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正在進行翻倍反還,恭喜宿主翻倍反還成功,你此次消費了五十五萬塊錢,翻倍反還你一百一十萬。”

和之前的的情況一樣,周小龍的銀行卡很快就顯示了進賬信息。


他高興地拿起包裝好的蒂芙尼珠寶,正準備離去,服務員蘇紅便立馬就跟了出來,溫柔滴說道:

“先生,你稍等一下。”

“有什麼事情嗎?還是說我的錢沒用給夠?”周小龍停下來,然後轉身問道。

“不不不,不是這意思,你的錢已經付夠了。只是想問問你,方便留個手機號碼或者微信嗎?”蘇紅說完,臉頰邊開始有點羞澀的暈紅。

周小龍一聽,看了看眼前的服務員,一身白襯衫職業裝,頭髮黝黑髮亮,身材凹凸有致,算是一個美女。

不過和自己目前所擁有的三個國色天香的姐姐比起來,還是差了好幾個檔次。

“先生,我想要你的手機號碼和微信沒別的意思,只是方便我們售後服務罷了。畢竟你這樣的大客戶,我們必須要特殊對待。然後,以後你想要再買我們品牌的珠寶首飾,我們也是可以給最優惠的價格。”

見周小龍看着自己沒有說話,蘇紅便低着頭解釋了一番。

當然,這只是蘇紅官方的解釋,售後服務是一方面, 軍少心尖寵之全能千金 。畢竟她很清楚,這種刷卡五十萬都毫不猶豫的人,必然是非富即貴,一旦自己結交上了,以後說不定也能一飛沖天,徹底地改變命運。

周小龍自然看出了對方的意思,不過他對蘇紅並不感興趣。一來蘇紅剛剛面對自己進來店鋪的時候那種鄙視的態度說明了她並不是一個多麼好的女人,二來是她和醫科大最美校花和自己的姐姐們比起來都差遠了。

最後就是蘇紅這樣主動,說明了她是一個爲了錢什麼都願意突破的人。

於是,周小龍揮揮手,說了一句“抱歉,售後服務就不需要了,如果真的壞了,我再直接買新的就是了。”

然後便瀟灑地離開了蒂芙尼珠寶店,留下蘇紅在原地一陣失落和懊悔…… 出了蒂芙尼珠寶店後,周小龍直接開車來到了明城KTV這邊。

按照陳燕給自己的包廂號,周小龍走了進去,發現裏面已經坐着十幾個人了,男女各佔一半。

陳燕看到周小龍出現後,非常的激動,立即就一臉笑容地走了過去,高興地說道:

“小龍,你終於來啦。謝謝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派對哦。”

“不必客氣,這是送你的生日禮物。”

“啊!蒂芙尼的首飾?這應該很多錢吧?我怎麼好意思收呢。”

陳燕的家境也算富裕,對於一些高端的品牌自然是認識,所以第一眼她就能判斷出周小龍送給她的著名珠寶品牌蒂芙尼。

“不多,五十來萬。今天是你生日,我總不能空手過來。所以別跟我客氣了。收下吧。”周小龍淡淡地說道。

“什麼?五十來萬?這太貴重了。我……”

“陳燕,你別高興太早了。什麼五十來萬,我看是五百來塊還差不多。”

陳燕的話還沒有說完,趙文忠便走了出來,然後一臉不屑地插話道。

這個趙文忠和之前的劉海山一樣,一直都在苦苦追求着陳燕。只是他沒有劉海山那麼高調罷了。

自從聽聞陳燕有了男朋友後,趙文忠心裏面就非常的不爽,非常的不甘心。

今晚的生日宴會,他已經準備多時,自認爲是個好機會。可是看到剛剛周小龍進到包廂的那一瞬間陳燕臉上自然流露出來的高興和激動。他心裏面是一萬點的傷害。

所以,這個時候,他纔會主動地走出來準備讓周小龍好好知道他的厲害。

“趙文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陳燕不解地問道。

“意思就是他送給你的蒂芙尼珠寶鑽戒是假的。”趙文忠解釋道。

“什麼!解的?”陳燕驚訝道。

“陳燕,我送給你的就是貨真價實的蒂芙尼珠寶鑽戒,這是我剛剛購買的時候的票據,你可以看看。”

周小龍立馬就拿出了票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趙文忠,你胡說八道,小龍纔不會送假的東西給我呢。你看,這票據就是寫着五十五萬。”

陳燕看到票據後,指責着趙文忠。

趙文忠心裏面更加的不甘心,想了一下,然後說道:“那是因爲他早有準備,所以連票據都準備好了。這種假的票據市場上大把,只要出錢就會有人給你製作。”

周小龍一聽,不禁“額”的一聲,沒有想到現在社會還有那麼多裝逼的方式自己竟然不知道。而且最搞笑的是,現在自己貨真價實的東西卻被裝逼的人認爲是假的?

“小子,要是其他人或許你能蒙過去,但是在我這裏不行。因爲博白市蒂芙尼專售店的店長就是我表哥,他的店鋪裏面只有一款是五十多萬的珠寶鑽戒。而且還是一個小時前才進貨到店鋪裏面的。我過來之前纔看他發了朋友圈。”

“所以,你手裏送給陳燕的這一款絕對不是真的,就是從冒牌雜貨店那裏買的。你這種人我見多了。”

趙文忠一臉得意地說道。

“是嗎?那你不妨給你所謂的蒂芙尼專售店的表哥打個電話問問,如果我送給陳燕的生日禮物是真的,你等一下只要自罰三杯酒酒可以了。”周小龍淡定地說道。

今天是校花陳燕的生日,即使知道趙文忠心裏面就是對自己不滿,但是周小龍也不打算做太過分的賭約。只是簡單賭三杯酒便可。


“誰怕誰?只是等一下尷尬出醜可不要怪我。”

趙文忠立馬就拿出了手機,然後還故意地打開了擴音器。

“喂!文忠表弟啊,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電話那頭,立馬就問道。

“表哥,我問你個事情。你們蒂芙尼專售店是不是今天賣出了你朋友剛發出來的五十多萬的珠寶?”趙文忠直接問道。

“不錯啊! 追妻擒心術 。怎麼了?你突然問這個幹嗎?”

“這……”

趙文忠聽到這裏,突然就有點愣住了。不過細細想來,或許這只是巧合罷了。未必是周小龍買的。

於是,他很快就淡定了下來,繼續問道:“那你幫我查查看那個票據單是誰買的可以嗎?”

“不用查了,那個人我記得。刷卡可瀟灑豪邁了。我們整個店鋪的人都驚呆了呢。”


“那他叫什麼名字?”

“姓周,叫做周小龍,一米八幾的身高,穿着一件白色的襯衫。”

“這…..”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這一刻,整個包廂裏面突然就安靜了起來。因爲名字,身高,衣服全部都和眼前的周小龍符合。

這說明了周小龍送給陳燕的蒂芙尼珠寶就是貨真價實的五十多萬買的。

趙文忠滿臉的尷尬,沒有再和表哥說一句話,直接就把電話給掛了。

“小龍,謝謝你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我簡直有點受寵若驚。”

陳燕一臉感動地說道。

“不必客氣,你喜歡就好。”周小龍毫無在意地說道。

“趙文忠,你剛剛可是和小龍打賭輸了自罰三杯酒哦。你可不許耍賴。”

“這…..喝就喝,不就是三杯嘛。”

趙文忠一臉黑色地端起桌子上的酒,然後連續地喝了三杯。

“好!”

現場也是立馬歡呼了起來。

趙文忠卻感到更加的尷尬和難看,心裏面對於周小龍是更加的不服和怨恨。

周小龍,我就不信了,我找不到機會整死你—-趙文忠心裏面默默地咬牙切齒着。

陳燕把禮物高興地戴了起來,頓時就引來了在場女孩子們羨慕的目光。

“天啊,果然不愧是五十多萬的蒂芙尼,簡直是太漂亮,太好看了。”

“羨慕死你了,你戴上這蒂芙尼後,美麗和氣質又高了一個檔次。”

“好好看啊,好想也能有人送我這麼貴重的蒂芙尼。陳燕,你一定是上輩子做了不少好事情,這輩子纔會得到那麼多人恩寵。”

陳燕聽着這些朋友們的誇獎,心裏面更加的高興,同時也低着頭時不時地注視着那個高大威猛的周小龍。

這一刻,她儲存已久的那一片湖海,似乎要泛起波濤一般。

“哼!不就是送了幾十萬的東西嗎?有本事咱來比唱歌,看誰唱的評分高。”

趙文忠是徹底坐不住了,立馬又站起來不服氣地說道。 大家都能看出來,趙文忠心裏面對周小龍不服氣。今天是陳燕的生日,大家也不想讓他們鬧太過分。

於是,就有人站出來勸說着趙文忠。

“趙文忠,我看還是算了吧。今天是陳燕的生日,我們喝喝酒看美女們唱歌就行了。就不要再打賭了。”

“誰都知道我唱歌拿過全市第一名,而且也參加過華夏好聲音比賽,入圍了全省36強。周小龍和我比肯定是必輸無疑,你們自然是叫我算了。”

誰知道好心卻被趙文忠當成了驢肝肺。

趙文忠最驕傲的就是自己的唱歌能力,所以他自認爲只要周小龍敢和他比就必輸無疑。

“趙文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明知道唱歌是你的長項,你還要拿你的長項去和別人的短處比。”陳燕立馬就找出來爲周小龍說話道。


“我說周小龍,你真是個慫貨。不敢和我比唱歌卻要別人出來爲你辯解。”

趙文忠故意刺激着周小龍,目的就是爲了讓周小龍接受自己的挑戰。

“叮咚,檢測到宿主的歌神技能還沒有激活,是否進行激活?”

就在周小龍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系統的聲音又出現了。

這個時候他纔想起來,昨天抽到明星姐姐的時候,系統還獎勵了自己一個歌神技能,一直都還沒有激活。

歌神技能,顧名思義,應該是賦予了自己唱歌如同歌神一般效果的技能。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呢。

“激活。”

“歌神技能正在激活中,請耐心等待…..”

“歌神技能已經激活,宿主要開頭唱歌就能如同歌神一般的動聽。”

終於,歌神技能已經完全的激活,周小龍潤了潤喉嚨,也發現比以前似乎更加的舒暢有力。

“怎麼了?周小龍,你不敢說話了吧?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想答應和我的挑戰,但是又害怕輸給我。但是如果不參加我的挑戰,你又很沒面子。所以,我也不爲難你。要是不想和我比唱歌的話,那你也自罰三杯酒吧。”

見周小龍這麼久不說話,趙文忠便以爲是周小龍心裏面害怕的,所以此時一臉得意了起來。

“誰說我不敢比唱歌?不就是唱歌嘛?行。今天是陳燕的生日,那我們就唱歌娛樂一下。”

周小龍嘴角一個邪笑,然後自信地說道。

“大家都聽到了,這是他自己說的。周小龍,算你有種。這次你要是唱歌比分比我高的話,我不僅僅自罰三杯。我還跪着給你唱征服。”

聽到周小龍答應了唱歌PK的事情,雖然有點意外。但是趙文忠還是非常高興,因爲這本來就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