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女性失蹤案,相信你也應該知道。”

我當然知道了,小娟的表妹都失蹤了,我能不知道麼?只是……楊天虹是特殊案件行動組的,歸他管的案子應該都不是什麼正常的案子吧?難道這不是一起普通的失蹤案件?

“誒,楊警官,這失蹤案件是不是和鬼有關啊?”我跟在楊天虹的身後問道,並沒有打算現在回公司。

楊天虹站住了腳步轉頭看着我,“你現在回去,晚上我會去找你的,還有這只是普通的失蹤案件,別扯上鬼。”

我翻了個白眼繼續跟在楊天虹的身邊,“你別想忽悠我了,你是專門負責特殊案件的,一般的案子你纔不會接呢,你老實告訴我啊,這失蹤案是怎麼回事?”

此刻,我的好奇心爆棚啊,能驚動楊天虹出手的案子,怎麼可能普通?我又不是傻白甜,會被楊天虹三言兩語給忽悠過去。 “夏絃樂。”楊天虹突然扭頭,眼神中帶着無奈和嫌棄的看着我,“我怎麼就發現你那麼的惹人討厭呢?”

“有麼?我並沒有覺得,我這麼美麗可愛,溫柔大方怎麼會惹人討厭?再說了我要是討厭的話,那隻鬼爲什麼想要娶我?”我不服氣的說道。

楊天虹愣愣的看着我,“夏絃樂,你臉皮厚得簡直是讓我無言以對。”

我輕輕的哼了一聲,既然無言以對的話,那就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唄,反正現在全國的人民都知道這失蹤的案件了,還怕被人知道麼?

楊天虹揉着眉心對我說道,“是,大家都知道這幾起失蹤的案件,但是並不知道爲什麼而失蹤,如果我們公佈真相的話會引起全國人民的恐慌,你懂不懂?”

引起人民的恐慌,那這件事情還真的是非常的嚴重啊,楊天虹越是這麼的保密,我就越好奇,俗話說好奇心害死貓,我想我的好奇心就是可以將我害死的那種。

“可是我就是想知道啊,你就告訴我唄,我一定不會告訴別人的!”我誠懇的看着楊天虹,就差點賭咒發誓了。

楊天虹沉吟了一會兒,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竟然答應了我的要求。

“如果你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的話,你可以一直跟着我,不去上班。”

我點了點頭,反正我準備請一個禮拜的假了,準備跟定楊天虹了,跟在他的身邊應該沒有鬼會來騷擾我吧?

“不上就不上,我跟定你了。”我撇了撇嘴說道。

“行。”楊天虹說,“以後要是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可別嚇的哭爹喊孃的。”

我又不樂意了,我鬼見鬼了,我還會再怕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楊天虹告訴我,以後我看見的可能不僅僅是鬼,還有其他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我聯想到的就是妖魔鬼怪,在我見鬼之前我想的鬼都是聶小倩那樣的,妖都是妲己那樣的,可是現實真的是骨感的,鬼的模樣還真是千變萬化的。

我打電話給公司,稱有急事要請一個禮拜的假,估計公司也不想管我這個小嘍囉,就答應了我。

請到假後,我就安心的跟在了楊天虹的身邊,只見楊天虹在公園的各個地方走來走去,看樣子就像是在散步,一點都不像是在查案的樣子,走來走去的倒是把我的腳走得夠酸的。

突然,我手機的提示音響了,有人給我發消息了。

我拿出手機一看給我發消息的還是那個叫做忘川的網友,對於這個網友啊,我可真是好想罵罵他啊,可是每次我發消息過去的時候,總是顯示不是我的好友,我知道這個忘川一定不是人,但是也不帶這麼整人的吧?

這次他過來的消息是:“離那個男人遠點。”

那個男人?哪個男人?我看了看四周,除了楊天虹已經沒有其他的男人了,難道這個叫忘川的是讓我離楊天虹遠點?

我撇了撇嘴,我傻麼?我幹嘛要離楊天虹遠點?離他遠點的話,那這些鬼豈不是就有機會害我了?

我傻麼?我當然不傻了!

我習慣性的發了一句過去,“你誰啊,幹嘛聽你的?”

沒有想到的是這條信息居然發送成功了,沒有再提示對方不是我的好友了,那就證明叫忘川的這隻鬼收到了我的消息。

我有點慌了,剛纔發消息的時候倒是挺爽的,萬一把這隻鬼給惹惱的話,那我豈不是沒有好果子吃!

“叮咚”一聲,消息又過來了,這次只發了三個字————夏絃樂!這是我的名字,後面還加了一個感嘆號,看來是有點生氣了。

我決定不再回他了,快步跟上了楊天虹的步子,我看見楊天虹突然在公園裏種着一處竹子的地方停了下來,這是一個小花園,裏面沒有種什麼花,大多數都是竹子,不知道爲什麼我看竹子總是覺得這些竹子陰森森的。

楊天虹在一株竹子下站住了腳步,他打量着這根竹子,我也跟着他打量,難道是這根竹子有什麼不對勁?看了一會兒也沒有發現這竹子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只是這竹子比其他的竹子看起來要茁壯一點罷了。

楊天虹看了竹子後,突然蹲了下來,眼神仔細的觀察這竹子下的這些泥土,不時還用手捻起一些土在鼻子下聞了聞,又手指搓了搓,不知道在做什麼,我對他這樣的舉動有點奇怪。

我好奇的四處張望着,發現這片竹子上空有一點灰濛濛的霧氣籠罩,就像是烏雲一樣。

我以爲是哪裏飄來的煙霧,也就沒有多注意。

楊天虹已經站了起來,丟掉了手中的泥土,對我說道,“這裏有點問題,我晚上再來看看。”

“爲什麼要晚上來啊?”我不解的問道。

楊天虹跟我耐心的解釋道,“因爲現在是中午,陽氣太重了,很多東西在這個時候都不敢出來,所以晚上再來。”

“那我也要來!”我連忙說道,畢竟我也不想一個人呆在家裏,怕那隻男鬼又跑來非禮我。

楊天虹聳了聳肩,看似無所謂的說道,“你來就來咯,我無所謂。”

和楊天虹說定後,我就回去了,我先回了一趟公司補了一張請假條,發現小娟的位置上沒有人,現在已經是上班時間了小娟去哪裏了?

我準備等一會兒,等小娟過來我跟她交代一些工作上的問題,可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小娟卻還是沒有回來。

正好這個時候主管過來了,看到我旁邊的空位,她的眉頭皺了皺,“夏絃樂,小娟去哪裏了,你知道麼?”

我搖了搖頭,的確是不知道小娟去了哪裏,我也在等小娟呢。

“這個小娟還真是的上班時間都過去了這麼久了,她竟然還沒有回來,等她回來了一定要扣她的工資!”主管說着就揹着手走掉了。

我坐在位置上又等了一會兒小娟,可是始終沒有出現,我只好收拾東西有些失望的走了。

回到自己的居住的樓房裏,我想現在是大下午的,而且外面的太陽那麼大,應該是沒有什麼髒東西跟着我的吧?

路過藺澤川家的時候,發現他家的門是緊閉着的,我想大概可能他也是出去上班了吧。

打開了自己家的門,一踏進屋子裏,我就覺得渾身都冷了起來,畢竟剛纔在外面的時候,那太陽曬得我暖洋洋的非常的舒服,很想睡覺。

不過想到今晚要和楊天虹去公園裏探案,我就感到非常的興奮,那麼現在我要做的就是睡個午覺,晚上纔有精神和楊天虹一起!

我就是這麼一個行動派的人,這麼想的時候我就這麼做了,放下了隨身攜帶的包包,我就直接倒在了牀上,還別說一倒在牀上,我的睡意立刻就涌上來了。

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再次的感覺到了一隻手在我的身上游走,媽蛋!那隻死色鬼又來了!這大白天的也能來?

那隻冰冷的手重重的在我的胸上捏了一把,我欲哭無淚,這個傢伙到底是在幹嘛啊!

“不聽我的話,我會懲罰你的哦。”冰冷卻帶着磁性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同時那捏在我胸上的手力道又加大了。

懲罰我就是捏我的胸麼?我的牙都要咬碎了,這個色鬼,大色鬼!

“不要在心裏偷偷的罵老公色鬼,老公只對喜歡的人色,別的女人我看都不會看一眼的。”那聲音繼續響起。

瞧瞧,瞧瞧,這色鬼是多麼的無恥啊,居然這麼冠冕堂皇說出這麼下流的話,不過這次我發現我的身體是可以動的,於是我翻動了一下身子,準備起身離開,卻發現我似乎是被一個人給抱在了冰冷的懷抱裏。

那磁性的聲音再次在我的耳邊響起,“小絃樂,你別妄圖離開我,我等了你這麼久,是不會傷害你的,別怕。”

我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像這個傢伙從開始到現在是沒有傷害過我,可是它傷害了其他人啊。

“你真的不會傷害我?” 棄少歸來 我問道。

“真的。”男鬼的聲音變得異常的認真。

我鼓起勇氣對這男鬼說道,“你喜歡我,不會傷害我,到是出來然我看看啊?”

男鬼似乎是有點沉默了,如果不是感覺到那冰涼的觸感還在,我真的要以爲他已經離開了。

“我現在被一些事情所羈絆,你看不清我的臉的,我保證,只要事情解決後,我一定會被你看的!”男鬼認真的對我說道。

好吧,其實我也不是特別的想看這個男鬼長什麼樣子,萬一長得就跟一歪瓜裂棗的,豈不是濡染了我的眼睛?

突然,我的屁股被拍了一下,那男鬼的聲音似乎聽起來特別的惱怒,“什麼叫做歪瓜裂棗?你老公我在六界美男中都排得上號的好麼?”

什麼六界美男?越說越離譜,我覺得這個鬼得了妄想症。

“我跟你說啊,既然你說你是我的老公,那你可要保護我,知道麼?”我非常嚴肅的對男鬼說道。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我突然想了起來。 “我叫忘川,忘川河的忘川。”

男鬼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不知道爲什麼聽起來有一點淒涼,聽到這麼淒涼的聲音,我之前的惱怒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

原來這隻男鬼叫忘川,也就是微信上那個奇怪的人咯?

不過看他的樣子好像是真的不會傷害我,只是我想到我現在已經中了桃花煞,只有嫁給他才能解除,我的心裏又開始不舒服起來了,爲什麼要給我下桃花煞?如果我一直堅持不嫁給忘川,那我豈不是真的會死?

想想就覺得好鬱悶。

“小絃樂,你怎麼又不開心了?”忘川的聲音響起。

我有些煩躁,這種只能聽見聲音而看不見人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想起以前和今後的洗澡的時候,總是有一雙眼睛在某個地方赤果果的看着我,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我將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既然說了不會傷害我,但是爲什麼又要給我下桃花煞?這不就是挑明瞭說,如果你不嫁給我就得死麼?

誰知道忘川很認真的回答我,“桃花煞並不是我下的,我只是想要救你,小絃樂,我害誰都不會害你。”

不是忘川下的桃花煞?我頓時又懵逼了,如果不是忘川下的桃花煞還會有誰?

林宇還是柯伯遠?如果要懷疑的話,我只能懷疑這兩個人了,不,是兩個鬼,這兩隻鬼之前都想殺我來着。

我剛這麼一想,忘川否定的聲音瞬間傳了過來,“不是它們,林宇和柯伯遠那兩個渣渣怎麼可能下得了桃花煞,這背後另外有人,而且很厲害。”

“人還是鬼?”我的腦袋一下子有點當機。

忘川肯定的說道,“是人。”

人……

除了鬼想害我,難道現在連人都要害我麼?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還是犯了什麼天大的事情?

我讓忘川告訴我要害我的那個人是誰,這樣的話我就可以防着那個人了,可是忘川卻怎麼能都不肯告訴我。

忘川又沉默了,我氣得雙眼一閉,算了,睡覺吧,晚上去找楊天虹!

“小絃樂,你不許去找那個男人!”突然,忘川這個傢伙又開口說話了。

我沒有再理會這個傢伙了,既然不肯告訴我,那麼我就去找楊天虹求保護。

也許是見我沒有回答他,他繼續喃喃的說道,“只要你不摘下這枚戒指,你的命是可以保住的。”

不摘下這枚戒指的話就要嫁給忘川這個傢伙了,不過現在也摘不下來啊,想着這些我閉上了眼睛準備休息了,這個死鬼他要抱的話就抱着吧,反正我也看不見。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淡定了下來,何必又去爲那些事情傷神。

我這一覺睡到了晚上六點,起牀的時候,我沒有再感覺到那冰冷的觸感了,也許是走了吧。

下牀穿好了衣服來到客廳,看到餐桌上竟然放着幾盤冒着熱氣的菜,瞬間我就目瞪口呆了,不用說肯定是那個忘川搞得鬼。

我走到廚房一看,鍋碗瓢盆都已經收拾得乾乾淨淨的,電飯鍋裏也煮着白米飯,我有些發愣,我這是撿到了一個田螺姑娘麼?

盛了一碗米飯,走到餐桌前,桌子上有兩個菜和一個湯,都挺簡單的,薑絲炒肉和清炒的青菜還有一個子紫菜蛋花湯。

我嚐了嚐味道還不錯,如果忘川要是一個活人就好了,這樣的男票可是很難找的。

嘆了一口氣,可是我和忘川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吃完飯,我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楊天虹的家裏,因爲他之前告訴我如果要和他一起的話,就在九點之前去找他家找他。

雖然忘川不同意我去找楊天虹,但是並不能阻止我。

來到楊天虹這陰森森的家門外,如果不知道楊天虹是一名警察的話,我可能真的會以爲楊天虹其實是一個大變態。

這次的門還是自動開了,有過了第一次的經驗,這次我並沒有那麼的害怕了。

進屋後我看見楊天虹站在窗邊看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麼。

“楊警官,現在都快九點了,我們還不出發嗎?”看到楊天虹聳立在窗戶邊,我走過去小聲的問道,這裏到街心公園再怎麼說也得張半個小時啊。

楊天虹依舊看着窗外,但還是回答了我,“等待時機。” 說完這句話後,楊天虹擡起手腕上的手錶看了看,我看見他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絲邪魅的笑容。

“時間到了,我們走。”楊天虹終於轉身對我說道。

我愣愣的點頭,跟在了楊天虹的身後,楊天虹從桌上拿起了兩個機車的頭盔,扔了一個給我,我手忙腳亂的接住,這才快步的跟在楊天虹的身後。

楊天虹先下樓了,結果我下樓後卻沒有發現楊天虹的身影,這個人跑這麼快是去哪裏了?

我站在樓下有些不知所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在我糾結的時候,我聽見不遠處傳來了非常響亮的轟鳴聲,在聽到這聲音幾秒鐘後,我的眼前出現了一輛非常漂亮的機車。

我並車這些並沒有什麼研究,也認不出好壞,我只是覺得這機車的外觀特別的漂亮,整體都是銀色的,在這皎潔的的月光下流動着盈白的光華,讓人都不忍心移開眼睛。

楊天虹對我喊道,“上來。”

“哦。”

我趕緊戴上了頭盔坐上了楊天虹的車,坐在這機車上面我有點緊張啊,和楊天虹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楊天虹突然扭頭對我說道,“如果你害怕的話,就摟緊我的腰。”

既然楊天虹都這麼說了,不摟白不摟,我雙眼一閉雙手一下子就環住了楊天虹的腰。

就在下一秒我感覺自己飛了出去,沒錯,是真的飛了出去!

啊啊啊 ,楊天虹要不要騎得這麼快啊,要不是有頭盔給罩着,我覺得我的頭髮肯定會一根根的立起來!

這特麼真是飛一般的感覺!

果然,速度快就是不一樣,從楊天虹家裏到街心公園竟然只花了十分鐘。

由於街心公園連續失蹤了三名女性了,所以來公園散步的人幾乎沒有了,不行,我得緩緩,從楊天虹的車上下來好像有點暈!

就在我坐在階梯上緩神的時候,我遠遠的看見一個身穿性感火辣的美女朝着我和楊天虹走了過來。

楊天虹看到這個火辣的美女竟然還朝着那個美女吹響了口哨,果然,無論誰看見美女眼睛都是直的。

性感的美女走到了楊天虹的身邊,竟然非常禮貌和嚴肅的對着楊天虹低了低頭,說道,“組長。”

這一低頭,咳咳,那美女的大半個胸都跳了出來,我眼睛都看直了,可惜了我不是一個男人。

後來,楊天虹和我介紹,這個性感火辣的美女是楊天虹的組員,是有點特殊能力的人,叫做孟夕雨,一個很美麗的名字。

“組長,這位是?”孟夕雨看到了站在楊天虹身後的我,不禁皺了皺她那彎彎的細眉問道。

楊天虹只是隨意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對孟夕雨說道,“她是我的一個朋友,有點本事。”

我不禁冷汗直冒,我有什麼本事啊?這麼跟這名美女介紹我,我要是真沒有一點本事那可怎麼辦?

就在我要反駁楊天虹的時候,他突然後退了一步,在我耳邊說,“上頭有規定,我們執法的時候不能被組員以外的人看見,我這麼只是一個帶你去現場的方法罷了。”

天下第一 我點了點頭,原來如此,看來楊天虹真是費心了,這一路我都非常安靜的和乖巧,不敢出半點聲,就怕被那個叫做孟夕雨的美女發現。

全程,我都在聽孟夕雨和楊天虹的對話。

孟夕雨,“我剛纔這公園的裏看過了,的確是有陰氣,但是不重,我想案發現場也許是在這裏,但是拋屍的話也許不是這裏。”

楊天虹,“除了這個公園,似乎沒有了其他的懷疑地方了。”

孟夕雨,“待會兒等到凌晨的時候,陰氣最重的時候,我們招兩隻這附近的鬼問問。”

楊天虹讚賞的看了孟夕雨一眼,笑了笑,“夕雨,你真是越來越聰明瞭。”

“呵呵,多謝組長誇獎。”孟夕雨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就跟在他們的身後,默默的聽着他們的對話,聽他們的談話內容,似乎是要招鬼詢問 !

我的腿肚子此刻在打轉了,可是又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楊天虹就像是後腦勺長了眼睛似的,他突然回頭壞笑着看着我。

“ 如果你怕的話,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誰怕了?楊天虹卻是這麼說,我就越不走了,我不相信待會兒要是真的有鬼要害我,楊天虹會袖手旁觀。

我們三人來到白天那個種滿了竹子的小花園裏,我下意識的擡頭看向這竹子的上空, 竟然再次看見了這竹子上空籠罩着灰濛濛的武氣,爲了讓自己看得更清楚,我揉了揉眼睛,卻發現還在。

我也是醉了,這大晚上的,又沒有燈,我怎麼會看見那些灰色的霧氣?

“楊天虹。”我弱弱的喊他。 “怎麼?”

本來和孟夕雨正在仔細查看竹子的楊天虹扭頭疑惑的看着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