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開口的人說道「可陛下讓查,該如何交代」

「小朋友你太年輕了,陛下讓查,那就查唄,至於能查到什麼,什麼時候查到可沒說啊。」

「就是,若陛下真要人查,必然會指派具體由誰負責,而不是『去查』兩個字」

那人對這些提點他的貴族回道「還可以如此的嗎?受教了」

「金鷹死了,由你來接替他的位置,小朋友你要學的還有很多呢。」

「走了,我們回去查事了。我打算去拍賣行查查,親王殿下覺得怎麼樣」

雪星回道「歡迎啊,本王也覺得應當去拍賣行查查,聽說今天新到了不少好東西呢!」

「噢!真的嗎,那我們都去湊湊熱鬧。」

一眾人,隨着雪星親王去查案了。殿門口獨留那年輕的新晉大臣,看着這些老前輩離去。

皇宮中離去的雪夜此刻坐在寢宮的正座上,雪清河侍立在前。雪夜出神良久,才開口對雪清河說「清河,這件事不簡單,我總有種不好的感覺,你去查一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最好是找到動手的人到底是誰。是誰,敢在天斗城裏屠殺貴族。若是私仇還好,若是針對帝國的陰謀,就必須乘早粉碎它。」

雪清河看着垂垂老矣的雪夜,今日的他似乎更是蒼老了些「父皇保重身體,清河會為您分憂的。」

雪夜看着眼前懂事聽話,才智過人的雪清河「哎!若是雪崩有你一半的聽話,我也就放心了。幸好天斗還有你,我也能安心的將諾大的帝國交給你了。」

「清河只願父皇身體康健。」

雪夜此刻臉有笑意「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時日無多了。只願你能治理好帝國,也不枉費我這多年的教導。你去查吧。」說着雪夜便有些睏乏了,他這兩年來時有病症,雖會很快被治癒,但身體確實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看着走出去的雪清河,心中的重擔卻輕了許多,有這個孩子在,天斗帝國未來依舊是大陸上最強帝國之一。

雪清河轉身離去,只是轉身時卻有着不明的笑意,雪夜是不會看到的。

他一路回到太子宮中,早有一人等在殿中「讓你查的事查到了嗎?」

一身黑衣,遮擋着他的面容,看不清是個什麼模樣,甚至不知男女的人,用着嘶啞的聲音回道「金鷹侯爵在貴族中也是不太受歡迎的人,他的仇家不少。早年間曾經招惹過幾個魂師,其他人都只是普普通通,唯有一人如今已是魂聖修為,而且加入了七寶琉璃宗外門。其他的仇敵雖有,卻也做不到一夜間滅門,而不被城衛軍發現。」

雪清河手指輕敲桌面,思考着該如何回復雪夜「可以了,你下去吧」

「是,太子殿下」

雪清河已然思慮好了回復雪夜的言辭。金鷹欺凌曾經弱小的魂師,卻沒想到人家是個天才,忍辱負重三十載,修為大成。以魂聖修為於昨夜入天斗城報仇,殺盡金鷹滿門,事了拂衣去,便是城衛軍也未發現此人的行蹤。而且此人似乎還和七寶琉璃宗有關係,這樣的理由對他一個侯爵足夠了。

天斗不可能因為一個侯爵和支持他的七寶琉璃宗鬧出矛盾,甚至雪夜都不會和寧風致說起這些事。

這個世界依舊是實力至上的,個人的勇武,擁有着改變世界的力量,貴族的身份也只是如此而已。

已經找到解決辦法的雪清河看着天空的驕陽,喃喃的低語「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呢?」

此刻的李耀早已回到了天斗皇家學院,撐起了他天才學員的身份,陪着皇斗戰隊的眾人訓練。

剛剛經歷過戰鬥的眾人,此刻還在冥想回復魂力,李耀因為昨夜的觸動他的魂力增長到了三十八級,此刻展示在眾人面前的是三十三級。

隊伍中的獨孤雁,身上魂力波動劇烈,應當是要突破了。這兩日這姑娘也是廢寢忘食的努力着,不讓自己落下太多,畢竟她看上的人是藍電霸王龍宗下任宗主,魂力等級太差,便是他爺爺是獨孤博,藍電霸王龍宗主玉元震,也是不會同意他們的婚事的。 這才是令香克斯最感到可怕的地方。

大漢國如果只是攻打下來沒有選擇治理也沒有選擇工業化。

那僅僅是佔據這個地方而已。

而此時大漢國對這些區域進行了行政劃分,在大後方,還對當地進行的工業化,並且把一些交通網路都已經鋪陳開來了。

這也就說大漢國準備在這裡長期呆下來。

大漢國還招收本土的軍隊加入到漢軍當中。

這就是融合的第一步。

大漢國在這裡面擁有了軍工業,可以持續不斷的支援前線。

擁有了工業之後還可以生產出更多的商品,在這裡面帶動佔領的地區經濟發展。

這樣一來神奇國的老百姓富足之後,他們可就不會再思念大不列顛還有神奇國的統治。

他們慢慢的便會接受自己是大漢國的一員。

甚至大不列顛和神奇國的軍隊去攻打的時候,他們不會認為是友軍來了,他們會認為你們是來侵略他們的,是來掠奪他們美好生活的敵人。

「香克斯大人在招兵的時候,他們花了不到十幾天變徵召到了近百萬人,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聽到這裡香克斯徹底坐不住。

要知道他們徵召近百萬人,有很多都是強迫征來的。

就這樣他們還足足徵召了兩三個月的時間。

可大漢國的在這裡,僅僅花了十幾天,變成遭到了近百萬的軍隊。

「他們小孩老人都徵召了?」香克斯還抱著一絲希望,看看是不是大漢國為了湊齊人數,而連小孩和老人都徵召。

只見副官搖搖頭。

「不,年齡在十五歲之上,五十歲之下的人,才會被徵召入伍。」聽到這裡,香克斯徹底頭皮發麻。

他萬萬沒想到大漢國居然會如此的深得人心。

才佔據了不到半年時間,便將整個統治區域的人心盡收。

「香克斯大人物我還得說一件事情。」副官的臉色有點難看,他不知道這件事情該不該說。

萬一說出去之後,香克斯大怒將自己的頭砍了,那該怎麼辦?

「說!」香克斯儘可能的平復自己的心情,因為他知道他還有許多事情等待著他去處理,如果現在他的心態崩了,那一切就都完蛋了。

「香克斯大人,我們抓到許多的逃民。」

「哦?逃民怎麼了,咱們又幹什麼壞事了?」

香克斯的第一反應是以為這些老百姓又幹什麼壞事了?

他這樣想的是不是要鎮壓一下呢。

「不是的,他們現在分分網東邊跑,往中部跑都想進入大漢國的統治區。」

「啊!氣死我了。」香克斯抓起凳子就往牆壁砸,他聽到這個聲音比大漢國十幾天就徵收到近百萬部隊來的更加生氣。

如今看來,大漢國不僅。在統治區域深得人心,並且還能在大不列顛統治的區域吸引人心。

使得老百姓們都想跑到大漢國統治的區域去工作,去耕種。

「這大漢國用強制或贖買的手段將世家手裡的土地收了回去,然後再發放給賤民們耕種。」

聽到副官的話,相剋是不屑一顧。

「那些賤民懂什麼,用不了多久,他們又會因為餓肚子將土地又賣給那些世家,到頭來大漢國只是白費功夫而已,甚至還會花上不少錢。」

香克斯還沒有笑完,副官又接著說道。

「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大漢國所有的土地都是國家所有,因此土地之間不能夠交易,即便那些賤民們餓死也不能夠把土地販賣出去。」

聽到這裡香克斯徹底坐不住。

「這是什麼奇怪的律法,竟然有這樣的規定。」

按照香克斯的理解,無論國家再怎麼分配土地給窮人們,窮人們永遠都敵不過富人。

因為窮人總會因為各種理由將自己的土地售賣給富人。

然後富人越來越富,擁有的土地越來越多,而窮人的土地又越來越少。

而大漢國此舉直接從根源上解決的問題,那就是不允許土地交易,因為土地都不是你們的。

你們窮人不管你有多懶,你都不可能將土地賣出去,因此無論何時,窮人永遠都可以擁有一塊地在地上種莊稼,混個溫飽不成問題。

「香克斯大人,那我們到底要不要決戰呢?」聽到副官的話,香克斯的心已經涼了一大半。

他的決戰之心已經動搖。

隨後香克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給我點時間考慮,你先下去吧。」

香克斯從抽屜裡面拿出了一根雪茄。

他想點燃雪茄,但手都在發抖。

他越點手越發抖。

直到最後他將雪茄和火柴全部丟到了地上。

一夜未眠,直到清晨。

香克斯這才開了口。

「可惡,大漢國,我記住你了,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會回來的。」

於是香克斯喚來了副官。

「你先去準備遷徙之事,然後派一個人率十幾萬軍隊前往坎普爾與大漢國決戰。」

「什麼?這不是讓他送死嗎?」副官不解的問道。

他們百萬大軍決戰,倒還有幾分勝算,如今派出十幾萬大軍前往坎普爾,那便是活生生的送死啊。

「確實是送死,但是你別忘了,如果我們一仗都不打,就這樣撤退,帝國會饒了我們嗎?」香克斯拉起副官的衣領,惡狠狠的看著副官。

副官沉默了。

他知道宵哥是說得對,但是那個被選中的人可就完蛋了。

「被選中的將軍,你派人給他家裡送過去十萬大不列顛幣,也算是可以富貴一生了。」

香克斯實在是過意不下去將人送過去送死,因此他決定給那個倒霉的將軍一點錢。

最起碼讓他的家人衣食無憂。

副官點點頭,現在也只能如此。

他也知道,如果一仗都不打就這樣撤退,馬上第二天,帝國的軍事法庭就要傳召他們過去了。

此時副官找到了一個年輕的將軍。

他的名字叫傑爾瑪。

他是土生土長的大不列顛人。

副官之所以找到他,是因為傑爾馬沒什麼後台,可以放心的送過去送死。

此時的傑爾瑪剛剛結婚,他無比憧憬著婚後生活。

他正摟著自己的新婚妻子夢娜,一點幸福的時候,接到了副官的電話。 那個對她最好,帶給她溫暖的男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余卿卿甚至來不及好好的去愛他,他就死了,而且死得那樣慘烈,她怎麼可能忘掉他,再去愛別人?

現在,她只想為蘇行止做最後兩件事。

給他過生日,跟他說一句生日快樂,給他報仇,不讓他白白的死!

「是你殺了他,你發郵件恐嚇他,他沒收到,一意孤行的跟我結了婚,所以你就讓他橫屍街頭……」

她望著他漸漸變得蒼白的臉,失聲冷笑道:「傅君年,這世界上,為什麼會有你這樣殘忍的人?因為葉悠然,你討厭我,送我入獄,折磨我,我不怨你,但是,你怎麼可以傷害行止?他除了愛我,除了想要跟我結婚,他有什麼錯?憑什麼因為你的不甘心,他就要連命都給丟掉?憑什麼?」

傅君年抬頭看她,一臉的不可置信:「什麼……什麼郵件?」

「你明明知道的,又何必來問我?傅君年,對不起你的是我,你殺行止幹什麼?你把他還給我,還給我好不好?」

余卿卿的眼淚簌簌落了下來,眼神里卻充滿了絕望。

她知道,蘇行止再也回不來了,他還是把她一個人孤零零的扔下了。

那個單純的男人,臨死之前,還把傅君年當成是她的救命稻草,讓傅君年好好照顧她……

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余卿卿不願意他做糊塗鬼!

她握著水果刀,又向深處刺入,直到刀刃徹底沒入他的身體:「傅君年,我不會原諒你,再也不會了……」

小腹上的劇痛,迫得傅君年彎下腰去,心下凄涼一片。

他滿懷希望的過來,想要帶著她遠走高飛,離開這裡的一切紛紛擾擾,可是,她卻設下一個陷阱給他。

曾經那個整天追在他身後,死皮賴臉追求著他的小女孩,竟然為了另外一個男人,要殺了他報仇!

以前他不相信悠悠的事兒跟她有關,所以一意孤行的送她進監獄改造;現在她不相信蘇行止的死跟他無關,狠心的想要一刀刺死他……

真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啊!

傅君年輕咬著牙,伸手緊緊扼住了她的喉嚨:「余卿卿,你,你好狠……」

女人的心一旦狠起來,簡直令人髮指。

他歡天喜地的開車來接她,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由於常年健身的緣故,傅君年的體魄,原本就比常人更健壯一些。加上水果刀沒有刺中要害,所以哪怕是腹部中了一刀,他的力氣也依然比尋常人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