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魔淵裂縫之事,葉塵曾經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和魔界之間常有魔淵裂縫相連,常有爭鬥,而且還都是不死不休的爭鬥。

此時,再次聽到有大量魔修在玄天聖地的邊緣活動,他們自然都不敢掉以輕心。

「師父,玄天聖地外圍的那些魔修,是不是血魔教的餘孽?他們莫非就是為了魔淵裂縫而來?」李輕舟詢問。

得知魔淵裂縫代表的意義,他們自然清楚血魔教有可能的反撲,都感覺這應該是血魔教的手筆,先尋釁滋事,將來找機會進入到玄天聖地,將那道魔淵裂縫再次打開。

葉塵輕輕搖頭,沉吟道:「有這個可能!」

「我聽說有幾位峰主親自前往查探,但卻只看到了些低端魔修,並未有太多發現,各峰都調集弟子前往歷練,順便監察魔修動向。」

「無論什麼情況,你們兩人都要提高警惕。」

「另外,說不定什麼時候,聖主可能會讓你們也去歷練一番。」

「到時候,能推就推。」

「實在推不了的話,李輕舟代表青雲峰一脈前去。」

李輕舟眉毛輕揚,哀嚎道:「為什麼又是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霜子姐小心地問:「如果安排房子,可不可以離公司、學校都近點?」

楊磊笑:「當然沒問題,肯定不會隨便給你安排,總要你滿意了才行。」

霜子姐這才鬆了口氣,「謝謝楊總。」

「走,去公司看看,公司剛成立沒多久,但功能非常齊全,該有的都有,除了地方小一點,其他方面絕對不比大公司差。」

楊磊親自開車。

到公司后介紹鄧玉欣給霜子姐一家認識,「不出意外,以後她就是你的直繫上司,有什麼問題直接找她就行,如果遇到實在棘手的,當然也可以直接聯繫我,咱們公司走的是高端路線,只培養前途遠大的大明星,成員數量不會很多,但個頂個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大明星,霜妹兒,你要是不想扯後腿,最好從現在起就開始發力。」

霜子姐非常興奮,一邊四處觀察一邊點頭,聽其他人都喊「磊哥」,也雀躍地問:「我也能喊嗎?」

「當然可以。」

「磊哥。」

「哎,」楊磊笑眯眯地掏出一塊翡翠平安扣遞給霜子姐,「改口費。」

霜子姐拿在手裡翻來覆去地端詳。

錢萌萌貼心地在一邊解釋:「這是玻璃種飄綠花的翡翠平安扣,別看著不大,也沒什麼工,但價格不低,這一塊的綠花飄這麼漂亮,少說也得二三十萬。」

「啊?這麼貴?」霜子姐都驚了。

一旁的鄭爹鄭媽也咽了一口口水。

就這麼個玩笑一樣的改口費就這麼貴?

難不成「磊哥」這個稱呼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

還是說,楊磊真的這麼大方?

隨後,楊磊帶著霜子姐一家找酒店住下,一起吃了一頓午飯,又叮囑了一些事情,這事兒才告一段落。

回公司的路上,錢萌萌問出了憋了一上午的話,「磊哥,你就這麼看好這個小姑娘?重視程度都超過了大蜜蜜。」

「沒錯,好好培養,成就絕對在大蜜蜜之上,這個小姑娘五官和性情的可塑性都非常強,比大蜜蜜內斂,也更敏銳,具備成為好演員的潛質,就是爹媽不咋地,不然的話成就一定會更高。」

「可是你這也太寵她了吧,不,這都不是寵愛,而是溺愛了。」

「嘿嘿嘿,對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手段,這姑娘缺的就是這樣的關心,你等著瞧吧,我這一套連招下來,以後我的話比她爹媽的話都管用。」

「……不知道還以為你要幹什麼壞事兒呢,說得那麼恐怖,」錢萌萌眨眨眼,「老實交代,你對我,是不是也用了什麼奇奇怪怪的招數?」

楊磊扭頭溫柔地直視著錢萌萌的眼睛,「你說呢?」

錢萌萌迎著楊磊的目光勇敢對視,但只堅持了不到五秒鐘,心神就不怎麼穩定了,眼神開始發飄,神情也有點沉醉,彷彿中了攝魂術。等她被楊磊輕輕擁入懷中,更是下意識地閉上眼睛,本能地把自己完全交付給楊磊,心扉徹底打開,對楊磊完全不設防了。

這女人,這戰鬥力也太……

楊磊咽了一口口水。

這個小女人確實漂亮,雖然各方面都不是非常突出,但又沒什麼明顯的缺點,顏值、身材、氣質、談吐、穿搭等等要素全是一流的,而且有從小富養出來的貴氣,在很多人眼裡就是完美的存在。

以至於楊磊都有點不太好意思了,他這個看著年輕實際上是個情場深海巨鱷的傢伙對上這樣的情場純小白,毫無公平可言,純粹是碾壓級別的。

而且,他偽裝得還特別好,就算是錢萌萌也只知道他很危險,卻不知道到底有多危險,以至於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投降了,還是心甘情願的那種。

仔細想想,確實有點欺負人的感覺。

但,還是那句話,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這又不是請客吃飯需要和別人客客氣氣的,和互聯網一樣是一個贏家通吃的遊戲。

楊磊可不會真的手下留情。

到嘴邊的美食,萬萬沒有錯過的道理。

所以,他毫不客氣地低頭擒住了噙住了錢萌萌的粉嫩的唇瓣,順勢把她的身體摟得更緊,完成了那天清晨在錢萌萌家裡沒有完成的後續程序。

當然,在車裡嘛,環境不是很合適。

也就親親抱抱,其他的,還是放在更合適的環境和氛圍下吧,現在也就熟悉熟悉彼此親密接觸的感覺,算是為以後的進展和突破做鋪墊。

等回到公司,錢萌萌又恢復了原樣,和以前沒任何區別,除了偶爾飄向楊磊的眼神有那麼一點沉迷。

回公司是為了開會,也就是訓話,正式確立公司的發展線路和方向。

現在公司的硬軟體都已經齊備,簽下的藝人算上昕小妞也已經有六個,而且個頂個的都是未來的一二線女明星,要實力有實力,要演技有演技,在他的干預下必然會發展得更好。

這種情況下,哪怕歡動文娛從此之後再不簽人,也能成為行業內不可或缺的一員。

要知道,巔峰時期的李多紅也就這個規模而已,當然李多紅旗下有迅哥兒、陳昆這種行業天花板,這一點是歡動文娛暫時比不上的。

但除了迅哥兒和陳昆外,歡動文娛可能還要稍微強一些。

畢竟大蜜蜜和霜子姐都是一個人可以養活一家公司的那種頂流,大部分公司能有一個就要高興到一蹦三尺高,何況同時擁有兩個?

再加上昕小妞、張曉菲、焦筠艷這三個,以及張琳這個顏值極高但重生前沒什麼名氣的,這陣容簡直不要太奢華。

會議室里。

楊磊看著這一溜兒的成員海報,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鄧玉欣有點好笑地推了推楊磊的肩膀,「磊哥,至於笑成這個樣子嗎?」

「我開心啊,還不能讓笑笑,」楊磊說到這裡,順手接過鄧玉欣端來的水杯,「你覺得霜妹兒咋樣?」

鄧玉欣想了想道:「肉眼可見的靈氣十足,五官、形體都沒得挑,可塑性也好,但性格這塊稍微有點敏感,情緒變化過於強烈,是需要別人照顧她情緒的那種,沒有大蜜蜜皮實。」 「哈哈,你以為你是誰,這樣就能威脅的了我。」

鄔炎子猖狂的大笑了起來,他真的沒有想到,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個小輩,居然敢這樣威脅他,這的確讓她感覺到了好笑,笑話他是誰,天火聖教的聖子,天火聖教一手遮天的存在,怎麼可能被一個小丫頭嚇住。

而此時羅刀突然站起來大吼道:「冷霜,你不要殺了,趕快逃命吧!你不是她的對手,不用管我,我就不出來李冉冉,我,我也只有一死了之,大不了我在死之前拚死拉幾個墊背的,我也感覺划算了,但是這件事情和你沒關係,你沒必要……」

「你別說了,羅刀師兄,你關心的人是李冉冉。」姜冷霜打斷道:「但是你又沒有想到,也有一個人關心你啊,我不想有什麼遺憾,你如果想好了要死,我也會陪你而死,如果你想要活著,我也會陪你而活。」

羅刀聽到姜冷霜這話,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然而此時的姜冷霜,看著鄔炎子,顯然沒有半分後退,這不得不讓他猶豫了,這姜冷霜可是莫夏冰給予厚望的女弟子,將來更有可能接任寒冰門的門主,現在居然摻和道這裡面,他倒不是害怕姜冷霜,只是莫夏冰如果神經的發怒,要和他拚命,他還真的不好對付。

鄔炎子冷聲道:「姜冷霜,我就是能不明白了,他是你什麼人,為什麼你要處處幫著他,難不成,難不成你喜歡他!」

姜冷霜不卑不亢道:「是,我就是喜歡她,你如果殺了他,我師父一定不會放過你,她會踏上你赤炎聖島,踏平你天火聖教,為我們報仇的!」

「哈哈,莫夏冰,你如果說他為了你,會上來拚命我敢肯定。」鄔炎子冷聲道:「但是你說她會為了怎麼一個陌生人拚命,哈哈,莫夏冰可沒有怎麼傻,他不會為了別人而拚命的。」

姜冷霜看了一眼羅刀開口道:「鄔炎子,多說無益,既然你不打算放了我們,那我們唯有一戰了,雖然你很厲害,但是在我師父面前,仍然是一個手下敗將,我今天就來會會你,看看你的實力到底如何。」

「手下敗將,你這話真的激怒我了。」鄔炎子冷哼道:「既然你想要體驗一下,那我就讓你感受一下我的實力,試試你到底有沒有被莫夏冰看重的資格。」

「咻。」

鄔炎子突然發力,原本被他抵住的冰凌魄刀,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然而這速度真的太快了,兩人的實力相差也非常巨大,此時即便是羅刀想要出手,也來不及了,然而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冰凌魄刀已經飛回了姜冷霜面前,然而姜冷霜想要控制,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噗哧。

一聲冰凌魄刀突然穿胸而過,鮮血飛濺,正好濺在了此時羅刀的臉龐上,羅刀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他真的沒想到,一切發生的都太快了,他,他根本來不及阻止。

……

羅刀連忙抱住了姜冷霜,他看著此時的姜冷霜,臉色已經發白了,鮮血不停地從傷口處流出,已經完全染紅了羅刀的衣衫,他真的沒有想到會有一個女人,甘願為的他死,他真的非常的難受,畢竟怎麼多年的師兄妹,他們之間當然有這感情,只是一直以來,兩人就好像被什麼阻隔了,直到現在他才發現了,發現自己真的太失敗了,這是一個大失敗。

羅刀眼眶含著淚水道:「錯了,我真的錯了,原本以為我拒絕你,你就能找到屬於你的幸福,但是沒想到只是我一廂情願,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原本這一刀不該你受的,但是你卻為我付出的太多了,可是,可是我呢,我有為你付出過什麼,自從我知道李冉冉的下落,我滿腦子想的全是李冉冉,完全忽略了你對我的感情。」

「不要哭,你沒錯!」姜冷霜臉色有點發白,雙手顫抖的摸著羅刀臉龐開口道:「李冉冉是你的妻子,你關心他是很正常的,只是,只是我希望,我希望你能夠不要在把我推開了,相比與死亡,被你推開讓我更加的生不如死啊!」

羅刀開口道:「冷霜,我真的錯了,但是這一切我都是想讓你更好過,我,我已經有太多女人,對不起她們了,我不和你在一起,是不想委屈你,對不起,看來我還是做錯了,這一次我真的做錯了,如果不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你也不會因為我過來找我,你也就不用受這一刀了。」

「我,我,我感覺,我的生命。」姜冷霜斷斷續續道:「我,我感覺我自己恐怕,真的要離開了吧!」

羅刀趕忙道:「別說傻話了,我不會讓你死的。」

「好了,我們走。」

羅刀一聲大喝,就抱著姜冷霜準備離開,而就在此時卻又一柄長槍,朝著這裡攻擊了過來,羅刀一刀把長槍劈飛,然而就在此時,又有一些攻擊朝著羅刀攻來,然而此時羅刀身體越,他此時身上傷口已經好了,瞬間羅刀就飛起來,隨後雷閃六步施展出來,迅速的飛走,這速度太快了,讓他們沒有反應過來。

而此時的詹凌月開口道:「聖子大人,這小子的潛力太驚人,我們不能就這樣放走他啊!」

「不錯,的確是這樣。」鄔炎子開口道:「但是他的手中還有姜冷霜,這可是寒冰門門主莫夏冰最器重的人,他雖然不會為了別人拚命,但是,但是我們如果把姜冷霜殺了,這莫夏冰定然不可能善罷甘休,雖然我不害怕他,但是他如果拚命起來,還是讓人不好受的。」

詹凌月開口道:「我們可以不殺死姜冷霜。」

鄔炎子點了點頭道:「再說仙人還在我們這一邊,就算是有莫夏冰要過來,她也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而且你說的沒錯,羅刀潛力太巨大,這種人必須殺了才能心安,已經有了一個李易了,不能再出現第二個李易,一定要殺了他才安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好。」雲若月點頭,和楚玄辰也帶著孩子們跟上。

爬到一半的時候,長公主已經累得氣喘吁吁,她不停地用帕子扇風,難受道:「好累啊,好熱啊,我不想爬了!」

「你熱嗎?來,我給你扇扇風。」蘇七少說著,趕緊把兩隻手伸到長公主面前,迅速地扇了起來。

一邊扇還一邊道:「怎麼樣,涼快嗎?」

長公主一把打掉他的手,道:「涼快你個頭!」

說著,她突然一屁股坐到石階上,難受道:「我不行了,我太累了,我不想爬了!月兒,你們爬吧!」

雲若月這時也爬得很累,幸好楚玄辰一直扶著她。

這時,楚玄辰道:「月兒,你也休息一下吧!」

「好。」雲若月說著,坐到長公主身邊,楚玄辰趕緊拿出一張白色的絲帕,給她擦額頭上的汗。

蘇七少見狀,也學著楚玄辰的樣子,從袖子里扯出一張帕子,去給長公主擦汗。

誰知道那絲帕一伸到長公主面前,她就道:「你幹什麼?是不是又想占我便宜?」

見長公主如臨大敵,愛面子的蘇七少忙把絲帕收回來,一邊擦自己臉上的汗,口不擇言道:「誰要佔你的便宜了?我是給自己擦汗,你別想多了!」

「哼,不是佔便宜就好,你最好離我遠一點。」長公主道。

看到蘇七少的好心變成了這樣的結果,雲若月和楚玄辰都是十分的無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