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可以這樣對緱明姿,那你是不是也可以這樣對待林琳?以後林琳對你有了真感情,你來一句只不過是逢場作戲,你讓林琳怎麼辦?你們這些有錢人的心態,我們不懂,也不想懂,李思成,收起你的這些心思。”

黎姿拿着包包站了起來,掃了一眼李思成,語氣裏淡漠不已,“我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看着黎姿的背影,李思成無奈的笑了,他本來是想找黎姿瞭解一下林琳的事情的,沒有想到,自己剛開了個頭,這丫頭就這麼生氣。

Wшw• t tkan• ¢O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對於黎姿的生氣,他還是能理解的,畢竟自己對緱明姿的態度她是看到了。

可是,對於緱明姿,他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麼喜歡,雖然說被拒絕了他很難受,但是最重要的是,從來只有他拒絕別人,甩了別人的事,不容許,也不願意被別人這樣對待,緱明姿開了個例,讓他心裏很不舒服,這纔會出現酒吧買醉的事情。

但是就感情來說,他對緱明姿的並不是愛,但是林琳就不同了,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喜歡林琳的,只知道自己很想要看到她,很想見到她,很想聽到她的聲音,所以,纔會總是找理由和她見面。

雖然她對自己很煩,但是他還是樂此不疲的纏着她。

也許,這就是喜歡吧,因爲這種感覺,是他以前沒有的.想到此,不禁笑出了聲,勾了勾脣,眼裏閃過一絲精光,被他看上的人,是絕對跑不了的。

黎姿回到家裏,皺着眉頭想了很久,總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告訴林琳,恐怕她還沒有發現

還是先試探一下她的口風,如果她沒有那個意思,自己也就不會多說了,如果有的話,她還是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好友,要注意一下的,畢竟李思成的感情,也轉的太快了,讓她總覺得這個公子哥兒只是在玩玩而已。

“林琳,你下班了嗎?”一到點,黎姿就打通了林琳的電話。

林琳一邊收拾着東西,一邊問道;“嗯,怎麼了?”

“我去你家找你,有事要跟你說。”

黎姿皺了皺眉頭,覺得電話裏也說不清楚,還是當面說比較好。

林琳手一頓,皺了皺眉頭,應了下來,掛了電話,想了一會兒,估計又是和狄澈的事情吧,也沒放在心上,拿起包包,和同事打了一個招呼,離開了。

“什麼事情?是不是你又和狄澈吵架了?我早就跟你說過,讓你趕緊抽身,也不用這樣天天傷心,你.”

“不是我的事情啦!”接過林琳遞過來的飲料,喝了一口,黎姿才說道,“我和他沒事。”

“那是什麼事?這麼着急?”林琳挑了挑眉毛,坐了下來,翹起了二郎腿,“居然都跑到我家裏來了。”

黎姿笑了笑,問道;“李思成,你覺得他怎麼樣?”黎姿盯着林琳的神情,不放過她的每一個表情。

林琳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黎姿一下子將話題轉到了李思成上面,疑惑的問道;“你問他幹什麼?就這樣啊,沒什麼感覺。”

林琳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黎姿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和李思成在一起?”

“你開什麼玩笑!”林琳詫異的叫了起來,挑了挑眉毛,“你不會聽他跟你說了什麼吧?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黎姿眼神微閃,知道瞞不過林琳,如實的說了出來。

過了好久,林琳才擡頭淡淡的問道:“你覺得呢?你相信他?”

“不相信。”

黎姿搖了搖頭,“畢竟他和緱明姿的事情剛過去,你呢?”

“這種事情我是不會相信的。”

林琳的心微微一動,但是臉上卻是十分的平靜,語氣也是平淡無奇。

黎姿見此,也就放心了心,她就怕林琳對李思成有意思,畢竟對於李思成她們都不是十分的瞭解。

聊了幾句,黎姿就離開了。

院子裏,黎姿看着轎車愣了一會兒,突然間加快了腳步跑了進去,四處張望着。

“小姐,你回來了。”

“於媽,狄澈呢?”黎姿欣喜的拉着於媽問道,一雙眼睛笑成了月牙兒,十分的靈動

於媽微微一笑,說道;“狄總在上面洗浴,等下就會下來的。”

“呵呵,我知道了,於媽,你今天多做一點狄澈喜歡的菜.”

吩咐好於媽後,黎姿坐在沙發上,手裏的遙控隨意的按着,時不時的朝上面看一眼。

她沒有想到狄澈今天會過來,臉上的笑容一直不減,嘴角一直向上翹着。

這時,從上面傳來了聲音,黎姿擡頭笑了:“狄澈,你回來了。”

“嗯。”

狄澈掃了一眼母爲去哪個,淡淡的應了一聲,停頓了一會兒,才問道,“去哪裏了?”

“哦,我去找林琳了,剛從她家裏回來,你怎麼不跟我說你要來了?我好在家等你。”

黎姿跑了過去,挽住他的手臂,笑眯眯的說道,半週年紀念日的事情,已經被她拋到了腦後。

狄澈淡淡一笑,說道;“嗯,臨時決定的。”

兩人坐了下來,黎姿突然之間似乎想到了什麼,咬了咬嘴脣,看了一眼狄澈,欲言又止。

而狄澈自然是將她的表情收入到了眼底,淡淡的開口:“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黎姿想了想,最終還是說出了口;“你可不可以幫我查一查李思成這個人。”

“原因?”

黎姿皺了皺眉頭,隨即說了起來;“今天李思成找我說他喜歡林琳,可是你知道的,他前些時候纔跟緱明姿.我信不過他,但是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說謊,所以我想知道一下他的資料,你可以幫我嗎?”

沒等狄澈回答,黎姿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很忙,如果實在是沒有時間,也不要緊,真的。”

狄澈看了黎姿一眼,想了想,說道;“三天之後我給你你要的東西。”

黎姿一愣,隨即笑了起來;“謝謝你,狄澈。

其實,林琳也不喜歡李思成,嗯,至少她嘴上是這麼說的,不過,我擔心李思成對林琳死纏爛打,讓林琳有了感覺,這樣就不好了,所以想了解一下他。”

狄澈點了點頭,想了一會兒,說道;“李思成和明姿並沒有什麼。”

黎姿一愣,看着狄澈,苦笑一聲,說道;“我知道緱小姐是無辜的。”

是啊,他這麼喜歡緱明姿,又怎麼會讓其他人壞了她的名聲呢?剛纔的話,肯定是讓他誤會了吧,但是,自己並沒有這個意思,擡頭剛要解釋的時候,狄澈站了起來,去了衛生間。

黎姿嘆了一口氣,眼神黯淡了下來,喃喃自語的說道;“狄澈,我沒有在你面前說她壞話的意思,我只是,只是.算了,哎.”

狄澈並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話會讓黎姿胡思亂想起來,他只是想告訴她,李思成也許並沒有她想的那麼糟糕。

畢竟他看人的眼神還是不錯的

飯桌上,黎姿看着狄澈專心吃着飯的樣子,抿了抿嘴,不知道該不該提那件事情。

但是,沒過多久她就將這件事情給忘了,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

“狄澈,明天你沒事吧?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好不好?聽說哪家餐廳是古色古香的,可好看呢?”吃完飯,黎姿纏着狄澈說着話,突然想到林琳跟她提過的餐廳,眼神一亮,期待的看着他。

狄澈挑了挑眉頭,並沒有出聲,黎姿不遺餘力的說着:“反正你明天也沒有事情啊!好不好嘛,狄澈。”

一雙眼睛裏滿是閃亮的目光,狄澈想了想,看了黎姿一眼勉強的點了點頭:“好。”

“謝謝你,狄澈!”黎姿高興的說道,狄澈挑了挑眉毛,看了一眼黎姿充滿期待的目光,輕輕勾起了脣角。

不再糾結這個問題,“我去書房處理事情,你先睡。”

“好的。”

看着狄澈的背影,黎姿笑着目送走了他,而她的心裏像是吃了蜜一樣甜,那羞澀的模樣任誰一看都是沉浸在戀愛中的幸福女人。

其實有時候,狄澈也沒有那麼狄漠,想到此,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我得趕緊預定!”黎姿眼睛一亮,立馬撥通了林琳的電話,預定了位置。

十點鐘的時候,黎姿見狄澈還沒有出來,不禁皺了皺眉頭,眼眸裏滿是擔心:“都十點了,天天這樣,身子肯定會垮下去的。”

想着,微微嘆了一口氣,這總裁給她她也不做,實在是太累了!

搖了搖頭,讓於媽煮了一碗粥端了上去,連敲了幾次門都沒有人應,黎姿輕輕的走了進去,看到狄澈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裏,心裏一陣一陣的發疼。

悄悄的走了過去,剛好狄澈擡起頭,看到她,眼裏閃過一絲光亮,笑了笑,說道;“你怎麼還沒睡?”

“嗯,還沒有,你還不睡嗎?工作明天再做吧,先把這碗粥喝了。”

“已經做完了。”

狄澈淡淡的應了一聲,拿起桌子上的粥,慢慢的喝着,黎姿就坐在旁邊看着他,此時的氣氛十分的溫馨,讓黎姿捨不得打破,想要將這種氣氛延續下去。

“吃完了。”

狄澈淡漠的聲音傳了過來,黎姿略有不捨,但是還是站了起來,收拾了一下、

房間裏,黎姿從後面抱住了狄澈,將自己的臉貼在了他的背後,狄澈脫衣服的手一頓,很快就繼續解着釦子。

黎姿的雙手微微一使勁,飽滿的胸脯摩擦着他的背,狄澈挑了挑眉頭,轉了過來,隨手將衣服一扔,俯身吻住了那紅脣。

黎姿臉上有了笑意,她想他了。

一個吻,讓黎姿意亂情迷起來,一雙手從背後上移到了脖子上,緊緊的圈着,讓自己的身體和狄澈的身子緊緊的貼在一起,似乎這樣,心也能越靠越近

“啊–”輕呼一聲,黎姿被狄澈抱上了牀,只感覺身體一涼,衣服已經脫離了自己身體。

眼神迷離的黎姿看着狄澈那健碩的身體,伸出白嫩的小手,覆上了他的胸膛,讓狄澈的yuhuo一下子就竄了起來。

一個上身,將黎姿壓在了身下,而黎姿則是順勢將他的頭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緩和下的兩人,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而另一邊,林琳因爲今天黎姿跟她說的話,一直都無法入睡,索性坐了起來,泡了一杯咖啡,站在窗前,看着遠方的景色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李思成喜歡你.。

腦海裏,又浮現了這句話,對於李思成,林琳的感覺是複雜的,說實話,她還是挺討厭他的,但是,當聽到他對自己的感情的時候,心裏又浮現了那麼一點點的希望。

但是,她是理智的,李思成和緱明姿的事情她明白。

皺了皺眉頭,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累.”醒過來的黎姿輕聲嚶嚀一句,揉了揉朦朧的雙眼,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醒了過來。

摸着旁邊漸漸狄卻的被褥,眼裏的眼神黯淡了下來,但是一想到今天要和狄澈一起去吃飯,眼裏又有了光彩。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動着,黎姿卻怎麼也坐不住,只希望時間過的快一點,再快一點。

“林琳,你是怎麼了?這麼低級的錯誤你也犯?”

林琳被編輯一吼,嚇了一大跳,回過神來,道了一聲歉,立馬的改了起來。

看着屏幕裏的資料,林琳皺了皺眉頭,今天她的腦子裏一直在想着李思成,沒想到連工作都錯了。

搖了搖頭,將自己的心思放在了工作上,看着裏面的東西,揚了揚眉頭,呢喃着:“安菱和張遠揚當衆吵架,疑是因爲另一個女人?這.”林琳皺了皺眉頭,撥通了黎姿的電話。

“怎麼了?”黎姿的聲音無精打采的,聽得林琳微微一愣,但是沒有問什麼,直接將自己看到的說了出來。

黎姿一愣,坐直了身子:“他們吵架了?這,我不知道啊,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他們兩人了”皺了皺眉頭說道,“你不會懷疑是我吧?”

“你覺得不會是你嗎?”林琳挑了挑眉毛,問道。

劍來 黎姿皺了皺眉頭,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黎姿嘆了一口氣,說不是因爲她,連她自己都不相信,張遠揚對自己的感情,她心裏十分明白。

想着這件事情,時間慢慢的也就過了,突然之間,黎姿打了一個機靈,再一看時間,輕呼一聲:“天啊!要遲到了!”

拿着包包,就去了那家餐廳,趕到餐廳的時候,沒有看到狄澈的身影,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時間來得及,還好他沒來。” 坐在位置上,看着菜單,嘴角噙着笑容。

“來了多久了?”狄澈的聲音適時的響了起來,黎姿擡起頭來,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沒多久呢,坐吧,這是菜單,你點吧。”

黎姿將手裏的菜單遞了過去,笑着看着他。

狄澈看了一眼這裏的環境,笑了笑,招來服務員,隨意點了幾個菜。

黎姿一直在找着話題,雖然狄澈應的很少,但是她還是很開心,只要他在聽就好了。

“澈!”

糾纏 這時,緱明姿的聲音傳了過來,狄澈和黎姿同時擡頭,看着緱明姿,不禁一愣

緱明姿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裏碰到狄澈,擺脫了扶住她的幾個朋友,踉踉蹌蹌的走了過來。

狄澈皺了皺眉頭,知道她是喝醉了,在她快要倒下來的時候,扶住了她。

“喝醉了?”

“沒,還好。”

緱明姿微微一笑,看在黎姿的眼裏十分的刺眼,她連喝醉了都那麼的優雅,自己怎麼比得了。

狄澈看了一眼緱明姿身後的人,挑了挑眉峯,說道:“我送他回去,你們走吧,”

黎姿苦笑一聲,知道他是怕那些朋友不靠譜,所以纔會送緱明姿,那今天.。

今天的飯怕是又要吃不成了吧。

“澈,你們在吃飯呢,你們先吃吧,我自己能回去。”

說着,就要從狄澈的懷裏出來,但是狄澈微微一使勁,讓她無法動彈,黎姿嚥下心中的苦水,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

“狄澈,你送她回去吧。”

小野妻,乖乖噠! 送她回去吧,她已經知道是這個結果了,知道下一秒狄澈就會提出來,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由她來說,這樣,心裏也會好受點。

狄澈眼裏微微閃過一絲壓抑,本來他是想讓小萬過來的,看了一眼黎姿,點了點頭:“我送明姿先回去,你吃吧,我來買單。”

說着,擁着緱明姿離開了。

看着他們的背影,黎姿抿了抿嘴脣,不知道怎麼的,緱明姿突然崴了一下,而狄澈居然將緱明姿橫抱起來。

這個姿勢讓黎姿的心猶如被刀割一般的疼痛,臉色也瞬間蒼白起來,他們之間已經好到這樣的地步了嗎?

黎姿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那無神的模樣讓於媽嚇了一大跳。

“小姐,你這是怎麼了?”

黎姿勉強的勾起笑容,搖了搖頭:“沒事,就是有點頭痛,我先去睡了。”

說着,拿起自己的包包上了二樓。

浴室裏,黎姿用狄水淋着自己,冰狄的天氣,加上這冰狄的水,讓黎姿打了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

看着鏡中的自己,黎姿的眼淚還是禁不住的流了下來。

擁着她,離開了她。

可是,她纔是他的妻子不是嗎?可是,她纔是他愛的人,多麼的諷刺。

狄澈,你要我拿你怎麼辦,想要就這樣過下去,可是看到你的時候,還是想要更多,狄澈,你說,我該怎麼辦?

沒有人回答,周圍,只有水流的聲音。

混混沌沌中,黎姿躺在了牀上,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感受着自己的身體溫度直接上升。

在睡着的前一秒,黎姿知道,自己一定會生病的

好不容易將緱明姿哄睡後,狄澈只感覺渾身都疲憊不已,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手錶,已經是菱晨五點了。

回到了自己家裏,倒在牀上睡了過去。

然而,剛睡了沒幾個小時的狄澈,被一陣又一陣的鈴聲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接了過來,皺了皺眉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