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姆元君漠然閉眼,「無需管他,他妄圖攀登大羅已有妄念,不成大器。」

勾陳大帝安慰道:「母親不必灰心,二弟不日將真正歷劫歸來,紫薇星宮必將重振。」

斗姆元君冷哼一聲,「你還好意思說,紫薇歷劫歸去,一後世凡人佔據此位都妄圖攀登大羅,你呢,妄為天庭四御勾陳大帝,卻從上古到現在,寸步不進,再不知恥,你將再無大羅之望。」

勾陳大帝連忙賠笑,「母親莫氣,孩兒已心有把握。」

接著他神神秘秘的道:「孩兒近日可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或許藉此,孩兒真的有望大羅。」

……

凡間正月十五,天庭蟠桃宴會。

如果這時的人類有望遠鏡,當可以看到天空中劃過的一道道流星,從四面八方向正中央匯聚。

每一顆星辰都格外閃亮,即使是白日,都能清晰的看到位置。

對於未曾登仙的修行之士,今日更是修行的大好時機,無論是感應星辰,還是吸收靈氣,都事半功倍。

天庭舉宴,凡間帝王需行祭祀大典,四大部洲各神仙洞府主人也需朝拜三清,禮敬大天尊。

三界六道,無論何地,無論什麼勢力,今日的目光都望向天庭,因為所有的大神通者都將齊聚那裡。

這就是蟠桃宴會,這就是如今的天人共尊,執掌三界的天庭威儀。

御馬監,王牧開著天眼看著四處,嘖嘖有聲,今日他算是看遍了這西遊記的仙神了。

一道道的流光從四面八方而來,或駕雲或御風,或化遁光或駕馭坐騎,單看這些仙神飛行方式,便可看出各自地位實力。

毫無疑問,有資格駕馭坐騎的都不是尋常仙神,皆為太乙級別,而那些駕雲御風的,除卻個別低調的,都在金仙行列。

而真正的大神通者,大羅神仙卻都是神出鬼沒,上一刻還在神仙洞府,下一刻便在天庭瑤池。

沒錯,今日王牧總算是見到了屬於天庭的大羅神仙。

南極長生大帝,白髮老翁,額頭凸出,這顯眼的壽星老人模樣,想認不出都難。

真武大帝,九天盪魔祖師,一身黑色帝袍,背後負陰陽真武劍,身後隨著龜蛇二將,渾身煞氣藏都藏不住,不像天庭大帝,更像是一個絕世劍客。

東極青華大帝太乙救苦天尊,法相慈悲,若不細看,只會認為其為佛門之人,也是一位低調的大羅。

不過王牧卻知,這位大羅絕對神秘,能降伏或培養出同為大羅的九靈元聖,可見其手段非凡。

斗姆元君,萬星之母,星光鋪路,籠罩在星光中看不出面目,但這位是王牧自認最看不透的大羅。

除這幾位大羅外,天庭再無大羅現身,或許是沒有,或許是隱藏。

而除此之外的大羅俱來自地仙界和佛門。

驪山老母,宛如尋常老婦人,不顯山不露水,若不是因果天眼看去,還發現不了這位大羅。

觀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三位佛門大羅齊至,也是佛門除卻諸位佛祖最具代表性的三位菩薩。

鎮元子,這位地仙之祖大袖飄飄,美髯長須,最是仙風道骨,也最為平易近人,其交遊廣闊,上到大羅太乙,下到金仙都可攀談交情。

也難怪原著會和當時的猴子結拜兄弟。

這些大羅盡入眼帘,剩下再無大羅,還是那句話,或許是隱藏,或許是沒邀請,王牧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三界絕不止這麼點大羅。

他在因果海洋看到的大羅不止這麼點,甚至要超出很多,尤其還有他看不到的那些大羅因果線。

猶如那隱世的大教,因果線被隱晦,即使此等蟠桃宴會,都沒派人前來,或許天庭的仙神便代表了他們。

大羅入場,太乙及金仙也都迅速趕來。

南斗六司,北斗七元,八級,九耀,十都,及天庭大仙,如赤腳大仙,李天王,天蓬元帥等諸多星神仙君。

更有地府鬼仙,泰山府君東嶽大帝帶著十殿閻羅齊入瑤池。

浩浩蕩蕩,不是地位高,便是實力強,但最差的都是金仙,天仙一個也無。

看著浩蕩人流,王牧為王母肉疼,單單這些仙神,所需蟠桃聖果便不是少數,仙酒仙丹更是如此,不過天庭或許並不在意。

他這等窮人可能是無法想象天庭富庶的。

看眾仙神都來的差不多,王牧微微一笑,身子一閃已出現在瑤池不遠的一個角落,林一笑便在他身後。

「牧哥,放我到這裡就行了。」

見王牧還打算帶著他往裡走,林一笑連忙出聲,神情畏畏縮縮的,這些仙神威儀讓他完全承受不了。

王牧瞥了他一眼,「有我在你怕什麼,而且你那妹妹可不會從這裡經過。」

林一笑這個小老弟還是很有用的,就是修為太低,見識太淺,既然打定主意要培養他,便必須得開闊他的眼界。

他不再多言,強行帶著林一笑入了瑤池,並拿出了金冊。

此行他是以弼馬溫身份而來,所以在那位金仙神將難忍詫異的神色中,他低調的走了進去。

金冊入內便化作一席桌椅,自然是按照金冊上的官位地位排名,他在瑤池末端找到了他的位置。

即使如此,他身旁的仙神也是眾多星神仙君,十殿閻羅便在對面,他還看到了百花宮的諸多仙子。

百花和牡丹坐在一起,在他入座剎那便驚訝的看來,牡丹急急站起想要過來問候,王牧輕輕擺手后,她才罷休。

百花仙子目光複雜,最終只是頷首算是打過招呼。

「這位道友看起來陌生,不知在哪座仙山修行。」一旁已有金仙星君忍不住試探的問詢。

這諸天仙神,只要能坐到這蟠桃宴會上的,都有名有姓,即使不熟也不至於完全陌生,唯有王牧,他們卻是從未見過。

但這些星君都不敢小覷,只因王牧明目張胆的帶了一個地仙入內,要知道他們可都沒資格這般帶人。

也唯有那些大羅真君,太乙金仙,才可隨身帶著侍衛童子,一同得享蟠桃宴。 第445章離開

「不管有什麼秘密,《萬物制》我必須找到。」

那可能是解救他們族人的唯一法子。

雖然血統讓他們一出生就擁有常人羨慕的能力,但,他們想活著!

不想要那勞什子能力,雖然,這些能力讓他們賺了數之不盡的財富。

「屍體的身上撒了磷,與外界接觸時間過長,達到一定溫度后,就會自燃,若是你們貿然觸碰,你們也會同屍體一樣,自燃。」

「在下知道璃姑娘與常人不同,還請璃姑娘幫忙,在下願意付千萬兩銀子作為回報。」

千?

千萬兩銀子?

花琉璃的心瞬間被說動,笑了笑道:「那你先給我一些押金,讓我看到你的誠意。」聽她這篤定的語氣,白臉從懷裡掏出一疊銀票來,交給花琉璃道:「璃姑娘,這裡一共有十萬兩銀票,在下出來的匆忙,沒有帶太多。」

花琉璃聞言,點點頭道:「想必閣下不會賴賬,你們都讓開!」

白臉與侍衛推到一邊,花琉璃看了屍體一眼,用精神力直接將它從棺材里移出來,棺材下面什麼都沒有。

奇怪!怎麼會沒有呢?

「笨死了,它的身體你還沒檢查,說不定秘密就在它身上。」

小空間總在關鍵時刻為她解答難題,一下子說出了關鍵,花琉璃將屍體放到地上,從小包里拿出金屬手套!

「你要做什麼?」

司徒錦一把拉住她的手,問道。

花琉璃笑了笑道:「東西沒在棺木中,那就只能在他肚子里。」

「我來。」

司徒錦接過她手中的金屬手套,套在手上之後,一點點按壓著屍體,然後將手探入它衣物內,從裡面掏出一本藍皮書來!

司徒錦翻開看了看,裡面的字元他是一句也看不懂。

「怎麼會這樣?」

司徒錦將書遞給白臉,白臉的臉色又白了兩分,一臉絕望的將書丟到地上,這上面的字元,他一樣都看不懂。

花琉璃蹲下身從地上將藍皮書撿起來,匆匆看了一眼,震驚的瞪大雙眼,道:「這上面記載的根本不是什麼研究人的數據!你們都被這個襄王騙了。」

被騙了?怎麼可能?

這藍皮書明明就在這裡。

花琉璃指著一排字母道:「這裡面根本不是什麼研究之類的東西,而是一些生活瑣碎。」

白臉聞言,仿若看到救星一般,道:「你能看懂上面的內容?」

「略懂一二!」

白臉看了眼藍皮書道:「璃姑娘,若是你能將這裡面的內容全部解釋出來,我,我願意出豐厚的報酬!」

花琉璃點點頭道:「這藍皮書你先收好,找個時間我看看能不能幫你翻譯出來。」

她對襄王能夠改變人的基因很好奇,而且這上面是用三種語言書寫的,分別為英,德,韓!她有些好奇,這個襄王是不是跟她一樣都是穿越者。不過藍皮書是白臉要的,與其跟白臉爭搶弄得大家都不好看,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還能賺到豐厚的報酬。

司徒錦繼續在襄王的屍體上摸索,結果找到一顆珠子!血色的珠子一被拿出來,就聽到小空間哇哇大叫。

「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能遇到這種詭異的東西。」

小空間聲音突然在花琉璃腦海出現。

「這珠子有什麼不妥?」

小空間悠悠道:「這珠子是保證屍體不腐爛的關鍵!!」

果然,小空間的話剛落!原本如活人般的屍體,突然干煸下去,皮肉粘結著骨頭,漆黑乾癟。牙齒露在外面,仿若隨時都會跳起來的咬人的厲鬼。花琉璃往後退了退,結果發現石塊正一點點兒往下掉,一根根宛若觸手的東西,已經悄悄爬上了檯子。

花琉璃用精神力眾人包在裡面,冷哼一聲道:「只要不要離我太遠,這些東西就傷不到你們。」

果然,那些藤蔓抽在精神力上,連他們這群人的衣角都沒碰到。

「璃姑娘果然厲害!」

「先別激動,最重要的是如何離開這裡!原本連接另一頭的繩索已經被藤蔓抽斷!咱們需要另想辦法離開。」

「璃姑娘,那鐵絲你們無法行走,不如我們將你們二人背過去。」

「太危險,在上面行走都危險,若再背我們,很容易掉下去。」

周圍的珠寶一點點往下掉,花琉璃滿是心疼的看了一眼,最後咬咬牙道:「我將你們送過去!」她本想用精神力將這些人一個個丟到對岸去,只是話剛說完,一群火紅的蟲子朝著他們飛來,不光如此,現在他們能站腳的地方也再不斷縮小著。

「笨死了,你有源源不斷的精神力,為何不搭一座橋?你走在面前,讓他們緊跟著你,這樣不就能過去了?」

花琉璃看了眼已經所剩不多的珠寶,吞吞口水道:「你們跟上我,後面的人牽著前面人的衣角。」花琉璃往前邁了一步,站在空中!

「不用怕,閉著眼跟上!」

花琉璃走在前面,後邊跟著一連串的人呢,那些藤蔓拍打在精神力上,卻對他們造不成任何傷害。

在所有人都得跨出那一步的時候,花琉璃偷偷將石柱上的東西收在空間!

那玉棺含有不少靈氣。

雖然空間升級需要很多玉石,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

多攢一些總會夠得。

廢話不多說,言歸正傳!

花琉璃帶著人往前走,那些藤蔓抽不到他們,最後擰成一股,企圖將花琉璃他們包住,可惜……當藤蔓的席捲上他們的時候,花琉璃等人已經到了對面!

花琉璃用精神力將那些藤蔓全部斬斷。

「咱們先離開這裡,回頭再說。」他們順著通道又重新回到黃金門暗室里!

「這黃金門關上了,咱們沒辦法出去,只能想其他法子。」

「那就破門而入。都離我遠點兒,免得一會兒傷到你們。」

所有人如越好一般,往後退了幾步,花琉璃看了眼他們的距離,用精神力將黃金門切割。

「好詭異的功夫!即便使我們薛家也沒有這樣的能力。」

花琉璃看著散落在地上的黃金,一會兒讓他們先走,等他們走了自己在將這些黃金收到空間。花琉璃想通了,她可以買一些熔爐將這些黃金做成金元寶,然後剪成碎金!拿去給錢莊兌換。這樣一來,也不算造假錢了。

畢竟這是真金白銀,跟現代那些造假幣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先離開這裡!」

通道雖然塌了,但找不到出口只能原路返回,等到了那裡,再想辦法出去……

所有人有條不紊的離開,侍衛們舉著火把分為前中後行走,花琉璃雖然不是走在最後,但卻能將黃金碎塊收入空間。

。 宮玉注意到她的動作,腦袋遠離一點,聲音一沉,「別動!」

不自覺的,她的手上加重了力氣,假南宮玉就呼吸困難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