。” 第3496章

只是第七層內有著月光,還有墨九狸的名字也依舊是紅色的!

而第七層之前七個老者進去的時候,也是沒什麼特別的,白天是白天,晚上是月光照亮,並沒有發生過墨九狸此刻見過的場景!

因此,他們也不知道第七層墨九狸進去后,和他們當初進去完全的不同了!

而墨九狸在第七層轉了一圈后,發現自己掉了很多分意外,再就是察覺到原本莫名變紅的室內,不知道何時又變成了橙色!

墨九狸皺眉停了下來,她想知道這眼色還會不會變了!

很快墨九狸就發現,原本的橙色變成了黃色!

「難道最後還能變成紫色?」墨九狸低聲呢喃道,然後一邊找機關,一邊留意著四周,和周圍眼色的變換!

果然,如同墨九狸猜想的那樣,最後真的慢慢變成了紫色的,不過是淺紫色的,使得整個第七層看上去,神秘了不少,也就在第七層變成紫色的時候,墨九狸終於摘到了開關,按了下去之後!

就聽到了頭頂響起了咔嚓咔嚓的聲音!

墨九狸稍微躲到一邊,抬起頭看向頭頂,發現頭頂角落的位置,打開一個出口,然後上面放下來一個木質的階梯!

直到階梯徹底落下來,墨九狸都驚訝不已,難道這試練塔不是七層?還是說這第七層內被分為兩層了?

墨九狸想了想總覺得可能是後者,開關開啟后,可能試煉任務是在第七層的上面,於是想了想,墨九狸直接走到階梯上,不用墨九狸爬階梯,在墨九狸踩上階梯后,階梯就自動往回收了起來!

墨九狸也就安靜的站在上面,等著階梯把自己帶上去,等到墨九狸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第七層內后,外面墨九狸的名字,卻依舊顯示在第七層內,只是定在一個地方不動而已!

「看起來丫頭還沒找到開關啊,估計是累了休息了,畢竟她連續通關了六層了!」紫長老看到墨九狸的名字不動了的說道。

「應該是的,不過紫長老丫頭不動的話,第七層掉分速度很快,她的積分會不會?」藍長老想到什麼擔心的問道。

「沒關係,她的積分本來就比第二名高出幾萬分,加上六層通關獎勵的積分,就算她一天在第七層不動,也不會掉沒了積分的,何況只要進入前五百就行!」紫長老聞言說道。

「也是,這丫頭連續通了六關,比我們幾個老傢伙都強,確實應該好好歇歇啊哈哈哈……」藍長老說道。

其餘幾人自然也覺得墨九狸應該休息!

而此刻墨九狸被移動的階梯給接到了上面,卻發現似乎不是第七層,但是她又不確定!

因為墨九狸發現她的積分忽然增加了五萬積分,但是卻不再往下掉了!

所以墨九狸一時拿不準了,按理說積分增加應該是通關獎勵,但是第七層她還沒通關呢,卻增長了積分!

如果這裡是第八層,那為什麼自己上來后積分不掉呢?

這讓墨九狸一時間有些想不明白了! 齊銘盯着對面的林迪,眼睛一眨也不眨的說:“在院子裏有多少張草蓆?”

林迪神情有點驚慌與憤怒,說:“只有一張!究竟是誰偷走了我的藝術品,我不會放過他的!”接着又站起來,用手敲打着鐵質的桌子,雙目圓睜,眼睛裏也佈滿紅色的血絲。

齊銘見林迪已經發狂了,和白玉對視了一眼,收拾好東西就出去了,留下已經發狂的林迪獨自待在審訊室裏。我看着獨自留在審訊室裏面的林迪,然我想起了《火影忍者》中的迪達拉,可能是這兩個人都對藝術非常的執着吧,在《火影忍者》中,迪達拉最後爲藝術獻身,變成了最終極的藝術品。而林迪也也爲他的藝術付出慘痛的代價,俺他殺了這麼多人來看,他會被執行死刑吧,有可能這樣的結果對於林迪來說,是一種解脫。

齊銘若有所思的說:“剛纔林迪的反應不像是說謊,那麼草蓆裏面的屍體去哪裏了呢,莫非自己從地裏面出來了?”白玉也十分的不解:“莫非他還有同夥,或者是有人知曉他殺人藏屍的地點,提前把屍體挖走了?”

齊銘不解的說:“那他們要一些殘缺不全的屍體做什麼?”

白玉雙手一攤:“變態的世界,我們正常人怎麼會懂!”反正我聽着,倒是覺得後背發涼,感覺怪怪的!

總裁的天價前妻 阿夢打斷他們的談話說:“都到飯點了,你們餓了麼,咱們去吃飯吧。”齊銘和白玉剛剛都非常的投入工作中,被阿夢這麼一說,都愣在那裏了,我則是非常不留情的吐槽她:“明明是自己餓了,還說是我們餓了。”

阿夢理直氣壯的反駁,有點恨鐵不成鋼啊!“我看你們這麼認真的討論工作的事情,怕你們忘了吃飯,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再怎麼工作也要吃飯啊!,真是不知道人家是在關心你們啊!好心沒有好報!”

我真是服了,明明理虧,愣是說了這麼一堆歪理,還說的這麼有道理。我無奈的擡起頭望着天花板,選擇無視她。白玉出來打圓場說:“聽你們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餓了。”一手摟住齊銘的脖子一邊朝外面走着。“我知道附近的一家烤串特別好吃,咱們今天就去那吧,正好當做是一場小型的慶功酒。”

白玉的這個提議我們都沒有反對,我們便呼嘯着去了那家烤串店。因爲白玉對這家店特別熟悉,白玉就負責點菜。在點菜的時候,阿夢突然來了一句:“今天是誰請客啊?”

一副標準的守財奴!

白玉爽朗的笑着說:“當然是我們的齊大隊長,今天破了這麼大的一樁案子,可不得他掏錢嗎?我們掏錢都覺得對不起他。”

阿夢露出無辜的表情說:“我飯量可不小的哦,齊大帥哥可要帶夠錢呀。”

還沒有等到齊銘說話,白玉拍了拍齊銘的肩膀說:“放心吧,這小子肯定有錢。”阿夢笑嘻嘻的看着齊銘:“那這樣我就不客氣了。”

“擼串,我還是請的起的,不用客氣啊!”

阿夢一口氣要了三把豬肉串、兩把羊肉串,最後又加了一串豬肉串,看着阿夢的食量,對面的兩個男人的下巴快掉下來了,阿夢長了一張娃娃臉,顯得很孩子氣,沒想到她的飯量居然這麼大。

白玉把手裏的串上面的肉吃掉,然後有點矜持的問道:“阿夢有男朋友嗎?”

阿夢非常害羞的,小臉蛋都緋紅的,她嬌羞的小聲說:“沒有。”我見狀趕快跟進,打鐵都要趁熱呀!我順勢問白玉:“怎麼你對我家阿夢有意思?那說明你眼光太好了,我們家阿夢可是一位好姑娘,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還沒等我說完,阿夢就捂着我的嘴,不讓我說了。接着,白玉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一臉的不好意思,難道?我驚奇的說:“那你是哪個意思?”

白玉看了一眼阿夢,又看着我說:“我真的講,沒關係嗎?”

“沒關係的,你說就行。”白玉小心的看着阿夢說:“阿夢她飯量這麼大能找到男朋友嗎?誰養得起她呢?”

什麼情況,什麼眼光,什麼情商嘛?我和阿夢聽了白玉的回答,一時間都愣了。“呵呵!”從我的口中爆發出,一串串魔性的笑聲,難得逮到嘲笑阿夢的時候啊!此時不笑,待何時?

阿夢則是咬牙切齒,作勢要打白玉,又酷酷的回答:“我找不找得到男朋友,用不着你管!你管好自己就好了!現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倒是你危險哦!”說完便又氣鼓鼓的吃了起來。“沒有情商的男人,找得到女朋友麼?”

火藥一觸即發,沒有人敢接這個坨,大家化尷尬爲動力,大口的擼起串串來。

因爲他們兩個男生都喝了酒,沒辦法開車送我們了,就只好給我們叫了一輛出租車。我望着阿夢的側臉說:“你說,齊銘會不會在乎一個女生吃的比他還多?”

阿夢自信無比的說:“當然不會,我相信齊銘和白玉那種人,不是一類人!白玉那樣的男人找到女朋友,也是他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嘿嘿!“我壞笑着說:“那可不一定哦,你看今天齊銘也沒有反對白玉說的話啊。這說明齊銘其實在意未來女朋友的飯量比自己大的。”

阿夢緊張的看着我,一副怕怕的樣子。“不會吧,那你說要怎麼辦?”沒想到我才一句話就這樣,阿夢居然就上鉤了,果然是用情至深,真是關心則亂啊。

我忍住笑,對阿夢十分認真的說:“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你試不試?”阿夢緊張的看着我:“別賣關子了,你快說,是什麼辦法?”

看見平時大大咧咧的阿夢這個樣子,我真是憋得五臟六腑快要憋出內傷來了。我強忍住笑意說:“節食啊,聽說這樣能把原來很大的胃給餓小了,你想想看,如果你的胃小了,那麼你的飯量不就也減小了嗎?吃得多胃就裝不下了。”

阿夢看着我說的這麼認真,就真的信了,看着她那糾結着沉思的笑臉,我再也憋不住,爆笑出來。我一笑,阿夢就意識到,被我給騙了。“士可殺不可辱,要跟我決議死戰”,我們倆就在出租車上大鬧了一番。

很不幸,比阿夢高那麼一丟丟的我,居然很慘的被阿夢壓在了身下,盡情的蹂躪……

下車的時候,出租車司機看我們倆的眼神,就好像看傻子一樣,怪怪的。莫非以爲我們關係不正常?我可不歪啊!老天知道的。看着我和阿夢晃晃悠悠的下了車,出租車司機搖下車窗,擔憂的對我和阿夢說:“兩位小姑娘,那邊沒有路燈,小心別撞到牆上!”

瞬間,我和阿夢的臉就變成了豬肝色,我非常艱難的擠出一絲笑容,對着出租出司機說了聲:“謝謝。”畢竟人家也是一片好心的提醒我們,雖然他真的把我們想歪了!

我和阿夢站在巷子的這頭,望着漆黑的小巷子,我倆誰都不敢先邁步。我們在小巷的這頭徘徊觀望了大約五分鐘。

我對着阿夢說:“老是在這站着,也不是個辦法,咱們快回家吧。”阿夢像抗日戰爭時期英勇赴死的戰士一樣,鄭重的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這條巷子我從小到大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了,我纔不害怕呢。”

“恩咯,就是呢嘛,有什麼好怕的,咱走吧。”

阿夢突然過來緊緊地拉着我的胳膊,渾身有些輕微的顫抖。“還是,咱倆一起進去吧。”

我們倆就這麼戰戰兢兢地的走進了漆黑的巷子,在巷子裏走着的時候,我突然的想起了千年屍王餘季和陰屍樑音,我瞬間就感覺到毛骨悚然。聽着我們的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嚇得我也不敢回頭,我怕回過頭就看見千年屍王餘季,我現在非常的不想見到他。

我緊緊地靠着阿夢,試圖來緩解自己的緊張情緒,可是身後的腳步一直跟着我們,我鼓足勇氣,轉過頭,向身後看去,我都已經做好了要迎接千年屍王餘季的準備了,可當我回過頭一看,身後漆黑一片什麼也沒有,而且身後一直跟着我們的腳步聲也停了。

人嚇人?還是鬼嚇人?難道,碰上劫財劫色的啦?

嚇得我睜大了眼睛,正好這時候阿夢也看向我,我和阿夢對視了五秒鐘,之後,我們倆就頭也不回的向巷口跑去,逃命時候的速度可不是平常能比擬的,我和阿夢都拿出比百米衝刺更快的速度,向着巷口那個路燈跑去。

奇怪的是,我們跑快了,後面的腳步聲也跟着快速奔跑了起來。我在奔跑的同時想看看在我們身後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是,我不敢回頭,今天的勇氣,在剛剛的那一轉頭後全部用完了,只剩下瘋狂的往前跑。

我們跑啊,跑啊,死命的跑着。終於跑出了漆黑的小巷,雖然在小巷裏面待得時間並不長,但是在我看來彷彿過了一個世紀一樣,我現在在想,如果讓我每天都走這個漆黑的小巷,不出一個星期,我非得精神病不可,太考驗意志了。

我和阿夢背靠背的靠在一起,垂着頭半蹲着,“呼呼”的喘着粗氣。我小心翼翼的問阿夢:“阿夢,你剛纔聽到什麼腳步聲了嗎?”

阿夢的眼睛瞬間又睜大,怕極了的說:“阿綾,你也聽到了,我還以爲只有我自己聽到了呢。”我轉過身,費力地擡起手拍了拍阿夢,接着說:“看樣子應該是我們聽錯了吧,現在都沒有別人從小巷子裏走出來。”

阿夢聲音非常的顫抖,輕輕地說,“不會是鬼吧?”雖然我自己也很害怕,我努力的平靜下來,安慰她:“你別瞎想,怎麼可能是鬼呢,如果是鬼,那咱們還會在在這說話嗎?”

阿夢激動的起來,手舞足蹈,氣息紊亂。“聽說,有些變態的鬼,就喜歡還跟着人,然後折磨他們,待他們變成精神病後,再把他們殺了。”

我嚇得嚥了口唾沫,試圖用平靜的語氣跟阿夢解釋。“阿夢,你在哪裏聽來的這些鬼話,這些都是人們瞎說的,不能信的。”

阿夢緊張的向四周看了看,用更加顫抖的語氣說:“我真的沒有瞎說,這是真的。咱們還是注意一下週圍的情況吧。” 第3497章

不過,很快,墨九狸的注意力就被不遠處一片白霧中傳出來的聲音吸引住了!

「沒想到來到這裡的竟然是一個小丫頭!」在墨九狸琢磨的時候,不遠處有著一團白霧中,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向白霧中,好奇的問道:「前輩是?」

「小丫頭,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對方沒有理會墨九狸的問題,再次開口說道。

墨九狸想了想道:「好!」

墨九狸以為這是第七層的試煉,所以才會這麼輕易答應了!

「你叫什麼名字?」白霧中的老者開口問道。

「墨九狸!」

「你是從第一層上來的?」

「是的!」

「那你跟我說說,一路來到這裡,你都遇到了什麼?」老者再次問道。

「第一層是重力試煉……」墨九狸也沒隱瞞,如實的說道。

「呵呵……真的是一群廢物!」等到墨九狸說完,老者卻忽然間冷笑一聲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皺眉,卻沒有說話!

「小丫頭,你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老者忽然開口問道。

「試練塔!」墨九狸直接說道。

「試練塔那只是那幾個廢物,給起的名字罷了!」老者說道。

「那這裡是?」墨九狸想了想隨著對方的意思問道。

「這裡是八寶曆練塔,和他們說的試練塔,完全是兩回事,那些廢物只能簡單的使用八寶曆練塔,竟然愚蠢的給改了名字,真是白痴!」老者十分不滿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再說話,老者等了一會兒見墨九狸不說話,奇怪的問道:「小丫頭,你為什麼不問我?」

「問什麼?」墨九狸故意的問道。

「難道你不好奇八寶曆練塔到底是什麼嗎?難道你不好奇我是誰嗎?」老者疑惑的問道。

「我問了,你會說嗎?」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這個當然看我心情了!」老者聞言傲嬌的說道。

「那就等您想說的時候,我再聽好了!」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你……你這個小丫頭,知道你現在站在的地方是何處嗎?這裡是八寶曆練塔的第八層,可不是你在外面看到的第七層!」老者有些不滿的說道。

「我知道!」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老者驚訝的問道。

墨九狸……

當然是從對方說出名字的時候,就猜測到了啊,這麼簡單的事情她又不是傻子猜不到!

老者似乎也想到了原因,輕聲咳了咳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你已經通過哪些廢物的考核了,還來這裡做什麼?」老者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挑眉看向白霧說道:「難道不是你故意讓我上來的?如果我沒猜錯,這最上面一層,怕是沒幾個人能上來吧!」

「哼……那是自然,哪些廢物絕對不可能上來的!」老者冷哼的說道。

「那你讓我上來做什麼?」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不管這是七層試練塔,還是老者說的什麼八寶曆練塔,墨九狸都沒有太大的興趣! 我心虛的說:“這還能冒出來一隻鬼嗎?”

不要嚇我啊!

突然阿夢拍了拍我的肩膀,用非常顫抖的聲音說:“阿綾,你看,那裏!”我順着阿夢的方向看去,瞬間驚呆了。一個黑色的影子正站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巷口,只有黑乎乎的一個影子,再配上身後那漆黑的小巷,顯得各外恐怖,我緩緩地轉過頭和阿夢對視了一眼。驚嚇!

“啊!”

“啊!”

我和阿夢同時尖叫着,彼此的尖叫充斥着對方的耳膜。我的天啊!要死啦!我和阿夢閉着眼,緊緊地抱在一起,我們都能聽到彼此心跳的聲音。時間彷彿靜止了,只有那個黑影輕輕地腳步聲,在這個寂靜的夜裏面顯得各外突兀,也顯得各外恐怖,隨着那個腳步一步一步的向我們走過來,我聽到我的心跳快要超負荷了,都快從胸膛中跳出去了。

腳步聲走到距離我們大約一米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我弄不清‘他’到底什麼意思,我也不敢擡頭,阿夢更不用提了,現在都已經嚇得渾身發抖了。兩分鐘過去了,那個黑影還是沒有動作,我又不敢擡頭看‘他’,這是在玩心理戰嗎?先把我們嚇個半死,然後再把我們殘忍的殺掉。我心裏還在獨自YY着接下來要發生的故事情節,面前的那個‘他’就開口了,

“你們還要在這裏抱着蹲多久?”我聽着這欠扁的聲音,瞬間就有一種想揍‘他’一頓的衝動,轉念一想,這個聲音聽着怎麼這麼耳熟,這不是夏未那個討厭鬼的聲音嗎?這麼晚了,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我慢慢的擡起頭,看着眼前這個欠扁的男人,我猜的沒錯還真是夏未,我看見夏未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瞬間意識到我自己現在還非常不雅觀的蹲在地上,我拍了拍阿夢的的肩膀,在她的耳朵旁邊小聲的道:“這是夏未,不是鬼。”

阿夢懷疑的看着我,小聲的對我說:“真的不是鬼嗎?”

“當然不是,不信,你自己看看,阿夢咱先起來,不要一直蹲在地上,這樣不太雅觀。”

我和阿夢相互攙扶的站起來,因爲現在我們兩個的腿都非常軟,被夏未那個討厭鬼給嚇得的,真是氣死我了,這回人丟大了。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緒,咬牙切齒的對夏未說:“夏未,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裏?”

夏未輕輕地嗤笑的一聲,完全忽略我滿臉的怒氣。“你以爲我願意呆在這,我呆在這還不是因爲等你,誰讓你這麼晚回來,我在這都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我非常驚訝的,夏未在等我?我不相信的脫口而出:“等我?爲什麼?”

夏未看着我的眼神又變爲看傻子似得眼神了,無奈的解釋道:“當然是爲了等你,我真是爲我們以後的事而擔心,你的這個智商。”

聽了夏未說了一通這樣的話,‘我們的以後’,這個意思是變相的跟我表白嗎?我可不是這麼隨隨便便就和一個人成爲男女朋友的人。興奮的我都把夏未說的最後一句給自動屏蔽掉了。

夏未看着我滿臉漲紅,一臉掉入愛河的樣子,他的臉上表情更是非常的糾結。他沉默了。估計是在想着向我表白措辭吧?

夏未回想了一下,剛纔自己說過的話,發現並沒有什麼錯誤的地方,便也非常非常的糾結的看着我。

我本來想直接拒絕夏未的,可是又轉念一想,這樣簡單粗暴的拒絕他,萬一,他以後不幫我打千年屍王了,怎麼辦,這樣不妥。所以我決定採用柔和的辦法拒絕他,免得了他狗急了跳牆,到時候我可收拾不了殘局。

正在我糾結要怎麼樣拒絕夏未的時候,面前的夏未突然說:“你到底聽明白了沒有?”

我瞬間有靈感了,裝作聽不懂,不就行了,他這樣就不能逼我了,所以我趕緊弱弱的回了一句:“我沒聽明白你說的什麼意思。”

夏未無奈的說:“你沒聽明白,怎麼不早說,我在這等你的回答,快等了五分鐘了。”

聽了這話,我瞬間又感覺太對不起夏未了,畢竟他爲了等我,在這漆黑的夜裏等了一個多小時了,說不定他現在還沒有吃飯呢,餓着肚子來跟我表白,然而我又拒絕了他,他該有多傷心了啊。

我還停留在自己的聖母情節上,夏未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吐血,還真是我多想了。夏未長舒了一口氣說:“算了,都已經成這個地步了。以後我們倆就是警察局的便衣協警了,而且我們倆在一組,以後要一起行動,幫助警察辦案。”

我聽到這個消息後直接就蒙了,什麼叫‘便衣協警’、還‘幫助警察辦案’這些事情我同意了嗎?就給我強加上這些職位,我只想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女大學生,不想參與警察局辦案。

我試探性的問夏未:“這件事是真的假的,你不會因爲今天早上的事而報復我,蒙我的吧?”

夏未輕嗤了一聲:“我有那太平洋時間,在這裏等你一個多小時,就爲了跟你說一些沒有事實根據的鬼話。”

我哭笑着問夏未:“這件事是誰告訴你的,今天剛從警察局回來,怎麼沒有人告訴我?”

夏未雙手環抱在胸前,酷酷的說:“他們應該也還不知道吧,今天下午王副局長告訴我的。”

我現在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這個王副局長是閒的沒事幹了嗎?爲什麼要讓我當什麼‘便衣協警’,有來問過當事人的意見嗎?還和夏未這個討厭鬼一組,老天吶!快降下一道雷把那個什麼王副局長給劈死吧,省得他再禍害祖國未來的花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