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太太嚥了咽口水,她先生是瘋了嗎?怎麼想一出是一出?

景先生卻不打算就這麼算了,他這個想法冒出來就下不去,而唐書似乎被他壓了很多年,如今變着法的刺激他,不是經常發他和御清去哪玩的照片就是發他可愛的小外孫…

景太太實在受不了,就給御清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御清的語氣聽得出的幸福,聽到景太太的抱怨,她笑的很開懷。

“你就讓他得瑟幾天吧,他被景文壓着這麼多年了…”

御清很支持唐書,他們似乎很樂意看到受氣包一樣牛哄哄的景文吃癟的樣子。

景太太很無語,爲什麼這些人都要虐文哥?

可是面對狼一樣的景先生,她毫無辦法。

直到景鈺回來。

景先生才意識到,他要是有個大孫子,才能真正的揚眉吐氣。

景鈺在鬼醫界名聲很高,很多女鬼女陰陽先生,女玄門中人慕名而來,不爲別的,就是想一睹他的風采。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小時候師父和乾爹都說他的長相是個麻煩事。

他正煩惱的時候,就看到老爸盯着他,眼睛裏閃着悠悠的綠光。

“媽,我爸他怎麼了?”景鈺嚇了一跳。

景太太把他先生和唐書攀比的事情說了。

景鈺扯着嘴角愣怔了好久,第二天就收拾行囊偷偷跑了,他覺得家裏也不適合他。

他決定去找他乾爹,乾爹最近找到一個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據說在閉關。

景鈺一直想去,如今有了機會,他迫不及待的跑了。

幾天後,當他站在華夏版圖最西邊,看着大片大片薰衣草田,鼻尖都是香甜的氣息時,他覺得這一趟真是來的超值。

絕世神農醫仙 蕭白買下來一大塊地,他花蕭家的1錢從來不心疼,而且要的都是理直氣壯。

他在薰衣草旁邊蓋了個精緻的小木屋,躺在竹椅上曬太陽。

日子過的十分愜意。

“乾爹,你怎麼找到這麼好的地方的?”景鈺顯得很興奮。

蕭白眯了眯他狐狸一樣的眼睛。

“喜歡嗎?”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喜歡!”景鈺蹲在花田邊興奮的說。

蕭白高深的莫測的笑了一下。

“臭小子,怎麼想起找我了?”蕭白問。

“我…”

景鈺苦澀的笑了一下,把他的事一說。

蕭白也扯了扯嘴角:“景文真是越來越不正經了!”

景鈺覺得也是,他老爸有時候思想幼稚的像個小孩子。

兩個人坐在花田邊半晌,直到太陽落山。

前夫,後會無妻 第二天,他們都習慣早起,景鈺起來後就順着花田走,他很喜歡這裏,風景漂亮,空氣也清新。

蕭白買的花田實在大,他走了半個多小時後還沒走到頭,正要往回走,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嗨,帥哥,注意你好久了,一個人啊?”

景鈺回頭,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年紀最多20歲,只不過…

景鈺一眼看穿了她,可他什麼都沒說。

“是啊,你也是?”景鈺問。

“我和我哥哥!”小姑娘邊說邊打量景鈺。

景鈺對別人注意他的臉並沒有多反感,他早就習慣了。

“你哥哥?”

景鈺剛說完,一個小子從旁邊跑了出來,他和小姑娘樣貌很相似。不過性格完全不同,他很高冷。

“帥哥,我就離衡,你叫什麼?”離衡笑着說。

景鈺眯了眯漂亮的眼睛。

“景鈺!”

離衡好像哪裏聽過這個名字,卻不記得在哪了。

而一旁的小子卻想起來了。

“妹妹,我們走吧!”離堯拉着離衡就要走。

“我不走,我要和景鈺玩!”離衡不想走,她覺得景鈺和他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而且比起她哥哥,景鈺可愛多了。

景鈺看着他們,他也覺得他們的長相有些莫名的熟悉感,而且姓離…

“你們是?”景鈺忽然就想起了什麼。

離姓加上這個長相…

離墨!

舅舅!

景鈺四處看了看:“你們的父親呢?”

“關你什麼事?”離堯警惕的看着他。

景鈺像看到一個小弟弟一樣,上去拍了拍他的頭。

離堯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偷偷的下了凡界不能惹事,他敢摸神宮太子的頭?

“帥哥,摸我的頭摸我的頭!”離衡有些嫉妒。

景鈺抽了抽嘴角。

離堯的性格還有些像舅舅,這個丫頭是個什麼鬼?她隨了誰?

景鈺還是摸了摸她的頭。



最後離堯還是被離衡帶走了,景鈺也回了小木屋,他覺得有些不真實,那兩個一看就是舅舅的孩子,他多少也知道一些舅舅和老媽的事情,故而他從不在父母面前提離墨。

他記得他應該是娶了一個仙姬了,可是那兩個孩子頭上那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是怎麼回事?

景鈺想,有些事還是埋葬的好,故而他不準備告訴任何人這件事情。

“看到那兩隻小東西了?”蕭白突然問。

景鈺一怔:“你知道他們?”

蕭白笑了笑:“離墨的孩子,我一眼就看得出來,不過好像離墨最後沒娶那個笛梵!”

景鈺點頭。

“不用管他們,轉悠幾天就走了,他們是偷偷下凡的。”蕭白的意思也很明顯了,不要告訴景氏夫婦這件事情。

景鈺也點點頭。



知道景鈺的身份後,離堯帶着妹妹離開了,他們下凡來玩,可不想和景家的人有什麼瓜葛。

幾天後,兩個人到了另一個鎮子,這裏也有成片的薰衣草。

離衡不解:“哥,你是不是討厭景鈺?”

離堯搖頭:“不討厭。”

“那爲什麼我們要走?那個地方好美,都快趕上神宮了!”

“來這裏也是一樣的,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你想一直待在一個地方玩嗎?”離堯問。

離衡趕緊點頭,覺得哥哥真是睿智。

就在這時候,他們看到了一個人,離衡的眼睛忽然就亮了。“哥,你看,是景鈺哥哥!” 「這位女士,現在我們送你去就近的醫院,先給你包紮一下做個檢查~隨後我們再做筆錄~」

警察對著猶在哭泣的女孩兒說道,隨後安排了兩個警員攙扶著她上了麵包車。

「內個,有哪位群眾願意指認那個老頭兒么?或者有了解情況的請配合一下我們警方的工作……」

那個帶頭的警察一連問了好幾遍~方才圍觀的人群中,沒有一個人回答。

「小李,你去公交公司,調查一下那輛車的監控!小張,你去交警部門,查看一下附近街道的監控!先把人找到~」

「是!」兩個年輕警察答應一聲各自離開了。

「所長!這……哎,即便找到了人,我們沒有證據和證人的情況下~不好辦啊……何況,聽群眾講述,這老頭兒年紀還不小……不好辦吶~」

帶頭的所長身旁一個戴眼鏡的,文質彬彬的警察湊到近前對所長說道。

「嗯,的確不好辦~可如果事實真的像群眾反應那樣,這個老頭兒的行為就太惡劣了,我們身為警察,保衛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和社會秩序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我們不能因為不法分子年紀大,而不追究!」

「嗯!您說的對!那我們先全力尋找證據,即便最後一無所獲,也要表明我們的堅定立場!」

「好了!把那幾個人身份信息記錄一下,回頭再做做他們的思想工作~收隊吧~」

所長擺擺手,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馭魔凰妃 安慕西看著警察離去的背影,怔怔出神,她感覺從他們背影中看出了一絲無奈和頹然。

是了,維護社會治安,打擊犯罪分子,保衛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的確是警察的責任。

可社會也需要人民群眾的維護,像今日這樣的情形。那個囂張逃離的老頭,的確應該受到懲罰,可最終會是怎樣的結局,尚且是個未知數。

看著恢復了興趣再次進入八卦狀態的圍觀者,安慕西心裡涼涼的,或許離去的警察同志心裡更加的不好受吧。

最涼不過人心~

如果有一天,這個同樣叫地球的平行空間,每一個人都變得麻木,那又該怎麼辦?

「人字拖,剛剛那色老頭兒果真有什麼冠心病,高血壓那些病么?」

安慕西一邊往回走著,一邊對著人字拖問道。

「宿主!通過他的速度,年齡,和動作難度係數判斷,他應該是身體健康的。」

「什麼叫應該?」

「宿主!剛才人多,他沒有看到你,所以系統無法檢測他的內心想法和身體狀況。只能通過表面現象來判斷。準確率百分之七十。」

人字拖語氣很肯定的說道。

「那麼,也就是說,這個色老頭兒大半是沒病的……就這麼讓他跑了~哎……」安慕西無奈嘆了口氣,那些圍觀的人好蠢啊~

「宿主!即便他不唬人,圍觀人群中也沒人願意阻攔的~」

「哼!……人心不古~」安慕西跺了跺腳,繼續往家的方向走去。

「宿主!真正的女神,為了她的美,一定會努力提升生活質量的~」

「啊嘞?人字拖,你幾個意思?」安慕西覺得莫名其喵的~

「宿主!作為一個美女,怎麼可以天天以垃圾食品度日?怎麼可以對自己那麼不負責任呢?所以,去買菜吧~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卧槽,我竟然什麼時候會煮飯了喵?」

「可以學的!宿主!系統保留著上一任宿主的廚藝~」

「人字拖,你的意思是……我~是廚神了?」

「並不!不過宿主,你可以通過努力練習~達到專業廚師的水準~至於廚神,那是需要天賦的~系統檢測,你這輩子也成為不了廚神的~」

「……」

「可是,這麼突然的就要自己動手,做出來的東西真的可以吃咩?」

「……」

「宿主!食物沒有可以吃和不可以吃,只有好吃和難吃~」人字拖沉默片刻,才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人字拖,你特喵的,說話可是要負責的……」

「去吧宿主!菜市場就在前面三百米外~~」

「噢~」安慕西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一般,邁步朝前方走去。

她記得,昨天在穆叔叔家中吃飯的時候,當自己說自己只會煮泡麵這一道菜的時候,穆叔叔和穆小桃那尷尬的眼神……

原來……什麼時候,女孩子不會煮飯就已經算是缺陷了喵?這真的還是我原來生存的內個世界?

「人字拖,接下來該怎麼走?」

安慕西走了二百米之後,就遇到了麻煩,雖然這所謂的麻煩只不過是個並不大的十字路口。

「誰發明的十字路口,可以通往四個方向~讓人怎麼選?」

「……」

「宿主!你真的在這裡生活了二十多年么?」

「人字拖,我是真的沒有去過菜市場啊。」安慕西一臉無辜。

「右拐……」人字拖乾淨利落的說。雖然無法看見表情,但安慕西聽得出來,人字拖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是多麼的生無可戀……

右拐之後,走了有百多米,果然有一個市場,看起來並不是很大,但是一個個檯面都很整潔乾淨,各種肉類,蔬菜,水果都很新鮮的樣子。

特別是那一個個鮮紅的番茄,誘人的蘋果,表皮上還有著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小水珠,看起來很誘人。

「宿主!繼續走啊!」

「人字拖,番茄炒蘋果,會不會好吃?」

「……」好不好吃不知道,宿主是白痴還是可以確定的……

「呵呵噠,我就說說而已啦~那麼,就番茄炒雞蛋好了~嗯,土豆絲來一個?涼拌黃瓜?嗯,有這幾樣做基礎,總不至於做出來都不能吃~」

「叮咚~系統任務菜單:西紅柿燉牛腩。苜蓿肉。」

「什麼鬼!連做菜都是強制性的么?人字拖!你敢說這不是赤果果的報復?」

腦海中突如其來的任務菜單,雷了安慕西一個措手不及,腳下一個趔趄。

「宿主!任務及格,有神秘獎勵~」

「……有……神秘……獎勵喵?」

「是的!」

「及格是如何判定的呢?」

「菜品完成度達60%即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