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說這個事情並不難找的,只不過現在經過司馬靜和司青兩個人一攪和,說不定就快被黃了一半。

司馬靜站在一旁,見我不出話,頓時急了的追着我的衣袖:“秦瑤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好好的幫我找找有緣人是誰好不好?”

我實在是被司馬靜纏的沒有辦法,只好的點頭答應。復而想起還沒有問司馬靜是男的還是女的,她則是想了一會兒答道:“應該是男的吧,電視上不都是這樣的放的嗎?通常那個有緣人會和女主角在一起。”

我嘴角抽了抽,她這是想到哪裏跟哪裏了,那個有緣人又不是要和她在一起的,只是要幫她消除災難的。

司馬靜給我的範圍太大,我並不知道該去哪裏去找她的有緣人,但是每天都是被她拽着上街。我心裏很是不安,聽說金蠶族正在到處給我使絆子,如果他們趁着這個檔口來找我麻煩,那麼我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司馬靜聽完我的所擔心的時候,輕蔑的笑了出來:“難道你不知道我有練過嗎,一般人是不能把我們怎麼樣的,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幫我找到有緣人啊,要不然就像族長說的那樣,我會陷入一個災難裏不可自拔。”

她看着我下巴一抿,眼神委屈的像是如果我不趕緊答應她,我就成了一個大大的惡人一樣。

我嘆了口氣,慢慢的點了點頭。

司馬靜開心的拉着我下了樓,我卻緊張的抱緊着身子,連忙說道:“等一下,我需要回去加件衣服。”

她像是明白我的想法似的看了我一下身體,遂而點了頭。

大街上十分的熱鬧,來往的人羣臉上都洋溢着一種笑意,像是正在經歷什麼開心的事情一樣。

看着往來的人羣,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早知道這樣會讓自己的心情變好,就早一些出來透透氣了,整天的呆在家裏,我都快悶死了。 顧建親自陪著樂天來到了他的建廠地址,樂天驚了,這麼一大片地方居然在同時動工!

將門嫡妻 但是有一塊地方,所有的機械都一動不動的停在那裡。

「就是那個!你看……機器一個都啟動不了,工人都說一走進那個地方就頭暈眼花……」顧建皺眉說道。

「你在這等著吧,我過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他快步的走了過去,剛剛踏入這一塊區域樂天就停下了腳步,他微微皺眉。

這裡的陰氣極重,幾乎已經達到了一個聚陰地的程度。

樂天來到中間的一架挖掘機的面前,這裡的陰氣最為濃郁,這大夏天的,挖掘機上面居然還掛著一層水珠?

樂天取出了一枚鬼錢放在腳下,可是這枚鬼錢居然放不穩,在地面不斷地滾動。

樂天驚了,這下面一定有什麼東西!

顧建看著樂天走了回來。

「看出什麼了?」他問。

「你這一片區域非要蓋東西嗎?不能建一座廟嗎?」樂天問。

顧建無語。

「我說兄弟……你和我開玩笑吶,這裡可是我建廠的一個中心區,廠區裡面搞一座廟……你這不是讓人笑掉大牙嗎?」他無奈的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那這件事就比較麻煩了。」

「怎麼了?」顧建看著他。

「那地下面有東西,必須要挖出來……可是機械不能用,只能有人來挖!」樂天回答。

「我這裡人有的是!」顧建毫不猶豫的說道。

「必須要是女人!」樂天回答。

顧建愣住了。

「必須要是處女……」樂天繼續給顧建增加難度。

顧建吸了口冷氣。

「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讓我去幼兒園給你找一群小女孩來挖坑?」他瞪著樂天。

「也可以……」

樂天還真的一本正經的點點頭。

「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顧建皺眉問道。

「不好說……陰氣很足,一般人無法靠近,男人靠近的話輕則生病,重則直接會傷了他們的根本!只有女人可以靠近。」樂天搖搖頭。

顧建一陣陣的頭疼,這是什麼奇葩的辦法?

「就沒別的辦法了?」他問。

「有!什麼都不要動,就讓烈日暴晒十年,這裡就可以平靜了。」樂天說道。

顧建一聽就直接否決了這個想法。

樂天一個人又回去了,他再次圍著這個地方看了好久,而顧建已經回去想辦法了。

其實也不難找到解決的辦法,他仔細的詢問了樂天挖掘此地有沒有危險性,在得到沒有危險這個答案之後,顧建就打算去附近的中學招聘一批女學生……

「這地下到底是什麼?」

樂天嘟囔著。

他居然都看不透,這個地方太大了,樂天一個人挖的話沒有一兩個月別想挖到什麼東西。

看了一會,他終於離開了,跑到醫院將樂包接了過來。

樂包看到這一處地方,眼前一亮。

「樂天哥,這是一個陰地啊。」

樂天點點頭。

「這下面有好東西……」樂包跑了過去。

樂天一看也跟了過去,這小子看起來有自己防護陰氣的辦法。

樂包拿出了自己的泥罐,樂天有點眼熱的看著這個東西。

這個東西一點也不比的銅匕首檔次低,甚至在樂天看來,這個聚寶盆的作用比自己的銅匕首要強多了。

「包子,你發現這聚寶盆的做用了嗎?」樂天問了一句。

「發現了一點,這個罐子裡面可以放很多東西。」樂包回答。

「這個罐子可不止放東西那麼簡單,這可是一件法器,是老道士最寶貴的東西。」樂天提醒道。

樂包看了看樂天。

「唔……樂天哥,我會慢慢研究的,你看看這個……」他招呼樂天過來。

樂天過去看了看泥罐的裡面,泥罐裡面居然盪起了一陣陣的波紋,也不知道這裡面哪裡來的水。

等波紋慢慢的平靜下來,一些東西的形狀開始浮現在泥罐的水中。

「哇……」

「卧槽……」

樂天和樂包同時驚訝的出聲。

泥罐的水中出現了一塊奇怪的木頭一樣的東西,但是樂天和樂包都知道這東西不是木頭,這應該是一種活物!

「樂天哥……你說這是什麼?」樂包不太確定的問。

「不好說……你是不是也看出了什麼?如果真的是那個東西,挖出來可能會有大麻煩。」樂天皺眉。

「不可能是那個東西吧?那都是傳說中的……」樂包又仔細的看了看。

樂天沒說話,因為這個東西像極了十二巫祖中的句芒!

傳說中句芒是青若翠竹,鳥身人面,足乘兩龍,東方木之祖巫,而從聚寶盆裡面看到的形象,雖然不是太像,但是也有那個四五分相似。

「樂天哥,我覺得還是不要動這裡比較好。」樂包謹慎的說道。

「不動不行啊,你小冷姐的爸爸要在這裡建工廠,這可關乎著我們山海市幾千上萬人的生計!老道士有沒有給你留什麼辦法?」樂天問。

樂包搖搖頭。

「樂天哥……據說這句芒是可以吃的,如果有誰吃了句芒,那麼這個人就會擁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他眼睛發光的看著樂天。

「胡說的吧?雖然在傳說中,句芒是扶桑神樹的管理者,代表著萬物重生,但是它自己都不能長生,更不要說吃了它能不能長生了。」樂天搖搖頭。

這一大一小在這裡研究半天,最終樂包聚寶盆背的水突然消失了,地下的東西什麼都看不到了。

「怎麼了?」樂天奇怪的看著樂包。

「看的太久了,我的手段支持不了這麼長時間……」樂包累得氣喘吁吁。

樂天示意樂包去休息,他找到了一把鐵楸,在剛剛聚寶盆放置的位置挖了起來。

可是挖了半天,什麼都沒挖到。

「樂天哥……你傻了啊?如果真的是句芒,它可是會跑的……」樂包無語的看著樂天。

「我知道,我就是想看看這個東西有沒有實體。」

樂天還在挖,一直挖了一個多小時,樂天已經挖出了一個一米多深的坑,他跳進了坑裡仔細的看了看。

「應該不是句芒……至少不會是活著的句芒。」樂天肯定的說道。 而司馬靜一離開家裏,整個人像是脫了繮的野馬似的,一直四處的看着周圍的人。

我真是後悔自己心軟,居然答應和司馬靜一起出來和她尋找有緣人。但凡看過她的人都是一臉奇怪的看着司馬靜,見她一會兒抽風似的拿着竹盒不停的搖擺吸引別人視線,雙眼卻是直勾勾的看着人羣裏的人。

我終於明白爲什麼司青知道我和她一起出去的時候,留給我一個同情的眼神。看着周圍往來的人,我不斷的將自己的頭低下,也將衣服裹緊生怕別人看到自己的身體。

大概是今天出門沒有看黃曆,出門不利也忘了之前安如觀和我說過不要亂跑的話。結果我和司馬靜這麼吸引人的視線的走過來,不但讓路人看了笑話,並且也讓躲在人羣中的阿羅現身。

他的臉和之前沒有太多的變化,我一看到他出現了之後,立刻去拉司馬靜想要馬上離開,只不過我們周圍都是人被圍得水泄不通。

而阿羅很快的抓住我們,我想要大聲呼叫,可是嗓子像是卡住了似的發不出聲音,眼睛瞪大的看着阿羅。

司馬靜察覺到我的不對勁,連忙問我怎麼了。一旁的阿羅卻是直接的拉過我的手腕,拽着我離開,而我的身體卻升不起一絲的反抗意識。

沒等我給她眼神提示,她也像是我這樣的被阿羅的帶走了。

我心裏暗地裏着急,不該就那樣的聽司馬靜的話出來,要不然也不會遇上阿羅。我不明白阿羅帶我們離開的目的是什麼,只見他帶着我們上了車。

坐在駕駛的位置上的是一個女的,看到我立刻露出一行白牙,我心裏暗聲不妙。這個人一定是小二,看他們的樣子像是已經在這裏佈局許久了,就是等着我們上鉤了。

小二和阿羅交換了位置,並且與我和司馬靜一起擠在後面的座位上。她的嘴脣有些起皮,看着我舔着脣:“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我們?”

我給小二翻了個白眼,抿着嘴不肯說話。大腦高速的運轉,該怎麼樣的逃離現在這樣的局面。

小二見我沒有搭理她的意思,她也不着急,低頭玩起了。

阿羅開着車,不斷的往郊區外行駛,看着離自己的住處越來越遠,我心裏越是着急。現在我們這樣被阿羅他們抓住,估計沒有人會來救我們。難道這個就是司馬靜口中說的劫難嗎?

我別過頭看着一旁的司馬靜,她和我一樣都是不能說話的,只不過她的眼神有些散漫,像是在思考着什麼東西似的。

車子經過的地方越來越荒涼,看着周圍一片金黃的樹葉以及沒有人搭理的荒草,一顆心不斷的下垂。

夕陽的餘暉逐漸拉長,阿羅和小二便在路旁升起了火,開始煮着東西吃。

我的肚子已經開始在唱空城計,我倔強的不肯看阿羅和小二,告訴自己一定要有骨氣。將頭轉向司馬靜的時候,發現她正在呆呆的看着遠處不知道在想着些什麼東西。 顧建突然帶了大批的人過來,樂包看了一眼,愣住了,全是小姐姐啊。

「樂天老弟……」顧建大喊。

樂天抬頭看了看,他驚了,這顧建不會是把山海市所有學校的女生全部拉過來了吧?

「夠不夠?」顧建看著樂天。

樂天吸了口氣。

「夠了……你這是把我山海市所有的未來都拉過來了啊?」

顧建點點頭。

這其中用了他多少的關係和花了多少錢那就不是樂天該去操心的事了,反正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那還等什麼?我只借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咱們加快速度吧?」

顧建催促。

「先等一等。」

樂天馬上跑了回去,他拿出了一大把鬼錢,在地上擺了一個奇怪的符號。

樂包一看,奇怪的眨了眨眼。

「樂天哥,你擺這樣一個陽符做什麼?」他問。

樂包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大家安靜一下!每個人依次從這裡走過去,然後領取工具!」樂天大聲的喊道。

樂天和樂包一直盯著陽符看。

「你等等……」

樂天突然喊住了一個女孩。

這個女孩乍一眼看上去就和一個大人沒有什麼區別,現在的孩子營養都跟得上。

女孩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不用進去了。」樂天說道。

「為什麼?」女孩問。

「唔……你的身高太高了,不太合適……你先回去吧,那個人答應給你們的福利你照常領取就好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女孩雖然奇怪,但是不用幹活就能拿到好處,她當然高興。

「樂天哥……」

樂包笑呵呵的喊了一句。

「閉嘴!你警告你……你現在天天和小晗睡一張床,你要是敢有什麼不軌的舉動,你小心我揍你!」樂天瞪著眼珠子。

樂包趕緊搖頭。

顧建一共拉來了大概三百多個學生,大部分都是八年級九年級的,僅有少量的六七年級的女孩,因為她們太小也沒有什麼體力,被樂天和樂包涮下來大概二十個人,其餘的已經全部領好了工具。

「好了!大家就在這一片空地挖就可以了,記住了,不要超過範圍……也不要挖的太深,最深不要超過中間的那個坑。」樂天提醒道。

這些姑娘就開始幹活了。

氣氛熱烈得很,這些孩子平時也沒有參加什麼勞動,這種活幹起來就跟玩似的,雖然進度緩慢,但是因為人數眾多,這總體的速度還是不錯的。

半個小時后,地面已經下沉了接近半米。

顧建在一旁看著,他居然在雇傭童工……這讓他心裡還是很不安的,雖然用名義上的說法,是在體驗生活……

一個小時后……

「這是什麼東西?」一個女孩大喊。

樂天「嗖」的一下就跑了過去,樂包也急急忙忙的跑過去。

看到地上的那個東西,樂天點了點頭。

「好了,本次的體驗活動結束……你們可以回去了。」他說道。

顧建急忙讓自己公司的工作人員過去將人都帶走,答應好的獎勵不能少。

幾百女孩都被帶走了,每個人居然還都有點余猶未盡的感覺。

「這是什麼?」顧建看著這個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