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陸軟軟吐起大舌頭,接著又撲過來。

她拚命地朝前跑,邊跑邊躲開它的攻擊。

這時,陸軟軟想起狗熊不吃死人。於是她不跑了,立馬倒在地上裝死。

當大狗熊走到她面前時,她屏住呼吸,絲毫不敢動,背後冒著一層又一層的冷汗。

只見它嗅了嗅眼前的死人,一臉失望的轉頭離開。

就在她以為自己安全的時候,大狗熊忽然轉過身,用熊掌把她舉起來。

接著往遠處一甩,只聽咚的一聲,她摔進兩米之外的小河裡。

還好河水不深,不然身為旱鴨子的她,又要經歷被淹的痛苦。

她從水裡掙紮起來,渾身濕透。冷風吹過,她不由得狂打噴嚏。

可那大狗熊依然沒有放過她,見她又有了生命跡象,再次朝河邊奔來。

「狗熊大哥,你怎麼這麼執著呢。」

在它快要到達河邊之前,陸軟軟迅速起身,朝著河對岸跑去。

誰想,那小河並沒有阻礙它,它直接游到河對岸,又攔截了陸軟軟逃跑的道路。

「你到底想幹什麼。」

聽見她說話,狗熊立起身,朝著她生氣的咆哮。

她渾身一顫,差點被噴出來的口水淹死。

「我錯了,不該打你,大哥放過我。」她跪地對著這畜生三叩首。

狗熊見人類投降,自鳴得意的發出哼的響聲,可是飢餓的它,不會放掉這頓大餐。

眼看它一步步朝著自己逼近,陸軟軟放棄抵抗。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當學釋迦牟尼,割肉喂鷹了。」

她絕望的閉上眼睛,一臉安然的等待成為盤中餐。

卻聽見狗熊再次咆哮了一聲,那聲音充滿怒火和悲痛。

「要吃快點吃……」她睜開眼睛,發現三皇子不知何時站在狗熊身後。

手裡還提著一隻小狗熊。這隻小的大概是它的孩子。

「三皇子!」她喜出望外,原來自己沒有被拋棄在這兒,差一點以為今天會是她的忌日。

有了男人撐腰,她不再害怕,反而氣勢洶洶的對狗熊道:「來啊,怕了嗎?」

它並不理會她的挑釁,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孩兒,朝李墓歌揮舞熊爪。

他手裡的小狗熊,可憐兮兮的嗷嗷叫著,令人生出一絲不忍心。

他倒提小狗熊的腳,把它的頭按在水裡,頓時沒聲。

接著,又拎出來,它繼續無助的叫喚著。

看到這一幕的大狗熊,不再滿臉怒氣,反而軟和下來。

淚眼閃閃的望著被折磨的孩子。

「放了她,孩子還你。」他指著陸軟軟,又指了指小狗熊。

這下它明白了男人的意思,交換在它們動物世界中也是常有的。

它離開陸軟軟身邊,走向三皇子,示弱般的看向他。

三皇子將手上的孩子,扔在地上,兩隻狗熊迅速奔向對方。 燕衿坐在後座睨了一眼,「扣12分。」

「」

沒情趣。

喬箐一個完美漂移。

轎車停靠在安格堡私立貴族小學門口,然後緩慢的駛入學校的停車場。

車很多,隊伍很長。

喬箐好久才停好車,打開車門下車那一刻,直接撞見不用排隊等候的燕四爺。

喬箐微怔。

站在燕四爺旁邊的秦辭忍不住笑,他算是明白了,燕四一大早叫他來這裏是為啥了。

他有一瞬間還真以為燕四良心發現,親自帶自己侄子來面試,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主動招呼道,「喬小姐好車技。」

喬箐淡笑了一下。

「只是喬小姐知不知道,南予國的交通法規,超速飆車最高可扣12分?」秦辭故意說道。

燕衿直言,「我沒聽說過這條法規。」

「」

燕四,臉疼不?!

喬箐說,「怕遲到了,所以開快了點。」

這哪裏是開快了一點。

喬治都快吐了。

她說,「不早了,我先進去了。」

然後,牽着喬治就走了。

燕衿就這麼看着喬箐的背影,他低頭對着燕謙,「跟上。」

「」6歲的燕謙表示自己很懵。

他是不是做錯什麼?!他四叔要來這麼,折磨他!

安格堡貴族小學面試現場。

一個偌大的等候廳,所有人按照提前編排的位置,坐在裏面等候。

廳內原本很安靜。

直到響起一個驚呼的聲音,「喬治,你怎麼在這裏?」

是王鳳仙的聲音。

喬箐抬頭,看着王鳳仙牽着林子然從她身邊走過,似乎是找位置。

喬箐淡淡的回了句,「喬治也來面試。」

「面試得上嗎?」鄙夷的口吻甚至是脫口而出。

「試了才知道。」

王鳳仙還想說什麼。

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說道,「請找准自己的位置坐下。保持安靜。」

王鳳仙忍了忍,和林清陽帶着林子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坐下之後,就忍不住發短訊,「姐,你知道我在裏面看到誰了嗎?我看到喬箐帶着喬治也來面試!我倒是不怕多一個人競爭什麼的,我只是怕你們喬家被人笑話了。不說喬治能力到底怎麼樣,就喬治是私生子這一條就過不了。誰不知道安格堡的面試,不只是面試孩子還要面試家長!她到底怎麼想的?!」

林清雯在家裏等消息,看到這條信息氣大得很。

喬箐這個女人,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她連忙給喬錦鴻打了電話。

喬錦鴻自然也是火氣很大,掛了電話就給喬箐撥打。

喬箐看着來電,直接掛斷了。

一會兒,發來了無數條語音信息。

喬箐沒搭理。

又發了很多字信息。

「喬箐,你給我馬上回來!」

「我讓你去這麼丟人現眼了嗎?」

「喬治一個私生子,你好意思帶他去面試嗎?你都不害臊嗎?!」

「給我帶回來!」

喬箐直接把手機關機了。

此刻大廳中。

喬箐因為是一個人帶着孩子來,所以引起了無數人的視線。

其他孩子都是父母一起,除了她。

當然還有燕四爺。

燕四爺大家都認識!

事實上能來這裏讀書的,也大多數是些上流社會的人,所以很清楚燕四爺親自來,是給他侄子加金,所以不足為奇。

但是喬箐不一樣,喬箐一個人帶着喬治來,就是在自取其辱。

大廳中陸陸續續有人進去,陸陸續續有人出來。

喬箐排到挺後面。

差不多最後幾個人了。

她聽到喬治的名字,帶着喬治進去。

面試廳內。

喬箐和喬治坐在面試席上,面前幾個面試官,顯得非常的正式。

在一個面試官正欲開口那一刻。

另外一個女面試官直言道,「我覺得沒什麼好面試的,對於單親家庭,我們不予考慮,就沒必要浪費我們的時間了。下一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