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軍的到來,使得就快支持不住的特烈維亞的身體又涌進了一點力量。也正是靠這這一點力量的支持之下,她才能搶在與自己進行肉博的那個裏安士兵的劍之前,將自己手中的短劍捅入到了對方的心臟裏去。

“又一個!他是今天自己所殺的第幾個人了呢,計不上來也不想再去計了。現在的自己只知道真的感到很累,既然又一次能捱到援軍來了,那我也該休息一下了。”放倒了對手後的特烈維亞,無力地垂下了拿着短劍的手,看着支援而來的傭兵一個個地從自己的身邊而過,撲向裏安人的陣形。

“辛苦你了特烈維亞長官!要不是有你帶隊頂住裏話,我就趕不上帶援軍來了!”帶傭兵來的那個軍官這在跑過特烈維亞身邊時,暫時停了下來對特烈維亞如此地感謝道。

“不用了,總之沒下次就行!還有的是,你記得你之前所承諾的話,你又欠我一頓飯噢!接下來你可給我多注意一點,沒把欠帳清理之前,你可不要給裏安人給幹掉了!”疲勞的特烈維亞努力地擠出了一個笑容,用自己的方式來關心着這個戰友。

短暫的對話過去之後,軍官離開了特烈維亞的身邊,跟在傭兵身後一路殺向了陣腳已有點亂的裏安人那裏去了。這名在最緊急的關頭帶着傭兵奪回了成頭陣地的年輕軍官,最終還是沒有兌現他對特烈維亞的承諾。就在這一天的戰事中,盡了軍人的職責的他,最後爲衛成灑盡了最後的一滴血,化爲了一縷軍魂。

傭兵們不虧是混戰中的老手,一輪拼過後,他們殺得那些之前還很牛氣的裏安兵慘叫連天。只是幾波的攻擊過後,裏安人的陣線就被其打得亂成了一片。

也不知到地過了多久,殺紅了眼的傭兵們才突然間發現,成頭之上再也沒有了站立着的黑甲士兵的身影存在。當這一羣勝利者們互相紅着眼對望了一番之後,一片狂野的歡呼勝利之聲在這一片城頭響了起來。

戰場上的形式是變幻莫測的,這一點傭兵們好象還意識不到。大意之間就會喚來血的教訓,這往往就是戰場常發生的事。就在用兵們在歡呼着自己第一戰的勝利之時,在不知誰人大叫一聲“小心……”中,突來的鋪天蓋地式的火球羣,降臨到了這一片的城區,將這裏都變成一片紅色的世界。

象是重型炮彈落地一樣的效果,火球落如到人羣中之後連續地爆裂開來,一時間城頭上在一片“隆隆”的暴炸聲中火光沖天煙霧瀰漫。

魔法攻擊持續大時間並不長,但這全程只有一分鐘的飽和式轟擊過後,能從這炮火的覆蓋區中挺過來的活人也就只有寥寥數個而已。

“咳、咳、咳……”咳聲來自被煙霧薰得連連咳個不停的阿飛的口中,他此時所在的地方已火球彈有效威力的覆蓋區之外了。

城頭上由大塊而堅硬的石塊所砌成平直路面上,留下了一個個由火彈落地後彈着點所造成的,此時還在冒着煙的坑凹。而在其中一些凹坑的邊上,還存在着經高溫烘靠過後而殘留的片片黑色血跡及被烤得半熟的人體殘肢。而阿飛的腳邊就有一隻被炸斷了的胳膊掉在那。

阿飛是幸運的,他的幸運來自能夠在戰前及時地提升了自己的能力,從而獲得了“瞬閃”這項技能的。在火彈雨之中阿飛,就是靠着“瞬閃”的超速度,一路避開了對於他來說是慢鏡頭運行的一顆顆碩大而高溫的火球,趕在火球落地爆炸前跑到了較爲安全的區域裏去。

避難到是成功了,但火球爆炸時所帶來的衝擊波所夾帶的煙塵,卻令剛恢復正常狀態的阿飛吃了不少的苦頭。這不,被嗆到了的他還在那咳嗽個不停呢。

這一場災難的導力術所造成的彈雨,當然是來自於裏安人的導力師部隊的了。他們以近兩百條傭兵的命,向他們的敵人證實了其大可怕之處的同時,還鼓勵了自軍的士氣。 報應這回子事有時會來得挺快的。就在裏安士兵們聚集在了剛飽受火彈雨之苦難的那段城牆腳下,準備再搭起攻城梯強攻城頭的時候,毫無徵兆之下,一道道粗長的閃電從天而降,組成了近三百米範圍的電之地獄。在這聲勢比剛纔的火彈雨還大的電之地獄過後,一陣陣的濃濃烤肉香味就傳了出來。

這場“雷電地獄”不用說,當然來自於衛城的導力師部隊的報復了。

“公爵閣下,看情形裏安人的攻擊是暫時不打算停下來的了。我看我還是再下去一趟,叫後勤部再多運一些守城軍需物資上來以備萬一的好了。”剛纔才監運了一批物資上前線,順道看到了戰況的軍需官斯隆被眼前的那場導力殺人的場面給嚇到了。在暗暗地吞了口吐沫之後,感到了自己還是在後方待着比較好的他找了個理由爲藉口,就一想轉身溜人。

斯隆想走,可對象根柱子一樣一動不動地站在自己他身邊的烏斯克裏公爵,可不想讓他走得這麼開心。

做人嗎想行合一是種較有效率的品德,所以一向懂得此道理的斯隆在場面話說說完了後,當然是擡腿就要離開城樓的。可他還沒走出三步,烏斯克裏公爵就叫住了他並對他說了一番話。這樣好了,公爵的那一番話讓聽着的斯隆腿下一軟,差點就沒站穩。

“斯隆等一等,我有些話要跟你說!你回去後叫你的人做好戰前的工作準備,看情形估計用不了兩天,你們都要來這裏幫忙的了。”

公爵的話無疑給了斯隆心靈上的重重一擊。好半晌之後,好不容易纔緩過神的斯隆才能回得了話。

“如果真的到了這種地步的話,作爲一個軍人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現在只希望公爵閣下在我陣亡之後,能好好照顧我那在王都的妻子與還不到兩歲大的孩子。”

說完這話後,斯隆象是突然老了許多,達拉着肩的他這就一路走下了城樓。

斯隆臨下城前所說的那些真心話,讓烏斯克裏公爵的心裏有點不好受起來。是啊,雖然斯隆的表現確實不怎麼好,但從這話的內容中知道他這一切也只是爲了家人後,我們的公爵大人也不由得感嘆起來。

本來烏斯克裏與調來衛城任職不到兩年的斯隆,唯一的意見就是作爲一個軍人的他太過於貪生怕死了。可現在聽斯隆剛纔所說的話後,他明白到斯隆惜命的原因所在了。那個有家室的軍人,在面對死亡時會不爲自己的家人去想呢。斯隆只不過是在死亡到來之前就已在擔心了而已。再說了,確實要一個從未上過戰場的文職人員去學見慣了戰場之血腥的自己那樣去藐視死亡,那真的是難爲了他。

不管戰場之上的人們心情如何變化,戰場上的撕殺還是會照常地進行的。這一天的戰事正如烏斯克裏公爵所料般,看來裏安人開始失去耐性了。爲了早點消耗掉衛城守軍的有生力量,今天他們的攻勢從日起到日落的這段時間裏就一直沒停過。

阿飛今天的運氣看來還不錯。救援人員將滿身粘滿了火彈衝擊波帶來的煙塵與別人的血跡,表面上看上去滿嚇人的他看待成了那在魔法轟擊之下的小數倖存者之一,不由分說地就把他按在了擔架之上擡下了城去。於是作爲一名傷員,他躲過了今天接下來的所有戰事。

辛巴今天的幸運看來也不錯。作爲魔法肆虐之下的倖存者之一,雖然身上帶着的是一些不輕不重的傷,可他同樣得到了與阿飛一樣的待遇。而在他做爲傷兵而撤下城去時,他還很幸運地交到個新朋友。而這個與他一起經歷了同樣的劫難活了下來,並一起被擡下去的新朋友,是一個叫朗卡的正規軍下級軍官。

再堅固的城牆還是會在針對性的強大持續攻擊面前倒塌的。

大陸新曆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下午四時左右,伴隨着一陣強烈的震動與轟然的巨響,正在藏兵洞中因疲勞而在做暫短休息的阿飛等人都被驚動到了。

“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藏兵洞中的所有的傭兵,都將帶驚異的眼光都投到了洞口所在的方向。

傭兵們的等待很快就得到了迴應,沒多久之後一個頭盔都不知去了,臉上身上都帶有血跡,穿着騎士制式板甲的軍士喘息着出現在了洞口之外。

“快……快、城……城牆塌了,你……你們全……。”斷斷續續的話,從這名騎士裝的軍士口中說出。很快地,洞中的人都知道外面發生了一件大事。

城牆塌了!堅固的衛城城牆被裏安人弄塌了一大段!

城牆塌了當然要人去堵住。不然象洪水找到了堤壩的缺口那樣的裏安兵,將會從那裏涌入到城內去了。知道事情嚴峻性的傭兵們全部行動了起來,不但不用軍士去催,反過來他們是推着還緩不過勁的軍士,一路涌向了到塔樓底部的出口去了。

離傭兵出來的那個塔樓約三百多米多米外,一段近二十來米長的城段已完全塌了下來。原來高有三十多米的它,現在變成了一堆並不多高的,由碎石爛磚堆積而成的廢墟小丘。

廢墟也有其廢墟的價值,城牆倒了的現在有一定高度的廢墟小丘也是可以利用的。這不,此刻在這堆廢墟之上,黑與白之鎧的兩隊士兵,正在激烈地爭奪着它的控制權。

同時來到坍塌的城段支援的並不止阿飛所在的這支人數不足兩百人的隊伍。在路的對面,另一支由傭兵與正規軍所組成的,有五百多人的救援隊也同時趕到了。

眼看廢墟上擋住裏安人的第一波攻擊的,那支人數已不多的正規軍就快頂不住了。所以碰頭的援軍們也沒時間去說些鼓勵大家的話,就一起朝涌向廢墟頂部那激戰之地涌了上去……


艾蒙德對眼前這由自己與自己部下所聯手的傑作很滿意。本來,他只是以爲這次趁對手部隊沒注意的攻擊,最多能將這一段城牆的牆頭削去一些而已,沒想到飽受了巨石與撞車的破壞的城牆,居然一下子就全垮了下來了。

“好了,這裏沒我們的事了!這裏就交給步兵們去忙吧!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去拖住斯帝人的導力師部隊。”陶醉歸陶醉,艾蒙德.落西烏斯.索隆還是清楚,如不想辦法將城裏的那支導力師部隊纏住的話,那正向這個好不容易纔打出來的缺口處猛攻的己方步兵羣,很快就會被被從天而降的雷暴所淹沒的了。於是他對自己的部隊發出了牽制宿敵的戰鬥部署。

朗卡所帶的這支一百來人的隊伍,是守軍第一支蹬上倒塌城牆的廢墟之上的部隊。當時這支由三個中隊的殘兵拼起來的部隊,正剛從城上撤下來到城內去休整。城牆塌下來的時候,他們那支部隊離那裏的距離只有半條街區而已。所以他們能趕在煙塵散去前,搶先一步到達廢墟的制高點上,組成了一道臨時的防線。

用一百來個剛從前線上撤下來的身體疲憊的人,堵在二十多米的路段上擋住上千人的衝擊,其難度可想而知的。可就這樣,他們以難以想象的毅力與勇氣,在廢墟小坡所給與的有限地理優勢之下,以自己的身體構成了一道由血肉所組成的城牆,堵住了洪水一般漫上來的裏安士兵,爲後援部隊的到來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攻與守的時間競賽中,人數處於絕對劣勢的守方拼了命地爭取到了他們所想要的勝利。就在他們那血肉所組成的防線即將崩潰的那一刻,他們所等待的援軍終於來到了他們的身邊,使這道人牆又變得堅固無比。 煙塵中兵器寒光閃動,人體濺血。由碎石所堆成的廢墟上,象黑螞蟻一樣爬滿外坡處的黑甲士兵,硬是被坡頂上的那一道由銀甲士兵所組成的薄薄人牆擋住了去路。這道人牆之前的區域,就是那冷的兵器與熱的血肉交織之處。


手中槍突刺而出刺破開了對手的防線,在對手的咽喉上流下了一處噴涌鮮血的洞後,再閃電般地抽出。自從手中劍損壞之後,這是第七個死在這把由犧牲了的同伴處借來的長搶之上的敵人了。眼前的敵人象是殺不盡一樣,倒下一人後很快就會再補上了一人。也只有在對方這換人之既,這把槍的現任主人才能歇上一口氣。

槍尖上所染上的敵人的血就越多,自己身體上流的汗也越多。在同伴逐一地倒下援軍卻還沒到來,戰況已越來越危及的現在,清楚知道自己的體能將耗盡的朗卡,不由得着急了起來。

幸運的朗卡就是幸運的朗卡,他的運氣還是與以往般的強勢。就在他的殘部將被裏安人的黑潮所淹沒之時,他還是等到了他所等待的援軍還是及時地趕到了。一隊由傭兵與正規軍所組成的的增援人龍,順着內坡腳下往上直衝而上來救援了。援軍的到來,使得這道陣勢已不穩的人牆氣勢一振獲,再次穩定了下來。


狹路相逢勇者勝。勇敢者將會獲得這處城牆崩塌後形成的缺口的控制權。在不到三十米的缺口處,以傭兵爲主的衛城守軍與裏安第三步兵團的步兵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激起了這次衛城守備戰地面上第一場血肉分飛的正面交鋒。

這是本次戰爭中,第一場足已決定衛城安危的地面戰。在廢墟之坡上交鋒而又都明白這道理的雙方,都拼盡了全力去戰鬥着,使得戰況比戰區其它地方都激烈得多。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衝着衝着阿飛就被是人潮推到前鋒上去了。當他意識到這點之時,與前線以很接近的他想再偷偷地退回來已是不可能的事了。被逼到最前作爲了前鋒的他,現在唯有就做一次尖兵。

經過了昨天那一仗之後,今非昔比的阿飛,已深知要在戰場上活下去就不要人抱有仁慈之心的道理。所以當與那些身穿黑色戰甲的裏安士兵相遇時,他手中那殺人的劍不再有絲毫沒的遲疑。

坡定的防線在阿飛他們到來之前還是被衝開了一個缺口。從這缺口進來的裏安士兵被後面的人一擠,就被擠到了防線之後,成爲了阻擋守軍援軍之前的障礙。

生命是可貴的,可在戰場之上這可貴的生命卻變得一文不值。在冷冷的兵鋒之前,很多人就這樣失去了自己的明天。

手中的劍劃過敵人的咽喉劈開對手的身體,一個個敢於在面前挑戰與他們的敵人都到在了他們的腳下。以尖鋒之勢帶頭逆流而上的辛巴與阿飛破開了所有的阻礙,成爲了最先支援廢墟之頂的兩個強捍所在。一路上剛擠進來的,不幸阻擋在他兩人面前的裏安士兵,無一例外地被這兩人組手中的精鋼劍送離了這個世界。

阿飛兩人的前進線路是有明確的所指的。他們首要支援的目標,就是坡頂最高處的那個正被幾個裏安步兵所圍攻的的軍官。而這個軍官是坡頂防線上唯一還活着的軍官了。要是連這唯一還在指揮作戰軍官也倒下了,那原本就已很脆弱的防線就真的會完全崩潰的了。

阿飛並不喜歡那種血淋淋的殺人方式。爲了儘量不讓敵人的鮮血濺到自己身上,他的劍往往只會華過對手的咽喉而不會是其他的地方。正因爲這樣,當他與辛巴一起上到了廢墟頂上與還守在那裏所餘下的三十來個正規軍匯合時,他的衣甲還能基本保持着開戰時的清潔模樣。

最先增援到坡定的兩個傭兵的到來,讓朗卡的身邊壓力一下子減去了不少。忙着再將一個裏安士兵送入冪界之後,抽空與這兩個傭兵打了個照的他勉強地笑了一下,以示對他們到來幫忙的感謝。

與辛巴那沾上了不少敵人的血的臉面不同,身上沒沾上多少血跡的阿飛是很好認的。就一眼,朗卡就地認出了這個日前在藏兵洞所遇到的那個特別的亞族年輕人。

在激烈的戰鬥中,是沒時間讓這些軍人們去相互打招呼的。認出了阿飛的朗卡也是這樣。自保都困難的他,當然不能更去阿飛多說些什麼了。

與朗卡不同,阿飛並沒認出自己所救援的軍官,就是前兩天在一處藏兵洞中所遇的那個叫朗卡的人。爲了能減輕這個軍官的壓力,他與辛巴一左一右地承擔起掩護這軍官側面的任務。在裏安士兵的衝擊壓力之下而略有後退的陣線上,這配合良好的這三人組很快地就成爲了陣線的突出部。

郎卡與辛巴的打法是典型的大起大落式的斬殺方法。而與他們一比起來,阿飛揮劍殺敵的方式就突顯出了其快而靈動的特色。

手中劍如夢如幻般在面前所及的區域中,劃出了無數道由其軌跡所組成的死亡之網。那些敢與跨越進這一空間範圍之內的裏安步兵,往往連自己是怎樣中劍都不知道就已倒了下去。不知不覺地,這三人組的突出部的弧線型地面上,倒下了一排的裏安士兵的屍體。在這三人的一番努力的拼殺下,裏安人這次的點式重衝擊楞是被他們給粉碎了。被這三人的的表現所鼓勵,已略爲被迫後退的守軍陣線不但再一次穩住了,而且還往前挪移回去,將裏安人又壓了下去。

裏安士兵對缺口的進攻,是冒着缺口兩邊城面上守軍臨時調來大量弓箭手的密集打擊而進行的。因他們過於密集的緣故,城上的射手在連瞄準都不用就可放箭傷敵了。而後在這種情況下,裏安人的攻擊每多持續多一秒,其所付出的傷亡都是巨大的。

守軍方的援軍來得太及時了,他們的出現讓裏安人不得不暫時退下,要調整一下攻堅的策略。

“反壓制的弓箭手隊到了嗎!”離倒塌城牆缺口邊上不遠處,一個身上帶傷的裏安步兵前線指揮官看到了目前的形勢後,對身邊的一名士兵問道。

“報告,執行反壓制任務的弓箭手隊好往我們這運動的途中。”被自己的上司的詢問之後,四處張望了一週的士兵指向一個方向回答道。

“他們到了的話,你去叫他們的其中的一個領隊過來一下!就說我要他們協作一下我這一面攻勢!”按士兵所指的方向,也見到了自方那正往之裏趕來的那羣弓箭手後,軍官就向這名士兵下達了找人來的任務。接到任務後的士兵也不感怠慢,擡腿一路迎着箭手隊伍就跑了過去了。

“長官有什麼要用到我們嗎?”不一會,剛跑去叫人的士兵,就帶着一整個中隊的弓箭手來到了軍官的面前。

“是的,我有一個新的任務需要你們去協作,其具體是這樣的……”這名軍官用手指着不遠處的城牆缺口,對這一隊的弓箭手說出了他的要求。

面前的敵人突地又一次退了開去,雖不明敵人爲什麼會退去,但在飽受了敵人的衝擊的守軍,當然是不會放過這獲難得的整軍機會,轉爲忙着在坡頂穩住其陣線起來。

裏安人的退卻當然是有原因的,他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爲了好讓身後的弓箭隊讓出空間,免得將自己捲入到其打擊範圍之中去而已。

就在廢墟頂上的守軍忙着整理陣線之時,已退到坡底之外的那一片黑壓壓的裏安士兵向兩邊一分,讓出了一條較爲寬闊大空間。就在這空間之上,一隊排成了三排已做好了發射的準備的百人弓箭部隊出現在了守軍的視現裏。還沒等坡上的守軍反應過來,在一聲用陸通用語所發的“發射!”兩個字的傳出後,一百來支箭所組成的箭陣,鋪頭蓋臉地就朝坡頂上的守軍陣線壓了過來。

箭支羣的目的很明確,它們都集中打擊的範圍,正是在陣線中央部處阿飛三人的所在位置。看來他們三人剛纔的作戰表現,已是惹惱了裏安人,讓裏安人明白到不除他們就難以攻下這道防線。

在突發的一陣“嗖、嗖”的箭支飛近之聲中,陣線之鋒三人組中最快反應過來的是阿飛。

瞬閃技能的發動,阿飛還不能熟練地掌控得到。在平時的狀態下,阿飛是很難啓用這一項技能的。可在危險臨身的時候,也不用求多想,很本能地阿飛就能讓這能力動起來。

一看見敵陣裏冒出來的射手陣型,辛巴就知道遭了。很清楚自己的動作是快不過對方放出的箭的他,唯有在等死了。本來以爲就算萬幸不死,這次也會落個重傷的他沒想到,事情因某個非正常人的原因而並沒有遭到他所預料般的地步。

箭支臨到身前,辛巴只覺身邊阿飛的身影突地虛閃了一下。接着在眼一花中,不知咋的,手中多了一面大盾牌的阿飛突然就冒到了自己的身前去了。

辛巴是眼花了,他眼花的原因正是阿飛啓動“瞬閃”後造成的。


不想等死的阿飛進入到瞬閃的狀態後,注意到了在他不遠處那名死去的裏安重裝步兵手中的大盾。於是利用自身的超速度,阿飛就跑了出去拾起了這面大盾擋在了自己的同伴之前。好在今天阿飛還沒使用這瞬閃的能力,不然的話他不安但自己都救不了別人,還連自己都保不住呢。

也是剛趕得及。拿起大盾回來後,阿飛的技能效用就消失了。而恢復到了與外界同步狀態的他,剛好能擋住了那些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射來的箭支。

由於當時戰場上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將要臨身的箭雨之上,所以並沒有什麼人發現到阿飛的異常。就算是發現了也會與辛巴一樣,只會是覺得自己眼花了一下而已。

被裏安弓箭手們的密集式箭雨籠罩下的守軍,幾乎被這一波打擊給全弄倒了。不過令裏安人感遺憾的是,其的主要的打擊目標居然一個也沒被搞掉。 辛巴的這條命是阿飛手中的盾所救的,這點在場的人都看得很清楚、雖然並不知到阿飛這盾牌是從那弄來的。而朗卡的存活卻只能用奇蹟來形容了。幸運的朗卡那名號,以此再一次顯示了它的威力所在。

箭雨臨身之時,根據經驗做反應的朗卡只來得及將身體打側,以求儘量減小自身受箭的面積。按常理來說,在如此密集的箭雨覆蓋中,身體就算是打側過去,這麼大個人還是總會**上幾支箭的吧。可奇蹟就奇蹟在這裏了。當箭雨過後,在整片的人都身中多箭而倒下中,朗卡這傢伙除了側臀部中了一箭之外,全身上下楞是沒再被一支箭光顧過。種箭後捂着自己的屁股在叫疼的他,讓在場的人都覺得很不可思意。

雖然是奇蹟般地又沒死成,但受了傷總是事實。於是捂着屁股的傷而暫時失去了戰力的朗卡,在對面那些裏安士兵的奇異目光注視下,被自己人扶下了戰線當他的傷兵去了。

“你們在幹什麼,給我繼續射啊!”裏安方最現回過神來的是一名裏安的軍官。在看到了自己的射手也給眼前那不可思異的一幕所弄愣了之,他馬上大叫着讓這些射手繼續攻擊下去。被他這一喊,裏安這個弓箭中隊才緩過了神來。於是一波波的箭雨又向坡定傾瀉了過去。

在一段時間裏,缺口邊那城上的守軍弓箭手們一度是被來自城下的裏安強弓手壓制了下去的。可在見到缺口處的自軍,受到了敵人的弓箭猛烈打擊後,清楚厲害他他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都又紛紛露出了頭來將手中的箭射向了缺口前的裏安士兵羣中去。正多虧了他們這顧命的還擊,使得廢墟之前的裏安弓箭隊,在受到了重大的損傷後不得退了下去。於是裏安人對廢墟的遠程打擊就這樣告一段落了。沒了弓箭的支援之下,裏安的步兵只能在指揮官的命令下,再一次衝上了廢墟頂,與守在那的守軍展開了新一輪的肉博戰。

士兵們總是喜歡跟隨戰場上的強大者去戰鬥,當在肉博戰中的指揮官戰死或是受傷撤下之後,這個城牆缺口戰場之上,有出色表現的阿飛與辛巴,此時已隱隱成爲了守軍士兵們心目中的前線頭領。在其兩人組所到之處,總是有一大羣的士兵跟在其身邊跟隨而上。

守方士氣不落地頂在了原地讓攻方難以前進一步,一時間缺口上兩邊的士兵又纏戰在了一起。就這樣,這個城牆缺口的戰地,地成爲了吸引雙方兵力的旋渦,漸漸地就來將戰場上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裏去。

“溫斯特,你給我到缺口那邊看一下。看爲什麼這麼久了,那幫步兵都還沒將那裏給攻下來。”在凱森的一句命令之下,作爲高級的指揮官之一的溫斯特,就親身來到了,這已變爲撕扯生命的旋渦的,城牆缺口之戰場的邊上。

在裏安的士兵眼中,阿飛已是一個詭異的存在。他的身形動作是敏捷而難以琢磨的,使得每一個與其對戰的士兵,最後總是以死亡作爲其終結的下場。到了後來,就算是以兇悍出名裏安士兵,也都沒人願意主動去招惹這個戰場上的強大殲兵者了。

戰場是戰士磨練與提升自己技藝的好地方。阿飛就是靠在戰場上的實戰經驗,獲得了實力上質的飛越的。越戰越有心得的他,靠着他那超越於常人的體力,戰鬥了這麼久之後,依然活躍在這戰場之上。而他的同伴辛巴就不行了,因體力的問題其活躍度已比阿飛差得多了。

戰場上越是有活躍表現的人,自然地就能越吸引別人的注意。溫斯特是來到缺口戰線的第一個高級軍官,他很快地就注意到了那個在戰線上非常之活躍的守軍年輕戰士。

“很不錯的戰鬥力”這就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後,溫斯特給與阿飛的實力評價。別小看這一句簡單的評語,溫斯特當說這話時,其背後暗中還多包含了,對阿飛所表現出的實力的一種感嘆性迷惑與認同感。

一個比自己還年輕的純亞族血統的傭兵戰士,他的存在已推翻着世人對亞族的一般性的認知。這一點就是溫斯特迷惑的願因所在。而那認同感即來自於溫斯特身體內,其所流趟着的那四分之一的亞族血統,及自小就從自己外祖母那所受到的古亞族文化薰陶的影響。亞族人中能有一個如此強大的戰士,已讓溫斯特體內那四分之一的亞族血統歡騰不已。

可惜啊可惜!感嘆又怎樣認同又如何呢!當阿飛已成爲了溫斯特前進道路上的一個的障礙時,就算溫斯特再怎樣欣賞他,其也只有被納如到被消除的名單上去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在爲戰局着想之下,感嘆與認同那個亞族年輕戰士之餘,抱着遺憾之心情的溫斯特已準備親自出手,將這個已成爲了這一戰線上守軍之靈魂人物的阿飛解決掉了。

僵持地戰鬥了半天的戰線,在裏安兵的又一次主動退卻下暫時安定了下來。溫斯特就是利用這一時機,讓己方的士兵,按戰時慣例打出了暫時休戰談判的旗語。然後,他才越衆而出現在守軍的面前。

之後一名全身披着漆黑髮亮高級騎士戰甲的裏安高級軍官在坡定的守軍集體的注視之下排衆而出一路向坡頂隻身走去。

裏安人久攻不下後提出的暫時停戰提議,讓守軍一方也有了歇息的空檔。當全身披着漆黑髮亮的高級騎士甲的溫斯特出現在他們的眼前之時,認出了其高級軍官身份的這些戰士們一時間弄不清這個裏安軍官到底想幹嗎。

阿飛是最先明白到這個裏安軍官目的的人。實際上也不用阿飛去多猜,那個一路向自己這一方走來的黑甲騎士的眼睛,可是一路都是盯着他的。這他都還不知道對方是朝自己來的,那纔怪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