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反抗沒什麼作用,被他們強行帶走了,有一些,反抗的太強烈了,就這麼魂飛魄散了,永遠都回不來了。”

那隻鬼說到這裏的時候,要是鬼有眼淚,他肯定已經淚流滿面了。

想來,這種事兒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們被封印在這裏不是一天兩天了,這裏就這麼多隻鬼,雖然數量有限,但是相對外面來說,還是要少很多,所以大家低頭不見擡頭見的,這麼多年過去了,關係肯定也不一般了。

眼看着自己這麼多年的朋友魂飛魄散,估計換了是誰,心裏也都不會太好受的。

張昊天真的很想安慰那隻鬼幾句,可他這個人相當的不擅長安慰別人,根本就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還有,看着這隻鬼傷心欲絕的樣子,張昊天腦海裏居然出現了周瑩瑩的影子!

記得當時她父母全沒的時候,她也傷心成這樣,真的痛恨自己沒有說安慰話的能力,不然,自己當時肯定不會看着周瑩瑩那麼難受的。

重重的嘆了一口去之後,張昊天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想到周瑩瑩,但是有一件事兒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自己現在最不應該想到的,就是她了。

輕輕地搖晃了一下腦袋,張昊天再次看向那隻鬼,“之後呢?”有想那些亂七八糟事情的時間,自己還不如趕緊弄清楚現在眼前的這件事兒。

那隻鬼這會兒也稍稍的收斂了情緒,因爲他知道,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有傷心的時間還不如趕緊說清楚事情的經過,找到一個好的自救的辦法多好!

“當時我們這些傢伙掙扎的最厲害,趁着那些鬼疏忽的時候,我們好不容易逃了出來,沒因爲沒地方躲藏,我們只能暫時躲在這裏,今天我本來打算出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話,我們就想辦法離開這裏,各走天涯總好過在這地方擔驚受怕,結果我就遇到了你。”

那隻鬼說到這裏,後面的話直接不說了,但是看的出來,他肯定還有很多話藏在心裏,不知道應該怎麼說纔好。

“你之前說他們追你,就是那些傢伙嗎?”張昊天看他不說話了,自己開始發問。

“哎,別提了,他們那些鬼都是厲鬼,都比我們厲害,只要我們出現在這附近範圍內,就會被他們快速的盯上,之後,要麼逃跑,要麼,就只能被他們抓走,我今天就差點兒被他們給抓走了。”那隻鬼顯然心有餘悸。

張昊天點了點頭,“還有什麼其他的嗎?”現在看來,弄不好自己就是被利用了。

要不是這樣,那個老太太爲什麼那麼痛快的就提出要幫忙?還什麼報恩的,那個楊光弄不好根本就不是她的孫子,所以報恩這種事兒,根本也就是個好聽的藉口!

越想張昊天越生氣,這不是消費別人的同情心嗎?

當初她騙了自己和周瑩瑩的陽壽,本來是想抓她回來,好好收拾一下的,這顯然就是害人的勾當啊!

後來是念在她想念孫子的份兒上,覺得也還算是有情可原,這纔沒有繼續追究下去,甚至還想辦法幫着她尋找孫子,希望他們祖孫團聚,現在看來,全都是垃圾!

這種事情都能拿出來消費,他們肯定不會是什麼好鬼了!

張昊天心裏瞬間火冒三丈,要是那個老太太這會兒就在跟前,他肯定會直接給她來個魂飛魄散!

只是,要是真的像是這隻貴說的,那老太太相當的厲害,甚至還有很多的隨從,那這件事兒,也還真的是不太好解決了,估計弄不好自己還沒下手呢,那老太太的隨從就全都衝上來了!

一想到隨從,張昊天忽然又想到了李不忘,他不就是隨從嗎?是那個大將軍的隨從,他們這些傢伙莫名其妙的衷心,還真是有趣呢!

張昊天又隨便的問了一些問題,覺得這地方實在是太憋悶了,說了一些告別的話之後,轉身要走。

“等下!”之前的那隻鬼看着張昊天要離開了,衝着張昊天又喊了一聲。

“還有什麼事兒?”張昊天停下腳步,想知道那隻鬼還有什麼話需要對自己說。

“其實,也沒什麼,我就想知道我怎麼能找到你,你什麼時候能帶我們離開這裏。”這是這隻鬼最想知道的事兒,也是周圍其他的鬼都想知道的事兒。

雖然他們是鬼,但是也不希望永遠生活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也希望可以有機會投胎轉世,重新以人的形式回到人間。

然而,這件事兒張昊天也不知道啊!

這什麼狀況還沒搞定呢,哪兒就能知道結束的時間啊!

還有,這當中還有一些沒太搞明白的事情,還是先全都弄清楚了,之後再說!

“放心好了,我有消息就會回來找你們的。”張昊天隨意回答了一句,轉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在離開商場範圍之後,張昊天停下了腳步,想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去哪兒。

那個老太太的身份實在是太可疑了,貌似自己可以先研究一下那個老太太的身份,之後再說!

想要搞清楚那個老太太的身份,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去自己遇到她的地方,看看那附近有沒有關於她的一些信息。

擡頭又看了看天,張昊天伸手攔了一輛車,直接去紙紮鋪子那條街去看看了。

周瑩瑩這會兒真的沒辦法在醫院裏繼續住下去了,那些人在圍觀了之前的一幕之後,全都用怪異的眼神看着她,就算是她不出門,在病房裏躺着,也避免不了那種怪怪的眼神。

爲了不繼續受到這種精神上的折磨,周瑩瑩讓周偉光去幫自己辦理了出院手續,想來,要是自己繼續在醫院裏住下去,自己真的要崩潰了。

開始周偉光是不贊同的,覺得這醫生讓她留下觀察肯定還是有危險的,萬一真的出現什麼事兒,那就不好辦了!再說了,嘴巴長在那些人的臉上,隨便他們說什麼,自己行的正就可以了。

但是周瑩瑩的心情實在是太煩躁了,根本就沒辦法繼續留在這裏了。

說了兩三次之後,周偉光說不過周瑩瑩,最後只能聽了周瑩瑩的話,去幫她辦理出院手續。

剛一回到家,周瑩瑩就已經躺在牀上,再也不想說話,也不想起牀了。

今天的事兒實在是太讓人心煩了,尤其這事兒還不是一件事兒。

張昊天那邊倒是沒所謂,什麼時候解釋都一樣,解釋不解釋也都一樣,甚至他要是真的誤會了什麼,那也還好了,省的他想到一些不想讓他知道的事情。

但是趙建波那邊還真的是一個麻煩事兒啊!那傢伙簡直就死瘋了,根本就不可理喻了!

但凡是能跟自己講一丁點兒道理,事情也不至於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

越想,周瑩瑩心裏這口氣也就越是咽不下去,乾脆睜開雙眼,看着正在給自己削蘋果的周偉光,“幫我一個忙。”

“什麼?”周偉光不知道周瑩瑩想讓自己做什麼,不會是跟張昊天有關係的吧!要是真的是,那自己真的要幫忙嗎?

“幫我找到趙建波,我要親手收拾了他!”周瑩瑩咬牙切齒的說着。

那傢伙已經不是一次讓自己出醜了,他的目的就是想要逼死自己,讓自己絕望,臭名遠揚。

自己要是不反抗的話,接下來他還不知道要如何收拾自己呢,所以,自己現在要改變,要從被動變成主動,只要讓自己找到他,接下來,就看自己的了!

對於這件事兒,周偉光沒什麼異議,甚至在知道了趙建波做的事兒之後,周偉光還很希望周瑩瑩反抗一下,畢竟總是這麼被他欺負也不是個事兒啊!

“好的!這件事兒我來辦!”

周偉光答應的倒是痛快,可心裏知道,自己答應沒什麼用,還是要趕緊找到才行,只是那傢伙狡猾的很,自己要怎麼做才能抓住他?

就在周瑩瑩和周偉光商量着要如何開展計劃的時候,門鈴被人從外面按了一下!

“這個時間誰會來?不會是張昊天來了吧!”周偉光起身,順嘴說了這麼一句。

周瑩瑩覺得不可能,就不說張昊天這個時候會不會來找自己,就說他是否知道自己在哪兒啊!

之前他從醫院直接離開的,看那樣子就知道不會再回來找了,至少不會現在回來找了,更找不到自己家裏,所以,門外根本就不可能是張昊天!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周偉光已經打開了周瑩瑩家的大門。

只是還沒等看清楚外面是什麼人敲門呢,就被一桶涼水澆了一臉!

周偉光抹掉臉上的水漬,朝着外面探看了兩眼,想看看是誰做的這件事兒,可此時走廊裏之留下一個不大的塑料桶,再就是快速往下跑的腳步聲音。

“誰啊!有本事別跑!”周偉光衝着樓下大聲的呼喊着,想要跟上去抓了這個人看看到底是誰的,可以轉身,周偉光愣住了。

這會兒大門口原本乾淨的白色牆壁上,全都被人用紅油漆寫上了大字,內容也全都是咒罵的,還有說周瑩瑩不要臉的,這架勢,絕對有正室抓小三的感覺,要是不知道的,還真的以爲周瑩瑩是當了誰家的小三了呢!

周偉光氣的大罵,但是也知道這沒什麼用。

罵人也就是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可接下來呢?

這鄰居人來人往的,周瑩瑩還要在這裏繼續住下去的,所以還是趕緊想辦法弄乾淨比較好! 第8章這才是成年人的接吻

陸司寒已經看過姜南初的資料,她目前就讀帝都大學舞蹈系是一名大二學生,學舞蹈的女孩似乎都是身嬌體軟。

姜南初還以為陸司寒忘記訂婚宴那件事情了,沒有想到他記得這麼清楚。

「不願意就算了,我會等到那一天。」

陸司寒深情的望著,眼中閃過一絲落寞。

姜南初立刻搖了搖頭,自己既然決定訂婚了,那麼就是想要認真的和他相處下去。

姜南初端著牛奶杯一小步一小步的朝著陸司寒走去。

突然一個沒站穩,整個人都撲向了陸司寒,一口親在他的薄唇上,牛奶撒了全身,奶香味瀰漫開來,兩具身體之間不留下一絲空隙。

姜南初發現自己在陸司寒面前總是格外容易出醜。

這簡單不摻雜任何雜念的一吻,僅僅只持續了三秒,姜南初立刻就站了起來。

「我我我……對不起。」

姜南初說話磕磕絆絆的,熱牛奶灑在她的肌膚上,燙的發紅。

陸司寒一把拉過姜南初將她摟進懷中。

「被燙到了,疼不疼?我去讓徐叔找醫生。」陸司寒眉頭緊皺,擔心的問。

帶著薄繭的大手已經觸碰到了她的肌膚,輕柔的愛撫。

姜南初的小臉漲紅,兩人以這個姿勢坐在沙發上,如果管家大叔進來一定會想歪的。

就在陸司寒準備去喊管家徐叔的時候,姜南初捂住了陸司寒的嘴。

「我沒事,不用這麼麻煩了。」

陸司寒沉重的呼吸打在姜南初的手心,痒痒的,姜南初立刻就鬆開了手,目光往下看去。

結果就看到了陸司寒的大手正在摸不可描述的位置!

「陸、司、寒!」

「我只是擔心你被燙傷,我不是有意的。」

姜南初掙扎著踢著小腳抗議。

但是這點力氣對於陸司寒而言太過渺小了。

姜南初越是扭動越是感覺到這個男人在變得越來越危險。

陸司寒沉下一口氣,將姜南初鬆開。

姜南初恢復自由之後立刻就距離陸司寒兩米遠。

她這狼狽又警惕的樣子太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了。

陸司寒轉身朝外走去。

姜南初看著陸司寒的背影,他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就在姜南初準備關門的時候,陸司寒又一次走進了房間,此刻他的手中還拿著一直淡綠色的藥膏。

陸司寒喑啞著嗓子說,「這是燙傷藥膏,你記得塗在胸前。」

「謝謝。」

姜南初話音落下,陸司寒將她抵在門邊,深深吻住。

姜南初睜大了雙眼,陸司寒趁著她迷茫時,長驅直入。

「這才是成年人的接吻。」

剛才的蜻蜓點水實在太過寡淡。

姜南初只覺得周身都充斥著陸司寒身上那霸道的氣息。

「我去睡了!」

「砰!」

姜南初心跳快的不像話,猛的將房門關住。

陸司寒目光深沉看著姜南初的房間,她就好像還是一個奶娃娃,身上還帶著一股好聞的奶味,再待下去,陸司寒就真的應該爆炸了。

重重吐出一口濁氣,陸司寒從姜南初的房門離開,立刻進入了自己房間的浴室。

浴室的水聲一直到凌晨才堪堪停下來。 然而,還沒等周偉光想到辦法去掉牆壁上的那些紅油漆呢,下面就又傳來了腳步聲了。

周偉光心裏提防起來,想着要是還是剛纔的那個人回來了,自己一準兒不會放過他的!

可當腳步聲靠近了,周偉光發現那是一個臉色相當不好的中年女人。

本以爲那個女人不過就是樓上的鄰居,經過這裏之後就直接離開了,不會引發什麼事情,可當那個中年女人真的走到周偉光跟前的時候,竟然瞪着一雙死魚眼睛,開始咒罵周偉光。

“你們這兩個不要臉的啊!這都做的什麼事兒啊!你還是不是人啊,竟然跟別人的女朋友單獨在一起!”

那中年女人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中心思想就是在說周偉光是個男的小三,就喜歡拆散別人情侶。

這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大,看着這個樣子,就像是巴不得全樓的人都出來看熱鬧一樣!

周偉光整個人懵住了。

這女的是誰?爲什麼要咒罵自己?還有,爲什麼會說這麼一番話,這事兒,貌似不太對勁兒啊!

此時周瑩瑩也聽到了外面爭吵的聲音,撐着虛弱的身子走到門口,那女的一看到周瑩瑩出來了,更是扯着嗓子一個勁兒的咒罵。

周瑩瑩在看清楚那女人的面容之後,心裏咯噔一聲。

這位阿姨自己是認識的,就是樓上的鄰居,平日裏見面也都是客客氣氣的,今天這是怎麼了?好好的爲什麼要咒罵自己?並且還罵的這麼難聽?

周瑩瑩不明白了,覺得這當中肯定是有什麼誤會,弄不好是周偉光說出了什麼話,不然,人家爲什麼這麼生氣?

本着這樣的態度,周瑩瑩儘量微笑着走到那個女人跟前,想要解釋,可話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那個中年女人竟然直接伸手指着周瑩瑩的鼻子開始罵。

什麼作風不好啊,什麼不要臉啊,什麼出牆的紅杏啊,什麼潘金蓮的,總之,就是沒有什麼好聽的話。

周瑩瑩被她說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之前要說的那些話,也全都說不出來了。

此時樓上樓下的那些鄰居也都應聽到聲音從家裏走出來了,有一些也都是老鄰居了,基本上了解周瑩瑩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對於現在這種局面相當的不理解。

一個是很乖巧的小姑娘,一個也是平時很好相處的鄰居,好端端的怎麼就吵起來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那些鄰居覺得當中肯定有誤會,最好還是趕緊把人拉開,之後再看看什麼情況,解釋清楚就是了。

可當衆人真的把那個中年女人拽開的時候,她居然眼睛一翻,就這麼暈倒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人不會是有什麼疾病吧!

就在衆人打算把她送到醫院去的時候,那中年女人竟然又慢慢的醒了。

“我,我,我怎麼在這兒?”那個中年女人虛弱的說着。

衆人面面相覷,心說你怎麼會在這兒?你剛纔跟人家吵架的時候,難道不知道嗎?

還有,剛纔吵架的時候那麼歡脫,這會兒這是什麼情況,虛弱了?還是吵不過人家了?

就在衆人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的時候,那個中年女人倒是繼續往下說了,“我是怎麼回來的?我記得我是出門買菜的啊,你看看,我買菜的袋子還在這裏,我菜都沒買,怎麼就回來了?”

這麼一說,周圍的那些人更不明白了。

對啊,這明顯應該是去買菜的樣子,這個袋子平時也是他家經常用來裝菜的,這什麼都沒買呢,好好的,竟然就這麼回來了?這不是莫名其妙嗎?

周瑩瑩和周偉光這會兒也忽然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

這鄰居看着就不像是那種沒事兒找事兒的人,她跟周瑩瑩沒有任何過節,甚至鄰居見面的,還算是客客氣氣的,這突然一改之前的狀況衝出來罵人,那麼答案就真的只有一個了!

當趙建波的名字出現在兩個人的腦海裏的時候,兩個人轉身互相看了一眼,像是在確定對方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

當彼此相當確定了之後,周偉光甚至開始懷疑,之前在牆壁上寫那些東西的傢伙,會不會也是被趙建波給上身了!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傢伙還真的是挺會玩兒啊!

不過,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接下來的日子裏,恐怕要有各種複雜的情況了。

誰也不知道趙建波接下來附身的會是誰,有可能是現場所有鄰居中的一個,也有可能是外面的什麼人,甚至,還有可能是大街上的什麼人,總之,只要是能羞辱周瑩瑩的,趙建波肯定會無所不用其極。

要是真的這樣下去,就算是周瑩瑩不出門,也要臭名遠揚了,那些圍觀羣衆纔不會管什麼事情的真相,他們只會看熱鬧,時不時還加一些內容,之後再醞釀成更大的熱鬧。

周瑩瑩心裏更是糾結,真的,要是這世界上真的有穿越的辦法的話,自己真的很想穿越到當初認識趙建波的那個時候,直接給那個時候的自己兩巴掌,讓自己看看清楚,這個趙建波根本就是個神經病,離着要多遠就有多遠,千萬不要沾上邊,不然,這往後的日子真的不用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