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捷:8.4(5)

綜合戰力:8.575(5.05)

主職業:機甲戰士/三等機甲兵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超天才級

是呀,就這樣的數據,還敢在南天面前丟人現眼!

從數據上看,盧克斯連皮皮衝都不如!

可是,盧克斯卻不這麼想!

“嗬!我是誰?”

“我可是一級本科天河大學的機甲社團高級幹事!”

在本科的大學中,機甲社團的社員們比大專職高的社員在綜合修爲上,高出很多!能夠當上高級幹事,讓盧克斯一直以來,輕飄飄的,狂妄無比!

盧克斯瞬間召喚出機甲,然後直撲南天。

南天現在古武修爲都是四級武徒上了,加上南天強悍的精神力的輔助,以及神鬼莫測的古武祕技的配合。

南天現在根本都不需要召喚機甲。

“無知!”

南天輕聲說道。

南天腳下一動,腳踩凌波微步,輕易地躲開了盧克斯的攻擊。

“該我了!”

盧克斯還沒有反應過來。

南天身影一晃,已經出現在了盧克斯的後面。

“羅漢拳!”

“排雲掌!”

南天一拳一掌,正中盧克斯後背。

縱然盧克斯有機甲護體,也被南天打飛了出去。

盧克斯狂吐鮮血,臉色蒼白,已然沒有反抗能力了。

這個時候,湯姆一下子就癱軟在地上了。

只有王月還死死地摁着朱可可。

南天一步一步地走上前。

南天每走一步,湯姆都感覺到自己的小心臟彷彿都在撲通撲通的跳動着。

湯姆渾身冷汗直冒。

“我放人,我放人!”

“這位兄弟,我剛纔多有得罪,還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

湯姆趴在地上,哀求道。

湯姆一邊說着,一邊給王月使眼色。

王月見自己的“湯少”都服軟了,也是沒辦法,只好放了朱可可。

朱可可一雙玉臂都被王月和湯姆給弄紅了。

朱可可哭泣着,跑到南天身邊。

朱可可從小到大,從沒有遇到過潑皮無賴。

今天被湯姆與王月如此羞辱,差一點就要失去貞節了,很是悲憤。

南天眼眸厲芒一閃,就要給湯姆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我班級的同學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南天拳頭一攥,骨節噼裏啪啦的作響。

就在這個時候,南天突然聽到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

“湯姆,你這裏發生什麼了?怎麼一片混亂?”

李樂音剛剛來到大廳門口。

一聽到李樂音的聲音,湯姆骨碌地,一下子站了起來。

“樂音! 寵婚,非你不娶 你真的來了!我還以爲你不來了呢?”

湯姆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臉上故作露出瀟灑。

湯姆是一個花花公子哥,對於同校的李樂音一直是垂涎三尺!

但是,李樂音同樣出身不凡,是第99直轄區最大的軍火公司李氏軍火公司的千金小姐!

論地位李樂音比湯姆還要高呢!

湯姆無法像玩挵王月和鄭敏敏一樣,對待李樂音。

看見,心儀的女神來了,湯姆也顧不上其它,只想好好地討李樂音歡心。

李樂音根本沒有搭理湯姆,因爲她驚喜地看到了南天。

“南天,你也在這裏呀!”

李樂音欣喜地說道,一邊說着,親熱的上前和南天面對面。

南天點了點頭:“嗯,來參加一個生日聚會的。只不過,剛纔發生些人,讓我惱怒的事情……”

南天的話還沒有說完,湯姆見到南天和李樂音如此親密,頓時心生嫉妒,火冒三丈。

湯姆大叫道:“嗨,樂音!你難得來我家一趟,過來和我跳一支舞吧!”

李樂音皺了皺眉頭:“不用了!今天不是你女友過生日嗎?你應該和她跳舞纔對!”

湯姆隨口就道:“那個賤貨,我早就甩了!樂音……”

“王八蛋,你再敢出言侮辱我同學試試看!”

南天眼中殺氣四射!

南天是全班同學選舉出來的心理委員,他平日裏頭也很少對班級做一些實際的事務,現在,南天必須要出面了,捍衛班級尊嚴!

還要保護班級女同學們!

縱然鄭敏敏有千般不是,那也是隻允許,南天自己對她展開心理教育,進行由心靈到身體的洗禮,還容不得一個外人湯姆來插手!

湯姆忌憚地向後退了幾步。

他知道剛纔南天就要出手教訓自己的,只不過是李樂音突然來了,暫時牽制住了南天。

“我不能在女神面前丟臉!如果,女神見到我被這個傢伙暴打的話,我的形象肯定糟糕透了!”

湯姆急中生智,遽然間說道:“樂音,你不是問我,我家這裏怎麼會這麼混亂嗎?其實,我剛纔要和這位兄弟比拼一下彈琴!我的保鏢和一些同學都愛好音樂,都想和我比拼,就打了起來!你也是知道的,我湯姆在天河大學,素有‘鋼琴小王子’的稱號!”

湯姆拿出了自己擅長的鋼琴,想要在李樂音面前炫耀,順便打壓一下南天。

湯姆挑釁地瞥了一眼南天:“這位兄弟,我們開始各彈一曲吧!你看別人爲了和我較量一番,都打得頭破血流了!”

湯姆使勁地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李樂音根本不相信湯姆的這些鬼話。

李樂音一心想着南天。

“南天,我們不用理他!其實,我不喜歡鋼琴曲!”

李樂音笑道。

南天擺了擺手:“無妨,既然你不喜歡鋼琴曲,那麼我就用古箏給你彈一首,千古名曲‘高山流水’!”

“來,我們來比比吧!就讓大家當裁判,聽聽是你的鋼琴曲好聽,還是我的古箏彈得好!”

南天對湯姆勾了勾手指! 湯姆原本想南天這個武夫,會不應戰,誰知道,南天竟然化被動爲主動,轉而從氣勢上壓倒了自己!

湯姆面色鐵青:“這位朋友,話可是你說的!可不允許反悔哦!不過,既然是比試,我們就需要來點彩頭不是嗎?”

南天胸有成竹!

哈哈,跟我比音樂?

前世,古武時代,南天是不敗武王,結交了許多大儒文雅之士。

從這些人身上,南天學會了很多文娛技能!

以至於,南天不僅武力超凡,琴棋書畫,照樣天下奇絕!

“彩頭就是,我若贏了,你必須給我像狗一樣,從我褲襠地下爬過去,並且要喊我三聲爺爺!”

湯姆陰狠地說道。

湯姆鐵了心,要南天出醜!

南天根本無所畏懼:“可以呀!不過,你若是輸了,我就要連本帶息地給你留點‘記憶’!”

湯姆自信自己的鋼琴技藝,滿不在乎地道:“好呀,我若是輸了,全身脫光,隨你處置!”

“來人,把鋼琴和古箏給拿出來!”

湯姆旋即向僕人吩咐道。

湯姆也算是音樂愛好者,家裏頭倒是各式樂器都有,只不過湯姆最愛鋼琴。

湯姆還鄙夷地對南天道:“這頭什麼年代了,還彈個幾巴古箏!真是復古,老氣,死板!”

說罷,湯姆就去臥室裏頭,換衣服了。

喜愛音樂的人,都知道音樂是一種高雅的藝術,每當彈奏樂器時,演奏者必須要一番打扮,突出這種氣氛與意境,才能將音樂的魅力完美的釋放出來。

“你要換衣服嗎?”

李樂音問道。

南天點了點頭。

別看平日裏頭,南天不修邊幅,對穿衣打扮,不怎麼講究,但是對待藝術,南天可是一絲不苟,毫不含糊。

南天從網上即刻買一件古風白衣裝。

好在,科幻機甲時代,快遞物流業,異常發達!

南天這邊剛下完單,僅僅過了十幾分鍾,衣服就送到了。

南天接過衣服就去換衣間了。

湯姆這個時候已經換好衣服了。

湯姆是一身名牌的黑色西裝,他的頭髮也是經過髮型師又給小修了一下。

迎着大廳的燈光,湯姆臭美無比,雙手張開,迎着一衆女生和男生的崇拜,羨慕!

湯姆等了幾分鐘見南天還沒出來,便耐不住了。

“樂音,我也不浪費時間了!我就先來彈奏了!”

湯姆微微鞠躬,故作紳士風度,對李樂音笑道。

李樂音對湯姆一點也不在意。

今天,能過來,也只不過是看在大家都是一個學校的。

李樂音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湯姆揮了揮手,示意他的僕人們,調好燈光!

然後,一瞬間,大廳的燈光全部熄滅了,只有湯姆那邊,有一束白色的柔和光芒,直射湯姆和他的鋼琴。

湯姆今天彈奏的是鋼琴名曲:《夢幻和小浪漫曲》。

湯姆想用這首曲子,來向李樂音來求愛。

湯姆十指交錯飛舞着,舒緩空靈的音調,傳了出來。

湯姆金色的頭髮,藍藍的眼睛,白白的臉蛋,又給他加分不少!

不少無知少女都是滿眼的小星星。

“好好聽呀!好浪漫呀!”

天河大學的不少女大學生們,爲湯姆叫好道。

“聽湯少,彈鋼琴,真是一種享受!”

王月拍手叫好道!

馬歡歡也是一臉花癡地道:“我想嫁給他哦!這麼一個懂音樂的公子哥,又有錢,就算給他當小六,小七,也是很爽的事情呀!”

鄭敏敏也是死不悔改,被湯姆稍微露兩手,就又被迷住了!

鄭敏敏小臉羞紅:“不,不!湯姆,是這麼完美的男人,我要給他當女朋友,我一定要在他身邊!我過會就去死皮賴臉地懇求他的原諒!哦,我的湯姆,我是多麼的愛你!”

只有,李樂音一直保持着清醒的頭腦!

李樂音這個名字也不是白叫的!

李樂音有着非常深厚的音樂修養!

對於,湯姆的彈奏,李樂音暗自搖頭:“技術還不夠嫺熟,意境的領悟還欠缺了三份火候,夢幻與浪漫的氣氛流露的更是十分生硬!鋼琴名曲的水準,湯姆根本彈奏不出來!這種水平,只能說中等偏下!”

直到湯姆敲下最後一個音符,大廳內掌聲雷動,唯有李樂音一直皺着眉頭。

李樂音對音樂很挑剔,湯姆的彈奏,只能讓她感到刺耳無比!

湯姆像個勝利者一樣,鼻孔朝天,高舉着雙手,接受着,少女少男們對他的狂熱與吶喊!

“我看不用比了!湯少的音樂修養,鋼琴技藝,能人可比?”

“這場比試,湯少贏了!那個窮酸的小子,土老帽,能懂音樂,能懂藝術?”

王月高呼道!

“誰說我輸了?”

南天嘴角掛着淡笑,手上抱着古箏,走了出來。

南天一襲白衣,飄然出塵,頭髮也用玉簪盤了起來,古韻古風,英姿俊朗。

南天渾身上下,霸氣絕倫的氣勢,渾然天成!

前世南天是不敗武王,這一刻,南天重新穿回了古武時代的衣服,無數畫面,閃過心間,南天感概萬千。

隨着,南天的情感變化,大廳的衆人彷彿看到了一個,白衣劍客,御劍飛仙,在雪地裏,踏雪不留痕,歌詠天地!

又彷彿,看見了這個劍客在一片桃花林中,飛花捉葉,與佳人共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