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視一眼大腿上有些猙獰的傷口,微微搖頭盤膝而坐,真元流轉,那傷口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畢竟只是尋常野獸咬出來的皮肉上,雖然看起來恐怖,對他而言實則並不是什麼大事。

待到傷勢恢復,葉飛看著周圍的眉頭頓時一皺。

入口呢?第八層的入口呢?

「莫非這第七層,還有考驗?」一聲呢喃,葉飛抬腳上前,準備看看這第八層的考驗。

他的動作,好似牽一髮而動全身,無數的咆哮忽然在周圍傳出,天空更是出現一縷淡金色小子。

傳承者,恭喜你能逃離密林抵達平原,第九層入口將會在你聽到獸吼之後一個月出現,通道持續十息時間便會消散,平原中,不得使用一切和冰法相關的術法,一旦違背便會死亡….本尊傳承就在第九層。

「這裡就是第八層?」一聲呢喃,葉飛的神色頓時一肅。

這一關考驗什麼倒是無需他去猜測,生存,他需要生存在這平原一月的時間,而以周圍那此起彼伏的咆哮而言,這裡恐怕並不安全。

只是,這一層為何禁止使用冰法?

沉默在原地思慮一會,葉飛突兀的明白過來。

這一層最為本質的考驗,或許就是避免單獨鑽研某個道路而被針對….五行相生相剋,冰為水行變化,能剋制冰的並不少,若只會冰系,很容易被敵人找到破綻。

這一層的考量恐怕就是如此。

青春狂想曲:校草請就範 「呵呵,若你要我以冰法在這平原生存一個月,說不得我還沒有多大的把握,不過不用冰法…..我葉飛擅長的,從來就不是冰法!」

他並未說謊,對冰法的接觸也只是第四層所開始領悟接觸,也是全靠第四層才能領悟,對戰除卻一招雨落化雪之法並不會其他。

「吼!」一聲咆哮忽然在葉飛的身後傳出,也打斷他的沉思。

轉頭看去,正好看到一株眼珠子通紅的巨熊現身,一股股強烈的威壓浮現….那是,元嬰境的威壓。

「這冰神,瘋了嗎!」一聲低喝,葉飛的神色變得難看。

進入冰神塔的修為極限是金丹,結果這裡出現元嬰境的妖獸?

「吼!」巨熊卻並未理會,反而徑直撲出,地面開始劇烈的顫抖。

「斬!」一聲大喝,斬痕劍橫空。

那巨熊紅色眼眸帶著不屑不閃不避一掌拍出和斬痕劍拼著正著,斬痕劍頃刻便斬入三寸由余,血腥味開始瀰漫。

「吼…」巨熊吃痛之下瞬間接連後退,染血的熊掌不斷拍擊著胸膛揚天咆哮。

「不好。」葉飛瞬間察覺到,這巨熊是在招呼同伴。

果不其然,四面八方一聲聲附和的咆哮開始沸騰,一股股龐大的威壓開始出現在周圍。

「金光盾!」葉飛先行以金光盾防護,而後斬痕劍揮舞:「不滅天雷,天雷擊!」

「轟隆隆…」雷鳴聲開始縱橫,斬痕劍劍身電光閃爍,而後被葉飛筆直的劈出。

那正在咆哮招呼同伴的巨熊被一劍擊中,狂暴的雷霆此時也端是尖銳非常,竟然當然便將那巨熊分屍,葉飛也趁著這個時候繼續運轉真元隱匿氣息,身形飛速後退藏身茂密草叢。

三息后,大地顫抖,草叢被分開,一隻只巨熊現身,初步看去超過十隻之多,境界和被殺的巨熊一般無二,都是有著初入元嬰境的氣息。

十餘只巨熊看到地面被分屍的同類,卻找不到兇手,不斷的揚天咆哮發泄著不滿。

暗處。

葉飛擦了擦頭頂冷汗:「這裡當真是危險,若非我察覺到不對勁隱匿,恐怕現在得和那十餘只巨熊角力。」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眉頭忽然一皺。

他記得,之前剛剛金色小字出現的時候,上面是寫著,通道只會持續十息時間。

「十息后通道就會消散,冰神特意點名通道持續時間是為何?」一聲呢喃,葉飛陷入沉思,直覺告訴他,那通道應該也沒有那麼簡單。

正常情況下,無論是誰在這危機四伏的平原,通道出現后必然是第一時間離開,他也是如此,然而冰神之前特意點名….其中的原因,頗有些耐人尋味。

沉吟一會,葉飛忽然想到一個答案:「該死,我剛剛到平原的時候沒有半點聲音,剛剛移動便聽到獸吼,也代表著第八層的到來….那入口,不會就在我之前那個位置,而不是其他安全的地方?」

想到這個可能,葉飛的神色難看許多。

雖然通道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才會出現,然而此刻那裡十隻元嬰巨熊匯聚,他一旦交手勢必會鬧出極大的動靜,在引來一些亂七八糟的凶獸…

「絲絲…」蛇類噴塗蛇信子的聲音忽然在葉飛的耳中響起,聽那聲音,距離他應當不足一丈。

沒有絲毫遲疑,葉飛的真元流轉,整個人瞬間爆退,視線順著聲音掃視而去,一眼便看到,一隻約莫胳膊長,手指頭粗細的青蛇正緊緊的盯著他。

雖然很小,然而葉飛卻在那不知名青蛇的身上感知到死亡的氣息….這青蛇的實力比他強?

「不對。」葉飛瞬間否認,若他感知未錯,這蛇的氣息和巨熊差不多…亦或者說,在冰神大陣的籠罩下,這整個平原凶獸的實力修為都相差無幾,不可能給他這樣的感覺,那麼是….毒!

這青蛇有毒,元嬰境的毒,毒死他應該極其簡單,畢竟拋開實力,他真實的修為也才金丹後期罷了,還是因為第四層的洗禮才能突破後期。

「吼!」咆哮迭起,剛剛到來的巨熊群儼然是發現葉飛這個異類,沾染著他們同伴鮮血的異類。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不好。」一聲低喝,葉飛雙腳狠踩,整個人憑空飛躍而起,同一時間,十餘只巨熊同時撲出。

「轟隆隆…」大地開始顫抖,一股恐怖的衝擊餘波朝著周圍擴散,草叢頃刻化為齏粉,十餘只巨熊幾乎同一時間擊中之前他的位置,若是他的動作慢上一分,恐怕已經成為熊口之食。

藍白社 「絲絲…」那青蛇卻並未襲擊,反而緩緩後撤,藉助遠處的草叢隱匿氣息。

「麻煩了。」葉飛一邊看著熊群,心緒暗暗發緊,那青蛇也不知到底是什麼蛇,進入草叢他便失去全部的感知,唯有一股死亡的威脅一直在心中圍繞不散。

那毒蛇還盯著他,加之十餘只初入元嬰的巨熊虎視眈眈….若非這些巨熊沒有太大的智慧,他恐怕不如直接選擇放棄抵抗來得更好。

「吼!」隨著咆哮,巨熊群再度整齊的撲出。

葉飛身形一扭險之又險的避開,轉身看著那十餘只巨熊,眉頭微皺…這些巨熊一起攻擊,若是他有著元嬰境的修為,一劍就可斬之,可是一起…

攜手之下爆發的威力太過強大,他若是反擊必然會被直接撕碎,明明能看到天大的破綻,卻受限於實力不能利用。 葉飛想到因為實力不足,那熊群空有天大破綻他卻無法利用,只感覺有些遺憾。

「要不,先離開這裡想辦法將熊群分散逐個擊破。」一聲呢喃,葉飛還未做下決定,忽然感覺到心緒一寒,直覺瘋狂的提示他。

死亡到來!

「朱雀焰!」一聲咆哮,未能暴虐的朱雀焰朝著身後席捲,同時葉飛的身形朝著前方躍去。

「滋滋…」刺耳的聲音傳出,隨即便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轉頭看去,正好看到一縷綠色的液體被他的朱雀焰所擊中,那液體正在被不斷的蒸發,那腥臭的氣味也是綠色液體所發出。

「當真是毒…」話語未落,葉飛忽然感覺到腦海一沉,腳步有些踉蹌。

不但那液體,散發的腥臭味道也有毒,而且還是他都擋不住的劇毒!

「吼!」熊群發出興奮的咆哮撲出,之前葉飛因為躲避身後襲擊的緣故往前…靠近熊群許多,此時他因為蛇毒的緣故身形踉蹌,加之熊群撲擊速度非凡。

好似已經到達絕境。

「金光盾!」葉飛並未慌神,而是瞬間激發金光盾護衛自身,而後強忍著身體的不適主動迎向熊群。

繼續留在原地必然會被熊群一起攻擊,後退…那青蛇還不知在何處,唯有向前,屆時他就能和熊群全部攻擊錯開,只需要承受一隻雄的攻擊。

在他精確的計算中,其餘熊攻擊盡數落空,唯有正前方一隻熊的巴掌狠狠擊中金光盾。

「嘭…」悶響傳出,金光盾不斷閃爍,不過倒也並未破裂,因為葉飛修為突破金丹後期的緣故,金光盾的防禦也強大許多。

「天雷擊!」斬痕劍橫立朝著前方狠狠一劈。

「呲啦…」一聲脆響,雷霆破開巨熊身軀,傷口超過五寸,深可見骨。

「吼!」巨熊吃痛咆哮,熊掌狠狠的拍下,猶如山嶽降臨一般。

葉飛此刻卻並未躲避,而是再度揮動斬痕劍,順著天雷擊打出的傷口便是狠狠一劍斬出。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以傷換傷的打法他從來就不曾畏懼!

一人一熊的距離太近太近….斬痕劍毫無意外的擊中熊軀,加之之前天雷擊破開的傷口,巨熊被分屍。

相應的,巨熊那一掌也已經落下,剛剛已經承受一掌的盾化為金光消散,那一掌剩下的威力則盡數傾瀉於肉身之上。

「噗…」葉飛不受控制的噴出一口鮮血,嘴角滿滿都是緋紅血跡,不過他沒有半點在意,反而順著一點雙腳朝著前方躍出,頃刻間便拉開接近十丈的距離。

此時,其餘的巨熊才轉身,不過是一個交錯的時間,葉飛便以雷霆手段斬殺一隻巨熊,哪怕只是初入元嬰,卻也是貨真價實的元嬰境巨熊。

「吼!」剩下的巨熊越發的憤怒,帶著比之前快上三分的速度撲出。

「不滅之雷….天雷擊!」一聲冷喝,葉飛分出一縷真元強行鎮壓體內的毒氣,剩下的真元盡數傾斜幻化雷霆。

巨熊撲出一半距離的時候,葉飛已經凝聚出一道超過十丈的雷霆波浪,而後揮動斬痕劍,將那雷霆徑直辟出。

所過之處,空間好似都開始扭曲。

「吼!」諸多巨熊察覺到不對,瞬間開始後撤。

葉飛見狀,顧不得此地危機四伏,瞬間盤膝再度,狂暴的真元流淌全身。

半息后。

「噗…」葉飛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不過這一次的血並不是鮮艷紅色,而是暗紅色…透著黑,有些腥臭的暗紅色!

那是,之前因為他沒有注意而吸入體內的毒氣,因為他察覺到不對立刻以真元屏蔽外界的氣息,故而吸入身體的毒氣並不多,他頃刻就能逼出來,之前只是熊群的威脅就在眼前,他根本找不到時間將毒氣逼出罷了。

「轟隆隆…」雷霆波浪落到地面,大地開裂,無數的泥土草叢摔落鴻溝。

「吼!」巨熊的咆哮越發的憤怒,不過葉飛之前斬殺他們同類的手段太過乾淨利落,加之此刻雷霆波浪造成的破壞力….雖然在熊群的感知中,葉飛只是一隻隨手就能捏死的螻蟻,然而他們還是怕了。

不敢輕易繼續攻擊。

遠處,葉飛看到巨熊的動作,微不可查的鬆一口氣,若是這些巨熊繼續下手,他就算能拚命全部擊殺,然而他恐怕也會被毒蛇偷襲而亡…哪怕沒有,也會他聲響吸引而來的其他未知凶獸給撕碎。

「毒蛇…」葉飛瞬間收斂心神,全身的感知盡數傾瀉,熊群這些看得見的危險還好,他總是能解決,不過那青色毒蛇若是不解決,在關鍵的時候對他進行偷襲…

收拾這些巨熊之前,必須要先把那毒蛇找出來。

可惜,那毒蛇不知如何做到的,哪怕他的感知全力爆發還是沒有察覺到半點蹤跡,唯有一縷死亡之感圍繞在心間。

「無法感知,看來我想要找到那毒蛇,唯有依靠眼睛。」一聲低語,葉飛的餘光看向天空。

雖然這裡草叢茂密,然而飛到天空必,以他敏銳的視線然能看到那毒蛇下落,只是天空能上去?

雖然這裡已經不在禁止御空,不過他不信這危機四伏的平原,天空會危險。

那毒蛇好似一個極其出色的獵手,在沒有萬分把握的時候絕不出手,加之熊群因為之前被威懾的緣故,無形中形成三方對立…亦或者說,兩方對立。

熊群和隱匿的毒蛇因為把握故而未曾動手,葉飛則因為毒蛇太過危險也不敢輕易動手,雙方就這麼在這裡靜靜的對峙。

時間,一息一息過去。

「唳…」一聲頗有些暴虐的未知鳥鳴傳來。

葉飛順著聲音看去,正好看到很高的蒼穹出現一道黑影,而那黑影正在飛速擴大,明顯就是沖著他的這個未知而來。

不等葉飛變色,他忽然敏銳的察覺到身後七丈未知的草叢出現動靜。

閃電般的轉頭看去,正好看到那一隻毒蛇,只是此時那毒蛇明顯沒有注意他,反而很是迅速的朝著遠處游去,速度猶如閃電。

「唳!」這一次的鳴聲靠近許多,葉飛也聽出來,這是一種鷹啼。

疾風閃過,一隻約莫三丈大小的褐色巨鷹出現在視線中,化為殘影朝著毒蛇的方向衝去。

那巨鷹,不是沖他而來,是沖那毒蛇去的。

「機會。」一聲低語,葉飛雙腳一點順著躍進草叢,他要親眼看著那毒蛇被殺,不然實在太危險,無法感知的毒蛇,比任何東西都危險。

他一直以為,那毒蛇還在熊群的那個方向,卻沒想到,不知何時毒蛇竟然已經出現在他身後的草叢,而且僅僅只有七丈的距離!

「吼!」熊群卻是誤會葉飛畏懼他們,揚天咆哮隨時悍然追殺而去。

等它們掀開草叢,結果葉飛的身形已經消失無蹤。

暗處。

葉飛隱匿全部氣息,除非正面看到他,不然任何生物都只會認為他是一塊石頭,同時他的速度也極為不慢的吊在巨鷹的後面。

一刻鐘后。

「唳!」一聲鷹啼,巨鷹忽然朝著草叢俯衝而去,一眨眼的時間又再度躍上天空,然而葉飛卻是看到,巨鷹的口中多了一道綠色的身影。

那是帶著劇毒的青蛇!

「這下,暫時不用擔心那青蛇的…」話語未落,葉飛的面容便變得凝重,他看到,那巨鷹將青蛇吞下后,銳利的鷹眼逆轉看向他。

被發現了。

仔細想想卻也正常,他一直跟在巨鷹的身後,以巨鷹的實力怎麼會沒有半點察覺。

「唳!」伴著嘹亮的鷹啼,巨鷹巨大的羽翼舒展,猶如閃電般的俯衝而下,目標赫然便是葉飛。

那銳利充滿寒光的爪子…葉飛毫不遲疑,那鷹爪能輕而易舉將他撕碎。

「朱雀焰!」一縷縷火焰開始縱橫。

冰神塔外。

白雨等人默默的看著光幕中和巨鷹廝殺的葉飛,包括苦雲在內,難得沒有人出聲,盡皆都默默的看著。

不知多久后,一名崑崙雪域使上前:「白姐姐,若是不出意外,這葉飛應當的確可拿到冰神傳承。」

「不錯,那平原雖然看起來和第七層是一個地方,不過他身處平原,冰神塔卻是第八層有光…他是在第八層。」

替嫁醫妻:晚安,霍先生 沉默一會,白雨面容變得凝重:「他距離第九層僅僅還有一步之遙,距離傳承也只要一步之遙,想來離開無需太久,做好準備了嗎?」

「早已經部署完畢。」停頓一會,那崑崙雪域使拳頭握緊:「他的實力的確不凡,不過除非他能突破元嬰實力暴漲,不然擒下他是必然,其他的隱門還勢力還無妨,只是西方教廷那邊….我們帶葉飛回去,唯一的阻礙恐怕就是教廷。」

「教廷…」沉默一會,白雨搖頭:「可有傳訊讓其他崑崙弟子到來?」

「已經傳訊。」沉吟些許時間,那崑崙雪域使搖頭:「不過這裡是極北,是屬於西方的領域,教廷勢力到來的速度比我們更快,我擔心…」

「教廷的人,帶不走葉飛。」白雨話語滿滿都是肯定。

「為何?我們此處的勢力不一定足夠。」那崑崙雪域使的神色有些疑惑。 白雨聽到崑崙雪域使的話語,嘴角上揚傳音:「葉飛,是我華夏的人,先和葉飛攜手將西方的人逼退,隨後我們出手將葉飛擒拿,你認為我們和葉飛聯手,教廷的人能達成目的嗎?」

「白姐姐好計謀,待到葉飛出來,我和另外一位妹妹絕不多說半句,一切交給白姐姐,免得我們因為說錯什麼話壞事。」那崑崙雪域使面容露出驚喜。

片刻后,那崑崙雪域使又出聲:「白姐姐,葉飛他好像不是巨鷹的對手,他要是這個時候被淘汰怎麼辦?」

「此刻我雖然希望他能拿到傳承…」沉默一會,白雨搖頭:「可惜我們也無法提供支援,若我沒有看到,他的忌憚太多無法全力反擊,不然那巨鷹早已經被殺。」

…….

冰神塔八層。

葉飛卻是不知冰神塔外針對他的謀划已經開始蔓延,此刻他正在全力和巨鷹周旋,內心則有些暗自氣惱。

這巨鷹雖然實力不一般,他想要斬殺其實也不難,可恨的是,這巨鷹一直在天空盤旋,他則因為擔心躍上天空交戰會吸引太多其他的凶獸。

此消彼長之下,他竟然無法奈何這巨鷹,反而被巨鷹不斷的攻擊。

「該死….不能急!」葉飛強行壓制內心的怒氣,他還需要在平原生存一個月時間,如今連一個時辰都沒有,若是因為著急生氣而失去方寸,他決然無法撐過一個月。

「唳!」巨鷹卻是不知葉飛所想,反而帶著嘹亮的鷹啼再度撲擊。

「斬!」葉飛手腕一轉,斬痕劍徑直劈出。

「嘭…」一聲悶響,劍鋒和巨鷹爪子碰撞,雖然留下血痕,卻也沒有太大的效果,也不知這巨鷹的爪子到底有多硬。

「吼吼吼…」一聲咆哮壓過兩人的碰撞聲,距離而且還不遠。

「那些巨熊…」不過片刻,葉飛的雙眼微微一亮,或許他還能藉助那些巨熊擺脫巨鷹的追擊。

「唳!」巨鷹躍上蒼穹,銳利的鷹目看著遠處,那裡草叢被掀開,十餘只巨鷹露出龐大的體型。

葉飛身影一晃瞬間隱匿在石頭後面,靜靜的看著雙方,心中則有些期待巨鷹被巨鷹所殺,如此以來,他將巨熊斬殺,則危機便會盡數消散。

好似察覺到他的期待,其中一隻巨熊狠狠一踩,龐大的身軀躍上蒼穹。

它們可不似葉飛那般有著顧忌,這裡本來就是它們的樂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