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決定不走了,有些人與事終究是逃不開。

也沒有必要逃。

正如那些記憶,無論她是否願意接受,都是早已真實發生過的,既然曾經都過來了,如今又還有什麼不能面對的呢。

「走吧。」



不同於北域的粗獷,南域帝宮,迴廊曲折,假山湖泊,飛檐宮宇,處處彰顯精緻。

風玫跟著葉瀲,走過迴廊,穿過花園,越過湖泊,最終停在垂柳下的一個亭子前。

亭子外面掛著飄逸的帷幔,只隱隱看到其中曼妙的身影。

「煙煙,我把你的小情人帶來了。」葉瀲笑嘻嘻地就要往亭子里去,言語神態間盡顯親昵。

風玫原本正盯著帷幔后的人影,聞言猛地將視線轉向葉瀲,目光銳利而冰冷:「你叫她什麼?」

葉瀲嚇的愣在了原地:「怎、怎麼了?」

此時的風玫,給他的感覺好可怕。

風玫眸內似凝了一層寒冰,正要開口,亭子的帷幔被人拉開,有人走了出來。

風玫就那麼看過去,在看清楚那張臉時,一瞬間仿若穿過了歲月的長河…… 南域女帝,風煙。

風玫來到南域后,聽到最多的就是關於女帝的傳聞。

十七歲登臨帝位,以鐵血手腕鎮壓動亂,成就一代傳奇。

女帝容貌傾城,引無數貴族公子竟折腰,成年之後,追求者更是數不勝數。

當聽到這些時,風玫恍然:

小丫頭長大了。

而此刻,看著眼前風華絕代的女子,這個認知更加的清晰。

「煙……煙。」

風玫張嘴,久遠的稱呼陌生而熟悉。

風煙五官艷麗,有種張揚似火的美,周身有著常年身居高位的壓迫感。

此時,她笑容滿面,迎向風玫:「訣……哥哥。」

看到風玫的女裝,風煙最後「哥哥」兩字憋著笑,帶明顯的打趣之意。

但這一聲「訣哥哥」,讓風玫回過神來。

是啊,

此時她是東方訣,而非風玫。

斂眉,低頭:「女帝。」

縱然東方訣幼時與風煙關係親密,可終究是君臣之別。

若是別人,風玫絕不會在意這些。

可這個人,是風煙。

是她的煙煙。

恨她入骨的煙煙。

這一刻,風玫心生退卻。

一雙柔若無骨的手,不容拒絕地拉住風玫的手,嬌嗔:「訣哥哥,分別多年,你這是和煙煙生分了嗎?」

在風煙手抓過來時,風玫下意識地想要甩開。小說娃小說網

可她沒有。

那個嬌嬌小小的丫頭,即便長大了,在她眼中,依舊是需要小心呵護著,而不是被推開。

風煙拉著風玫往亭子里走:「訣哥哥,幸而你平安回來了,不然我就要自責一輩子了。」

完全被忽略的葉瀲見縫插針:「煙煙是真的擔心你,若不是她不能離開鳳凰城,都要自己去找你了。」

風玫知道風煙心中的虧欠。

當年年幼的風煙剛剛登基,根基不穩,北域更是虎視眈眈,找不到適合送往北域的質子時,是東方訣自動請纓成為質子遠赴北域。

雖然東方訣說是她自己想逃離丞相府,風煙心中卻始終覺得虧欠。

尤其是她清楚知道東方訣為女兒身。

但是,此時風玫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這上面。

她冷冷看著葉瀲:「別讓我第三次從你嘴裡聽到『煙煙』二字。」

聽到有很多人追求她的小丫頭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葉瀲:「……」

他很懵逼:「什麼情況?弟妹,煙……呃,女帝總說她喜歡的人是訣哥哥,你們該不會真的那啥吧?這樣你怎麼對得起我那生死不知的弟弟!」

說著,他捶胸頓足,似乎風玫多麼的罪大惡極。

風玫捏了捏拳頭,想動手。

風煙眼疾手快拉住她:「你別理他,不過……」

風煙眉眼含笑,滿臉打趣地看著風玫,「你喜歡他弟弟?」

風玫點頭。

風煙瞪大了眼睛:「竟然是真的?」

她以為葉瀲是胡說的,只是隨口打趣一下。

風玫再次點頭:「真的,他叫葉篁,有機會我帶他來見你。」

就讓她以東方訣的身份,滿足一下她的私心吧。

風煙在熟人面前是風風火火的急性子,當下便道:「等什麼以後,葉瀲,你去,把你弟弟帶進宮來。」 風煙恨不得立即看到葉篁。

對於搶走她訣哥哥的人,她是既好奇,又敵視。

當然,主要是看葉篁究竟能不能配得上她的訣哥哥。

小時候就覺得訣哥哥好,後來聽說訣哥哥成了名滿天下的傾城公子,如今看到,訣哥哥更是貌美如花,一般男子哪裡配得上!

相對於風煙的火急火燎,葉瀲卻原地不動,他兩手一攤:「帶不來。」

不等風煙詢問,他便主動交代,「我弟弟他失蹤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風煙立即皺起了眉頭:「失蹤?怎麼回事?」

何處是安身 風玫接話:「我知道他在哪裡。」

葉瀲目光唰地轉向風玫,神情難掩激動,卻又有著一絲忐忑:「你找到他了?」

他的聲音在顫抖。

自從他意識到葉篁可能出事之後,他自己自我安慰著,說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卻越來越害怕。

「找到了。」風玫給出肯定答案,「但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風玫看向風煙,「我需要借鳳凰木一用。」

風煙立即皺起了眉頭。

風玫眸色微暗,她清楚自己這個要求有多麼不合理。

但,鳳凰木她必須拿到。

「我一定會好好地還回來。」她只需用鳳凰木隔絕那能灼燒靈魂的藍色火焰,很快就會還回來的。

甚至,不用將鳳凰木帶離聖地。

聽到風玫這話,風煙卻是一臉無奈:「你誤會了,我不是不想借給你,而是……」

風煙止住了話語,目光掃了一圈,對立在一旁的侍女道:「你們都下去吧。」

「喏。」小說娃小說網

侍女們都行禮離開,風煙又看向葉瀲。

葉瀲轉眸望著湖面,裝作不知道。

風煙嘴角抽搐了下,想到葉瀲如今西域之皇的身份,便沒開口趕他。

反正她要說的,於葉瀲來說也不是什麼秘密。

「鳳凰木早已丟失,所以無法借給你。」

且不論鳳凰木能不能借,主要現在東西不在她手上。

「丟失?」風玫擰眉。

風玫自然不是懷疑風煙說謊,只是難以置信。

鳳凰木為南域聖物,可謂是南域的根本,竟然丟失了!

風煙苦笑,卻是略過這個話題:「你現在遇到的是什麼麻煩?或許我們還有其他辦法解決呢。」

風玫搖頭:「只有鳳凰木才能幫到我。煙煙,鳳凰木為何會丟失,把相關消息告訴我,我要把它找回來。」

不說她現在需要鳳凰木,就算是任何時候,知道鳳凰木丟失,她都會去尋找。

「這……」風煙有些猶豫。

雖然她和東方訣關係好,可身為女帝,總有一些不方便。告知風玫鳳凰木丟失,已經有失妥當了。

風玫抿唇。

她想知道的,有的是辦法讓人吐出來。

可是,這個人是風煙。

縱有萬般手段,她也使不出來。

看到風玫眉眼間的黯然,風煙心中沒由來的一陣難過。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多年後再見東方訣,她只覺比當年更加親近。

諸天大圣人 甚至,生不出拒絕她的想法。

因為不希望她失望難過。 不遠風玫失望,風煙一咬牙,風煙拋掉腦海中的想法:「其實也沒什麼不能說的。」

她是女帝,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誰敢說半個不是?

這麼想著,風煙毫無心裡壓力的道,「不僅僅是南域的鳳凰木,還有北域的定魄針,東域的起生石,都丟失了。」

頓了一下,她補充到:「以前有傳聞,西域最初也是完整的一域,西域也有聖物為輪迴印。當初我們三域的聖物接連丟失,據說,西域的輪迴印也曾現世,而後失蹤。」

墨唐 若傳聞為真,也就是說,四大聖物接連丟失。

要說其中沒有牽連,誰也不相信。

風玫聽后,若有所思。

「我記得關於聖物有個傳說,說,四大聖物之間原本是有聯繫的,若是能集齊四大聖物,能讓人……」

風玫目光落在葉瀲身上,吐出四個字,「起死回生。」

葉瀲猛地一個激靈:「你什麼意思?」

他是起死回生的,所以對這四個字實在敏感。

風玫沒理葉瀲,目光轉向風煙,卻見風煙若有所思地看著她,目光中滿是打量。

見風玫看向自己,風煙笑:「你說的傳說,我都是在皇室帝王才能翻閱的典籍中看到的,你又是從何處得知的?」

風玫:「……」是和你在同一個地方看到的。

是她大意了。

心中的一批,臉上平靜至極:「可能是在哪裡無意中聽到的吧,我也不記得了。」

風煙嫣然一笑,也不揪著這個問題:「也不知這傳說是真是假,難不成真的是有人集齊了四大聖物,讓誰起死回生了?」

風煙只是隨口說說,風玫卻再看了葉瀲一眼,只看得葉瀲心驚肉跳——盜取聖物,可是大罪!

而且,還不如一域的聖物。

他莫名有點方是怎麼回事?乾坤聽書網

「關於鳳凰木丟失的過程,自己查找結果呢?」

風煙苦笑:「聖地有重兵把手,可鳳凰木丟失的悄無聲息,知道有一天,我感覺自己和鳳凰木之間的聯繫突然斷了才發現。」

她頓了一下,繼續道,「其實也一直在找,可是始終沒任何消息。」

連尋找的一個方向都沒有。

風玫沉默。

她覺得,葉篁為了復活葉瀲,不是干不出偷盜聖物的事來。

而且,悄無聲息從聖地將東西拿走,那傢伙應該是能做到的。

當然,她沒任何證據。

畢竟,就算葉瀲真的死而復生了,可關於聖物的傳說,誰也不能證明真假,也不能說,葉瀲就是聖物復活的。

「訣哥哥,你別灰心,鳳凰木找不到,我們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有什麼其他需要,你儘管和我提。」風煙安慰,她想,若是鳳凰木還在,她估計真的要無視規矩借給風玫使用了。

聞言,風玫點頭:「我會的。」

或許,她已經想到了一個辦法。

前提是,她的猜測是真的。

無論怎樣,總要先試試。

接下來,風煙吩咐上餐,談論的便都是東方訣自身的問題。

傾城公子已死,如今風玫回來,自然要換個身份。

風煙直接排版,認風玫為義姐,讓風玫跟她姓。

總之風玫現在是女裝,任誰也與之前名滿天下的傾城公子聯繫到一起。

所以,換個名字,便是換個身份了。

然後,風玫卻拒絕了風煙的提議…… 對於身份什麼的,風玫並不在意。

她本就不是東方訣。

至於以後,她也沒去想。

她要的,餘生有葉篁,就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