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翡一邊貼假睫毛,一邊道:「不是你說的?遊戲四個重要階段的CG劇情一定會發生?現在正是『霸總車禍』這個CG劇情發生的時候?初次見面自然要盛裝打扮。」

「盛裝打扮和男扮女裝有什麼關係?系統熊貓挼了挼自己的熊耳朵,「難道你擔心攻略對象是個直男,所以想用女裝刷爆他的好感,然後抖馬甲?」

時翡翻了一個優雅的白眼:「你小腦袋瓜子裏在想什麼啊,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嗎?」

系統熊貓認真道:「逐步刷好感,讓攻略對象對你情根深種啊。」

它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當明星賺取聲望值換取迷人點數刷爆遊戲主角攻的好感,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的人一定捨不得傷害你,說不定還會保護你!這一定就是破局的關鍵!」

時翡笑着搖頭:「我不會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外人身上。再說了,正常人不會因為感情問題殺人。遊戲中三個攻略對象明顯心理和三觀都很有問題,誰敢和他們談戀愛?」

系統熊貓語塞。

作為一個初等系統,它真是看不懂這個宿主,天天心驚膽戰。

系統找到時翡的時候,胎穿的時翡,已經知道自己穿進了前世玩過的垃圾遊戲里。

《豪門真少爺是萬人迷大明星》,一個小成本暗黑向耽美遊戲。

主人公是豪門故意丟棄的大少爺,被渣爹騙回豪門后,被迫和三個偏執攻談戀愛,結局分別是被殺、被做成標本、被摘除腦葉成為真·笨蛋美人。

時翡的養父母病逝的時候,他才恍然發現,自己的成年後經歷的一些事,和這個遊戲劇情重合了。系統的出現,證實了時翡的想法。

系統的任務是協助時翡成為萬人迷,收取別人對時翡的「喜愛值」提成。

時翡微笑:「人間不值得。與其和三個渣渣糾纏,不如去黃泉下陪病逝的養父母。」

系統飆淚:「宿主!你冷靜啊!」

它又是披上系統初始熊貓皮膚賣萌,又是保證只要挺過結局時翡就能擺脫宿命,最後還跪下承諾絕不給時翡頒佈任何任務,只收取時翡用「喜愛值」購買商城購買物品時的提成,才勉強穩住時翡。

現在時翡無論做什麼決定,只要不自殺,系統熊貓立刻舉起熊爪爪無腦同意,頂多吐槽幾句。

作為一個第一次做任務的善良初等系統,它真是太難了。

但這次系統是真的看不懂了。

時翡那麼抗拒遊戲劇情,它本以為時翡會逆遊戲劇情而行,和主角攻們上演你追我逃誰插翅難逃。

哪知道,時翡不但勇敢地撞了上去,還要扮女裝撞上去?

「我的確準備先逃避劇情一段時間,積蓄反擊的力量。但逃避劇情不等於消極躲避。」

時翡在脖子上用絲巾打了個蝴蝶結。

「趁着我腦子裏還記得劇情梗概,你也能預警劇情CG來臨前的時間和地點,利用劇透優勢安全度過劇情,推遲遊戲主角攻和我真正認識的時間……」

時翡嘟著嘴,對手機鏡頭拋了個飛吻,自拍了一張,把臉打上馬賽克后,發到企鵝小群里。

群里只有兩個人。

一個叫「沒頭腦」,一個叫「不高興」。

時翡是「不高興」,昵稱「樂樂」。

沒頭腦是時翡在大學時玩漂流瓶時結識的朋友,昵稱「大頭」。

大頭是個中二病,扔了個瓶子說,「我家世界頂級富豪,我智商超兩百。我看周圍人都是傻逼,連家人都和我格格不入,我該怎麼辦」。

時翡很中二的回復他,「那是因為你不夠強。當你強到能夠定義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就是他們」。

大頭將時翡引為知己。他們便互加了好友。

兩人很默契的不問對方任何現實中的消息,也從未提過面基。

保持這樣的距離,讓他們有什麼話都敢對對方說。

大頭繼續意淫自己在國外頂級貴族圈子二三事,時翡則把自己居然是遊戲中人物的事告訴了大頭。

他們倆默認對方說的都是「真事」。

就算事情再荒誕,他們也會在「默認這件事是真事」的前提下,給予對方嚴肅認真的建議。

時翡很慶幸有這樣一個朋友,可以盡情吐槽現實,發泄壓力。否則他可能真的會撐不下去。

和基友分享完性轉馬賽克照之後,時翡繼續道:「救他的是一個烈焰紅唇大波浪美女,和我十八線的男明星時翡有什麼關係?」

系統熊貓默默給時翡豎起了大拇指。作為系統擬態,它的爪子和人類一樣靈活。

牛,還是宿主你牛。

系統熊貓剛豎起大拇指,前方傳來刺耳的剎車聲。

緊接着,「嘭」的一聲,失控的車輛撞到了路邊的花壇上。

時翡表情一冷。

劇情真的來了。

系統熊貓擔憂得眨了眨眼,用毛絨絨的小爪子碰了碰時翡颳了腿毛的大白腿。

時翡閉着眼深呼吸了幾下,再睜開眼睛時,聲音變成了溫柔的女音:「走,去拿遊戲第一張劇情CG了。」

……

汽車裏。

韓凌上車后不久,就發現剎車有問題。

他幾個月前,得到了上面要規範和整改娛樂圈亂相的消息。

為了公司轉型,韓凌看中了業內口碑最好的新秀影視劇製作公司臨境影業,傾注了大資源想將其吞併。

在快要成功收購之時,他遭到了其他娛樂公司的背刺——臨境影業稍稍有名氣的明星和製作團隊全部被挖走,剩下的空殼子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在他猶豫之時,雞肋都被人叼走了。

這是韓凌洗白上岸之後,在商場上遭遇的第一次重大失敗。

心情非常不好的韓凌,將得力幹將讓他少自找麻煩的勸阻拋到腦後,想要尋求一點刺激。

他故意保持均速開到無人的小巷子裏,然後撞上路邊花壇裝暈,就想看看在他車上動手腳的人,還會有什麼後手。

韓凌猜測後續發展無非有兩種。

一種是跟蹤他的人趁着他昏迷補刀;一種是跟蹤他的人假裝救下他,博得他好感,然後留在他身邊充當間諜,或者單純想謀奪好處。

韓凌傾向於第二種。

原因無他。這個局太粗糙了,一上車就能發現的事,怎麼可能死得了人?

對方肯定是抱着想對他施恩的想法製造了這場意外。

行車記錄儀一直在錄像。

韓凌趴在方向盤上,靜靜等待第一個前來查看的人,就像是靜伏在地面等候獵物上鈎的獵豹。

這時候,一聲高亢的女音差點把他的耳膜刺穿。

「啊啊啊啊啊,車禍啊,死人啦!」

時翡高聲慘叫,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提着小巧的手提包,朝着小巷出口跑去。

這麼高的鞋跟,他居然能跑出小學生五十米衝刺的速度。

韓凌:「???」

那個尖叫的女人,就是製造車禍的人留下的後手?

……

小巷口正好對着一條繁華的大道,時翡這一嗓子,立刻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其中還有一個正在抄寫違停罰單的交警小哥。

交警小哥立刻把帽子一正,朝着時翡所指的方向沖了過去。

熱心(看熱鬧)的群眾也朝着小巷子涌去。

許多人同時撥打了急救電話,還有許多人開始在網上或者朋友圈發帖。

時翡混入人群中,學着周圍人緊張又好奇的神情一同探頭張望。

系統熊貓扒拉着他的肩膀,兩眼無神。

時翡跑出去的時候,系統熊貓捕捉到了劇情節點,正興奮的在時翡腦子裏報告。

「命運抉擇:霸總在無人的小巷出車禍,正在裝暈觀察周圍情況,你選擇

A:立刻救助→好感度+1;B:見死不救→黑化度+1;

嘿,宿主啊,我跟你說!劇情CG觸發也是有好處的!我們可以白嫖迷人點!

無論你選擇哪一個選項,只要觸發了命運抉擇,推動了劇情發展,系統都會免費送你一個……啊啊啊,宿主你幹什麼!!」

系統熊貓眼睜睜的看着時翡的高跟鞋就像是漂移一樣,在車前拐了一個大彎,一邊尖叫一邊朝着小巷口一路狂奔,引來一大群人圍觀。

命運抉擇任務就這麼消失了……

消!失!了!

啊啊啊啊我的白嫖迷人點呢!!!宿主!!!

時翡安慰道:「別急。不過是一點迷人點而已,以後我們當了大明星慢慢賺。」

他混入人群,伸長脖子圍觀裝暈的韓凌被交警小哥叫起來查酒駕。

韓凌沒酒駕,但忘記了帶駕駛證,正表情黑沉地掃碼交罰款中。

時翡遺憾道:「他居然沒酒駕?」

他還以為,這麼寬的道,霸總同志居然會一頭撞上花壇,肯定是喝暈了或者吸嗨了呢。

如果霸總同志被刑拘,他得省多少事啊,嘖嘖。

圍觀群眾見韓凌沒死沒傷也沒酒駕,不少人陸續離開,只有少部分遛彎的老年人繼續舉着手機拍攝發朋友圈。

時翡也跟着散掉的人群離開。

他找了輛計程車,到離公司較遠的老舊小區下車。

沒白嫖到迷人點的系統熊貓蔫噠噠道:「這邊沒監控。」

時翡順着系統熊貓的指引走進老舊的小區的角落。

他用卸妝濕巾把妝容卸乾淨,從手提包里取出一雙洞洞鞋穿上,再把連衣裙、高跟鞋、假髮、裝飾品和手提包全部塞進垃圾桶。

時翡伸手抓住小區的圍牆欄桿,從監控死角的圍牆上翻了出去。

「嘶。」

時翡落地后忙低頭看手。

他的手掌邊緣被欄桿擦破了。

系統熊貓焦急道:「沒事吧?」

時翡搖頭,笑道:「沒事,是被石頭擦破,不用打破傷風針,回去上點碘伏就行了。統子寶貝繼續指路,咱們該回家了。」

系統熊貓眨了眨眼,疑惑道:「宿主,告訴你個好消息。剛觸發隱藏選項,宿主成功逃離了既定命運抉擇,敏捷值加一……咦?迷人點裏根本沒有敏捷值啊!敏捷值是個什麼東西?」

時翡比系統熊貓更茫然疑惑。

敏捷值是什麼東西?!

※※※※※※※※※※※※※※※※※※※※

接檔文《望父成龍[重生]》求預收藏,文案如下,可點擊作者專欄跳轉:

季黎是白手起家的富一代,好不容易賺到錢,卻因為創業期間勞累過度,還沒來得及享受就英年早逝。

一朝重生回到三歲,季黎望向還未過世、高三輟學的單親爸爸陰笑。

當什麼富一代,坐享其成的富二代不香嗎?「望父成龍」系統啟動!

三歲季黎:爸爸,你愛我嗎?

奶爸季晨夕:當然!爸爸比愛自己的生命更愛寶寶!

三歲季黎:好的。先把這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做了。

奶爸季晨夕:???

很久之後,最先踏入虛擬現實的風口,全息遊戲和虛擬偶像的教父,第二世界締造者之一,全世界玩家敬愛的「神靈」——那是季黎他爹季晨夕。

季黎:先買架私人飛機,再買座私人島嶼,今天要駕着我心愛的私人豪華遊艇環遊世界。我爸?哦,他在加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