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禾頓時忍不住尖叫出聲,「你們也太沒有人性了。之前給我的辛苦費也要拿走!」

青乙真人冷哼道,「我們飛雪山從來不用無用之人,你要是把之前用的我們花的我們的東西全部還回來,我二話不說,就馬上放你走。從此飛雪山的事情和你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曦禾頓時瞪大眼睛,之前那些銀子她還給了她的父親和母親留下一些。

那些寶貝也在上次逃跑的時候落在了沙漠里。

把她賣了也找不回來。

而且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憑什麼要全部還給他們?!

但是曦禾卻無可反駁。

難道又要繼續為他們賣命嗎?

她還真是死在這些錢上了。

青乙真人看了她一眼,說道,「如果你不想還的話,那以後還繼續好好的聽話。」

「大長老他們能看上你,也是看出來你有些小聰明,並且你能言善辯,口齒伶俐,比真正的神女要圓滑的多。

穿到深山大魚大肉 那印記在你身上也是一種機緣巧合,凡事自有因果,老天這麼做也有他的道理。」

曦禾沉默了半天,才將她身上的印記是怎麼來的,都和青乙真人說了一遍。

「事情就是這樣的,至於這塊玉,我本來是想拿去換一些銀子。誰知道還沒有來得及去換,就看到你們來了。」

曦禾說著,一邊用手去鳳凰玉。

紫星大帝 心中突然大驚,鳳凰血玉什麼時候丟了?

青乙真人看出了曦禾的異樣,問道,「怎麼了?」

曦禾連忙搖了搖頭。

「沒什麼,我只是有些好奇,那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青乙真人沉默道,「既然你現在想為我們辦事,那麼有些事也不需要瞞你了。

我告訴你吧,真正的鳳凰神女已經回歸了,但是由於她出了一些事情,並不能出來主持大局,光復大業。 所以我們也不忍心讓她出來冒險,所以才找到你。

你應該感謝大長老宅心仁厚,否則你的生命早就沒有了。」

曦禾沒有說話,只有臉上有著淡淡的冰冷。

果然,人家真正的鳳凰神女就是真正的鳳凰神女,她是求也求不來的。

任憑她再怎麼努力,也只不過是一個小麻雀,永遠變不了鳳凰。

青乙真人又說道,「你身上那個印記,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但是當初真的是讓我們心中感到驚喜。」

「後來,我們找到真正的神女鑒定過了。她說是一位鳳凰山的前輩帶走了,那前輩不忍心讓她從出江湖製造大業。

看來,就是那個前輩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他也想讓你代替神女。」

曦禾腳步不由自主的向後踉蹌了一步,心中只覺得無比的悲涼,原來從那一刻開始,這個陰謀就開始了,原來是這麼大一個圈套。

青乙真人又說道,「其實這件事情也是天註定,而且你也應該感到慶幸才對。

畢竟鳳凰山的神女可不是誰想當就能當的。

而且你現在這樣豈不是如了你的心愿嗎?

你喜歡錢,現在你也花不完的錢,想幹什麼幹什麼。

別人也不了解你真正的身份是什麼?天底下有多少人想為了得到這個位置而爭的頭破血流,而你正好被選中,你還有什麼不高興的?

就算因此而死,這也是你的一種福氣。」

曦禾突然冷笑了兩聲,「我為什麼要為了你們去死呢?難道就因為我的出生低賤嗎?但是我並不覺得我和你有什麼不同。」

話音剛落,曦禾便感覺到有東西落到她的脖子上。

抬眼看到青乙真人眼神冰冷的看著她。

把長劍架在她的脖子上,看著她面色冷清的說道,「你說的不錯,但是這世間總有人要犧牲,有人出生高貴,有人註定一輩子出生低賤,註定要付出的。

而你,如今就只能乖乖的認命,何況我將這麼多的秘密都告訴你了,如果你還是不知好歹,想要搞什麼花招,那麼你只有死路一條。」

曦禾突然認真的盯著他。

認真的說道,「我覺得不對,你們是不是沒有得到神女的同意?

她不同意復仇,然後你們還有別的想法,就背地裡違背她的意思,打著她的名號報仇,對不對?」

青乙真人的眼神猛然犀利無比,手中的長劍要朝著她的脖子里刺,曦禾心中一涼,暗道,她要死了嗎?

心中冷笑一聲,突然什麼都不害怕了,她什麼都沒有,活到頭還是什麼都沒有,真是諷刺啊。

「你們在幹什麼。」

青乙真人背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他立即嚇了一跳。

急忙把長劍給收了回來。

轉過頭就看到一身白衣的流月定定的看著他。

青乙真人眼中閃過一抹慌亂,叫了一聲,然後哆哆嗦嗦的道,「我只是,只是說不讓她逃跑了。」

他哆哆嗦嗦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好了。

流月淡定的說道,「你走,下次不許再干這樣的事情。」他的聲音很淡很淡,淡到彷彿讓人覺得是一種錯覺。 幽暗的洞穴裏,正中一個佈滿了彎曲條紋的平臺上,一團鬼氣飄飄蕩蕩着落在了平臺中心彎曲條紋最爲密集的光滑表面。

就聽“噗”的一聲輕響過後,那團鬼氣就如同一滴水掉在了吸水泡沫海綿上般,眨眼的功夫,就滲入平臺裏,不見了蹤影。

隨着鬼氣的滲入,一片瑩瑩毫光,立時在整個平臺表面閃爍了起來。少頃,好似引起了連鎖反應般,洞穴四周的洞壁上,亦跟着微微亮起。

站在太陰奇門顛倒鬼陣陣眼中心的陳志凡,看着腳下和周圍迥異於之前的場景,眼裏倏地亮起了一點精芒。

一點靈念,跟着探出。

剎那後,就感知到門洞外的那個最近的平臺上,骷髏頭鬼物兩個黑洞洞的眼眶裏,呼的一下就亮起了兩盞綠油油的鬼火。其身上流露出的氣勢,比之剛纔,幾乎是增強了一倍還有餘。

這還沒完,當那骷髏頭眼裏冒起了魂火後,其體型迅速變小,直至縮小到常人頭顱大小後,上下頜骨咔咔動着,在平臺上憑空原地轉了三圈。

忽然,就聽“嗤”的一聲輕響,第二個平臺上,驀地出現了一點嫋嫋的輕煙。卻是第一個平臺上的鬼物已經制造完畢,該輪到第二頭鬼物出現了。

鬼陣陣眼裏,靈念感知到洞外平臺上發生的情況,某青年暗自點了點頭。

看來這太陰奇門顛倒鬼陣,倒是完全可以用鬼氣來作爲陣勢運轉的動力。而且看那鬼物生成的速度,明顯要比之前用極陰靈氣和本命屍氣作爲能量轉化生成鬼物的速度要快得多。

既如此的話,那還有什麼可猶豫的,灌唄。他別的不多,就是這鬼氣嘛,是要多少,有多少,不限量、不要錢。

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裏,陳志凡乾脆盤腿坐在鬼陣陣眼裏,微闔雙目。靈念閃動間,鬼門大開,大股大股的鬼氣被他挪移了出來,然後一股股的灌入到了陣眼裏。

一時間,深藏地底的洞穴裏,瑩瑩毫光微微閃爍,陣力運轉之間,一波波精純鬼氣出現在了洞外的平臺上。

陰風陣陣中,在大量鬼氣的澆灌之下,第二個平臺上的鬼物迅速成形。

體型宛如充氣球般迅速變大,然後魂火燃起,體型又迅速變小,最後就聽“嗤”的一聲輕響,第三個平臺上,一點灰白細煙驀地浮現。

太陰奇門顛倒鬼陣之內,大量鬼氣被灌入,幾乎沒有什麼損耗,那些鬼氣即在陣力的運轉下迅速澆灌在了平臺上。

七八個呼吸的時間裏,第三個平臺上,常人頭顱大小的漆黑骷髏頭,眼眶裏魂火燃燒正烈的憑空懸浮其上。

隨後“嗤”的一聲輕響,第四個平臺上,一團散發出陰森氣息的灰白氣雲,“噗”的一下就冒了出來。

隨着時間的不斷流逝,第五個、第六個……

當陳志凡發現,丹田虛空的鬼氣煙雲裏,已經有數千只浮蛉獸在其中嬉戲打鬧後,他不得不暫時關閉了鬼門,而鬼物骷髏頭的數量,已經達到了十七頭。

而在鬼門邊上,已經睡醒過來了的鬼撲滿,趴在地上,兩隻小爪子來回扒拉着面前的一隻浮蛉獸,咧着嘴在那玩得正嗨。

靈念一閃,某青年就把鬼撲滿給挪移了出來。

拎着小傢伙的脖子,他連連晃動手腕微瞪雙眼輕喝道:“你這小東西,不是說了讓你把鬼門給看住的嗎?那麼多浮蛉獸跑出來你都不告訴我一聲,嗯,是不是非得等有大傢伙越界過來你才能給我一個反應?”

耷拉着四隻小爪子的鬼撲滿,一邊讓自己的蠍子尾巴在身下靈活的晃着圈,一邊嘟嘴說道:“主人,就是一些小蟲子啦!它們只是稍微有點好吃而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啦!”

“哦,是這樣嗎?”眼裏閃過一抹莫名光芒的陳志凡,語氣淡然的回了它一聲。

“既然只是一些小蟲子而已,那麼……”靈念一動間,就將鬼撲滿送回丹田虛空的他,眉頭一挑輕聲說道,“你就好好在裏面待着吧。”

轉瞬閃現在丹田虛空某處的鬼撲滿,癟了癟嘴低頭細聲嘟囔:“本來就只是一些小蟲子嘛,主人真是的,哪裏會有什麼危……險?”

說着說着,忽然感覺哪裏有什麼不對勁的它,緩緩擡起頭來看向了四周。

當看到周圍盡是你挨我、我擠你,睜開一對對紅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看的密密麻麻浮蛉獸時,鬼撲滿渾身鱗片立馬嘩的一下就立了起來。

是,浮蛉獸這樣的小東西,在它看來,就是一個個能吃的食物而已。

但是當這種食物的數量達到上千的時候,那就不是能吃不能吃的問題了,而是應該考慮,能不能不被吃的問題。

畢竟浮蛉獸怎麼說,也是從鬼界穿越而來的生物不是。

退一萬步說,即使它們是吃素的,但是扛不住其數量實在是太多,就算是一獸吐一口唾沫,恐怕也能把鬼撲滿這麼一個小東西給淹死了吧。

所以,儘管一直認爲浮蛉獸就是一個能吃的食物而已,但是在面對幾千隻眼睛的深深凝視下,鬼撲滿也是渾身止不住瑟瑟發抖了起來。

沉默片刻後,它眼裏精光一陣閃爍,小嘴巴不斷開閤中,一股蘊含着“主人,我錯了,快讓我離開這裏!”的求饒聲波,迅速被髮送了出去。

現實裏,盤坐在平臺上的陳志凡笑了笑,又抻了鬼撲滿片刻後,才把它從上千只浮蛉獸的圍視下給挪移了出來。

“這麼快就認慫了?”他臉上掛着一絲淡淡笑意的和聲說道,“不就是一些小蟲子嘛,怕啥,又不會有什麼危險。”

臊眉耷眼的鬼撲滿湊了過來,那張毛茸茸的小臉上掛滿了諂媚笑意的弱聲說道:“主人,主人,人家真的知道錯了!我保證,以後一定把門給守好,一隻浮蛉獸都不讓它跑出來。”

“指望你?”一臉不屑的某青年,搖頭晃腦不已,“算了,我還是靠我自己吧。你呢,以後就安安生生的做一個小吃貨就好。”

稍微停頓了一下後,他如同變臉般滿是熱情的笑容說道:“當然了,如果你要是時不時的從肚子裏掏出一點好東西出來送給主人我的話,那就更好了。”

“好東西?”

小傢伙低頭瞅着自己的肚子呢喃了一聲,然後嗖的一下兩隻小爪子緊緊按住肚子奶聲奶氣的擡頭叫道:“主人,人家肚子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東西啦!” 但是卻宛若一柄長長的劍,狠狠刺入人的心頭。

青乙真人嚇得額頭上出了一層薄汗,急忙向流月恭敬的點頭,然後說道,「仙君辛苦了。」隨即他一溜煙的跑了,好像背後有狼在追他一樣。

流月走到曦禾的身前,打量著她,看著眼前瘦弱的女子,她好像一層薄霧,好像被風一吹就能吹散。

流月低低的嗓音問道,「你哭了嗎?」

「才沒有。」曦禾倔強的揚起頭,一張清冷的小臉,冷冷淡淡,真的沒有哭,卻是有些蒼白,她的眼晶亮的有些詭異,讓人望不到底。

少女突然勾唇一笑,傾城傾國,冷聲道,「我只是在想,人要是命賤,還真的沒辦法呀。」

曦禾自嘲的冷笑一聲,然後眼睛望向天際,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青乙真人!」

青歌和青落兩個也很快跟過來了,看到青乙真人他們的眼睛都是一亮。

青乙真人也像他們兩個人恭敬的行了一禮。

「清落和清歌小仙好。」

兩人看到青乙真人好像看到了國寶一樣,抓著他的身體一陣搖晃。

然後說道,「我們沒有錢了,你帶了錢了沒有?」

青乙真人點點頭,然後讓人把一個箱子拿過來。

曦禾從青乙真人的身邊路過,一言不發。

彷彿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藍煙走過來笑嘻嘻的道,「主子你回來啦。原來你是和流月公子在一起的,你怎麼不早說呀?害我擔心了好半天呢。」

「不過這次是流月公子先找到我們,所以遊戲結束了吧。」

曦禾心中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們輸了你還這麼高興,。

可不是輸了嗎,簡直連我的命都快沒有了。

藍煙看到她沉默,心情很不好的樣子,也不敢再說話了。

青乙真人此次而來,其實什麼事情都沒有,就是來給他們發補給的。

看著青乙真人面對青歌他們哈腰點頭,曦禾都替他丟人,活的好像一條狗似的,還來教訓她。

「仙君,我們接下來還按之前的計劃一樣嗎?」青乙真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生怕因為之前的事情和流月鬧出了不愉快。

流月搖了搖頭,看向青落吩咐道,「青落,你自己一個人還沒有下過山,這次就由你去帶著隊伍上前面先探路,小心一點。」

青落沒有任何異議的點了點頭,對流月唯命是從,然後跳上了麟甲獸,「青乙真人,那我就先帶你們這些人走了。」

青乙真人立即點點頭,「好好,你先走一步吧。」

他當然看得出來,流月如今留下來,就是害怕他會再對曦禾做出傷害的事情。

不過,青乙真人不明白,仙君怎麼會為了一個小丫頭留下來呢?

這個小丫頭算個什麼呢?

而他之所以對曦禾那樣,完全以為是曦禾軟硬不吃,他才威脅威脅她。

他怎麼做,按道理說,仙君應該理解才對呀。

青乙真人在心裡暗暗想著,但畢竟他也只能想想,流月的心思向來如深海一樣,讓人猜不透,摸不著,他當然也不敢問。 曦禾重新坐回了馬車裡。

兩眼無神抱著自己的雙膝,對什麼也提不起來興趣。

藍煙看在眼裡,不由擔心的說道,「主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啊?你這怎麼都不說話呀?」

曦禾搖了搖頭,還是不想說話。

「你不要跟我說話,我想靜一靜。」

藍煙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不過還是不放心主子。

之前主子多麼活潑的一個人呀,現在怎麼能這麼安靜呢?

她在裡面一看,就見曦禾身體縮成了一團小小的,就睡著了。

嘴裡還嘟囔著什麼,不知道說的什麼夢話。

藍煙鬆了一口氣,睡著了也好啊,

但是她正準備放下帘子,又突然見曦禾背對著她轉過身子來,只見到她的眉頭深深的皺起。

藍煙心中疑惑,主子怎麼了?

她怎麼會是這個表情?難道主子心中有什麼不開心嗎?

有什麼開心的事情,怎麼不說出來呢?

對於藍煙來來說,主子這個人很精靈,卻心思很難猜。

這一路走來,又來到了很多種族所在的地方。

有時候這些人說的什麼話,她們都聽不懂。

但是任何語言在流月的眼前,都彷彿家常便飯一樣,絲毫不用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