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霍太太,到了。」

女警官不知道是聽到了什麼,臉色微微沉了下來,連忙打開房門催促道,「霍太太,請。」

慕初笛在女警官的催促之下走進房間,房間里,正坐著兩名看上去級別挺高的警官。

他們原本在聊天,見慕初笛來了,便自覺地停了下來,似乎擔心被慕初笛聽到什麼。

「霍太太坐!」

警官態度還算友善。

女警官快步上前,貼在警官的耳朵旁叮囑了幾句。

警官臉色微微變了,從震驚到崇拜,最後到了凝重,堪稱變臉,速度極其快。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女警官說完后,便離開房間。

房間里,只剩下慕初笛和兩名警官。

慕初笛感覺得到,這兩名警官看著她的目光變了樣,變得越發的沉重。

「霍太太,這次請你來本來只是協助調查,可是法醫和法證的那邊出了報告,請你認真回答我們的問題。」

一名警官負責做盤問,另一名就是仔細地觀察慕初笛的面部表情變化,似乎要從她臉上的每一個表情來看透她的內心。

警官把一份法醫的報告遞向慕初笛,「霍太太,這是老夫人的屍檢報告,她脖子上的手印,請問是不是你的?」

慕初笛看了一眼,並沒有回答,而是詢問道,「你們懷疑人是我殺的?」

「就因為這個手印?」

「手印是我的,這只是一個誤會,我當時沒有看清楚來人,以為是抓我的人,所以才出手的。」

「我沒有殺人,她是我丈夫的奶奶,我不可能殺她。」

警察似乎早就料到慕初笛不會承認,他繼續說道,「這個手印的確不是致命傷,致命傷是這槍傷,霍太太,難道這槍傷與你也是沒有關係的?」

慕初笛看著眼前又一份報告,她的心猛然往下沉。

雖然早就知道老夫人是因為那槍傷而死,可現在親眼看著法醫報告,內心依然感到愧疚。

如果不是為了救她,老夫人就不會中槍身亡。

照片里的老夫人,沒了以往的威嚴,此時的她,只是很普通的一條屍體。

慕初笛於心不忍,眸色微微產生了波動。

這波動,被另一名警察捕捉到了。 那名警察以為,她是害怕了。

自己的犯罪被發現,所以害怕了。

於是乘勝追擊,追問道,「你說你沒有殺人,那為什麼這手槍上只有你的指紋?」

「這手槍,就是殺害老夫人的武器。」

手槍?

慕初笛仔細地看了眼照片,照片上所顯示的手槍,並不是她從池南哪裡拿過來的,而是一枚陌生的手槍。

如果說這手槍是殺害老夫人的武器,那隻會是那些人的。

那些人的手槍卻只有她的指紋?

此時此刻,慕初笛已經猜到對方的意圖。

「當時我昏迷過去,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們的人帶我回來的,應該很清楚,插贓嫁禍這個詞,相信警察先生也懂的。」

警察並不太相信慕初笛所說的話,「霍太太,我勸你老實交代吧,這樣對你來說,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說話這人,是霍幗封的粉絲,得知霍幗封要求他們秉公辦理,警察可是絲毫不敢怠慢。

「霍太太,如果你還是堅持人不是你殺的,那請問這份口供又是怎麼回事?」

警察把老夫人的助理的口供甩了過去。

啪的一聲,口供落在慕初笛的跟前。

她仔細地翻閱了一下,此時她才知道,原來老夫人的助理也在現場。

當時慕初笛根本就沒有發現這號人物。

助理的口供對她來說,很不利。

饕餮之冒險王 他的口供指出慕初笛跟池南舊情復熾,兩人纏綿的時候被老夫人發現,所以慕初笛痛下狠手。

她跟池南?怎麼可能?

這樣的口供,擺明就是針對她的。

慕初笛一把甩回去,別人用怎樣的態度對她,她也用怎樣的態度去對別人。

「口供是假的,沒有相信的必要。」

慕初笛話音剛落下,大門就被打開。

一名警員把頭伸了進來,與警官對視了一下,勾了勾食指,讓他出去。

警員正準備把事情彙報上去,門外便傳來吵鬧聲。

「是真的,我現在就過來錄口供,我們當時跟老夫人在一起,親眼看著慕初笛跟池南從酒店出來的,他們一定是舊情復熾。」

「對,當時老夫人可是氣壞了,連桌椅都摔了,然後追上去捉姦了,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問問酒店的員工。」

「可憐的老夫人,死得太慘了,慕初笛這種人手段太狠,對一個老人都敢下手,太可恨了,今天我們一定要給老夫人主持公道。」

說話的人語氣帶著一絲的傲慢,走廊里,都是她們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

她們的身後,站著的都是媒體,媒體的攝像頭全都對向她們。

她們帶來了一陣轟動,警察出來把她們帶過去錄口供。

正在口供室里的慕初笛,也聽到這些女人剛才說的話。

「霍太太,你說這份口供是假的,那麼很快就有更多的口供出來,你確定不在這個時候承認罪行?」

「現在承認的話,我們還能給你申請減刑。」

「希望你認真考慮,這案子是要秉公辦理的,你現在已經沒有退路和靠山了。」

警察話裡有話,慕初笛隱隱的察覺出來了。 「我要打個電話。」

慕初笛提出要求。

現在的情況,所有證據都對她不利,慕初笛不能再依靠自己一人。

霍驍!

慕初笛腦海里瞬間浮現出霍驍的名字。

這些證詞還有證據,全都指向慕初笛就是殺老夫人的兇手,可她沒有。

她不能讓霍驍誤會她!

霍驍與老夫人之間的感情有多深,慕初笛很是清楚,現在老夫人去世,霍驍得知消息一定很難過。

一想到他會難過,慕初笛便心痛難耐。

她不忍心看著他難受。

所以,想要給霍驍打通電話,讓他有個心理的準備。

慕初笛現在只是嫌疑人,並不是兇手,她有這個權利的。

警察也沒有拒絕,直接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讓慕初笛去打。

他這樣做有兩個好處,第一就是能夠掌控慕初笛跟誰打電話,第二就是聽從霍幗封的指令而且還沒有得罪霍驍。

慕初笛接過手機,直接給霍驍撥打了電話。

只是,電話那頭傳來的只是一把陌生的女人聲音。

他的電話無人接聽。

慕初笛柳眉蹙起,這是怎麼回事?

霍驍很少會不接聽電話的,會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

如此想,慕初笛便更加的心急,然後再次撥打。

連續撥打了好幾次,都無人接聽。

慕初笛握著手機的指腹,漸漸變得冰冷,似乎沒有鮮血流動似的。

很快,大門再次被敲響。

警察把門打開口,他的同事往裡面瞟了一眼后,對警察道,「長官,有人來了,他要求要見慕初笛。」

警察一聽,臉色都變了,勃然大怒,「沒看到我正在錄口供嗎?」

「有人來又怎樣?現在慕初笛是嫌疑人,哪有隨便見的道理?」

「我說你這是什麼腦子?到底懂不懂我們警察需要做什麼的?」

他們需要的是剷除罪惡,現在找出兇手才是最重要的,還說什麼有人要見慕初笛呢?

霍驍不是已經離開了嗎?還會有誰?

只要不是霍驍,都沒有想見就見的權利好嗎?

警察伸手就猛敲同事的頭,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油然而生。

「慕小姐她目前應該只是協助調查的吧,嫌疑人這詞用在她的身上,不適合吧。」

溫柔沙啞的聲音,十分的好聽。

這種溫柔的好聲音,使教訓手下的警察停下手來。

他稍稍抬頭,此時他才發現,手下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那人站得有點遠,所以他並沒有看清楚。

此時依靠燈光,漸漸看清楚來人的眉目。

深邃耀眼的五官,無比白皙的肌膚,充滿壓迫力的眼睛。

這人的模樣十分的熟悉。

「沈,沈總?」

同伴這聲稱呼落下,靠前的警官才意識到,對方是誰。

沈京川,古曼的財神和帝皇。

這樣的人物,曾經在容城也十分的轟動。

只是後來回古曼去了,所以他的消息才漸漸在容城被掩埋。

他,可是慕初笛曾經的未婚夫。

沈京川一個眼神都沒有留給對方,他的目光,直接掃向室內,落在那道纖細的身影上。 正好,與慕初笛的視線對上。

沈京川捕捉到,那道明亮的眸子里,一閃而過的失望。

她以為,來人是霍驍是吧。

只可惜,來救她的人並不是霍驍,可把她帶到警察局的是,偏偏就是他。

沈京川眸子微微沉寂下來,一抹傷痛隱藏在眼底的最深處。

慕初笛聽到有人來的時候,她第一反應就是,霍驍來了。

霍驍肯定是得知消息趕過來的,所以才沒有來得及接聽電話。

老夫人出事,相隔這麼長時間,霍驍不可能不知道的。

慕初笛如此想,所以她的心也提了起來,盼望地看向大門處。

原以為,會出現那道心心念念的挺拔身影。

卻沒有想到,等來的不是霍驍,而是沈京川。

警察那聲沈總,也讓慕初笛震驚了起來。

沈京川怎麼會來的?

他人不是應該還在古曼嗎?

就這樣,滿眼都是不解。

「沈先生,現在我們正在給霍太太錄口供,所以暫時不能見任何人。」

警察局有警察局的規矩,可不是他們這些有錢人能夠隨意改變的。

沈京川淡淡地看了警察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他身後的梵缺卻道,「警察先生,我們知道你們現在在錄口供,所以我們把律師都帶過來了。」

梵缺話畢后,站在他身後的一名律師走了上前。

「您好,我是慕小姐的代表律師,接下來我會跟你們一起錄口供的。」

「對了,剛才你提到慕小姐是嫌疑人,這點我會向法院彙報的,在沒有足夠的證據之下,你們竟然把我的當事人直接當成嫌疑人,所以我懷疑你們剛才所錄的口供是在戴著有色眼鏡之下錄的,我會申請推翻的。」

律師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他說話的時候,十分有攻擊性,邏輯也很清晰。

一聽到要推翻他們剛才的口供,警察說什麼都不樂意的。

「我想律師先生是什麼都不知道,我們的證供現在已經可以證明霍太太就是兇殺案的嫌疑人。」

原以為能夠嚇到對方,卻沒有想到,對方更加的淡定。

「是嗎,不知道那些證據是不是在現場還有第三,第四,甚至第五者出現的情況下呢?」

律師很清楚,這些證據對慕初笛很不利,那是因為現場只有死者和慕初笛兩人的痕迹。

可現在,涉案現場有了其他人,那麼這些證據就不如之前的有力。

律師的話,使警察們瞬間頓住,他們一臉震驚。

涉案現場還有第三者?

他們從法證那邊得到的消息,涉案現場只有慕初笛和老夫人,正是這樣,慕初笛殺害老夫人的機率才會變得那樣的高。

「你有證據證明?」

如果現場還有其他人,那會是案子的突破點。

警察又不是針對什麼人,他們講究的就是證據。

現在聽律師的話,似乎真的有什麼證據似的,他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只要對案子有幫助,他們都樂意接受的。

「是。」

律師視線直接穿過他們,落在裡面的慕初笛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