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他海遠航不顧及多年來方海兩家的情義,那麼他方勝天也就沒必要一再忍讓,即便他要拿回那百分之十四方的股份,他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回過頭來,眼下唯一能讓他感到驚喜的恐怕就是站在他面前的葉三平了。對於這個小夥子,他是越看越喜歡了。雖說到目前爲止,他還不能真正的確定他的身份來歷,但是就他的膽識和身手而言,的確是高人一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能夠真心實意的幫到他的女兒,並且還能夠保護她不受到任何的傷害。僅憑這一點,他就可以完全放心的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他了。

“小葉,這次又多虧了你了,要不是有你,恐怕我們父女兩就要陰陽永隔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纔好!”方勝天對葉三平說道。

“方叔叔,您客氣了,這都是我分內的工作!”葉三平哂笑着回答道。

方勝天點了點頭,接着很是深情的看着方雅男道:“嗯,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以後啊男就交給你,我這個當父親的也就放心了。啊男從小就沒有了母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忙於事業,很少有時間關心她,我這個當父親的已經很感到愧疚了。經過昨晚的事兒,讓我徹底的明白了,我女兒的終身幸福纔是最重要的,要不是之前我一直逼着她嫁給海天那個畜生,也不至於發生今天這樣的事兒,我實在是有愧於她啊!” 聽完方勝天的這一番話,葉三平心裏不禁泛起了嘀咕:靠,這老頭啥意思啊?這話聽起來怎麼那麼像臨終遺言啊?還說放心將女兒交給我,難不成他是看上自己啦,要將他葉某人收爲入贅的女婿不成?

“爸,您說什麼呢?”方雅男紅着俏臉嬌聲道:“我可是您的女兒,您哪能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就交給別人呢?”

方勝天看着方雅男那羞澀的樣子,不禁哈哈一笑,道:“是,我的女兒,是你爸我口誤了!”

“方叔叔您放心好了,您把女兒交給了我,我一定不辱使命的,只要有我在的一天,絕對不會讓方總受到一絲任何的傷害的!”葉三平哪裏肯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還不好好的表現一回。

一旁的方雅男聞言,芳心頓時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暖意,然而表面是卻是一副誓死不從的模樣。

只見她瘸着個小嘴,氣鼓鼓的迴應道:“誰說要我交給你了,你倒是想的美,哼!”

葉三平啞然一笑,一字一句的道:“剛纔方叔叔不是已經說了嗎,把你交給我,他很放心!”

剛纔方勝天的確有說過這樣一句話,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會死咬着不放,真不知道他是安的什麼心!

方雅男一時之間竟然被葉三平逼的啞口無言,只得狠狠的白了一眼有些得意忘形的葉三平,冷哼一聲不再說話了。

看着自己女兒剛纔的表情,方勝天就是再傻也看得出一二。畢竟是女孩家,表現的矜持一些,自然也是理所應當的。

反倒是葉三平的態度,着實讓他有些意外。

雖說神情態度上有些放蕩不羈,但是總歸還是答應下來了。

眼下這種狀況,可謂是步步兇險,一般人躲還來不及呢,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膽量過人,就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下來。足可見這個年輕人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至少是一個敢作敢當的真漢子!

“阿男,你就少說兩句吧,人家小葉能在這個檔口,還能繼續接下這份保鏢的工作,已經很讓人值得敬佩了!你可別把人家給逼急了,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方勝天進一步試探道。

“他,他敢!”方雅男不由得瞪了一眼身旁的葉三平,女王味十足的嬌聲道。


嘿,這小妞還真把老子當成他們家的男奴啦,是簽了賣身契還是當了他們家的上門女婿啦?連來去的自由都喪失了!

“方叔叔,瞧您說的,我葉三平雖然說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我做人還是有始有終的。您就放一百個心好了,只要不是方總直接把握給開除了,我是不會就這樣不負責任的拍拍屁股走人的。”葉三平拍着胸脯說道,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其實方勝天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要對方的一個承諾而已!

哼,想讓本小姐直接開除你,你想都別想!方雅男暗自嘀咕道。

葉三平的回答總算是讓方勝天心中的那快懸着的石頭落地了,可是眼下以他對海遠航爲人的瞭解,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小葉,你先說說你對此事的看法!”方勝天神情又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葉三平也知道眼下不是調侃方雅男的時候,指不定新一輪的危機正向他們一步步緊逼過來。所以他必須時刻的保持警惕,即便是在這三面圍牆的方家別墅的書房裏,他也絕不能掉以輕心!

“方叔叔,以我這兩次和那個海天的交鋒來看,我覺得他要是派些個混混流氓來充當打手的話,我還有些相信。要是說他能請來像昨晚上在廢鐵廠那樣的頂尖殺手來搞暗殺,我個人倒是覺得他還沒有那個能力辦到!”葉三平不時將目光投向左前方的窗外,神情警惕的說道。

“嗯,你說的有道理,和我想的一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背後的那個高人就是他的父親——海遠航!”方勝天點頭說道,同時他也愈發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着實有其不凡之處,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到這一層。

“什麼,爸爸,您說這一切都是海叔叔背地裏安排的?”方雅男滿臉的驚愕,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在方雅男的眼裏,海遠航一直都是一個和藹可親、通情達理的長輩。就上次海天綁架她來說,海遠航不僅壓着海天親自登門道歉,而且還當着她的面保證不會有下回。然而,現在從她父親和葉三平的嘴裏說出來的,竟會是這麼一個心狠手辣的劊子手,這簡直就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女兒,其實有很多事兒你還不懂!正所謂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方勝天嘆着氣說道。

“怎麼,不相信你那未來的岳父會幹出這等心狠手辣的事兒來?”葉三平忍不住接了一句。

方雅男一聽見岳父兩個字就來氣,況且這兩字竟然還是從葉三平的口中說出,她自然不能就這樣白白的放過他了。

只見她底下的玉手直接朝葉三平的腰部那裏狠狠的揪了一把,氣鼓鼓的道:“你有本事兒再說一遍?”

“哎喲!你,你快放手,算我說錯了還不行嗎?”葉三平趕緊認錯道。


“哼,算你識相,要是再讓我聽見你在我面前提起他是我岳父的話,看我不撕爛你的臭嘴!”方雅男冷哼着說道,隨即很是不甘的收回了手。

葉三平連忙朝窗戶邊退了幾步,一邊用手搓了搓被揪的腰部,一邊嘴裏小聲的嘀咕道:“不就岳父兩字嗎,用得着對我下那麼重的死手嗎?”

“哎呀,女兒,看你把人家小葉給嚇得,都這麼大了,還不知道個輕重。再說了,人家說得可是一點錯都沒有,那海遠航原本就是你的未來的岳父嘛!”方勝天嘴上是這麼說,其實心裏還是很高興的,這足以說明他女兒對這小子的看法還是很在意的!

“爸,怎麼連你也這麼說女兒?即便是沒有發生昨晚的事兒,女兒這輩子就是死也不會嫁給那個海天的!”方雅男臉紅脖子粗的迴應道,似乎真的有些生氣的樣子了。 嘿,看來這小妮子是真的生氣了。

“好了,算我剛纔說錯話了,我向你道歉,以後再也不說了!”葉三平表現的跟個做了錯事的小孩子一樣。

方雅男“噗呲”一聲,強忍笑意的擺出一副很是豁達的樣子道:“算了,本小姐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這次就勉爲其難的原諒你了!”

“瞧你那樣,都長這麼大了,還跟個小孩似的,沒個正行!”方勝天有氣沒氣的看了一眼方雅男說道。

“哦,對了,方叔叔您有沒有聽說過‘血靈’這個組織?”葉三平突然間轉移話題,問道。

方勝天聞言,頓時身軀一震,驚愕萬分!

這小子怎麼會知道“血靈”的?

對於“血靈”這個邪惡且神祕的組織,方勝天這輩子恐怕就是到死那一天,也不會忘記的。

這一刻,方勝天的記憶又被帶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次慘烈的劫難當中。當年就是因爲這個叫“血靈”的組織,竟然一夜之間將他的好兄弟崔楚喬全家上下包括司機、傭人十幾口人,全部殺光,其中也包括他的結髮妻子許紫衫。

一開始他不知道是“血靈”派殺手乾的,還是後來的幾年當中,他通過道上的朋友纔打聽出來的。

這二十多年來,他一直都在到處暗查這個神祕組織的所有消息,可是它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竟然就此消失匿跡、無跡可尋!

當他再次從葉三平的嘴裏聽到這已經足足困擾他二十多年的兩個字的時候,再也難以掩藏他心中的那股壓抑多年的怨恨!

然而,就在這時他心中突然產生了另外一個念頭,這個念頭不禁讓他的脊樑骨有些發涼起來!

同時,他將整件事情的脈絡又重新的理了一遍,終於恍然明白了,葉三平爲什麼會突然間向他問起“血靈”了。

“你,你怎麼會知道‘血靈’的?”方勝天帶着些許沉重的語氣問道。

從剛纔方勝天的反應來看,葉三平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他知道方勝天一定是對“血靈”有所瞭解的。

葉三平並沒有正面回答方勝天的問題,而是直奔主題,道:“我懷疑昨晚那個殺手就是‘血靈’派來的!”

而站在一旁的方雅男聽得是一頭霧水,她當然知道二人口中所說的“血靈”究竟代表着什麼。只是她實在沒有想到像這樣的殺手組織,平日裏只會在影視劇當中才能看的到的東西,竟然會在自己生活的現實當中活生生的存在。

這不僅讓她感到無比的震驚,同時也讓她的心開始有些變得不安起來!

對於葉三平一語道破的玄機,方勝天倒是沒有過多的表現出震驚的樣子。

實際上,在葉三平剛纔說出“血靈”二字之後不久,他就隱隱約約的猜測到了這個結果。

其實其中的道理是再簡單不過了。假如二十多年前那場劫難真的和海遠航有關係的話,那麼“血靈”這個組織也就和他一定存在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既然海遠航和“血靈”有關係,那麼此次關係到他兒子海天的個人生死,他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於是他派出殺手來暗殺包括方雅男在內兩個重要的目擊證人,以達到殺人滅口的目的,也就順理成章了!

那麼,這一切就難免不讓方勝天不會聯想到“血靈”這個殺手組織了。

方勝天原本想將此事永遠的埋藏在心裏,打算這一輩子都不會告訴自己的女兒方雅男的。這畢竟是他們上一代的恩怨,他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跟他一樣承受過大的壓力,這輩子都生活在愧疚與痛苦的陰影當中。

雖然說他之前也有想把方雅男嫁入海家的意思,但是那也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罷了,說得好聽點就是爲了維繫方海兩家的正常交往而已!

對於他自己養的女兒,他還是瞭解的。他知道以方雅男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嫁給海天的。所以他一直以來,都是狠着心的逼着方雅男要嫁給海天,實際上他這是以進爲退!

俗話說,你怕什麼來什麼!


方勝天一直以來都很害怕自己的女兒會不經意當中捲入到其中。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女兒方雅男還是沒有躲得過去,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而且來的這麼的突然,這麼的兇險!

“爸爸,您這怎麼啦?難道您真的知道那個什麼‘血靈’的組織?”方雅男忍不住的問道。

只見方勝天嘆了一口氣,帶着沉重的語氣說道:“其實這件事一直在我的心中隱藏了二十多年。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有告訴啊男,就是不想讓她捲入到其中。沒想到這一天始終還是來了!”

聞言,方雅男和葉三平相互對視了一眼,二人心中的好奇心都不免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此時此刻,葉三平的心中更是隱隱的感覺到方勝天即將要說出口的也許會是一段塵封已久的不堪往事,而且這段往事肯定跟“血靈”有關係!

停頓片刻的方勝天,從書桌上的煙盒裏抽出一根菸,點上之後,深吸了一口。在那一刻,他的整個人彷彿瞬間變得滄桑了許多,一下子好像老了好幾歲似的!

“二十多年前,天都市發生了一起滅門慘案!被滅門的是當時天都市有名的青年企業家崔楚喬。一夜之間,崔家全家上下十餘口竟被誅殺殆盡。”

方勝天停下來又吸了一口手裏的菸捲,接着道:“其實早在十年之前,我、崔楚喬還有海天的父親海遠航,我們三個是大學時代的同學,關係非常的要好。畢業以後,恰逢改革開放的大潮,所以就相約下海經商創業。經過十年的打拼,我們終於有了自己的事業,並且共同創立了‘三利’集團。”

“什麼?原來您和海叔……海遠航還是大學同學!”方雅男忍不住打斷道,這還是她第一次從方勝天的嘴裏聽到他和海遠航竟然會是大學同學,以至於滿臉都是愕然的表情。

原先她一直以爲她父親方勝天一直都想要把她嫁給海天,不僅是因爲爲了報答五年前海家對方家的援手之恩,而且還是因爲方海兩家是幾十年來的世交,所以方勝天才會那麼不遺餘力的促成兩家的聯姻!

至於方勝天和海遠航之間還存在着這層的關係,着實讓她感到有些始料未及! “是啊!”方勝天接着說道:“只可惜好景不長!”

“那您知道他們家爲什麼會一夜之間被滅門的嗎?”葉三平神色凝重的問道。

“不瞞你們說,你的這個問題足足困擾了我二十多年了。這二十多年來我到處的明察暗訪,然而就是查不出半點的蛛絲馬跡來。其實在此事兒上,我最對不起的就是啊男了!”方勝天將愧疚的眼神投向了方雅男說道。

“對不起我?這事兒跟我還有關係?”方雅男不明所以的詫異道。

葉三平淡淡一笑,不由得啞然的搖了搖頭。

“你笑什麼,難不成你知道其中的緣由不成?”方雅男白了一眼葉三平,心中竟然有些不平衡起來!

“事到如今,難道你還猜不到你爸爸當初爲什麼非得將你嫁給那海天?在他明知那海天就是一個不學無術、驕奢淫逸的富家子弟的情況下,還堅持那麼做,那麼就只能存在一種解釋了,那就是他已經對海遠航起了疑心,把你嫁到海家,就是想讓你監視海遠航的一舉一動,看看能否留意到他的可疑之處!”葉三平解釋道。

直到這一刻,方雅男方然恍然大悟。

“爸爸,他說的都是真的嗎?”方雅男眼含淚花的問道。

她真的不明白,一直對她疼愛有加的父親爲什麼會做出那樣令她心寒的決定。難道他心中的那股已經隱藏了二十多年的仇恨真的就比他自己親身女兒的終身幸福還要重要嗎?

此刻在她的心中雖說提不起對方勝天的一絲一毫的恨意,但卻也不明白他爲什麼會這麼做!

“阿男,其實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還有一件事我一直都瞞着你,就是你的母親並不是得病去世的,而是……”只見方勝天緊握拳頭狠狠的砸了一下書桌,眼神當中盡是裝滿了濃濃的恨意。

方雅男頓時驚愕無比,只覺得後腦勺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砸了一下,滿腦子除了嗡嗡作響之外,就彷彿短路似的,一片空白!

同時,她的心好像被針紮了一下,讓她感到一股鑽心的疼痛。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生活在缺少母愛的世界裏。從小到大,每每當她看到別人家的孩子有母親的百般疼愛,千般的呵護的情景,她總是既羨慕又嫉妒。然而,這樣普普通通的一切,對她來講卻都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一直以來,她對於她母親的得病去世都耿耿於懷,每每向父親問及此事的時候,得到的答案也總是模糊不清。

現在終於從父親的口中得知了真相,反倒是徹底的解開了壓抑在她心底多年的那個心結。雖說方勝天剛纔的話並沒有嚴明她母親是怎麼死的,但是其中的結果已然是不言而喻了!

方雅男強忍心中的悲憤,用有些顫抖的聲音道:“媽媽她也是在那天晚上被他們殺害的,對嗎?”

方勝天點了點頭,對着方雅男安慰道:“阿男,爸爸知道你一直都是個堅強的孩子,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不告訴你真相,就是怕你的童年有陰影。爸爸對你媽媽的死已經感到萬分的愧疚了,真的不想讓你從小就過不不開心,真的不想讓你和爸爸一樣,一輩子都在仇恨的痛苦當中掙扎!”

可憐天下父母心!這世上又有哪個父母不會爲自己的兒女着想的呢?

直到這一刻,方雅男才真正體會到這二十多年來,她的父親方勝天的心裏到底有多麼的苦痛!他寧願自己一人獨自承當所有的一切,也不願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心靈上的傷害;寧願他自己獨自承擔仇恨所帶來的痛苦折磨,也要讓她快樂的生活在無憂無慮的世界裏!這一切的一切真可謂是用心良苦啊!

此刻的方雅男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情感宣泄,直接跑到了方勝天的跟前,像一個迷失方向已久的小女孩般,一頭扎進了他的懷抱當中,而眼角的淚水也早已經打溼了她那嬌俏的臉頰!

“女兒啊,想哭就哭吧,這些年來真的難爲你了,是爸爸對不起你!”方勝天滿臉慈愛的撫摸着方雅男的髮絲,已然是老淚縱橫了!

看着父女二人的此情此景,站在一旁的葉三平不禁也有些黯然神傷!對於他而言,所謂的父愛、母愛那都是觸不可及的東西,就連他父親母親長得什麼樣,他都一無所知,更別談什麼其中的酸甜苦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