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不是已經將她制服了嗎?爲什麼她還會出現?!”,我不悅的壓低聲音,眯着眸子盯着凌寒。

儘管我的神經很大條,可是不傻,凌寒當天吻我是用嘴巴將那女鬼吸出,縱使他不說我也知道!可是,爲什麼那個女鬼已經被吸出了,卻還沒有被制服?!

“我破功了,法力減退,所以沒有辦法控制那個女鬼!”,凌寒說到這裏,望着我的眼神突然錯綜複雜起來。

“破功?”,我挑眉望向凌寒,“你一介高人還能破功?!不過和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因爲你我才破的功!所以……”,凌寒的眉頭擰的更近,他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我有些心裏發慌。

這表情不像冰塊臉該有的啊,他的欲言又止又是爲了什麼。

“哈!真是

有趣!我是害你破了功,又不是害你破了身,你來跟我說這些是幾個意思?!向我索要精神賠償嗎?”,我有些不自然的提高音調,故作傲慢的昂起了下巴。

聽我這麼說,凌寒的臉上有些不自然,氣氛瞬間尷尬起來,見此我準備擡腳走人的時候凌寒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而後認真的望着我。

“我們修道之人,不能動情,動情則會破功,你懂嗎?”,凌寒臉上昔日的冰寒瞬間融化。

這句話經過我的耳膜傳進我的意識,先是平淡無奇可是回味片刻我卻察覺出了別的深意。修道之人不能動情,否則會破功?而凌寒說是我讓他破的功,那麼他的意思就是……不是吧!他喜歡我?!開什麼玩笑呢!

“所以呢?你和我說這些的意義何在?”,我挑眉望向冷汗,路燈下他的眼睛有昏暗的光在閃耀。

“我……我……”,凌寒有些窘迫,居然低下了頭。

這個動作真的讓我很好笑,那天還傲慢無禮把我當小偷的男人,今個卻唯唯諾諾的站在我的面前,語氣軟綿的不得了,不是我見鬼錯亂了神經就是他丫的今天吃錯了!對了,該是我吃錯了藥產生了幻覺!是,一定是這樣!

“沒話說我就走了!我還要約會呢!”,我對着身後揮了揮手,一直知趣的站在後面的董曼澤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小五,好了沒有?”,董曼澤對着凌寒禮貌的點了點頭,而後笑眯眯的望着我。

“好了!”,我徑直伸出手一把勾住了董曼澤的胳膊,視線卻與凌寒相對。“我要走了,再見!”

說完這句我強行拉着受寵若驚的董曼澤大步的超前走去,走了好久後面的凌寒都沒有動靜,到了一個拐彎處我徑直抽回了自己的手。

“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董曼澤這笨蛋顯然沒有看出來我剛剛是在拿他當槍使得,他那智商估計全部用在案件上了。

“隨便!”,我悶聲道。

難怪董曼澤快奔三的人也沒有一個女朋友,一點也不會察言觀色,我連

晚飯都沒有吃他就要帶我看電影?!吃爆米花充飢和可樂嗎?!簡直了!儘管我的胃還痛着根本吃不下,可是董曼澤根本不算是一個合格的男人嘛!

你看前面的那個帥哥,正風度翩翩的給女士拉門呢!多麼的有紳士風……咦,那個剛剛進入餐廳的男人他的背影好面熟啊!那……那不是熾烈嗎?!

我擡起頭看着前面那家高檔餐廳的門牌,情不自禁的往前走去。熾烈是要和他的青嫙女神約會的,那麼剛剛那個先進去的一定就是青嫙嘍?!這個被熾烈一直掛着嘴邊的女神青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天資國色,我倒要看看!

趴在餐廳外面的玻璃牆面上,我看到熾烈風度翩翩的引着一個穿着火紅色低胸裹裙的女人走向一個偏僻的角落。尼瑪,連衣服都是所謂的初戀的顏色,這女人到底是有多渴望被愛啊?!從後面看身材倒是很普普通通的嘛,和我比起只不過稍微的凹凸有致、性感惹火一點好不好?!不過,這類的背影殺手,正面看起來一般都是慘不忍睹的!

不行,我得看看我家孩子他爸喜歡的女人到底長的如何出塵絕豔!

想到這裏,我急急忙忙拎着包包便要往那家餐廳的大門走去,可是還沒有走近就被隨後趕來的董曼澤給拽住了。

“小五,你又在看什麼?!”,董曼澤隨着我的視線往餐廳裏面張望。

“哦!你先去買電影票,我隨後就到!”,我連看都沒有看董曼澤一眼,便對他擺擺手。

“好,那我先去啊!”,董曼澤悶哼一聲,便扭頭離開。

見董曼澤的背影消失在人來人往之中,我便趕緊推開門走了進去,剛進門一個侍應生便迎了過來可是還沒有說話我便將手指頭豎在了嘴巴上阻止了他。

我是關隴老秦人 “我朋友在裏面,不需要招呼我的!”,我笑眯眯的輕聲說道。

說完這句話,我徑直走到了裏面,看到坐在角落裏那裏的熾烈和青嫙,便選了一個最近的位置坐了下來,我和熾烈背對着背,只隔着一個屏風的距離。

……

(本章完) 小心翼翼的側着身子抽出一張面巾紙用兩隻手頭捏起擋住了臉,調節了好久的焦距我終於在屏風的夾縫之間看清了坐在正對面的那個女人。

那女人畫着妖媚的濃妝,雖說妖媚卻不失美感,五官精緻像是從畫中走下來的美人,關鍵是她的眼神很魅惑一閃一動之間繚繞着風情,而且舉手投足之間能撩撥的連我這個女人都怦然心動。媽蛋!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性感尤物!

“青嫙,這家餐廳很不錯,你可以試試!”,熾烈的聲音裏面喊着淡淡的笑意,縱使我看不見他的臉我也能猜到他此刻的表情有多麼的……猥瑣!

“呵呵,我什麼沒有試過?”,青嫙一語雙關笑了起來,那笑聲的幅度不大,卻讓她雙胸劇烈的抖動起來,那彈的我眼睛發花。

看着青嫙嫺熟的拿出一包香菸抽出一根夾在纖細的手指之間徑直點燃並且深深的吸了一口,我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毛。這樣一個長得像公主,行爲像太妹的女人,熾烈究竟喜歡她哪一點?!還什‘我沒有試過’!這不是赤裸裸的挑逗嗎?

對面的青嫙無線風情的望着熾烈,對着他吐出一口煙霧,沒有嗆到熾烈卻差點嗆的我快要咳嗽出來。可是我硬生生的將喉頭間的咳意給忍下去了,我不能被他們發現。 總裁的黑天鵝 這熾烈是鬼,這個青嫙也一定不是人,可是能以人的形體堂而皇之的出現在陽間的餐廳,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青嫙,我不喜歡你抽菸!”,熾烈的聲音突然生起了一絲淡淡的不悅。

“可是敖烈喜歡啊!”,青嫙揚起了脣角,眯着眼睛鼻腔裏面噴出一股淡淡的煙霧。

敖烈?!那又是個什麼鬼?!看青嫙提到敖烈時眉角的輕輕顫抖和眸子盪漾的光暈,我知道熾烈是沒戲了!這女人對那個敖烈,明明時候有着強烈的、且毫不隱忍的制熱感情,連我這個外人都能看得出來,熾烈那貨不會看不出吧?!

熾烈沉默了沒有吭聲,該是在生悶氣,青嫙似乎發現了熾烈的不悅伸出塗得眼紅的手指摸了摸他的臉,嬌媚的笑了起來,那笑聲像是帶着硫酸一樣,差點腐蝕

了我的骨頭。

“呵呵,好了好了!答應和你約會的,我幹嘛提起敖烈呢!”,青嫙將香菸熄滅在菸灰缸裏面,而後伸出白皙的雙手托住了下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熾烈。“之前不是說要給我驚喜的嗎?驚喜呢?”

青嫙將手伸出來,眼睛裏面的期望並不是很濃郁,分明是在敷衍的,

“對了,青嫙,我給你寫了一封情書!”,熾烈生了一會子悶氣好聽的聲音又突然歡脫起來。

情書?!是不是我幫熾烈寫的那一份?!媽呀!我現在的心情怎麼比當事人還要激動呢?!

熾烈將那疊成心形的情書遞到了青嫙的面前,雙手侷促的握在一起,雖然我看不懂他此時的表情可是我清楚的捕捉到了青嫙的表,她的眼中有閃過的瑩瑩笑意,可是那笑意看在我的眼裏,卻覺得很虛。

“我喜歡初戀的顏色!”,青嫙一邊不經意的拆開一邊對着熾烈笑眯了眼睛,“你好細心,還疊成了初戀的形狀!”

哼!初戀的形狀?!哈!等你看了內容,我倒要聽聽那初戀的巴掌聲清脆不清脆!啊哈哈!……哎呀,胃又開始痛起來了!

果然,青嫙含笑的目光在接觸到那封信的內容之後立馬變的錯綜複雜起來,隨後那張揚的眉頭微微蹙緊。

“這封信是你親手寫的?”,青嫙說到這裏,臉色瞬間風輕雲淡。

“呃……是!是啊!怎麼樣?我可是幾天幾夜不眠不休寫出來的!”,熾烈的聲音虛了一下,而後刻意加重語氣道。

寧願相信這世界上有鬼,也別相信男人這張破嘴!連鬼的話都不能相信,何況男人!真是夠了,熾烈說這話的時候,難道不心虛嗎?!

“你的?!”,

青嫙緩緩的站起身,先還是笑眯眯的,可是那笑容沒有維持幾秒鐘她的右手便高高的揚起一巴掌打在了熾烈的臉上。

當那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熾烈的身體僵硬了一下,我的心卻暗暗的痛了起來,不過我全當時胃痛轉移了。

“熾烈!你給不了我初戀的感覺!給不了

!”,青嫙將那封情書狠狠的砸在了熾烈的神色,剎那間臉色大變,眸子中揚起了愛恨交加。

“青嫙,你……”

還沒有等熾烈說完,青嫙便喊着眼淚打斷了他。

“熾烈,放棄好嗎?我愛的是敖烈,我不愛你!縱使你爲我做再多的事情,我也不會愛你的!”,青嫙用手背擦掉眼淚,狠聲對熾烈吼道。

“敖烈?!又是敖烈!你在我的面前說的最多的就是敖烈!”,熾烈站起身,拳頭握緊。“我哪裏不如他?”

“你哪裏都如他,可是我就是不愛你!”,青嫙用手指抹掉掛在睫毛上的眼淚,目不轉睛的望着熾烈。“感情不可以勉強的,你知道嗎?!”

聽了這話,熾烈低頭輕笑一聲,而後望向青嫙。

“你說你不喜歡幼稚的,我學會穩重!你說你不喜歡粘人的,我保持距離!你說你不喜歡我是處男,我就隨便找了一個女人破身!做那麼一切都是爲了你,你卻告訴我你不愛我?”

隨便找一個女人?!我不知道青嫙聽了這句話會是什麼反應,可是我現在的感覺是難過。其實,熾烈早就跟我坦白了他的目的,可是當着別人的面說出來,真的好傷人。我覺得胸口有東西堵住了,堵的我喉頭有些酸澀。

“熾烈,你還不懂嗎?!那些只是我想要拒絕你的藉口罷了!而且……而且你沒有發現嗎?!我想要你做到的那些特質,全部都是敖烈所擁有的!”,青嫙焦躁了揉了揉頭髮,重重的呼出一口氣。“縱使,你做到了,你也不是敖烈!我愛的,是敖烈!而我和你,只是青梅竹馬的情誼!”

呵! 腹黑花少的馴女日記 我果真猜的沒錯,這個青嫙根本不愛熾烈,我的雀躍是來自於幸災樂禍絕無其他,我堅信!

熾烈沉默了,握緊的拳頭緩緩鬆開。

“青梅竹馬?呵……青梅竹馬?”,熾烈的背影有些頹廢。

“熾烈,你對我只是喜歡不是愛!如果你真的愛我,是絕對不會去碰別的女人的!”,青嫙說到這裏,突然停止,而後眼睛直勾勾的望向我。

……

(本章完) 見青嫙直勾勾的隔着屏風望着我,我有些慌了,反射性的起身準備離開,可是那隱隱作痛的肚子卻一下子撞到了桌子的拐角,見熾烈似有轉身的跡象我趕緊轉身正欲逃跑卻和一個男人撞了一個滿懷。

擡起頭對上一對幽深的眸子,我的心突兀的跳動了一下,尼瑪這人怎麼這麼眼熟。

“對不起!對不起!”

我不停地道歉,而後低着頭貓着腰準備從高大的男子身邊溜走,卻一把被抓住,我轉過身望着剛剛被我撞的英俊男子還沒有說話,熾烈卻大步的走了過來。

“初五,你怎麼在這裏?”,熾烈不悅的望着我。

“我……我路過!我,那個……”

還沒有等我把話說完,青嫙便氣沖沖的走了過來,一把將男人握住我的那隻手打開,而後狠狠的將我推了個踉蹌。

“敖烈,她是誰?!”,青嫙氣勢洶洶的指着我,惡狠狠的盯着那個男人。“你就對人類的女人這麼感興趣嗎?!”

敖烈?!這個被我撞到的男人就是敖烈?!怪不得我覺得眼熟,仔細看起他和熾烈長的好像,不過敖烈的眼底多出許多讓人看不透的東西。

“因爲人類的女人比冥界的鬼女單純許多!”,敖烈輕佻的笑了起來,伸出手將我扶了起來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臉。“我喜歡沒有心機,玩玩就能拋棄的!”

尼瑪!這個男人爲什麼比熾烈還要張狂,我最討厭這樣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還他媽說什麼玩玩就能拋棄,這人間的女人怎麼了?人間的女人是玩具嗎?!

“帥哥,喜歡的人間的美女不是?”,我突然笑顏如花的望向敖烈,完全無視青嫙惡狠狠的眼神和熾烈錯綜複雜的表情。

“是啊!有興趣約嗎?”,敖烈含笑的望着我,伸出手挑起我的下巴。

“有啊!”

我眯着眼睛望着敖烈,而後擡起膝蓋狠狠的在他的襠部來了一下,而後在他吃痛的彎下腰之際一把豪住了他的頭髮,使勁一拳打在了他的

腮幫子上。其實我的力氣不大,可是那個和熾烈差不多高的男人卻一下子飛出去幾米,撞翻了兩張餐桌才停了下來。

敖烈一頭撞在牆上,剛停穩我便竄過去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

“我告訴你,人間的女人不是那麼好惹的!”,說到這裏,我狠狠的指了指愕然一旁的熾烈,而後再補了敖烈一腳這才大步的離開了餐廳。

直到身後傳來青嫙的關切的喊叫聲,我才握緊拳頭撒腿就跑。

挺敖烈的話,他也不是人才對,爲什麼我剛剛能打到他?!而且,剛剛我那幾下子似乎充滿了力量,我的天哪!縱使我是黑帶兩段,我也不能夠把這麼一個孔武有力、高出我兩個頭的男人打倒在地啊!不行不行!我的胃又痛了,難道是用力過猛?!

胃液像是迴流一般腐蝕了我的胃部粘膜,那一陣一陣的隱痛變爲絞痛,絞的我直冒冷汗連腰都直不起來。伸出手扶着一顆大樹,我緩緩的蹲了下去,痛的渾身顫抖。

完了,我是不是得了急性胃炎?!曼玲姐給我吃的是過期狗肉湯嗎?!這樣下去,我會死的!不行,我得叫救護車!

想到這裏,我急忙從我的包裏掏出手機,可是卻發現自己的視線有些模糊,根本看不清上面的按鍵,剛想試着憑着記憶力撥打的時候手卻突然一陣麻木,麻木到連手機也拿不住。看着手機掉在了地上,我的小腹卻突然的刺痛了一下,痛的我坐到了地上。

就在我冷汗嘩嘩的冒下來流進我眼睛裏面的時候,我看到了一雙大長腿出現在我模糊的視線裏,順着大長腿往上望去,對上了熾烈冰冷的眸子。

“你爲什麼跟蹤我?”,熾烈抱着雙臂,語氣冷到了極點。

“我……都說我是……路過了!”,我喘着氣,硬是扶着樹將身體撐了起來。

話說,我不知道爲什麼胃部的疼痛會轉移到小腹,那種痛類似於痛經,卻牽扯全身的神經,總之快要死的感覺。可是,總是我難受到了極致,我也不願在熾烈的面前示弱,爲了

他之前的那句話!‘隨便找個女人!’

“路過?!你到底在我給青嫙的那封情書裏面寫了什麼!?爲什麼她看到會那麼生氣?!”,熾烈說到這來停頓了一下,眉頭輕蹙伸出手。“初五,你怎麼了?”

混蛋,眼睛還不瞎啊,還能看出來我的不對勁!

“沒什麼!”,我一把打開了熾烈的手,卻因爲幅度太大而搖晃起來。

我想要穩住身子離開,可是兩腿發軟小腹墜痛,痛的我根本直不起腰。擡起腳還沒有走出幾步便徑直歪倒,我以爲我會臉着地的時候卻熾烈一把扶住。

當熾烈觸碰到我冰涼的手,我和他同時怔了一下,按說這熾烈是鬼,體溫最低纔是,可是剛剛他握着我手的時候,我居然覺得他的手比我溫暖許多,那麼我手是有多涼?!

“你吃了什麼!?”,熾烈的眼神變得陰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看到熾烈的這種態度,我的叛逆心又起。

“墮胎藥!”,我艱難的吐出這麼幾個字,便咬着牙費力的撥開了熾烈的手。

熾烈聽了我的話,眉頭鎖的更緊,眼神中有懾人的寒光閃出。

“你忘記我和你說過的話了嗎?這個孩子是我的,你不能動他!”,熾烈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寒着臉目不轉睛的盯着我。

“那又怎樣?!”,我氣沖沖的一把推開熾烈,倒退幾步重重的撞在了樹上。“我不是生孩子的工具!你想要生,和你的青嫙生好了!”

“你這是在吃醋?”,熾烈挑眉,“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不會愛你!就算你懷着我的孩子,我也不會!”

哈!這句話有多傷人,他不知道嗎?!不對阿!我又不愛他,憑什麼能傷害我?!

“嘖嘖嘖!”,我說她一個人間的女人怎麼可能打得到我嘛!原來,是懷了陰胎的緣故!”,我正想衝着熾烈發火,一個冷嘲熱諷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我轉目望去,看到了敖烈似笑非笑的向我們走來。

……

(本章完) 我能襲擊到一個鬼是因爲陰胎的緣故?可是,現在我的小腹這樣的痛又是什麼緣故?!看到敖烈那張令人討厭的臉,我氣不打一處來,剛想開口熾烈卻徑直將我拉到了他的身後像個護雞崽的老母雞一樣。

看着他堅實的背影,我想要推開卻痛到無力的伏上去。

“我們回去!”,熾烈將手繞到背後拍拍我,低沉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裏。

可是,等熾烈準備折返身子準備離開的時候敖烈卻突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悄無聲息。

敖烈輕輕蹙眉望了望熾烈,而後將將視線緩緩的移到了我的臉上。

獵焰脣情 “熾烈,你膽子好大!”,敖烈凝視我許久冷聲說道。

“讓開!”,熾烈蹙眉,眼角溢出寒光。

“哼!讓開?青嫙,過來!”,敖烈挑眉對着站在遠處的青嫙招手,而後青嫙帶着一陣雀躍飛奔而來被敖烈一把摟在懷裏。“你這個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叫我讓開!?”

敖烈的語氣和眼神帶着挑釁,說完這句話一把托住青嫙的後腦低下頭張開嘴便是激烈纏綿的一吻,看到青嫙臉上的陶醉,我卻隱約感覺到熾烈搭在我肩膀上的大手在收緊。

熾烈,果真是那樣的喜歡青嫙,我不知道敖烈和他是什麼關係,可是能這樣當着熾烈的面羞辱的一定不是個好東西。

“我們回去好不好?”,我突然握住了熾烈的手擡起頭望他,“我的肚子,好痛!”

聽我這麼說,熾烈將目光收回落在了我的身上。“能走動嗎?”

“走不動了!”,我對着熾烈輕輕搖頭,而後伸出手撓了撓自己的胸前,還沒有撓到就被熾烈一巴掌打開。

“怎麼這麼不聽話?告訴你抓了會留疤的!”,熾烈蹙眉瞪了我一眼,而後一把將我攔腰抱起。“你到底吃了什麼東西?爲什麼肚子會痛?”

“人家……人家也不知道!只不過喝了一碗狗血湯罷了!黑色!”,我低聲嘟囔道。

“你這個笨女人,黑狗血辟邪

的,你還敢喝?你是想害死我們的孩子嗎?”,熾烈恨鐵不成鋼的白了我一眼,“乖,你先忍忍,等回去我會幫你,到時候就不會再痛了!”

熾烈抱着我緩步往前走去,那語氣溫柔像是對待新婚的妻子那般,儘管很受用可是我知道他那是故意做個敖烈看的,只有這樣才能稍微的挽回一點薄面。儘管這只是利用,可是我卻不在乎,反正除了感情,任何的各得所需都不算做利用。

果然當熾烈抱着我走出十來米遠的時候,我的餘光撇到敖烈一把推開懷裏的青嫙而後化作一股黑煙從半空落下,迅速的化成了人形。

“熾烈,我在吻你的女人,難道你都不生氣嗎?”,敖烈輕佻的挑起嘴角。

我感覺到熾烈的胸膛急促的起伏起來,於是徑直轉臉望向敖烈。

“你說錯了吧?我纔是熾烈的女人!”,我似笑非笑的望着敖烈,“只有能將你打趴下的女人,才配得上熾烈!”

看着敖烈有些掛不住的臉色,我輕笑出聲,而後伸出手勾住了熾烈的脖子。“老公,咱們回家!”

“好!”,熾烈眼中的氤氳濃郁起來,望着我嘴角上揚。

可是縱使這樣,敖烈卻還沒有讓開的意思,他目不轉睛的盯着熾烈的眼睛,而後冷笑起來。

“熾烈,你該知道我敖烈最大的樂趣就是……搶走你所有的東西,包括女人!”,敖烈將含笑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臉上,“所以,等着失戀吧!”

好吧,我算看出來了,熾烈上輩子一定是刨了敖烈家的祖墳,否則敖烈怎麼會這麼變態處處針對他?這個時候,我該做些什麼的,爲了孩子他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