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上次不是說了要請你去迎接新生嗎?院上要開個會。”

“哦,什麼時候?”

“就在今天下午兩點半在院辦。”

“好的,我下午會去的。”

“嗯,還有就是院上準備舉辦的迎接新生的晚會。你的節目準備得怎麼樣了?”

“哦,這個我正想呢,什麼時候給你答覆呀?”

“最好在明天之前把節目報上來,至於排練的事情後面可以再說。”

“哦,那好。我再想想吧。”

“嗯。好,就這點事情。”

“哦,那好。拜拜。”

“好的。”

蕭揚掛掉電話,真的是搖了搖頭,事情還真的是有點多!

蕭揚想了想,又給葉風鈴打了個電話,這種犯腦筋的事情,蕭揚真的是還懶得去思考。 就在蕭揚在進行自己的工作時,蕭揚的電話響了起來。

蕭揚拿起電話一看,是李玄的電話。

“李大哥,有什麼事嗎?”

“就是問一下關於那個總部大樓和關於暴風雪遊戲推出的應對情況。你都想了好幾天了,還沒有做決定嗎?對了,關於劉星雨給我們公司代言的事情,已經辦好了。你要不要仔細看一下?”

蕭揚笑道:“有什麼好看的,反正公司裏面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那個總部大樓的建設方案我也沒什麼意見,建設部籌劃得怎麼樣了?”

“嗯,按照你的要求弄了個建設部,不過我們公司也不是什麼建築公司,基礎建設什麼都都沒有。主要就是關於公司總部的建設問題,所以我也沒招什麼人。”

“呵呵,當然是不用招多少人了。你可以準備籌劃一下關於總部大樓的建設問題,我看了一下預算方面的東西,大概應該一百個億弄得下來吧?”

“一百億隻是後期投資,恐怕光是買一塊地,沒有個一兩億都不行。”

“那個都不用說了,我反正負責出錢,你負責建設起來就可以了。你們現在開始選一塊地買下來吧……”

“嗯,那關於暴風雪公司的那個遊戲?”

“那個遊戲我看了一下,對我們公司到也是一個威脅。不過,你總不能不讓人出遊戲吧?該怎麼弄怎麼弄,遊戲裏可以多舉辦些什麼活動,吸引吸引人氣。就算暴風雪把外國的玩家都搶走了,國內玩家不也有這麼多嗎?不要把我們公司看得太高了,畢竟咱們纔剛剛起步,有些事情還是穩紮穩打得好。”

“知道了,大老闆。好了,沒其他事了。你忙你的吧。”

“嗯,好,有什麼事打電話過來吧。現在學校開學了,風鈴也會市場往你那邊跑的,有什麼事讓她給我轉達一下也可以!”

“好。”

“拜拜。”

“好,拜拜。”

蕭揚掛掉電話,看着電腦屏幕,整個上午自己的思考完全被打斷了,一兩個電話讓他的思路被打斷,也無法專心下來寫程序了。

沒辦法,蕭揚保存了一下東西,將電腦關了。

轉過身來,發現寢室幾個都在玩電腦,無語,走出了寢室。

蕭揚有事沒事的時候總是喜歡逛校園,逛校園一般就要去一個地方,那就是那個湖。

走到湖邊,蕭揚突然想到什麼,四處張望了一下,向湖的一邊走去。

蕭揚看到了那個安靜的女孩,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連衣裙,一手拿着畫板,一手拿着鉛筆,坐在湖邊的那塊石頭上……

蕭揚走到了她的身邊,看着她面對着湖裏的景色,在這裏,除了鉛筆在畫板上摩擦引起的沙沙的聲音,蕭揚沒有說話,她更沒有說話……

站在旁邊,看着她畫畫,蕭揚把自己的心神也注入到了那一副畫裏面,心是無比地沉靜,畫中的湖水,畫中的楊柳,畫中的魚兒,畫中的水草,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真實,帶給人祥和寧靜……

蕭揚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當聽到那女生輕聲的驚叫時,蕭揚終於回過神來,也發現自己的腿居然有一些麻了。

她顯得有一點點驚慌,不過,看到是蕭揚過後,到是平復下來,說道:“你怎麼在這裏?站在我身邊也不吭一聲?”

蕭揚有些尷尬,撓了撓腦袋,說道:“對不起呀,我看你畫畫那麼入神,就不好打擾你了。對不起呀!”

她笑了笑,說道:“沒關係。對了,又跑到這裏來?心情又不好?”

蕭揚一怔,看着她,說道:“我心情不好?”

“是呀,我看到你幾次都是因爲心情不好才跑出來的呀?”

蕭揚不自然地笑了笑:“我現在又沒有心情不好!”

她看着蕭揚,收拾着畫板,“你要是心情好,那怎麼會跑出來呢?”

蕭揚一聽這話,到是不知道怎麼做答,反問道:“那你是心情好纔出來畫畫嗎?”

她笑了笑,說道:“你認爲呢?”

“我哪知道。”

“好了,我畫畫完了,要回去了,你還要在這裏坐嗎?”


“這個到不用了。”蕭揚說完,想了想,說道:“好像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她聽到蕭揚的話,收拾東西的手也定了定,然後看着蕭揚,說道:“我叫皇甫沉魚。你呢?”

“我叫蕭揚。”

“嗯,我要走了……”

“好吧,你先走。我還在這裏逛兩圈。”

“嗯,好,拜拜。”

“好,拜拜。”

皇甫沉魚走了,蕭揚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陣疑惑,這個女人還真的是奇怪,自己似乎每次見到她的時候,自己的心總是能因爲她那種寧靜的心而平靜下來,似乎,在她的身邊可以忘記所有的煩惱似的,同時,在她的身邊,自己的腦袋都能變得更加聰明,思路彷彿也變得清晰了許多!


蕭揚腦子裏突然有一個荒唐的想法,那就是:皇甫沉魚絕對是可以引導男人走向的成功的默默付出的女人!

蕭揚在亭子裏坐了一下,電話又來了。


看看來電顯示,是葉風鈴的。

“風鈴,有什麼事?”

“蕭揚,吃午飯沒有?”

“沒呢,怎麼?又要我請客呀?”

“什麼叫又叫你請客呢,跟你講講你的演出問題,別說你們院上的演出了,還有咱們院上也邀請咱們鋼琴協會的人員,還有就是學校的開學慶典也要咱們出節目。過了一年,咱們本協會還要進行招會員,還有例行的協會演出,這些都需要規劃一下呀!”

“哦,這樣呀。是該好好談一下,那昨晚你怎麼不說呀?”

“昨晚我怎麼說?”

“這個……那我們到哪裏吃飯呀?”

“就在外面的小餐館吧,對了,我已經叫上唐皇他們一起……”

“好啦,你們找好地方叫上我就可以了。我現在還在學校裏面的小湖邊呢。”

“那你快到東區來吧?”

“哦,好。”

“那就這樣,我們在東區那個大花園等你。”

“好。”

……

蕭揚也是一陣無語,掛了電話,說了句:“還真的事情多多呀!”

正當蕭揚往學校東區趕,電話又響了。

蕭揚一看,是馬俊的電話,又是接電話:“老大,有什麼事?”

馬俊說道:“吃午飯沒有,一起去吃呀?”

蕭揚:“我已經和風鈴約好了,恐怕不行了。你們自己去吧?”

馬俊笑道:“那好,那我們可就走了。對了,不是說要找個活動呢,等你回寢室再跟你說。”

蕭揚點了點頭:“好的,回寢室再說吧!”

馬俊:“好的。”

蕭揚:“那就這樣吧,掛電話了。”


馬俊:“嗯。拜拜。”

蕭揚:“好,拜拜。”

蕭揚又是掛了電話,又說了一句:“一事接一事……不要再有電話了!”

……

蕭揚正在前進當中……

只是,還沒有到地點的時候,蕭揚足足被唐皇打電話足足催了三次……

這個電話不停,蕭揚突然發現電話給了人方便的同時,也帶給了人一點點煩惱!就算是所有人打來都是爲了正事,可是,你要是接連不斷地聽電話,還真的是得用一個字來形容自己的心情——煩! 蕭揚從西邊走到東邊,電話一個接一個跟催魂似的。

到了地頭,蕭揚一眼就看到一身時髦的唐皇,一身休閒服的李可然,還有葉風鈴和謝紫嫣。

幾個人站在哪裏非常吸引視線,蕭揚在老遠的校道上就看到了他們。

走了過去,蕭揚看着唐皇,很無語地說道:“你當我是在飛呀,打那麼多道電話來催我!”

唐皇笑呵呵地道:“很久沒看到咱們英明神武的會長了嘛,比較想念……不免有點情急,所以纔多打了兩個電話。會長大人不會這麼小氣吧?”

蕭揚看着他,看了看他的整體形象,又看到他耳朵上的亮晶晶的耳環,說道:“拜託,你個大男人家還戴耳環,真的是對你無語了!”

唐皇得意地笑笑:“這叫做時髦!會長,沒看出來,你到是長了點流行風,還弄了個新發型呀!”

蕭揚點了點頭,“跟着你這種人,混久了還是得變一變的,否則,那跟你走在一起那我就太成焦點了!好了,不說那麼多,去吃飯先。”

李可然在旁笑着說道:“就是,等了這麼久,肚子都餓了!”

幾個人找了一個比較好的餐館,點了幾個餐館的招牌菜,然後邊吃飯邊聊着。

唐皇:“會長,我們協會這一學年的招生怎麼弄?”

蕭揚想了想,奇怪道:“我說,我記得招生好像是在軍訓過後吧?現在這麼着急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