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兒好奇,伸手拿出一個放進嘴裏嘗了嘗。

有些兒彈軟,還有一絲不明顯的甘甜。

趙玉心說這清煮雖然不錯,但沒蘸料,就這麼乾巴巴的吃,也沒甚滋味。

這可不成!

她還得調出個醬汁出來才好。

做醬汁,肯定要用到家中的調料。

趙玉扭頭,和一旁忙着做飯的李氏報備一聲。

恰好,今兒趙福祥回來新買了一罐子鹽巴,醬油,還有米醋。

眼下后廚里的調料充足。

「用吧,仔細著點,」李氏指著后櫥,放心的讓趙玉自己發揮。

趙玉跟着又摸出幾隻碗。

碗裏面裝着鹽巴,醬油,米醋各少許。

看到灶台旁邊還剩下一些兒野蔥,野蒜,茴香,花椒葉。

趙玉拿到案板旁邊,動用菜刀將其切碎。

當然,最後還是她奶幫忙,剁的特別碎。

覺得缺了什麼,趙玉又讓她奶燒了些兒熟油出來。

在李氏複雜的視線中,趙玉開始調製醬汁。

放一點蒜蓉,加一些鹽巴,倒上些許熟油和醬油,加點糖,放點醋,酸甜口做了出來,估摸她奶喜歡。

香蔥末,加點熟油,蒜蓉,鹽巴,醬油,花椒葉,嗯,偏辛辣口的,她爺應該會喜歡。

一口氣調出了好幾種口味的蘸料,趙玉依次擺放好,她又開始繼續剝蝦。

沒辦法,青蝦不能吃的地方不少,其他人也沒弄過,她總要先行示範一番才好。

雖然趙玉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知道怎麼吃。

將木盆里的青蝦剝好,趙玉端著碗,一手拿着筷子,夾住一個青蝦,沾了沾醬料,在李氏的目光視線下,送進了自己嘴巴。

嚼了嚼,咽下去。

唔,趙玉心說,沾了醬汁,果然味道好多了!

「奶,你嘗嘗,」趙玉又夾了一隻,蘸好醬料,送到李氏嘴邊。

李氏看了眼,直接張開嘴,就著趙玉送過來的一筷子,將這隻沾了蘸料的蝦肉吃進嘴裏。

嚼了兩口,又抿上嘴,李氏只覺得,這肉,和她想像中的完全不同,自己的口腔立刻就充滿了一抹類似那種Q彈的嫩滑鮮美。

不僅如此,這肉吃着,竟比之前魚肉更加鮮香美味。

當下再無懷疑。

李氏確定,這雞食青還真就能吃,不止能吃,且味道還很好,比起煮熟之後,口感偏軟的魚肉,這肉裏面,還多了嚼勁。

果然,這丫頭就是聰明!

不管是之前的魚湯,還是眼下這些兒雞食青。

李氏這般想着,面上也表現出來,她慈愛的看着趙玉,「二丫,快多吃點兒。」

「不夠了,奶給你煮。」

李氏揮着手,開始大方起來。

趙玉聽了高興的不行。

將剝蝦的技巧告訴李氏,在李氏動手剝蝦之後,趙玉開始放心大膽的開吃。

又沾了其它的蘸料品嘗,不同的滋味在舌腔綻放,趙玉滿足的眯了眯眼睛。

不一會兒功夫,祖孫兩個,就吃掉了差不多小兩碗蝦肉。

而各個蘸料,都讓她們嘗了一遍。

果然,兩人更喜歡酸甜口。

李氏伸手揉揉肚子,指著還剩下大半兒的青蝦盆道,「給你爺他們送去些兒過去。」

這東西,吃上就停不下來,李氏估摸,對那些兒沒事吃着菜就喝口小酒的男人來說,更愛吃。

「奶,醬料呢?」

趙玉開始做,沒敢多禍害,所以調製出來的醬料都只有一碗。

「嗯,將調好的留下,剩下的醬料都給他們送去,想怎麼吃,讓他們自己琢磨。」

說完,祖孫兩人各端了一半兒去了堂屋。

兩人過來的時候,她爺幾人還沒吃飯,正坐在堂屋中間的小木凳上閑聊。

李氏將青蝦放在桌上,將趙玉招到手邊,又喊了趙福祥幾人。

「娘,這東西不是雞吃的,咋還端上桌了?」

趙善河嘴快,看到大半盆雞食青后,直接說了出來。

「當然是吃,」李氏對幾人擺擺手,「你們都聽着,懂了就自己動手。」

趙玉適當的冒出頭,當着她爺幾人的面,面不改色的調了一碗辛辣口味的蘸料。

跟着,又輕車熟路的剝了幾隻青蝦,用筷子沾好醬汁,遞到她爺跟前。

趙玉心說,她爺畢竟是一家之主,總要有些兒特權。

「爺,你嘗嘗,」趙玉語氣歡快,「可好吃了。」

「二丫,」趙福祥接過趙玉遞過來的碗筷,又看了眼李氏,「這東西,能吃?」

李氏點頭,「嘗嘗。」

趙福祥低頭,只能將沾好的蝦肉放進嘴裏。

嘴角試探的動了動,跟着,快速的咽進肚子。

趙福祥眼睛發亮,「好吃。」

說完,趙福祥又夾了一隻蘸了醬汁的蝦肉扔進嘴裏嚼嚼嚼。

其它三人見狀,也都紛紛拿起筷子,夾起一隻趙玉扒好的蝦肉醬汁,吃進嘴裏。

蝦肉鮮甘彈牙,配上辛辣口味的醬汁,更加美味。

眾人都吃的都很滿意。

為了讓趙福祥幾人吃的盡興,趙玉當着眾人的面,又重新演示一遍如何剝蝦,如何調製醬汁,這才功成身退的和李氏回了廚房。

廚房裏,還剩下小一半兒的青蝦沒吃。

趙玉咂咂嘴,還想繼續,被李氏伸手攔了下來,「少吃些兒,省的鬧肚子。」

這東西好吃是好吃,但李氏還有些兒不放心。

見趙玉還想吃,李氏阻攔。

趙玉也沒非要吃,雖然這蝦肉不錯,但又不只有這一個,她可以留着肚子吃別的。

就這樣,等人到齊,大家都忙着剝蝦沾醬汁,吃的歡快時,只有趙玉,一口又一口的吃着一旁的蝦仁炒蛋。

唔,可真好吃啊!

又是一頓極致的美食享受,眾人吃的肚子發撐。

回到屋子時,都無一例外的感到甜蜜又苦惱。

李氏靠着牆,和趙福祥說着小話。

趙福祥琢磨晚上吃的蝦肉,突然來了一句,「你說,雞食青,城裏酒樓會不會收?」

「咋?你要賣與酒樓?」李氏抬頭,驚訝的看着趙福祥。

趙福祥點頭,語氣認真的說出自己的打算,「這雞食青,味道不錯,去問問,左右我們不虧。」

何況他們本就與啟翔樓有魚的買賣在,眼下多賣個雞食青,也不是甚麼麻煩。

且雞食青村裏沒人抓,他們若是賣,沒準還能賺一個先機。

「就是沒甚的秘方,不然,能賣的更好。」

趙福祥有些兒遺憾,只覺得今天肉好吃歸好吃,但做出來也很簡單。

真若是賣出了名聲,恐怕也是給旁人做了嫁衣。

「是啊,河裏雞食青不少,若是村裏人知道這能賣錢,怕是說不得又要和咱們搶起來。」

李氏附和,她想到了趙玉,心裏突然多了絲不自覺的期待。

或許,這丫頭能想出甚麼好的法子不成?

「等等,若不急,暫時先不要說與酒樓,看看有什麼法子,能讓咱們多賺些兒銀錢。」

「雞食青不能拿出來,模樣太丑,多數人都知道,瞞不住,就不值錢了。」

「行,那咱們先琢磨琢磨,看看情況。」

左右這幾日,他日日進城,也不急於一天半天。

多想想,沒準,他們就能有法子呢。 許建功原本在門口站着,一聽這話,立馬蹦著就出來了。

「你說什麼?」

「什麼我們出?」

「你……你要不要臉?」

「你兒子開車,把我車撞壞了,結果我們還得賠償?」

「憑什麼?」

許建功怒道。

吳衛國瞪眼:「你們明知道我兒子沒有駕照,還把車借給他,這就是你們的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