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確實有這麼快的速度。”許林瞬間出現在李耿的面前,點了點他的鼻子。

“不可能,不可能,你到底是誰?”李耿臉上浮現一股驚色,他一直自信的速度居然在許林面前毫無作用,如果沒有速度,那他就什麼也不是了。

許林看着面前的李耿,淡淡的道“我也不是一個嗜殺之人,我也並不想和你們幻影門結怨,我知道你們門派弟子的身上都有影術,能夠知道門派弟子是被誰所殺。”

“不錯,你小子還懂點東西啊,確實是這樣的。”

“雖然是這樣,但是我也不想給自己留下一個禍患,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一:我放你回去,從此不再糾纏我們,二,我將你斬殺,毀屍滅跡。”許林臉上浮現一絲狠厲。

不過聽完許林的話後,這李耿反而笑了起來。“哈哈,我終於想明白了,你現在應該是施展了什麼禁術吧,肯定有着極大的限制,所以你才一次次的饒過我,小子,你的陰謀被我發現了啊,你這一套已經對我沒用了,勸你還是乖乖伏誅,等我爽完了那妞,說不定還會給你留點湯吶。”

但是許林卻是搖搖頭。“爲什麼總是有人不識好歹吶,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許林瞬間從原地消失。 “砰。”許林的一掌迅速的印在了李耿的胸膛,一股強大的氣勁將他身上的衣服震碎。

“噗。”一口鮮血從李耿的嘴角流下。

面對李耿的受傷,許林搖了搖頭。“我本來不想跟你出手的,畢竟我和幻影門的關係還算不錯,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張口吐出鮮血後的李耿聽完許林的話後,反而大聲笑了起來。“小子,你以爲這樣就能打敗我了嗎,哈哈,力道還不錯,將我心中的逆血打出來後,整個人舒服多了。”

李耿將嘴角的鮮血擦去,把身上的碎布扯下。“哈哈,我看你的祕術到底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看看最後是你死還是你死,哈哈。”

許林淡淡一笑。“你還真白癡的可以,真以爲我發動的是損人不利己的祕術啊,告訴你,這種狀態我堅持個十天半個月都沒有問題。”

許林眼睛輕輕瞟了李耿一眼。“我給你說那麼多的廢話幹嘛,我發現你就是個傻逼,誰發動了祕術還會跟你聊天,唉,誰叫咱善良吶,要不,我放過你吧,你自斷一臂就可以了,怎麼樣?我很善良吧。”

不過許林的話在李耿的耳中卻變成了一種戲虐,隨即李耿冷哼了一聲。“小子,你以爲你就能穩穩的控制我了,難道你真的天真的以爲,我身爲嬰生期的修士只有這點本事。”

李耿隨即不屑的一笑。“你以爲我千影修羅的稱號是大風颳來的,哈哈,給我好好的感受我的反擊吧,因爲你的機會不多了。”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李耿光潔的上身立即浮起一縷縷的影煞。“這些影煞都是我殺了無數的強者後凝練出來的,可以說,每一個影煞生前都是一個強者,或許你覺得這是魔道的功法,其實不然,影煞的凝練只是用他們的血肉精華,而他們的魂魄卻是投入了輪迴,我們並沒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有的只不過是廢物利用罷了,不過你小子,很快就會成爲我影煞中的一員。”

瞬間,李耿的身形便從原地消失,密密麻麻的影煞迅速包圍向許林。

隨即許林的血色豎瞳猛然一縮,這些影煞的速度好快,都快趕上小鬼的速度了。


“小子,恐怕你還不知道影煞的攻擊方式吧,哈哈,告訴你,雖然聽上去有些血腥,但是很實用的,那就是他們會鑽進你的體內,瘋狂的吞噬你的血肉,破壞你的生機,超脫你的靈魂。”

吞噬?聽到這裏,許林冷冷一笑,猛地一樂,我有兩大魔道聖典,一個吞噬靈魂,一個吞噬肉體,看最後是誰吞噬誰吧。

雖然血蛭吸收了大量血線龍的精華陷入了沉睡,但是血噬大法的血元也更加的精純了,而且血噬大法的運轉還是可以做到的,雖然不能離體吞噬,但要是這影煞敢進入許林的體內,那就不受什麼限制了。

那些影煞密密麻麻的圍在許林身邊,放眼望去,恐怕得有數千,殺氣騰騰的對着許林。

“小子,準備受死吧,影煞,進攻。”李耿眼中閃過一絲殺機,還有一股快感,他似乎已經感受到了許林在影煞的融體下痛苦求饒的畫面。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大跌眼睛,只見那數千個影煞瘋狂的融進許林的身體,再然後便沒有了動靜,彷彿剛纔的一幕只是一個幻影,融進許林體內的只是一些空氣罷了,而那許林只是一臉笑嘻嘻的看着他。

隨即李耿對於那些影煞的聯繫便斷了。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那些影煞去哪了。”李耿臉上立馬出現了一抹驚容,那可是數千的影煞啊,就連嬰生期後期的修士他都敢鬥一鬥,但如今卻是屁都沒放一個就沒了,這讓他心痛的滴血,同時也有深深的震驚。

其實許林在暗自嘀咕:媽的,這下玩大了,想不到這些影煞蘊含的精元如此龐大,經脈快要承受不住了。唉,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許林隨即心中一狠,將龐大的精元輸入到血蛭的大繭之內,不過這血蛭本來就有很多的血線龍精華還沒煉化,現在卻接收不了太多的精元。所以還有大量的精元擁擠在許林的經脈之中。這可怎麼辦哪,如果不能及時的將這些精元從自己的經脈中清除出去,非得被撐爆不可。

不過瞬間許林便是一狠,調動起那些精元來到了自己的識海之中。

要知道,識海是人體最爲脆弱的地方,弄不好就會成爲白癡。

“許林,你瘋啦,趕快停下來,怎麼能讓這些不屬於你的精元進入你的識海吶。”辰老這時激動地大叫起來。

但是許林卻沒空回答辰老,他現在正全力控制着這些精元,以防他們突然暴走。

進入識海中,隨即許林雙手一招,那個在識海中由嬰兒的先天魂力化作的大繭便飛了過來。

隨後許林把那龐大的精元在他的控制下融入大繭之中。

“身爲我的分魂怎能沒有軀體,現在我用這些精元助你塑造身體,希望你們好生煉化,等到那時,你們也將擁有完整的身體,可以修行。”

隨後許林的識海的深處突然浮現一滴豔紅的鮮血,這是魂血,是靈魂的精華,隨即魂血融入大繭之中,那大繭之內便傳出了咚咚的心跳之聲。

不過隨即許林便臉色一變,“果然來了。”

瞬間識海中的魂力便開始沸騰起來,瘋狂的攻擊向大繭。

“看來魂力和精元的融合有點困難,如果是我已經煉化的精元融進去就不會出現這個情況了,因爲我的魂力和精元在天崖下的時候就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我感覺那力量連現在的靈元都能輕易吞噬,只是那個力量不好控制,自從融合後就隱藏在身體的深處,也沒辦法修煉。”

隨着魂力的攻擊大繭內傳來一陣紊亂,不過這時許林也是嘆了一口氣。隨後調動了一股那個魂力和精元融合的力量,融入大繭之內。

“剩下的就靠你們了,一定要堅持下去。”

許林喃喃道。那大繭內也發出淡淡的波動,算作迴應。

隨後許林從識海中退了出來。

雖然這些東西看起來挺多的,但是卻只發生了一瞬間。

許林睜開眼便看到了震驚的李耿。

“謝謝你的大禮了,不錯,,味道真不錯。”許林眼中一抹精光閃過,嘴角浮現一股微笑。

“你,你。。。。。。”

“我怎麼了,很意外嗎?”許林淡淡一笑。暗自煉化經脈中殘存的精元,有些損耗的氣力也在快速的恢復。

李耿面色一寒。“你把我的影煞弄哪去了。?”

“被我吞噬了。”許林咧開嘴,露出一口的白牙。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魄聚期的修爲怎能承受的住那些力量。”

“這我自有辦法。”

瞬間李耿臉色一驚,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吞噬之法,難道。。。。”

李耿臉上立馬浮現一絲不自然之色。不過隨即眼神一寒。

“好了,我走了,咱們後會有期,希望下次見了你你還能活着。”隨即這李耿整個人便化作一道幻影,瞬間消失在山谷之中。

就在許林準備去追的時候,一陣**聲突然傳入許林的耳朵。

“玉兒,玉兒,你怎麼了。”許林定睛一看,玉兒整個人倒在了地上,整個人發出**之聲,神智已經迷離。

“哈哈,小子,在剛來的時候我就把你給我下的淫毒都打進那個姑娘的體內了,便宜你了,不過等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哈哈,我們幻影門擅長的可是刺殺之術啊。”


李耿的聲音在山谷猛然迴響,不過隨即便消失不見。

“好,我等着,下次也是你的死期。”許林看到玉兒潮紅的臉龐,心中殺機橫生。

“下次我必殺你,媽的,這淫毒我怎麼解啊,難道要我犧牲色相。。。” 許林看着面前精緻的房子,隨後又往裏面添加了一些木牀,凳子,桌子等一些用品,隨後用靈元將這些木材內的水分蒸乾。

等一切都弄完後,看着自己的成果,許林不由得點了點頭。心中暗歎:當個修真者就是方便, 冥生絕戀,月華如夢

幸好許林的雲紋戒內還有幾套被子,否則還真不知道讓玉兒在哪睡阿,難道讓她睡牀板?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了。

因爲許林是修真者,不睡覺都沒問題,但是玉兒只是凡人一個,如果弄不好可是會生病的。


看着還沒醒過來的玉兒,許林給她蓋好了被子,淡淡的一笑,隨後往她體內輸入了一道靈元,助她恢復元氣。

許林隨後一揮手在這個木屋的四周佈下一道防禦陣法,閉上眼修煉起來了。

把心神快速的融入體內,說實話,許林現在體內的情況還真夠複雜的,丹田內懸浮着一個黑金色的大繭,將體內大部分的力量固定在丹田之中,識海中也懸浮着一個大繭,發出心跳般的聲音。

而且此時在識海中的先天魂元組成的大繭旁邊還蹲着一隻小狼,小狼緊緊的盯着那個大繭,身上散發着淡淡的威壓。

識海中由於早先許林從中強制凝練出一滴魂血,而且又給玄冥魂鈴裏面的女子輸入了大量的魂力,導致許林此時的識海也變得有些黯淡。


不過在識海的深處有一股由魂力組成的星雲靜靜的旋轉,補充着消耗的魂力,讓許林的魂力漸漸恢復。

那個右手的黑色骨骼許林到現在也沒搞懂那是什麼東西,自從吸收了一次靈元之後,這黑色骨骼也沉寂了下來。而且辰老好像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許林問他他也不說,最後許林也就不問了。

許林快速的將體內情況內視了一番,隨後調動起靈元開始修煉噬元靈訣。

隨着噬元靈訣的運轉,經脈中殘存的劍元,精元等一些力量都快速的化作了精純的靈元。而且隨着噬元靈訣的修煉,識海中由魂力組成的星雲運轉速度也猛地加快,大量的魂力瀰漫在識海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識海內的魂力都差不多恢復了充盈,體內的靈元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但是這時許林突然聞到了一股香味,好似是飯菜的味道,勾得許林的饞蟲有點蠢蠢欲動。

隨後許林緩緩吐出了一口濁氣,結束脩煉,慢慢睜開了眼。

剛睜開眼便看見玉兒撅着屁股,不知在桌子上忙啥吶,一股香味在屋子內飄蕩。

許林悄悄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心中壞壞一笑,緩緩走到了玉兒的背後。

“你在幹嘛吶?”許林的嘴猛然靠近玉兒的耳旁。

“啊,,,,,”

“啪。。”玉兒伸手就往後甩了一巴掌,不過許林反應也不慢,伸手抓住了玉兒的手掌,免去了它與臉上肌膚的親密接觸。

“你這是要殺人滅口啊。”許林放開了玉兒的手,淡淡一笑。

玉兒回過頭來,一看是許林,拍了拍胸口,呼出了一口氣。“許哥哥,原來是你啊,嚇死我了。”

“嘿嘿,玉兒,你這都是做的什麼啊,好香。”許林搓了搓手,看着桌上的幾盤東西,嚥了咽口水,沒辦法,實在是太香了。

“這是我從水潭裏抓到的小魚,這小魚可厲害着那,還會放電,不過我自有辦法,我用乾燥的木棍插住,它們就電不到我了。”

玉兒不好意思的一笑。“還有一些野菜,看着挺好吃的,所以都一塊做了,沒想到會這麼香。”

許林把眼睛瞄向幾盤菜裏,確實有一盤像是魚類生物,還有一盤就是玉兒所說的野菜了。不過隨即許林看到那盤野菜,臉上猛然浮現一股精彩的表情。

“媽的,這也太奢侈了吧,地靈仙枝被當作野菜,那可是有名的天材地寶的,這天地間只有有限的幾個地方纔會有地靈仙枝的生長。”

許林眼中閃過激動之色。“玉兒,你這野菜在哪採的?”

“就是在水潭後面的石洞裏,那裏還有好多吶,好像還有紫色的,紅色的,藍色的,不過我覺得還是綠色食品比較安全點。”

聽完玉兒的話,許林的小心臟控制不住的亂跳。“噢,天哪,這是飛來橫福嗎,發了,發了,這下真的發了。我只要服用一些就能讓血蛭和元魂快速的甦醒,而且靈性更甚,威力更大,說不定還能促進第二次進化。”


許林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玉兒,那個地方有沒有什麼野獸盤踞。”許林擔心那個石洞裏面存在伴生靈獸。

“有啊。”

“有?”

“就是那些會放電的小魚啊,當時看我要進去,他們都還對我放電吶。”玉兒搖了搖頭,有些不解的看着許林。

“哦。”許林目光一轉,隨後說道。“玉兒,你在這等我,我去去就來,這些飯你先別吃,裏面蘊含了強大的靈氣,回來我助你吸收,到時侯你也能夠修真了。”

“嗯,那你快點。” 玉兒閃過疑惑之色,但還是點了點頭。

隨後許林快速離開了屋子,快速飛向水潭。

щщщ тt kān c 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