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大致已是猜到了崔青雲的目的,御南天剛走不久,崔青雲就來了此地。

應該是衝着與御南天一同前來的那兩人來的,畢竟在這神丹閣,崔青雲雖是地位不低,但與御南天相比,還是有些差距,而且傳聞兩人似乎還經常有摩擦。

果然,崔青雲進了店門之後,便是直奔顧不凡所在方向而去。

顯然他是得到了消息,知道了御南天在路上與顧不凡的親密舉動。

“如今什麼人都能進神丹城內城了嗎?守城弟子是如何做事的?這等窮酸鬼也放了進來?”

崔青雲帶着三名弟子徑直來到顧不凡身旁,微微皺眉說道。


顧不凡聽言,左看右看,這才確定他說的的自己。

顧不凡雖是有些生氣和奇怪這人爲何會針對自己,但也並未發作,畢竟這是神丹城,而那人又是一個七品煉丹師,地位肯定不低。

初來乍到,顧不凡也不想給御南天惹麻煩,因此選擇了無視崔青雲的挑釁。

“站住,小子,我說的就是你,你是何人,既無我神丹閣令牌,是如何能進得這內城的?”

但顧不凡不想惹事,不代表崔青雲會這麼放過他,見顧不凡無視自己,崔青雲心中生起了一絲怒氣。

平日裏御南天無視自己也就罷了,一個外來者,居然也敢如此無視自己?

“崔師兄,這位是御……”

“你住嘴,我在問他,沒問你!”

那名接待顧不凡的弟子見此狀況,也是知道有些不妙,硬着頭皮上前想要說上一句。

可未等他說完,便是被崔青雲一聲喝下,那弟子便是不敢在開口,崔青雲,他也是惹不起啊。

“我認識你嗎?你問我我就得回答你?”

顧不凡見狀,也是眉頭一皺,這人是鐵了心要找自己麻煩?

此時顧不凡也是回過了神來,這人應該是與御南天有過節,但又奈何不得御南天,所以纔來找自己撒氣。

“看來御兄也不想想像中過得那麼舒坦嘛!”

顧不凡略感無奈,即便是在以純粹著稱的煉丹一道內也會有這些勾心鬥角之事嗎?

“我是誰?你來告訴他我是誰,告訴他我有無資格詢問他!”

崔青雲冷笑一聲,指着先前那想要開口的弟子說道。


那弟子對着顧不凡歉然一笑,說道:

“這是我神丹閣崔青雲師兄,七品煉丹師,下一任閣主繼承人選之一。”

“人選之一,這還沒當上閣主,就開始行使閣主權力了?”

顧不凡聽的崔青雲身份,不但沒有改變態度,反而冷笑道。

既然你執意要找我麻煩,那我也不必再給御南天面子了,即便這是神丹閣的地盤,也不能不講道理吧。

若是如此,那這神丹閣與外界那些仗勢欺人的二流宗門也沒什麼不同了。

“你……好小子,倒是牙尖嘴利!”

崔青雲眼光一閃,冷意迸發,這小子仗着與御南天有些關係,居然敢如此頂撞自己,今日他定然不能讓顧不凡好過。


“即便我不是宗主,但身爲神丹閣七品煉丹師,驅逐你一個沒有令牌的外人的這點權力還是有的!”

崔青雲冷聲道,在其身後除了那三名弟子之外,其實還有一位一直默不出聲的中年相貌的男子。

那男子雖是氣息內斂,但顧不凡還是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那股危險氣息。

神丹閣的煉丹師,因爲專注煉丹,因此大多數人的修爲都是用靈丹堆砌提升。

因此他們的戰鬥力並不算高,因此神丹城便會以高等靈丹爲代價聘用一些戰力奇高的修士作爲年輕弟子的護道人。

而這男子,便是崔青雲的護道人,其境界在窺道境初期,戰力更是窺道境中的佼佼者。

因此崔青雲發聲之時,那男子便是向前一步,散發出自身氣息,向着顧不凡壓去。

“你這是,要硬來?”

顧不凡感受到那股氣息,也是神色一冷,這人是個危險人物。

“晚秋,等下他若是出手,我來擋住他,你趁機去把那崔青雲逮住!”

顧不凡暗中對着李晚秋傳音到,只要擒住了崔青雲,這人應該是有所顧慮。

而一直被衆人忽略的李晚秋,自然是做此事的不二人選。

而那些認出了顧不凡卻一直未出生的人此刻也是興致勃勃的看着這一切。

從靈消閣得到的信息中,顧不凡可不是會個吃虧的人,如今與這崔青雲對上,他又會如何呢? “我就是硬來,你又要如何?”

崔青雲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顧不凡不過反璞境而已,但他身後,可是有着一個窺道境的護道人,而且這個窺道境,還不是簡單的窺道境。

顧不凡又如何能與自己抗衡,更何況,這還是他神丹閣的地盤。

“神丹閣之人,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

顧不凡臉色更冷,但卻暗中示意李晚秋悄悄隱沒在了人羣之中。

那名窺道境男子不知是否察覺到了顧不凡這一動作,他那有些低垂的眼眸瞬間擡了擡,不過也未說什麼。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詭計都是無用功,即便那靈氣微弱的女子有些本事,他也有信心在她靠近崔青雲之前將兩人一同制住。

因爲窺道境以下與窺道境,有着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

“你可不算是我神丹閣的客人,不過是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混進來的窮鬼而已!林宗,給我上,將他丟出神丹城!”

崔青雲冷笑一聲,直接下令林宗出手,畢竟御南天說不得馬上就要回來了,到時候再要出手,就有些麻煩了。

而現在出手,之後御南天就算問起,崔青雲也可以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顧不凡是他朋友。

那名叫林宗的男子聽得崔青雲的命令,眉頭稍稍一皺,這崔青雲自從晉升成七品煉丹師之後,態度是越來越傲慢了。

不過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況且這崔青雲煉丹天賦確實不錯,日後極有可能達到十品甚至十一品煉丹師。

因此林宗雖是對於崔青雲的態度略有不爽,但他也還是選擇繼續擔任崔青雲的護道人。

“小子,要怪就只能怪你倒黴吧!”

林宗心裏默嘆一聲,以他窺道境實力來欺負一個反璞境,確實有些太過欺負人了。

林宗一手成爪,驀然探出,雖是速度不快,但卻是帶着一股濃重的壓迫之感。

這一爪看似平平無奇,卻是非窺道境以上而不得出,因爲林宗這一爪,運用了一絲道意,也就是窺道境纔能有的禁錮之感。

林宗雖是覺得自己有些欺負人,但若是一爪之下都是拿不住一個反璞境的話,那他便真的要成爲這神丹城裏的一個笑話了。

Www ☢тTk ān ☢CO

因此,林宗爲了避免陰 溝裏翻船,一上來就是要以境界神通之力無法讓顧不凡有逃脫的機會。

但林宗卻還是低估了顧不凡的實力,若是陸天事件之前的顧不凡,或許在這禁錮之力下絕對無法逃脫。

但如今,顧不凡的化一式中便是蘊含了不少禁錮之力,顧不凡可不會白白放着這等寶藏而不去發掘。

因此,在崔青雲臉上不斷露出冷笑,彷彿已經看到顧不凡被林宗一爪拎在手上之時。

顧不凡雖是有些艱難,但仍是在林宗手爪離自己身體不足一寸之時躲過了林宗以爲自己必中的一抓。

“這是怎麼回事?”

店鋪之中,因爲這突然出現的一幕突然陷入了一陣寂靜之中,所有圍觀者,包括各宗窺道境以上的長老和林宗本人都是微愣了一會兒。

什麼時候,反璞境能躲避窺道境的禁錮之力了?

便是中州第一天驕蕭天命也沒有過這樣的能力啊?

“這顧不凡,比想像之中還要變態啊!”

人羣之中,有人不自覺喃喃自語而出,他身旁之人聽得話語,眼神驀然一變。

“他是顧不凡?”

一聲來自某個大宗弟子的驚呼瞬間驚醒衆人。

“他確實是顧不凡,我看過他的畫像!”

一人帶頭後,其餘衆人也終於是想起來前幾日於宗門內看到的顧不凡畫像。

“顧不凡是誰?”

崔青雲心中剛起疑惑,卻是突感拳風而至,一隻粉拳趁着衆人微愣之際突然自崔青雲身旁出現。

“遭了!”

林宗感知到這一幕,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既然這人是顧不凡,那那女子應該就是李晚秋了。

自己如何敢對那女子下手?若是不小心傷了那女子,自己不是鐵死?

凝雲宗之事,林宗正好聽一位好友提起過,此時林宗卻是進退兩難了。

但好在,一道寒芒自自己身前而來,此時林宗非但對這寒芒絲毫不生氣,反而是有些感謝顧不凡的突然出手。

因爲這樣,他就有藉口不出手救崔青雲了!

“嘭!嘭!”

藥鋪之內,先後兩道聲音響起,待的塵埃落定,人們卻見店內出現了極具反轉性的一幕。

只見先前還得意無比的崔青雲此刻卻是被身材嬌小的李晚秋一手捏住了脖子,如同提溜一個小雞崽兒一般將他拖在地上,而崔青雲的臉上,此刻也是浮腫起了一大塊青色肉包。

顯然李晚秋剛纔故意留手了,不然崔青雲此刻怕是腦袋之上就得是個血洞了。

而再看顧不凡與林宗,兩人對拼一擊之後,反而是林宗這個窺道境後退了兩步,林宗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不可置信之色。

而顧不凡也是一臉怪異,這林宗在搞什麼鬼?自己不過是發了一道威力不大的劍氣,預防林宗反應過來去救崔青雲而已,而這林宗怎麼就成這樣了?

而跟着崔青雲一同前來的三個六品煉丹師直到李晚秋帶着崔青雲回到了顧不凡身邊也沒能來的及反應。

整日沉溺在煉丹一道中的他們,反應速度又怎麼會比得上李晚秋這樣彷彿天生戰神般的妖孽少女。

“快放開崔師兄!”

“你們可知道這麼做的後果?”

那三名弟子看着崔青雲此刻慘狀,指着李晚秋怒喝道。

“拎……豬,泥在贛神魔,快萊救窩……”

因爲李晚秋那一拳正好打在了崔青雲的嘴邊,因此崔青雲此刻也是口齒不清,芒向林宗求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